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魂欲斷居酒屋3

在森林的深處裡,有一面像鏡子般的湖,它反映著天上閃爍的星光。在湖的旁邊有一棵十人合抱的大樹,上面結著色彩斑斕的果子,閃耀著星星的金光。

「難道我對你的愛還不夠嗎?只是一個身份的問題,就阻止了我們之間的愛情?!你回答我吧!!」男子的聲音響得振動著湖面,但在廣闊的森林裡,很快就被吞噬了。

輕風吹來,和男子對站的人兒回答一樣輕……不知道從那兒掉下湖面的一片雪花,奇蹟地在水面的漣漪上飄盪。

*********************************************************************

「慶太,你沒事吧?沒有被我那個瘋癲的阿姨嚇倒吧?」平井堅關切地詢問跌坐在地上的慶太。

「嗯?我沒什麼事,但是她是誰我倒是沒弄清楚她還說什麼正太的對了,什麼是正太?」慶太一邊受著平井堅的撐扶,一邊問道,可是下一秒鐘就給平井堅抱著腰,還給他在唇上像蜻蜓點水般親吻了一下(吃豆腐…)

「正太就是像甜心你一樣可愛的小男孩~」平井堅一面笑,一面答道。

「什麼?!我已經不是小男孩了吧!而且我是男生,你不覺得用可愛來形容會有點怪嗎?而且你不要像抱小孩那樣抱著我……」慶太扁著小嘴說道。

「你是真的可愛呀~而且小孩的定義是在於懂不懂照顧自己和年齡沒有太大的關係(你的定義?)。嘿嘿~我這樣抱著你也不是抱小孩,因為我的心中並不是抱著小孩~而且之後還要做一些小孩子做不到的事呢~」慶太又對上了那對發出奇異色彩的眼睛,它現在正發出危險的信息。慶太低著頭讓平井堅只看到他柔軟的頭髮

「嗯,怎麼了?為什麼不看著我?是太害羞了嗎?」平井堅問道,一面抬起慶太的頭,對上了慶太變成了水藍色的眼睛。

……還記得我嗎…?」那把從森林深處傳來,輕而清晰的聲音在慶太的唇齒中溢出後,滲進平井堅的耳中。

「你!是光嗎?為什麼你會回來?我好想你!」平井堅雖然驚訝,但臉上流露出喜悅的神情,平井堅閉上眼睛,緊緊把慶太擁著。

「要好好對他」那聲音再次傳來,只是比上一次更輕了。平井堅感到光愈來愈遠離自己

「他是和去我有相同命運的人他是我我是他我們的命運相連一線

「那麼說你們的結局會是一樣了嗎?我不想再一次失去」光的話深深刺進了平井堅的心,瞼上流露的盡是悲痛

「他的命運要看你對他的愛有多深不然就只有悲傷的存在了忘記了我盡全力過幸福的日子和他一起……」那把聲音消失了,在依附著平井堅的慶太瞼上留下了兩道淚痕。

「我會令你幸福的!」平井堅緊緊抱住了睡著了的慶太。

 

傍晚的森林像是被火燒一樣的紅色

「嘩~~!起床了貪睡鬼!要吃晚飯了!」平井堅挎坐在慶太的身上,俯身對著慶太的耳朵大叫。

「嗯我不要吃你煮的東西很難吃」慶太把被單更加用力地抓緊。

「啊?不起床嗎~那我要來了,嘿嘿~~~~」平井堅翻開了慶太的被單,放肆地舔著慶太甜美的唇,雙手還快速地解開慶太衣上的鈕釦

「嗚~~不要啦快停~~~~~起床...就是」慶太斷斷續續說出話來。

「啊?願意起來了嗎?可是我還不想放過你呢~這是給你的處罰,誰叫你說我煮的東西不好吃。」平井堅像吸血鬼一樣,在慶太的頸上吸吮那甜美的血液,直到留下了一個又一個紅印。慶太在那中途只能像祭品一樣不停地掙扎著

「呀~~~不要……快停~~嗯啊」慶太臉都紅透了。

「我最喜歡你為我而臉紅那可愛的樣子~」平井堅望著慶太那變回黑色的眼睛,露出的是憐愛的表情。

「好了!快起來吧,出來吃我為你準備的晚飯~」平井堅把慶太領進了飯廳。飯桌上有一對點起了的蠟燭、兩份牛排,有一些小甘荀伴碟,另外還有一瓶紅酒,映照出暗紅色。

「在某種程度上,居酒屋和西餐的氣氛好像不太合得來」慶太說著,平井堅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說道:

「慶太……你怎麼會那麼不解風情先不要管這些。嘗一下我為你而煮的晚飯吧!」慶太小心翼翼地拿起了刀叉,笨拙地把牛排切開。

五分鐘後……

「慶太…..還是我來幫你切把,你坐著就好了。」平井堅接過刀叉,開始切起牛排來。

「對不起要你為我做飯,還要你幫我切

「嘿嘿~~不要緊啦!!!!嘗一下吧~」平井堅叉起了一塊牛排送進慶太的口中,但慶太只吃了一小部份。

「怎麼了?不合胃口?」平井堅問道。

「不是啦只是怕像今天早上的一樣這個好好吃呢~那你今天早上煮的為什麼會那麼難吃?」慶太一面吃著牛排,一面問。

「嗯?今天早上那個?…沒有啦,只是一時失手而已」平井堅回想了昨晚的事,發呆了起來。結果順手把慶太吃剩的牛排放進口中。

By 小雪

 

 

 

 

大家好~我是作者小雪~

我總是覺得自己的文筆不太好...故事也很差^^"

但是這是我的故事~

我很想看看兩位主角的結果會如何~  <===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人,可是很快又會改變主意><"

不知道有多少讀者^^"

但是我會努力的~

BL萬歲~嘿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