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理解

閱讀理解

閱讀理解練習(朗文出版社)--文言篇章 譯文

譯 文
鞏固篇
單元一
彭端淑<為學一首示子侄>
單元二
劉基<尚節亭記>
單元三
陶望齡<養蘭說>
單元四
唐順之<任光祿竹溪記>
單元五
龍啟瑞<病說>
單元六
戴名世<盲者說>
單元七
沈起鳳<壯夫縛虎>
單元八
賀貽孫<求己>
單元九
魏禧<瓶庵小傳>
單元十
柳宗元<種樹郭橐駝傳>
應試篇
單元十一
劉敞<說犬馬>
單元十二
歸有光<歸氏二孝子傳>
單元十三
司馬遷<史記.滑稽列傳>節錄
單元十四
方孝孺<蚊對>
單元十五
李漁<取景在借>
模擬測試
韓非子<韓非子.和氏>
賀貽孫<催科>
方孝孺<指喻>

1.彭端淑 <為學一首示子侄> 譯文

  天下的事情有難和容易之分嗎?如果做了,那麼難的事情也容易了;不去做,就是容易的也難了。人們從事學習有難和容易之分嗎?去學習,那麼難的也容易了;不學習,就是容易的也難了。

  蜀地的邊境有兩個和尚,其中一個窮,一個富。窮和尚對富和尚說:「我打算到南海,你看怎麼樣!」

  富和尚說:「你憑借著甚麼去呢?」

  窮和尚回答說:「我有一個瓶子和一個缽足夠了。」

  富和尚說:「我幾年來想花錢坐船東下南海,還沒有能辦到。你憑借著甚麼去呢?」

  到了第二年,窮和尚從南海回來了,把去南海的事告訴給富和尚。富和尚表現出慚愧的神色。

  西蜀距離南海,不知道有幾千里的路程,富和尚不能到那裡,窮和尚卻去了。人們立志,難道不如蜀地的邊境的和尚嗎!

2.劉基 <尚節亭記> 譯文 賞析文章

  古人栽花種樹是有義理的,哪堿O專為著喜歡玩賞就算了呢。所以栽蘭花取它的芳香,種萱草因為它能使人忘掉憂愁。愛蓮花取它從爛泥堨X來卻不染上污穢。不僅是花草樹木啊,其他像佩戴玉石和象牙環子,擺設欹器在座位右邊。有的是拿它來象徵德性而勉勵自己,有的拿它來勸戒心志而警惕自己;這樣在道德的長進,學業的學習上,就有了益處。

  會稽人黃中立,喜歡種竹子,為了它有節。所以在竹林婸\了一座亭子,起名叫'尚節亭'。作為讀書遊樂的場所,淡泊安靜地住著,沒有向外營求的心思。我看了很喜歡。

  竹子這種植物,外貌很柔弱,中間是空的,軟軟的樣子,卻不被風雨摧折,因為它的節很結實啊。至於經歷嚴寒酷暑,遭受霜雪的侵襲,仍然枝幹不改,葉子不變,顏色青青沒有改變,好像遇到大節不被轉變的君子。的確啊!堶惘閉し礡A表現在外面也是甚麼,因為外面的表現,是內在的美的充分發揮啊。那麼就以節操來講,還有甚麼能超過竹子的呢!

  世界變壞了,道德退步了,能夠以節操立身的很少了。中立有才能還沒有施展,卻早就立志守節操。的確有大大超過常人的地方,我哪堹鄐ㄢ萲w他呢? 

  關於節的意義,在偉大的易經堣w經講得很清楚了,用不著另外去找解釋啊。花草樹木的節,實在是枝葉生長的地方,生命力聚集的地方,筋脈會合的地方。所以能夠長得中正平和,就可以舒展茂盛,枝條順暢。成為好看的植物;相反地,就流出脂液,長成贅瘤,向下彎曲,妨害它的生長了。所以把一年的春分、秋分、夏至、冬至,叫做節;這種節,就是陰陽寒暑轉移的時期啊。人生的過程中遇到變故,他的節操就可以表現出來;這個節,是人難以處理的,於是乎就有中庸的標準。辭讓繼任王位,是偉大的節操,可是周朝泰伯這樣做就對,吳國季子這樣做就錯了;參加防守犧牲性命,也是偉大的節操,可是子思在衛國作臣子,應該這樣做,曾子在武城作客卿,如果這樣做就太過分了。一定要看怎樣才合乎義理,不可以固執啊。選擇得不精細,處理得不妥當,就不能舒展茂盛,枝條順暢,相反的,變成了脂液、贅瘤、彎彎曲曲了。這不是相差得很遠嗎?

