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 年 11 月 15 日 【晴】

 

  在之前的一段日子堙A我不寫日記的藉口是「忙」。今天,我又為自己找到了多一個藉口:荒廢了一段日子的日記,大概沒人會記起,所以即使寫了,也不會有讀者;而且,把日記放在網上,要別人看,心底總覺得自己卑賤,好像是要騙取別人一些甚麼似的。然而,如今我卻寫了這篇日記,因為我鎖定了自己成為這輩子最根本的那位讀者,而且打算要去騙取自己的同情。

 

  今天七時起床,這麼早,並不是要趕去原本的那個U..補習班,而是要到石峽尾一中學聽一個有關高補(高級補充程度)經濟科的講座,由九時半聽到十一時半。

 

  步出校門,我便致電家人,告訴他們我準備回家,這是我不願意的,可是我仍要這麼幹。掛線後,他打來了,其實是他覆我電話。我告訴他,今天爸仍放假留在家,我是想告訴他不能來了。可是我未說出我的用意,他已說:「我都沒有打算來。」我只是答了一聲:「哦。」這個來電一分鐘便完成了,我掛線後心情很低落,故意讓自己胡思亂想,並踱著步履,跟著前面一群陌生的人,走到地鐵站口,進去了。

 

  車廂內很擠,男男女女的都混在一起,可是沒有人看到我,我也沒有看到他們。我站在車廂內,腦海中的思緒既是空白的,也可說是紊亂的,總之不是清醒,以至列車駛到旺角站時,才發現自己錯過了太子站。唯有下車,到對面月台上另一輛列車去。那的確是荃灣線,可是目的地卻是我要走的另一個方向,而且這是我坐到尖沙嘴站時才醒覺,於是又在尖沙嘴站下車,走到對面月台去坐回正確的路線。

 

  明天的事,我已有打算。

 

13:53


  下午一時五十三分,他打來了,我感到很驚訝。我是沒有預計過他會打來的,我以為他再不會像從前那樣,仍有上班、下班、忙著、閑著也會打來的習慣。雖然,如今只是下班才打來。他的聲線比之前那次開朗點,可是這次的對話也是只有一分鐘左右。掛線後,我又再撥過去,問候他腳痛的事,見他沒甚麼要說下去的,我便交帶他回家後打給我,然後也都掛線了。

 

  掛線後,我午睡,直到下午六時十五分左右,看看手提,沒有未接來電,但我也沒追究甚麼。

1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