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寧貴「客語詩」展

「客語詩」的再審思

最近客家電視台籌拍客家詩人:曾貴海、利玉芳、葉日松、

黃恆秋、陳寧貴、張芳慈---------等作品;我因是其中

一員,所以曾多次與拍攝之工作人員討論過客家詩,

(兩年前在李喬主持的大愛電視台客家詩人單元中,雖曾

拍攝過我四十餘分鐘的" 都會吟遊詩人"個人專輯,但較

偏向詩人的背景介紹,詩朗讀比較次要 )從他們的論

說中,隱約透露出他們覺得客家詩作品的題材有重疊現像,

的確客家詩的出現並不很久,客家詩人向鄉土人事物取材

是必然的,那是詩人記憶深處最真摯最撼人的地方,當然

也最容易打動同一族群的感情;這就像陳永淘、顏志文的

客家歌,聽來格外令人回味無窮。然而當每個詩人都寫相

同題材後,讀者的口味是否會因此而鈍化?想要品嘗新口

味?當拍攝人員告訴我「洗臉記」一詩很有趣,問我能否

用客語朗頌時,一時間我感覺這個要求比「洗臉記」一詩

更有趣,因為這首詩原來是用華語寫的,內容寫的是現代

人存在的困境,一點也不鄉土,將華語詩譯成客語詩,對

有多年創作經驗的我來說雖非難事,然而我考慮其後續效

果會如何,小伙子聽了真的覺得好玩,年長者聽了霧煞煞,

這就像劉劭希的客家歌,幾乎脫離了一般人對客家歌的印象

,自然引來兩極的批評;而謝宇威改編客家歌「桃花開」的

作法,似乎更能贏得大眾的讚賞,像我這次朗誦的另一首

客家情詩「山歌仔」,乃 是擷取了客家歌「桃花開」

「初一朝」「十八摸」的意念寫成,但是我的客家詩並不

如葉日松、黃恆秋的口語化,朗頌出來的效果可能不如葉黃

,聽起來的感覺未必會比用看的好,因此如果為了電視影音

效果,純文字的視覺詩,是否應做些更動,那又是另一層次

的探討了。

 

●洗  面  記

 

該日朝晨

佢捧出一盆水準備洗面

一犁頭

沒愐到一下間

佢介面

跌落面盆肚勒

 

啊 !

佢大聲喊出來

佢看到佢介面

佇水肚搖搖晃晃

漸漸擴大   漸漸碎去

 

佢趕緊伸手去撈

撈起來係佢 從來無識介面

一陣寒意浸入佢 心肝底肚

 

這時節

佢又趕緊將面盆水潑向禾埕

佢詳細尋歸朝晨

到裡尾麼介都沒尋到

佢不安問自家:

我熟識介面去奈位耶?

 

●恁久沒看

 

恁久沒看

老屋家介桂花樹開花否

恁久沒看

庄尾伯公下三頭番檨樹打番檨否

恁久沒看

佇伺堂屋簷唇介燕仔還有做巢否

恁久沒看

大禾埕暗晡頭還有戲團去撮把戲否

恁久沒看

西北橋下介河水底背還有大鯉嘛否

恁久沒看

老北勢三山國王廟有做熱鬧否

恁久沒看

佛母壇還有老嫩大細佇介打嘴咕否

恁久沒看

老伯婆行過千山萬水介腳還會痛風否

恁久沒看

恁久沒看

 

●「大禾埕」

 

大禾埕盡像人生介舞台

蓋多戲佇這位

一遍又一遍演出

 

農忙時節

晒穀晒豆晒到人面像紅面番鴨公

大人同細人講唔莫亂走

當當晝晝鬼上樹

 

平常時節

細人佇大禾埕搞聊

散落一地

歡歡喜喜介腳步聲

 

暗晡頭時節

大人端凳來大禾埕

講頭擺生趣事情

汝一言我一語盡像畫符誥

月光聽到笑迷迷

 

有時節大禾埕麼介也沒

一個九十歲老伯婆

坐在屋簷唇看大禾埕

緊看緊大

緊看緊空   

 

 ■濫濫庄

 

                                                                          十八世紀初

我等離開貧苦介原鄉嘉應州

為了絡食,同阿爸阿母道別

留下目汁同越行越沈重介心事

 

 渡海來台介時節

台南一帶已經有泉州漳州人開發仔

再也尋毋到著腳介地跡

我等祇有跈等

下淡水河一路南下

蓋像分麼介命運帶等

一步一介腳跡

慢慢仔行入荒涼介高屏平原

我等知得從今以後

客家山歌會適這響起

同原鄉介父老兄弟對唱

 

