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鴉文化研究

原作者:火丁    來源:而立網際


鴉,一種靈性之鳥,近年在國內的頻頻亮相,引起人們對他的文化意義上的關注!
 

(一) 烏鴉文化在中國的影響:

1. 烏鴉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形象:

        在唐代以前,烏鴉在中國民俗文化中是有吉祥和預言作用的神鳥,有“烏鴉報喜,始有周興”的歷史常識傳說,漢董仲舒在《春秋繁露·同類相動》中引《尚書傳》:“周將興時,有大赤烏銜穀之種而集王屋之上,武王喜,諸大夫皆喜。” 古代史籍《淮南子》《左傳》《史記》也均有名篇記載。


        唐代以後,方有烏鴉主凶兆的學說出現,唐段成式《酉陽雜俎》:“烏鳴地上無好音。人臨行,烏鳴而前行,多喜。此舊占所不載。”


        無論是凶是吉,“烏鴉反哺,羔羊跪乳”是儒家以自然界的的動物形象來教化人們“孝”和“禮”的一貫說法,因此烏鴉的“孝鳥”形象是幾千年來一脈相傳的。《本草綱目·禽·慈鳥》中稱:“此烏初生,母哺六十日,長則反哺六十日,可謂慈孝矣。”但烏鴉是否真的具有這種習性,還有待現代人的研究和觀察證實。


2. 烏鴉在中國各區域(民族)中的文化形象:


東北區域:


        烏鴉是東北土著先民“滿族”的民族預報神喜神和保護神,也為”薩滿教”和大多數通古斯語系民族認可.有“烏鴉救祖”(清太祖)的傳說,另有清代文獻<滿洲實錄>也記載:布庫媢l順數世後,“其子孫暴虐,部署遂叛,於六月間將鄂多理攻破,盡殺其闔族子孫,內有一幼兒名樊察,脫身走至曠野,後兵追之,會有一神鵲棲兒頭上,追兵謂人首無鵲棲之理,疑爲枯木遂回,於是樊察得出,遂隱其身以終焉。滿洲後世子孫,俱以鵲爲神,故不加害。”:東北山民們進山打獵也有“揚肉灑酒,以祭烏鴉”傳統。


        至清太宗專門在瀋陽故宮清甯宮前設立“索倫杆”祭祀烏鴉,並在瀋陽城西專辟一地喂飼烏鴉,不許傷害。見《東三省古跡逸聞》中載:“必于盛京宮殿之西偏隙地上撒糧以飼鴉,是時烏鴉群集,翔者,棲者,啄食者,梳羽者,振翼肅肅,飛鳴啞啞,數千百萬,宮殿之屋頂樓頭,幾爲之滿。”清順治帝入關後,亦在北京故宮內設立“索倫杆”保持了人類對烏鴉的最高規格的崇拜。


西南區域:


        在中國西藏和四川一些地區,烏鴉也是作為一種神鳥來崇拜,無論是發掘的吐蕃文獻還是西南地區的“懸棺”和“天葬”習俗,均證明這一點。


中原地區:


        武當山為道教宗祠,把烏鴉奉為“靈鴉”,並在山上建有烏鴉廟,“烏鴉接食”為武當八景之一,就是進山的遊人,也要隨身攜帶一些食品,散放給烏鴉來啄食。


        總之,烏鴉雖然形象不雅,但在中國文化中僅限人們心理上的灰色影響,還不存在對他的特別排斥現象。

 



(二) 烏鴉文化在世界的影響:


和中國一樣,烏鴉在國際上是一個矛盾的文化形象:


1. 歷史的傳說:


消極形象:


