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的落霞灑浴成地上的金花

我和他重複著機械人的步伐

沉默 而沉澱在天空的變化

這天並不是風和日麗

卻顯得醉人的璀琦燦爛

就像閃爍著的紙煙花棒

他給我的 是抹了汗的手帕

我送他的 是沒頭沒腦的笑霞

彼此都變成不懂發聲的喇叭

而漸漸隱沒在日落後的高樓大廈

 

 

 









蚊蚊咖啡屋結業啦

Counter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