經過千辛萬苦

我等尋到一塊地來安頓自家

這下正有時間

偷偷仔整理痛苦介心事

恬恬去聽命運進行曲

 

 這塊分我等生活介地跡

由於地勢低,一落雨

就氾濫成災泥漿亂竄

蓋像想愛將我等驅出這地跡

毋過我等介硬頸精神毋會放過我等

我等一面唱山歌

一面將家園適泥漿底肚撈起來

 

●共下坐車介緣份

 

這係人間介縮影

男女老幼各行各業

佇這位交織成紅塵百態

汝我佢雖然相看

無相借問

毋故我兜介心靈係相通介

我兜愛去介地跡

暫時佇這交會

到裡尾我兜陸續下車

一直到天光日朝晨

再續昨晡日介緣份

 

註:

毋故:但是

我兜:我們 

地跡:地方 

天光日:明天

共下:一起    

 

 

●水涵頭唇介老榕樹

 

有一頭老榕樹

聽說對阿公以前介阿公時節

百過年前就生在水涵頭唇

大人佇介撂涼唱山歌

細人佇介跋上跋下

佢係者兜小山狗仔介遊樂園

 

有人用索仔做晃晃

晃來歸熱天介涼風同歡喜

十八歲介年我離鄉後

只有在發夢中

正會佇佢熟識介身項跋上跋下

有時轉老屋家正會去尋佢聊

像睹到老朋友

佢用鬍鬚拍我介肩頭

用樹葉仔摸我介頭那

 

有一日我盡暢轉去

老榕樹怎會唔見忒

存到硬頸介老樹根

狠狠攬住頭擺古老介地泥

我蓋像聽到當時

斧頭在佢身項鑿出哀嚎

鋸子逼佢濺出

同目汁共樣介屐屎

 

再過半年後

介老地跡生出

一頭唔會喊唔會笑

我從來唔識介

大樓房

         

●新  丁

 

恁豔恁紅介新丁粄

先歡歡喜喜

佇陳屋祠堂敬告列祖列宗

再遽遽分送

家家戶戶叔婆伯母

 

一介新丁

係一雙新目珠

分我等看到更遠未來

一介新丁

係兩片新肩頭

分我等揩起家族更重擔仔

 

 汝聽!俄孲 盡像春雷介噭聲

響佇陳屋大夥房老嫩大小

燒暖暖介心肝底肚

 

●山歌仔   *朗讀

 

行過盡多山路

唱過盡多山歌

今晡日正知得

我咩係一條路一條歌

 

山路在心頭穿鑿

山歌有時節

在五臟六腑底肚

輒輒同麼儕打嘴鼓

 

我同輔娘講

頭擺我等熟識當時

汝盡靚,毋過

我盡歡喜介係

我等兩人跈等手牽手

行山路唱山歌

 

 ●老 伯  婆    *朗讀   

 

老 伯婆今年度好一百歲

同頭擺共樣

朝晨日頭一出來

佢就起床

端凳在大禾埕唇坐

看大人去上班

看細人去上學

者兜大大細細

全部係佢介子子孫孫

 

細莊介人

透早一下就走淨咧

佢就看燕子在屋簷下做巢

看蝠婆在頭那頂飛來飛去

看烏蠅停在唔知麼儕

跌落介圓糖頂巷

看憊了,佢就攝目珠

者下佢看到後生時節介自家

在大禾埕晒穀、打豆、做覆菜

一年又一年

頭那毛對烏晶變到灰白

嬌嫩介聲音也變到

同乾黃介樹葉落地介聲音咧

 

佢看到恁多

豁唔掉介過去

佢歡喜笑了

 

  ●萬巒仙人井傳奇

 

臨暗紅紅介日頭

跌落西片田坵

阿富哥遽遽

去尋轉唔見忒介牛隻

突然間

佢聽到水聲

清清涼涼流入佢心肝底肚

行兼一看

五隻牛仔同大管緊噴介泉水

共下歡歡喜喜佇介搞生趣

 

阿富哥三步併一步歸去

蓋像分麼介鬼怪煞到

大聲小聲喔喔喊

一隻耳公穿過一隻耳公

一庄嘴傳過一庄嘴

鄉親相爭背鑊擎掘頭

尖來尖去該地跡開墾

 