古希臘神話影響了南歐洲早期文明的大部,傳說太陽神阿波羅與格露絲相戀,派聖鳥去監視格露絲的操守,一天聖鳥看到格露絲與其他男子往來,以為她與其他男子有染,就回來向阿波羅報告,阿波羅一怒射殺了格露絲。而後證實格露絲並未和其他男子私通,阿波羅又怒貶聖鳥,令其潔白的羽毛變成黑色,這便是烏鴉的由來,烏鴉由此背上了欺騙的惡名。
積極形象:
與南歐相反,在北歐,烏鴉卻成為思想(Hugin)和記憶(Munin)的化身,傳說眾神之主奧丁一隻眼睛睜開可以觀察到全世界,另一隻眼睛永遠關閉.當他睜開的眼睛被宇宙遮擋看不見的時候,就派站立他左右兩肩的兩隻烏鴉去巡視天下,因此眾神之主奧丁對天下的事情無所不知.
在北美:加拿大的溫哥華地區流傳一個古老的傳說:遠古時代,一場毀滅世界的洪水過後,遊曳在海灘的一隻烏鴉發現了一個大貝殼發出奇怪的聲音,原來堶惇O當初的人類,烏鴉就指引他們來到陸地,但他們卻全是男人,烏鴉又去海邊找到一隻巨大的石鱉,下面藏著的全是女人,烏鴉把他們領到了一起,鼓勵他們相互交流,並給他們招來日月星辰,帶來火種,三文魚和杉木,教會他們捕獵和耕作,引導人類一天天的進化和發展.
在古東亞的漁獵地區烏鴉也被當作神鳥來崇拜,日本的<古事記>和<日本書紀>等文獻記載:神武天皇東征到熊野,在熊野山被敵軍圍困,天神派”八尺鳥”為其引路突圍.後來日本國內建立了3000多家熊野神社祭拜烏鴉.影響至今.
 

2. 現代人類對烏鴉的態度 :


烏鴉是一種益鳥,人們對他具有吃滅害蟲和清理環境等積極作用的同時,很多地區對烏鴉過量繁殖對城市生活的影響也深感煩惱.
在日本,專門辟有公園用於吸引烏鴉,檢少他們對城市生活的干擾.
在北美的加拿大,烏鴉受到人們普遍的尊敬和保護.
在歐洲比利時和瑞士將其尊為國鳥,在英國,英國皇家至今仍派人飼養六隻烏鴉守衛倫敦塔,他們對”六隻烏鴉護倫敦”的古訓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
而在新加坡:近年烏鴉數量已經達到十七萬隻以上,烏鴉不拘小節,隨意排泄的劣跡已經成為社會問題,以至當局不得不採取斷絕其食物來源和開槍射殺的方式力爭將其數量減少到一萬隻左右.
在非洲的坦桑尼亞首都達累斯薩拉姆,1891年由英國殖民者從印度引進烏鴉以清理垃圾,100多年來,該市的烏鴉已經發展到30~50萬隻的驚人數字,他們捕食其他鳥類的鳥蛋,幾乎造成其他鳥類的滅絕,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生態平衡.
而在國內:除了瀋陽中山路一帶積聚了數萬隻烏鴉外,天津的海河下游林地也有數萬隻存量聚集,北京近年也出現了大量烏鴉,武當山地區絕跡多年的”烏鴉接食”的景觀也重新出現,人們對此均有一種又喜又煩又有點驚恐的心態.

 



(三) 魅力烏鴉-----烏鴉習性引申的文化象徵意義:


1. 出色的智商成為人類思想和智慧的藝術象徵 :


        據研究:烏鴉是人類以外具有第一流智商的動物,其綜合智力大致與家犬的智力水平相當.這要求烏鴉要有比家犬複雜得多的腦細胞結構.特別令人驚異的是,烏鴉竟然在人類以外的動物界中具有獨到的使用甚至製造工具達到目的的能力,即使人類的近親靈長類的猿猴也不過只能使用工具(借助石塊砸開堅果),他們還能夠根據容器的形狀準確判斷所需食物的位置和體積,”烏鴉喝水”的故事反映了其思維的巧妙.


        在英國牛津大學的觀察中發現:一隻起名叫貝蒂的烏鴉,在意識到自己所需要的食物”在一種無法直接到口的形態”的地方後,就開始尋找可能的工具,在弄不到現成傢伙的情況下,他竟然叼來實驗室的一段鐵絲,然後用”非常有效的辦法”把鐵絲彎成鉤狀,隨後在這種”魚鉤”的幫助下,順利的吃到了食物.