  書上記載說:"事前準備妥當就不會有困難。"平常有研究,以後處理事情就可以從容了。那麼中立從竹子的節來為他的亭子起名,而且又和我們交遊,豈不是有很深的意義嗎?  

4.唐順之 <任光祿竹溪記> 譯文 賞析文章

  我曾經在京城遊覽過王侯和富人家的花園,看見他們所搜集的,從邊疆到海外的奇花怪石,甚麼都有,可是弄不來的只有竹子。我們江南人,砍竹子來當柴燒。要是修造花園,也一定購買海外的奇花怪石,有的花上萬的錢買一塊石頭,花上千的錢買一棵花,也不覺得可惜。但是在園子堛礸萓豸l,就要砍去,說:"別讓它佔了栽花放石頭的地方。"可是京城人如果能買到一棵竹子,常常不惜花費好幾千錢,可是一碰到下霜下雪,又枯死了。因為竹子很難買到而且又常枯死,這樣人們就更加貴重它。可是江南人甚至於笑他們,說:"京城人把我們燒柴的東西當作寶貝。"啊!奇花怪石誠然是京城和江南人所貴重的,可是找到它們所生產的地方,在邊疆海外的人看它,比起竹子在長江以南,我想也沒有多大的分別。可是在邊疆海外或是向來不出產竹子的地方,如果讓他們忽然看到了竹子,我想他們一定比京城人更加寶貴它了;這樣你笑我,我笑你,真是笑不完呢。俗語說:"人離開了家鄉就不值錢,東西出了本鄉就長價錢。"從這種話看世人的愛好和憎惡,哪埵酗@定呢!

  我的舅父光祿卿任先生,在荊溪旁邊修建花園,到處栽竹子,不種其他的樹。在竹林婸\了一間小樓,閒空時候就和客人在堶惕u詩唱歌。有一次他對我說:"我不能和有錢有勢的人競爭奇花怪石,只有竹子是利用當地有的, 可以不費勞力就能很茂盛地栽滿園子,也很夠令人快意的了。因此我自己起個名字叫竹溪主人,外甥你應該給我作篇記!"

   我因此說:您哪堿O真不能和有勢力的人競爭,隨便地採用這地方所出的竹子呢!豈不是您個人對竹子有特別深的愛好,而不願意告訴旁人嗎?以前的人評論竹子,認為絕沒有甚麼聲音,顏色,香味使人愛好。它的精巧奇怪比不上石頭,顏色的妖艷,體態的苗條比不上花,獨特的性質有些像高傲孤立的讀書人,不能跟世俗相合;所以自古以來懂得喜歡竹子的很少。而且那些京城人哪堿O懂得竹子的好處而看重它,不過想拿它來鬥富和奇花怪石相等罷了。所以說京城人的貴重竹子,和江南人的看不起竹子,他們不懂得竹子是一樣的。您生長在繁華的環境而能夠不沉溺在堶情F裘衣,好馬,僕人,歌女,舞女,凡是一般富人特別喜好的,一概都不要;更能正直地不跟人亂交朋友,嚴正有高潔特立的氣概;這一定是自己對竹子有特別的心得。所有一切能使人喜歡和玩賞的東西,也一定不能隔離竹子跟您的關係啊!那麼即使竹子不是這地方出產的,您仍然會盡力去找到它,然後心堣~會快樂;您的力量雖然能買盡奇花異石,可是您的嗜好不在這堸琚C啊!竹子原來可以不運出江南就被人家貴重啊!我真是我多少感想呢!