有水唔驚日頭辣

汗水落泥會生根

總有一日

同田坵介禾仔共樣

種滿者介大地

 

〈附記〉

傳說中的仙人井在萬巒萬和村李氏宗祠旁。

它原為一口活泉,乃兩百多年前某日被

失蹤的牛群所發現。

 

 ●阿姆介面帕粄

                            

佇台北大家講客家粄條

南部鄉下介阿姆講面帕粄

一條一條雪白介粄條

盡像一條一條

愐起頭擺介索仔

纏等我流浪他鄉介腸胃

乜纏等我半生人

緊行緊兼介思念

 

阿姆煮介面帕粄

先用大火熱油爆香蔥蒜

加半鑊水煮滾放入配料粄條

二十分鐘後開鑊

我鼻到四散穿逡

像發夢樣介香氣

分我流浪介腸胃

一下間尋到歇息介好所在

 

我愛離鄉轉台北該日

阿姆特別交代

愛煮出好食介面帕粄

定著用真材實料

正能嚼出故鄉介味緒

 

●阿旺伯唱山歌

 

阿旺伯今年八十三

毋愛看電視底肚介英雄撮把戲

佢暗晡頭食飽

就一個人恬恬兜 凳坐在大禾埕

邀天頂月光同自己介影子

共下据弦唱山歌

 

阿旺伯介山歌

唱出一肚腸又一肚腸

頭擺彎彎曲曲介事情

穿過家家戶戶介門窗

尖入大人細人介耳公

 

●歸去老屋家介臨暗頭

 

歸去老屋家介臨暗頭

紅紅介日頭掛在檳榔樹頂巷

有一個老阿伯

擎一支長竹篙伸上去割菁仔

小莊仔臨暗介日頭

一下間分佢扣響咧

 

半點鐘後

一群鵰仔飛過檳榔樹頂

將紅紅介日頭一片一片啣走

天就漸漸暗起來囉

 

這時節溫暖介燈火

一盞一盞著起

小莊仔介暗晡頭

蓋像身手溜掠介黑貓

飆入歸鄉人介心底肚

 

●輪迴

 

昨晡日

今晡日

天光日

我共樣在影印

我自家

對笑影印到

笑哭不得

 

複製忒多介自家

已經模糊不清

假使突然

心靈停電

影印出來介自家

暗摸摸一片

這看起來麼介都無

其實麼介都有

悲情既經無地跡可放

祇有囥起來

 

●台灣和解

 

食台灣米飲台灣水,

族群相惜像戽水上天,

恁樣介台灣人,

敢毋會壞勢?

 

離鄉不離腔,

我講客家話汝講河洛話,

佢講北京話抑係原住民話,

這全部都係台灣話。

 

有人講客家話有音無字,

仰會好愁毋愁,

愁六月天無日頭?

這係強勢語族介拗蠻,

事實客話有音乜有字,

汝寫「可以」我寫「使得」,

汝寫「對不對」我寫「著無著」,

「茄子」係「吊菜」,

「鋤頭」係「钁頭」。

 

問題佇這位:

我等有認同自家人無?

有心打石石成磚,

無心打井井無泉,

適今晡日開始,

大聲講客家話,

大膽寫客家文,

「蜻蜓」變「揚尾」,

「老鷹」變「鷂婆」,

承蒙台灣逐儕人,

共下來相和!

 

註:

戽水上天:喻很困難

抑係:或是

乜:mei,也

我等:我們,亦寫成「我兜」

適:di,從

今晡日:今天

共下:一起

 

 

●政客瀉衰人

 

佢兜盡像,

毋驚抗生素介病毒,

囥佇打鬥敘電視節目底背,

逐暗晡擘開大嗄嘛胲,

歕出黃河長江,

適天頂來介真理。

 

佢兜企高高,惦惦收錄,

群眾鬧嘎嘎介手啪聲,

做佢兜臨睡前介安魂曲。

佢兜慣勢佇群眾目珠肚,

盡沙鼻讀奇幻小說樣,

讀自家偽善膨脹介身影。

 

佢兜加勢拗蠻,

講別儕介民意係民粹,

自家介民意正係民主,

乜敢無面無皮,

打造自家金鬧鬧圓身,

分佢兜迷信介徒子徒孫,

將佢兜拜耶成,

法力無邊救苦救難大神!

 

政客!政客!

有勢毋好盡行,

有力毋好盡撐,

朋友親,斤換斤,

毋莫閣再瀉衰台灣人!

