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

1997年6月30日,天空從早到晚都下着大雨,不知是為英國快將離去而落淚,還是為要回歸祖國而傷感。畢竟在歷史因素的影響下,香港回歸中國,並不是每一個香港人也感到喜悅的。

八十年代中期,不少香港人都對中國即將來臨的管治缺乏信心,引發移民潮。及後在內地所發生的「六四事件」,相信很多香港人仍歷歷在目,當時亦促使一百萬香港市民「上街」遊行。事後,再有數以萬計的市民紛紛移民,包括我的親友。

英國管治香港的最後一天,我整天呆在電視機前看着回歸過程,早上九時多是一些表演節目,譚詠麟美妙的歌聲令人聽出耳油。到了下午,末代港督彭定康在大雨中告別港督府,在皇家警察傷感的演奏聲中,無論是港督,仰或是送別的市民都黯然神傷。在歷史中,英國是以暴力和強權從中國的土地中掠走香港。誰也沒料到,一百五十六年後的今天,英國與香港的關係悠如父子,這似乎與一些外國人所想的深仇大恨顯然相反。

之後,便是在添馬鑑舉行的送別港督儀式、皇家海陸空三軍儀仗隊表演和在維港的煙花匯演。晚上九時多,TVB和ATV都有迎接回歸的歌舞表演,本港兩大電視台唔鬥過總唔安樂。很快便到了最後時刻,全球數以億計的人民都把目光注視到灣仔會議展覽中心的新翼大會堂。儀式簡單而隆重,先由英國王儲查理斯王子致辭,接着英國的國旗和香港的旗幟便隨英國國歌奏起而徐徐降下。數秒後,亦即是午夜十二時正,中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便正式在中國國歌的伴隨中升起,香港亦由這一刻起正式重回祖國的懷抱。

凌晨時份,會展新翼內仍然是一些儀交和宣誓儀式。與此同時,港督彭定康在市民的歡送聲中步進皇家遊艇準備離去,場面感人。不久過後,電視新聞又傳來了另一類畫面,有群眾不惜冒雨在會展外集會並高呼「平反六四」,更有人即場火燒五星紅旗。香港回歸中國,不僅具有歷史意義,而且在後人眼中都會是光榮的一頁。但不能否認的是,我們不少人的心情都是有喜有悲、百感交集的。

往後的幾年,中國與香港的關係日漸拉近,不少市民都逐漸對自己的國家產生歸屬感。另一方面,《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強行立法曾觸發五十萬人「上街」。備受批評的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在任期未滿前便以身體理由宣怖辭職,再之後,又有當年突然請辭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走上街頭」對普選意願表達訴求。肉眼看上去,這一切都是進展得理所當然,但有分析能力的人都應該清楚事實是怎樣的一回事。

愛國,並不是盲從附和地愛國,更不是每天在新聞前播放國歌便可以令人愛國。要做到父子互愛,雙方便必須踏實地建立互信的關係。假若有一天,國家領導人和本地泛民主派成員都能在談笑風生,那香港便真正回歸中國了。

(本文章全屬網主感想,並不代表其它人立場。寫本文目的,除了因為香港回歸對於當時十歲出頭的我有很深刻的印象外,亦感覺到其它仿間網站甚至是一些現行的教科書都是過份單向。例如看過有文章說述回歸當日「全香港市民都心情興奮」,更偏激的有「香港市民都熱切期待英國的撤離,以洗脫香港百多年的醜陋歷史」,這些都顯然不是真實的一面。回歸數年,自己的感覺是香港表面上回歸了中國,但內裡仍存在很多爭拗和予盾以致未能真正回歸,固經常對兩地關係的前途憂慮。)

末代港督彭定康

 
歷史性一刻
 
特首董建華(左)在第二屆任期未滿前便宣怖請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