5.龍啟瑞 <病說> 譯文

  客人有得了鬱積病的,啟瑞去探望。見到他昏昏沉沉地坐著,或仰臥休息,一天三鍋飯,吃飯都能把碗盤的食物吃盡。啟瑞說:「先生有病啦?」答說:「病了。」「那麼先生得的甚麼病?」回答說:「我苦於肚子有病而總跑廁所,醫生治了,三個月不見效,我苦惱不知道怎樣把病排除,停止了我的工作加以治療,病越發厲害了。」

  啟瑞長嘆一聲說:「噢!我現在知道先生確實病了。先生之所謂肚子有病,只是飲食冷熱不當造成的。你把飯吃飽,保養你的氣色,就能使體質堅固,疾病也就不能傷害你了,只要等待就可以了。你放棄你的工作,一天天漸漸使你的身體枯瘦,心神惶惑,整日懮心仲仲,好像大難將至,這是先生的精神先壞了。生點病有甚麼關係呢?天地萬物生成於精神,保養於精神,所以精神飽滿身體就強壯,精神旺盛生命力就旺盛,精神衰落則會得病,精神散失就會死亡。所以吃糟糠的人,躺在懸崖旁邊而不至於掉下去,這是因為精神健全。一個小孩子,遇到猛虎就折來三尺的草莖打老虎,老虎也不傷害他。為甚麼?他心裡忘了害怕,就沒有能傷害他,現在你沒有甚麼病,但每天以生病為懮。害怕懮慮,實在是疾病得以集於身的原因。先生何不早晨起床去輕鬆散步,夜間舒舒服服睡覺,不念不想,以安定先生的生活?這樣的疾病就接近治癒了!」客人說:「好!我要按先生的意見辦。」試了三天,他的病好了。

7.沈起鳳 <壯夫縛虎> 譯文

  沂州地方山勢險峻,所以猛虎很多。縣官常常指派獵人去捕捉老虎,往往反被老虎吃掉。有個名叫焦奇的,本是陝西人,投奔親戚沒遇到,便在沂州落腳定居了下來。此人一向有過人的勇力,曾經挾起千佛寺前的石鼎,躍上大雄寶殿的左邊屋脊,所以人們稱呼他為「焦石鼎」。焦奇得知沂州山中多虎,就每天步行進山,遇上老虎便赤手空拳將它打死,背著回去。這樣做已經習以為常。

  有一天,他走進深山,碰上兩隻老虎帶著一隻小虎走來。焦奇一時性起,接連打死兩隻大虎,左肩右肩各扛一隻,並把小老虎活捉了回來。人們見了都害怕地躲開,焦奇卻有說有笑神態自如。有個富貴人家,欽佩焦奇的勇武,大擺筵席款待仔。焦疲在宴席上,說起他平時捕捉猛虎的情景,聽講的人都嚇得面色如土。焦奇愈加誇大其詞,一邊講一邊比劃,洋洋得意,神氣十足。

  這時突然有一隻貓,跳到筵席上抓東西吃,魚汁湯潑洒得滿座都是。焦奇以為是這位主人家的貓,便聽任它大吃一頓而去。主人則說:「鄰居家這作孽的畜牲,討厭到這種地步!」沒過多久,那隻貓又來了,焦奇忽地站起來握緊拳頭用力打去,餐桌上的酒菜碗碟都翻倒摔破,那隻貓卻已經跳到窗台的一角上蹲在那裡。焦奇發怒,又追過去打它,窗戶的木格子全被打斷了,貓一跳又上了屋角,虎視眈眈地盯著焦奇。焦奇越發惱怒,張開手臂作出要抓住它的樣子,可是那隻貓卻大叫一聲,拖著尾巴慢悠悠地跨過鄰家的牆頭走了。焦奇無計可施,只有面對牆壁發呆罷了。主人見了拍著巴掌笑了起來,焦奇極其羞愧溜走了。

  能活捉老虎卻抓不住一隻貓,難道真是對付強敵勇猛對付弱敵膽怯嗎?只是因為二者所用的力氣不相同罷了。能裝得下一隻大牛的鼎不適卞烹小魚,用千鈞之力才能發射的強弩,射不中一隻小老鼠。具有才幹的人應該明白這個道理,使用人才的人更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啊!