 

註:

瀉衰人:搞壞政局令人蒙羞

底背:裡面

逐暗晡:每天晚上

嗄嘛胲:喉嚨

朋友親斤換斤:客諺,彼此真誠相待之意

 

台灣毋再係漂流船

 

台灣頭擺係一隻船,

漂流佇當暗歷史海,

隨東風西雨四處浪,

坐佇船頂介台灣人,

從來唔知愛去奈位?

 

台灣現在係我屋家,

毋再係無根孔竅船,

我兜歇佇堅定心肚,

囥起目汁共下打拼,

恩愛寫自家介歷史!

 

※注:

頭擺:從前

 當暗:很暗

 奈位:那裡

我屋家:我的家

 孔竅:顛簸

囥起目汁:藏起眼淚

 

 ◎  台灣輔娘

 

妻子客家話又安做輔娘,

頭擺農業時代,

輔娘蒔田挲草割禾,

渡大渡小蓄雞蓄鴨,

做粄煮食樣樣精通;

乜會裁會剪會繡花,

會籌會算會當家。

 

到現下工業社會,

輔娘無閒灶下事情後,

又遽遽去工廠做事,

賺多賺少騰手家庭經濟;

有兜去大公司做總經理,

運轉公司到世界出名;

有兜輔娘自家創業,

輒常事業發展到男人跈毋到。

 

恁湛介台灣輔娘,

實在得人惜,

實在分人盡佩服!

仰會有時節發生家暴案?

百年修得共下打拚這生人,

夫妻定著愛互尊相敬,

老公乜愛做,

當湛台灣男子漢!

 

註:

安做:稱做

頭擺:從前

渡大渡小:養兒育女

乜會:也會

跈毋到:跟不上

恁湛:如此好

仰會:怎會

 

  台灣名牌

 

頭擺人拜天拜地,

拜分子孫好命順序,

現下後生真生趣,

煞力牯哈日哈韓,

哈到無閒睡目,

哈分自家盡沙鼻。

 

國際名牌來台跌價拍賣,

高貴人輕輕放下身段,

平常人遽遽提高手段,

排佇看無到頭尾列仔項,

毋驚又刺又辣介日頭,

晒到像紅面番鴨公,

無論識毋識貨,

有名就好!

 

佢等講搶買到係賺到,

賺到一身靚鬧鬧,

分人看到目金金!

身價三級跳,

跳到天頂唱山歌。

 

名牌!名牌!

國際傳名聲,

台灣有出名,

著戴身項,

變做台灣名流?

 

註:

 

頭擺:從前

分:給

煞力牯:費盡心思

盡沙鼻:很神氣

著:穿

身項:身上

 

◎  四海大平安

 

恩介客家台語,

有四縣海陸大埔饒平韶安,

腔調有息把差別,

盡像樂音介高低,

堵堵好交織出好聽介歌仔:

四海大平安!

 

恁親介聲音,

恁靚介話語,

聽著就分我等心頭,

流過一陣又一陣,

燒燒暖暖介溫流。

 

故所客家話,

毋單淨係一種語言,

同台灣各種語言共樣,

係互相溝通融合,

共心協力發聲來:

祝福台灣!

保佑台灣!

 

 

註:

有息把:有點

堵堵好:剛剛好

分:給

我等:我們

故所:因此

同:與

共樣:一樣

 

逐漸漂離福爾摩莎的客家母語

那天坐捷運時,取出行政院客委會出版的「台灣客家

文學選集」,讀到鍾鐵民寫的「剃頭記事」,內容實

在太有趣了不禁邊讀邊笑,有人好奇探頭來看,我想

他們一定看不懂當然笑不出來,因為 「剃頭記事」是

經龔萬灶先生用客語改寫的,如果你不會說客語,內

容再好對你毫無相干。此刻我想到會說客語的人如果

是少數,客語文學的讀者定然是少數,既然客語文學

的讀者是少數,那麼用客語書寫的文學就無市場,那

麼客語文學的前途何在?當然從另一方向思考,正因

為客語瀕於消失才要不計代價的保存,然而我發現我

寫客語詩多年,對母語的推動還不如半集客語連續劇

「寒夜」,你說好不好笑?或許要說悲壯不悲壯?

數不清的三更半夜苦習客家語文轉換,拋名棄利滿腔

熱血的結果是這樣,你還忍心不給我一點鼓勵的掌聲嗎?

