淒魂欲斷居酒屋2

 

面前是一個光影……

「弟!我終於找到你了!」他往前走,卻見光影漸漸遠去

最後化成了光點回復了黑暗

剩下的是一片的空虛和一雙緊抱著他的手。

*********************************************************************

翌日中午,慶太醒了過來。

「嗚~!」慶太坐了起來,但是身體只覺十分虛弱,而且頭也隱隱作痛。但是看起來今天整日,他也會在痛苦之中了……從外面傳來了聲響,一陣平穩的腳步聲,平井堅走了入房間中。

「你還好吧,如果不舒服的話,就再躺一下,早飯快好了!」當慶太在想著前人之時,昨夜的回憶緩緩浮現起來。

「慶太!慶太!慶太!你沒事吧?」當平井堅第三次叫著他的名字時,慶太只是呆呆的向他道早安。

「唉~你還是好好休息吧!」其實慶太不是在發呆,在平井堅走出了房間後,慶太的臉一擦地變紅。

「嗚~怎麼辦?他吻了我我的初吻被男生拿走了啦!嗚嗚嗚~~~但是他是強吻我的….所以所以咕嚕咕嚕│││」抵不住肚子發出的怪叫,慶太步出了房間,向著發出聲響的地方走去。在走廊的盡頭是一扇木門,慶太輕輕推開了木門,看見了一個圍著紅色小熊圍裙(= =”)的背影,在充滿烈火的火爐前,奮力地拋著鑊子,慶太只見其聲,而不見其味(肚子餓暈了…)。突然,大廚回頭看見了慶太,只道一聲。

「去舖裡先坐著吧!甜心~~(?)」慶太立即轉身跑向了舖裡,等待著他美味早飯的來臨。

「嗚~~~我給你欺騙了你那麼傳神的背影...還以為……」慶太哭喪著臉,被平井堅強迫著把他煮出的「早飯」吞入了肚子。與其說桌上那些是食物,還不如說它們是一堆……「焦土」。

「快點把它們都吃光!我才不管它們的味道!

也難怪平井堅,只怪他一直想著晚上時……

 

「弟!我終於找到你了!」慶太大叫,把一直在他身旁守候著的平井堅驚醒了。

「慶太!慶太!慶太!你還好吧!」慶太在晚上一直發著高燒。

「好冷~~好冷~~~」平井堅看著慶太身上一張張厚厚的被子,他已經把舖子裡的被子都掏空了,現在在慶太身上是一座小山丘。

「無辦法了只好這樣」平井堅把自己和慶太的上衣退去,再緊抱著慶太發冷的身體,他還自信自己可以忍受得住。直至一陣異味飄來(?),他甜心的「早飯」就當了(…)

 

吃了早飯後, 慶太一臉難受又躺回了床上,怎知道平井堅壓了上來,俯身靠向慶太的唇,當中的空隙只剩下了1cm。正當慶太為了平井堅的行動而雙頰飛紅時, 平井堅又把唇貼近了慶太的耳邊……

「怎麼了,是不是吃太飽了?還是要做做飯後運動?我倒是沒所謂,只是你要不要?」是問句,可是卻不給慶太回答的機會。突然

「平井堅給我滾出來!」一把雄壯的女聲從外面傳了進來。

「那女人又來了甜心先等等吧,我很快就回來~」只見平井堅急步走出了房間,留下了一臉詫異的慶太。

「有什麼事情可以令他放棄偷襲?那隻大野狼...有可能嗎?(:只是認識了一天就那麼明白我了哦~甜心~~ :誰是你的甜心?!)」因為無限的好奇心,慶太偷偷地跟了出去。在大廳內,一個女人站在門前,因為太陽的關係,慶太只看見了她的輪廓,看來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性。

「阿姨!你就是不會選適當的時間來你要是收舖租的話,就免了,你要討酒的話還可以」平井堅的阿姨看著他直接問道,

「是不是帶了男人回來?」語氣十分平靜。

「還是瞞不過你」平井堅氣餒地說。

「啊~是正太哦~」平井堅的阿姨快速地跑向了慶太隱藏之處但平井堅卻擋在慶太的前面。

「夠了!阿姨,不要嚇壞了他!你要的舖租我明天就會給你!」平井堅的阿姨看見他那麼堅定也就算了。阿姨離開了居酒屋,只留下了一聲在月下消逝的嘆氣聲……

By 小雪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