  敲警鈴的人說:丞相丙吉見牛喘息便去問明原因,然而卻不回答有關兵刑、錢糧方面的事。不是不回答,而是不能夠回答啊。從哪兒知道的呢?是從焦奇捕貓這件事知道的。

9.魏禧 <瓶庵小傳> 譯文

  蘇州楓江市集中,住著一位有道德的人,人們都稱呼他「瓶庵」。有人說,這稱呼是指守口如瓶,取說話謹慎的意義。有人說,瓶子口窄而腹大,很能裝東西,比喻做人有度量。

  瓶庵小時候父親去世,失了學,長大後靠自己奮力學習。他喜歡讀書寫文章的人,對有道德的人、隱士特別尊敬。對朋友中貧窮年老沒有生活依靠的人,他就說:「到我這裡來養老送終吧。」所以,講德行的讀書人都稱讚瓶庵:「別人遇到急迫患難的事,他總是喜歡幫助人家。」瓶庵曾經僱下一隻小船,他問船夫:「船錢多少?」對方回答說多少多少錢。瓶庵聽了說:「米價很貴,像這一點錢,你怎能養活自家?」就增加了船錢。所以,背負肩挑做買賣的小販也說瓶庵是道德高尚的長者。蘇州亮節高風之士徐枋,生活困難。瓶庵常贈送周濟他,徐枋也不拒絕。

  瓶庵六十歲那年,家裡人要請客擺酒為他作壽。瓶庵說:「我將回故鄉去,拿這筆錢做修整祖宗祠堂墳墓的費用吧。我六十歲了,常患病,不趁這個機會去拜一拜先人的墓田,更待何時呢?」於是離開蘇州,回鄉倡議修建了始祖的祠堂,修整了五世以上先輩的墳墓,拜望了已故親友的墓田並灑酒祭奠,但不讓自己的子孫們知道。辦完事,他帶病勉力遊覽了黃山,然後返回家中。 鄰居間發生了糾紛,常到瓶庵那裡請他評判事非,連服役的百姓、不講道理的士兵都聽他的話。

  有人說,瓶庵的父親到揚州寄居時,正趕上反逆的閹黨頭子魏忠賢把持朝政,有人借他的權勢威逼欺壓別人。先生以平民身份給朝廷直言上書,一度處境很危險,後來總算平安無事。瓶庵很有父親的風格。他的父親曾割下大腿肉為父治病。瓶庵的妹妹去世後,留下了子女,瓶庵為他們操辦了婚嫁之事,就像對待親生子女一樣。他孝敬長輩、友愛同輩,就是這樣,所以無論遠近的人士來到蘇州,都爭先恐後地結識瓶庵。

  認識瓶庵的人說,瓶庵姓吳,名傳鼎,偊存是他的表字,也有人說他的表字是雨岑。他大概是安徽休寧縣人。瓶庵的父親,表字紹素。

10.柳宗元 <種樹郭橐駝傳> 譯文

  郭橐駝,不知道他原來叫甚麼名字。由於得了佝僂病,走路時隆背俯身,有點像駱駝的樣子,所以鄉里人管他叫橐駝。橐駝聽別人這樣叫他,說:「很好,這樣叫我本來很恰當。」因此便放棄了他原本的名字,也自稱橐駝。

  他居住的地方叫豐樂鄉,在長安城西邊。橐駝的職業是種樹,所有的長安豪門富人為觀賞游樂建造園林的,以及種果樹賣錢的,都爭相僱用他。考察橐駝種的樹,其中包括移植的,也沒有不成話的。並且長得高大茂盛,果實結得又早又多。其他種樹的人,盡管偷著仿效,也沒有誰能趕得上他的。

  有人問他是甚麼原因,他回答說:「我並沒有甚麼讓樹木具有旺盛的活力並結實多的特別本領,只不過能順著樹木的天性,使它的本性得到充分發展罷了。種樹的方法,一般來說,樹根要舒展,培土要平,要用熟土,土要砸密實,種完後就不要再去動它,也不必擔心它不能成活,離開後就不必再照管它了。栽種時,要像愛護自己的孩子一樣,種完之後,放到那裡就如同扔掉一樣。這樣,樹木的天性沒有被破壞,它的本性就能得到發展了。所以說我只不過是不妨害樹木的自然生長而已,並沒有甚麼特殊的本領使它高大茂盛;我只不過是不抑制和損耗它的果實罷了,並沒有甚麼使它的果實早熟多結的訣竅。