南台灣「台語教學教父」黃勁連來電時提到吳德亮是

客家人為甚麼不寫客家詩,吳德亮的確是很傑出的現

代詩人,他不來寫客家詩好像太可惜太可惜太可惜,

但是寫客家詩可不是一年半載就能寫出來的,尤其是

華語詩寫越好對客家詩的品質要求越高,因此吳德亮

若要寫客家詩,他要面對客家語文轉換和詩質要求的

雙重考驗,這種煎熬我是嚐過的滋味很難受,(想起大約

20年前我在師大路的出版社時,小說家吳錦發在編一本

雜誌,向我邀約客家詩,當時我直覺反應是不可能的,

順便一提那時離我百公尺處在文壇雜誌上班的有林文義,

在海山卡片公司上班的有向陽、陳煌,不遠處還有羅門、蓉子

、韓正皓,即使嘉義的楊子澗也帶大隊人馬到訪,熱鬧非凡)

若非有些硬頸精神可能會半途而廢,在此也奉勸有志寫客家

詩的新手要發願堅持。因此我對寫客家詩的女詩人:利玉芳、

張芳慈、劉慧貞是很佩服的,他們的華語詩寫得好,客家詩竟

也能寫得這麼細膩質佳實在不易。在此也順便一提2003年的

年度詩選(已更名台灣詩選)將客語詩、福佬詩也編入,也算是

一大進步,這是詩選早就要改進的地方,

若還將客福語視為非主流方言詩,這將是台灣現代詩壇的不幸!

政治現實決定台灣語文趨勢

客家文學最嚴格的界定

在內容上要描寫客家族群的人事物

在形式上要運用客語書寫

比較寬鬆的界定是

用其他語言書寫也算客家文學

但這樣的看法容易遭受質疑

像賽珍珠描寫中國農村的名著「大地」

難道是中國文學嗎?

 

台灣河洛人占百分之七十以上

河洛語是台灣語言的主流

在本土政權台灣意識高漲下

說北京語的政要爭相學習河洛語

若台灣文學一定要用河洛語書寫

所造成的震撼可想而知

在台灣原來以北京語書寫的族群

就有唯恐被邊緣化之虞

因此教育權緊握不放

冠冕堂皇對文言文教學比率的捍衛

事實上就有更深一層算計

因此也難免對台灣文學抱持敵意

 

然而政治現實最具沛然莫禦的威力

它能決定台灣語文未來的趨勢

平埔語曾是台灣主流語言

如今安在?

河洛語客家語北京語

都是漢語的方言

但在政治現實的影響下命運殊異

客家語文在台灣的形勢一直不很理想

有心人士應趕快站出來盡一己之力!

 

●你用什麼語言思考?

語文的同化力量很狡猾

一般人包括我在內平常都懵懵懂懂

像溫水裡的青蛙

當熱燙到不行時已難脫身

除非受到強烈的刺激

否則難以驚醒過來

有不少人反應說:

奇怪,我怎麼不太會說母語了?

想想看自從我們六七歲上學以來

聽說讀寫都是華語

大家說華語溝通很方便

用華語寫作也很習慣

這樣多年運作後

閩客面臨了大陷阱

即是慣於「用華語思考」了

在路上看見漢字

立即反應是用華語默念

鮮少人想到這有什麼問題

若要用閩客語念則須翻譯

閩客語好像變成了外語

你用什麼語言思考你就是什麼人

用美語思考的是美國人

用法語思考的是法國人

用華語思考的閩客

這時自己的母語是否悄悄變成華語?

尤其是客家人將漸漸不太會說客語

不太會說客語的客家族群

會在台灣漸漸消失掉嗎?

(其實語文有其血肉相連的關係

像龔萬灶先生將用華語寫的

客家作品翻譯成客語文後

你再用華語念就詰屈聱牙了

一定要用客語念才會順暢)

至於閩南族群的問題比較不大

因為他們在台灣人數占七成以上

閩南語在民間流通力強勁

教育部長杜正勝說:

閩南語拼音二○○五年 八月底統一

這顯示閩南族群

用閩南語思考的時代即將降臨

在本土政權的主政下

閩南語的書寫也將漸趨普遍

你說我看不懂怎麼辦?

大概祇有下例幾種辦法:

第一透過翻譯

第二再學習

第三不理它

語文的同化何止狡猾

還相當霸道哩!

 

email:   ningkuei@seed.net.tw

客語朗讀網址:

http://ningkuei.bravehost.com/sanko.wav

http://ningkuei.bravehost.com/old.wav

現代詩與民歌位址:

http://www.oocities.com/chenkueining/oldfriend.htm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