2. 特有的婚姻形式,引起人類對自由婚姻與忠貞愛情的聯想烏鴉的忠 :

 

        表現在對愛情的忠誠,他們嚴格的實行一夫一期制,一般由雄鴉堆積儲藏的食物向雌鴉炫耀,經雌鴉同意後就展開雙入雙出的熱戀,熱戀的一年左右的時間內,雌鴉有選擇其他雄鴉的權利和可能,一年後則進入正式交配生育的婚姻家庭階段.烏鴉社會也是有等級的,”烏鴉頭領”一旦失去配偶,就自動失去支配地位過起隱居生活,大有”為美人棄江山”之氣概!


3. 反哺美德,成為人類孝德的楷模 :
        烏鴉的孝:則是一種傳說,烏鴉又名慈鳥,據<本草綱目.禽.慈鳥>記載”此烏初生,母哺六十日,長則反哺六十日,可謂慈孝矣。”在中國古文作品中;,”烏鴉反哺,羔羊跪乳”常作為寄念民族孝德的藝術表達.現代科學確未對這種習性有所考證.


4. 紀律和禮貌,是人類禮教的好榜樣:
        烏鴉為表達對同類的尊敬,有較為講究的葬禮儀式:烏鴉們在山坡上排成弧形,而死者躺在中間,烏鴉首領站在一旁發出”啊,啊’的叫聲,好象在為亡靈超脫祈禱,然後有兩隻烏鴉飛來,銜起死鴉送到附近的池塘,最後大家由首領帶隊,集體飛向池塘上空,一邊盤旋,一邊哀鳴,數圈之後才告別遺體,各自散去.


5. 人棄我取的消費理念:
        烏鴉食性較雜,昆蟲穀物和腐肉盡可,似乎對人類丟棄的有機物有著特殊的偏好,因此成為人類清理垃圾的好幫手。


烏鴉在具有上述優良品質的同時,也具有一些缺點:

 

1. 隨意便溺,不拘小結 :


        實際這也是鳥類的共性,但鴉鵲類的糞便呈酸性,較為粘滯,不易清除,且有一定的腐蝕性在清理人類垃圾的同時,大規模集群的排泄又給城市公共衛生當局造成新的煩惱.


2. 強盜式的狡猾 :

        一方面在烏鴉社會內部,為了爭奪某種資源,很少採用其他動物類的打鬥方式,而是採用威嚇欺騙和偷盜來解決問題.在遼金歷史中我發現一個奇怪的風俗,契丹和女真人都定每年的正月十三(或十五)為”放偷日”不知是否與他們對烏鴉的崇拜和習性模仿有關?

另一方面:

        烏鴉的聰明,反映在與異類(如人類)的鬥爭中,就體現出一種強盜式的狡猾,國外均發現烏鴉有選擇異類的弱勢特點進行攻擊的習慣。德國漢堡街頭的一些烏鴉專門選擇衣著鮮豔的女性進行攻擊,馬其頓山莊的烏鴉專門搶奪兒童手中的食品,讓人們大大的厭惡其行為的不雅!


從文化意義上進行引申:

        烏鴉這樣的一些缺點,與現代社會主流要求的誠信與規則似乎有背離。但話又說回來,誠信與規則往往是資源競爭中強勢集團要想強加給弱勢集團的規則.一百年來列強對中國的侵入就是由於欲把他們認為文明的商業規則強加給中國的結果,反觀現代我們在專利保護方面運用”烏鴉式的狡猾”與壟斷集團的周旋,倒是著實讓國人享受了一把5塊錢一份盜版軟體的實惠,因此,烏鴉式的狡猾或欺騙,對於處於特定地位的人群或集團,也未必不是一種合理的自衛手段,大可不必對其進行過分的譴責.而且,強勢集團把自己的爛熟於心的規則強加給弱勢集團,原本也是一種誘惑和欺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