  「別人種樹卻不是這樣,樹根卷曲,還換了土,培土時不是過多就是過少。即使有不那樣做的,卻又過分地關心它的生長,過多地憂慮它不能成活。早晨去看看,晚上去摸摸,剛剛離開就又回去瞧。還有比這個更過分的,還用指甲摳破樹皮來檢驗樹的死活,搖動樹根來觀察培的土是松是實,因而樹木的本性就逐漸被破壞了。這樣做,雖說是愛護它,實際是害它;雖說是為它擔心,其實是跟它過不去,所以都不如我種的樹好。其實我又有甚麼特殊的本領呢!」

  發問的人說:「你吧這些種樹的道理運用到做官治理百姓上面可以嗎?」橐駝說:「我只知道種樹罷了,做官治理百姓不是我的事情。但是,我住在鄉裡,看到那些當官的喜歡頒布繁多的政令,好像是愛惜老百姓,但最終給老百姓帶來了災難。一天到晚只見衙役來了就喊:「官府下令催促你們耕作,勉勵你們種植,督促你們收穫,快點繰你們的絲,快點織你們的布,撫養好你們的小孩,喂養好你們的雞和豬!」又是擂鼓召集他們,又是敲梆子傳呼他們。我們這些小百姓,即使放下碗筷不吃飯,專來招待這些差役都應接不暇,又哪裡有時間使我們子孫興旺,生活安定叱?因此才困苦勞累到這種程度。像這樣,那麼跟我的那些種樹的同行們,不是也有類似之處嗎?」

  發問的人高興地說:「這不是很好嗎?我問種樹,卻從中獲得了治民的道理。」於是記下了這件事,作為當官的鑒戒吧。

13.司馬遷 <史記.滑稽列傳>節錄 譯文

  孔子說:「六藝對於治國的作用是一致的。《禮》用來節制人們的行為,《樂》用來啟發和諧的感情,《書》是用來敘述史事,《詩》用來表達情思,《易》用來演繹神妙的變化,《春秋》用來闡發微言大義。」太史公說:天道是那樣廣闊,難道還不大嗎?說話隱約委婉而切中事理,也可以解除紛擾。

  淳于髡是齊國的「招女婿」。個子不到七尺,辭令機智善辯,幾次出使諸侯國,從沒有受過屈辱。齊威王在位時喜歡隱語,愛恣意作樂整夜喝酒,陷在裡面不理朝政,把國事托付給卿大夫。官吏們怠工腐化,諸侯國一起來犯,齊國即將危亡,就在朝夕之間了,左右沒有一個敢諫諍的。淳于髡用隱語來勸說:「國內有一隻大鳥,棲息在大王的宮庭裡,三年不飛也不叫,大王可知道這鳥是為甚麼?」威王說:「這鳥不飛則罷,一飛就直衝雲天;不鳴叫則罷,一鳴叫就震驚世人。」於是上朝召集各縣令縣長十二人,獎勵了一個,處死了一個,重振軍威出戰。諸侯國一時震驚,都還了侵佔齊國的土地。從此聲威盛行三十六年。這事記在《田敬仲完世家》中。

  齊威王八年,楚國對齊國大舉進攻。齊王派淳于髡到趙國去請教兵,帶上贈送的禮品黃金百斤、車馬十套,淳于髡仰天大笑,笑得繫在冠上的帶子全都斷了。齊王說:「先生嫌它少嗎?」淳于髡說:「剛才臣子從東方來,看見大路旁有祭祈農事消災的,拿著一隻豬蹄,一盂酒,禱告說:「易旱的高地糧食裝滿籠,易澇的低窪田糧食裝滿車,五谷茂盛豐收,多得裝滿了家。」臣子見他所拿的祭品少而想要得到的多,所以在笑他呢。」於是齊威王就增加贈禮黃金千鎰,白璧十雙,車馬一百套。淳于髡辭別動身,到了趙國。趙王給他精兵十萬,戰車一千乘。楚國聽到消息,連夜撤兵離去。

一.韓非子 <韓非子.和氏> 譯文

  楚國人卞和在楚山中得到一塊玉璞,捧著進獻給楚王。厲王派治玉的工匠去鑒別,工匠說:「這是石頭。」厲王認為卞和是欺騙,砍掉了他的左腳。厲王死後,武王繼位,卞和又捧著那塊玉璞獻給武王。武王派治玉的工匠去鑒別,工匠又說:「這是石頭。」武王也認為卞和是欺騙,又把他的右腳砍去了。武王死後,文王繼位,卞和就抱著那塊玉璞在楚山下哭了起來,三天三夜,眼淚都哭乾了,流出了血。文王知道了這件事,派人去了解他哭的緣故,問道:「天下受斷足刑罰的人很多,為甚麼只有你哭得這麼悲傷?」卞和說:「我悲傷的不是腳被砍掉,悲傷的是寶玉被認作是石頭,誠實的人卻被認作是騙子,這才是我悲傷的原因呀!」文王就派治玉的工匠去琢磨這塊玉璞,果然得到了寶玉,於是就命名為「和氏之璧」。

   珍珠和美玉是是君主急於得到的,和氏獻上的玉璞雖然還沒顯出它的美,可也沒有成為君主的禍害,但還是雙腳被砍掉了,這以後,寶玉才得到鑒定。鑒定寶玉是這樣的困難啊。現在君主對於法術,不一定像求「和氏之璧」那樣迫切,何況法術是要禁止官吏和百姓營私舞弊行為的,所以必然遭到更厲害的攻擊。那些法術之士所以沒有被殺,只是因為還沒有把這個成就帝王之業的寶物獻給君主罷了。君主運用權術,那麼大臣就不得專權獨斷,左右親近的人就不敢賣弄權勢;國家實行法治,游民就得去種田,游俠之士就得冒著生命危去打仗。這樣,法術之士就被這些人當成禍害看了。君主如果不能違反大臣的議論,擺脫百姓的誹謗,決心使自己的主張合乎法術,那麼,即使法術之士為此而死去,法術也不會得到認可的。

  從前吳起評論楚國的社會現實,開導楚悼王,說:「大臣的權勢丸重,有封邑的貴族太多。像這樣的話,那麼他們就會對上威脅君主,對下殘害民眾,這是使國家貧窮、使兵力削弱的根源啊。不如讓有封邑的貴族的子孫只傳三代,以後就收回他們的爵位和俸祿,撤銷那些無關緊要的多餘的官職,用這些節省下來的錢去供養經過選拔和訓練的士兵。」楚悼王實行吳起的辦法才一周年,就死了,吳起便在楚國受到了分裂肢體的酷刑。商鞅教秦孝公把老百姓連結成十家為一什,五家為一伍的聯保組織,頒布了告發奸邪和株連處罰的法令,燒掉《詩經》、《尚書》等儒家經典,彰明法令,杜絕臣子私下的請托,讓為國家效勞的門路暢通,限制、貶抑那些靠奔走游說來謀取官職的人,讓從事農耕和作戰的人顯揚。孝公實行了商鞅的辦法,因而君主受到尊重,地位更為鞏固,國家也因此富庶強盛了。八年後,秦孝公死了,商鞅便在秦國被五馬分屍。

  楚國不任用吳起,導致削弱混亂;秦國實行了商鞅的法制,國富兵強。這兩位先生的主張已被證明是正確的了,然而把吳起分裂肢體和將商鞅五馬分屍的原因,又是甚麼呢?這是因為大臣們覺得實行了法治太苦而小民憎恨法制啊。在現在的社會上,大臣貪圖權勢,小民喜歡混亂,這種情況比當初秦國和楚國的風氣還要嚴重,而現在的君主又沒有楚悼王、秦孝公那種法術之士的信任,那麼法術之士又怎麼能冒著吳起、商鞅兩人那種被分屍的危險去闡明和宣傳自己的法術主張呢?這就是當今社會混亂不堪而沒有人能成為統一天下的霸王的原因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