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桓晉文之事章》孟子

  主旨:

本文主旨在通過孟子與齊宣王的談話,集中表現了孟子仁政的學說。

 

  體裁:歷史散文

 

  內容大要:

全文可分兩部分:

一、主要闡明施行王道的關鍵在於「保民」,而保民的依據是「不忍之心」:

(一)首先,齊宣王向孟子詢問齊桓、晉文之霸業。齊王的詢問:

齊宣王是個野心勃勃的君主,他一心想稱霸天下,渴望成就春秋時代齊桓公及晉文公那樣的霸業。

(二)孟子的反應:

(1)    孟子反對用武力征服天下,因此,當齊宣王向孟子請教有關齊桓、晉文稱霸的事時,便避而不答。托辭「仲尼之徒,無道桓、文之事者,後世無傳焉,臣未之聞也。(意謂:孔子的弟子沒有談論齊桓、晉文之事,所以沒有傳到後代,因而孟子未有聽聞。)」

(2)  孟子隨即巧妙一轉,提出:「無以,則王乎?(意謂:若不得已,一定要說,那就不如說王天下的事。)」於是便把話題轉到孟子想說的「王道」上去了。

(三)接著,齊宣王詢問孟子如何實現以王道統一天下:

孟子認為宣王是具備了「王天下」這個條件。

(1)    由於齊宣王急於統一天下,乃提問:「德何如,則可以王?(意謂:要具備怎樣的德行,才可以稱王呢?)」

(2)    孟子回答此問題,巧妙地轉向討論王天下,指出「保民而王,莫之能

御。(意謂:使人民得到安定而稱王,是沒有誰能阻擋得了。)」

(四)對於齊宣王能否做到「保民而王」,孟子的答案是肯定的:

(1)    孟子用「以羊易牛」的事例,論證齊宣王是具有「不忍之心」。

(2)    事例:一天,宣王坐於堂上,有人牽牛從堂下走過,宣王見而問之,那人謂要拉去宰割,以作釁鐘(祭祀);由於宣王見牛恐懼發抖的樣子,若無罪而就死地,內心感到不安,乃以羊易牛。

(3)    孟子藉「以羊易牛」這事例,推論齊宣王具有「不忍之心」,而這心便是齊宣王王天下的基礎。

(五)由「以羊易牛」之事,引出孟子的分析:

(1)    百姓態度:以為宣王吝嗇(愛)一頭牛,而以羊易之。

(2)    孟子態度:認為宣王是不忍牛就死時之恐懼發抖,故以羊易之,表明

自己很了解宣王,以取得宣王信任。

(3)  孟子的分析:

宣王以羊易牛,其實是見小處而不見大處,因為牛和羊同樣是無罪而就死地,兩者並無區別。宣王不忍牛之死,而忍心以羊易牛,只不過是見牛而未見羊。

(4)    孟子隨即用「無傷」一語,為宣王開解,並指出宣王不忍牛死,其實已具備「不忍之心」,是「王天下」的基本條件。

 

二、闡述對於保民而王,宣王是「不為」,而不是「不能」:

(一)    孟子以「比喻」說明宣王是「不為」。

(1)    首先,宣王提問:

宣王提出「此心之所以合於王者,何也?(意謂:此種不忍之心,何以合乎王道?)」

(2)    對於宣王的提問,孟子沒有正面回答;他反而具體說明兩點:

    宣王沒有「推恩」於民;

    「推恩」並不難做。

(二)接著,孟子以設例,回答宣王的提問:

(1)    孟子的設例有二:

.「力足以舉百鈞,而不能舉一羽。(意謂:他的力氣足以舉百鈞的

重量,卻拿不起一根羽毛。)」

.「明足察秋亳之末,而不見輿薪。(意謂:他的視力足以看見鳥獸

羽的末端,卻看不見一車的柴薪。)」

(2)  對於這兩個設例,宣王很自然地承認其不合理。

(3)    孟子就據此直接了當地指出宣王「今恩足以及禽獸,而功不至於百姓。」

(意謂:如今宣王之恩德只及於禽獸,而不用力於百姓。)因「一羽之不舉」是「不用力」為之,「輿薪之不見」是不用眼看所致,由是推論「百姓之不見保」,乃宣王不肯推恩矣,從而迫使宣王只能默認他是「不為」推恩,而不是他「不能」推恩。

 

(三)    最後,孟子說明「不為」與「不能」的區別:

(1)    對於孟子的意見,宣王只能提出「不為者與不能者之形,何以異?」(意謂:不去做和不能做的情況,有甚麼不同呢?)

(2)  於是孟子再假設兩個比喻,以解宣王之問:

.「挾太山以超北海;」(意謂:用胳膊挾著太山而越過北海)

.「為長者折枝。」(意謂:為老年人彎腰而按摩)

(寅)      兩個比喻說明「王之不王」,並不是「挾太山以超北海」的事類,

而是「為長者折技」的事類;這是宣王主觀上的「不為」,而不是客觀上的困難。

 

(四)孟子向宣王陳述如何「推恩」:

(1)    「推恩」的方法:。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意謂:敬養自己的老

人,從而推廣到敬養別人的老人;愛護自己的小孩,從而推廣到愛護別人的小孩。)

.「推恩」就是推己及人,由親及疏的愛。

(2)    從正反兩面說明「推恩」與「不推恩」的效果:

.正面來說,若能「推恩」於民,則「足以保四海」,而「天下可運於掌。」(意謂:推廣恩惠,足以安定天下。)

.反面來說,若不「推恩」於民,則「無以保妻子。」(意謂:不推廣恩惠,就連妻子、兒子也得不到安定。)

.孟子的目的無非要讓宣王把「不忍之心」擴充推廣,進一步實行「不忍人之政」,棄霸圖王,統一天下。

(3)    在此,孟子再一次以宣王「今恩足以及禽獸,而功不至於百姓,獨何與?」的責難作反詰,迫使宣王同意他的見解。

 

(五)孟子提出「王請度之」的要求:

(1)  經過上文的責難及反詰後,孟子就請宣王好好考慮。

                (2)  孟子又作了一個比喻:

「權,然後知輕重;度,然後知長短。物皆然,心為甚。」(意謂:秤一秤,然後知道輕重;量一量,然後知道長短。甚麼東西皆要經過衡量及考慮,然後才知道它的輕重,心更加是如此。)

(3)    孟子這個比喻是要宣王再次考慮「推恩」之法,突出他的「不為」推恩,而非「不能」推恩。由比再次激勵宣王將不忍之心,推廣為「不忍人之政」。

 

    寫作技巧:

一、孟子在全文所舖排的三個論點:

1      先指出推行仁政是可以「王天下」的。

2      再指出宣王是有行仁政的條件(以羊易牛一事)。

3      最後說明行仁政的具體方法:

a. 推廣恩德:言舉斯心加諸彼。

b. 善待長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c. 順序推行:刑於寡妻,至於兄弟,以御於家邦。

 

二、孟子的游說技巧:

1      措辭委婉、因勢利導:

孟子明白宣王的心理,不直斥其非。他根據對方的經歷來提問,引導其思想,然後順應當時的形勢去說明事理。

2      層層推進、論點明確:

孟子一步一步論述,由淺而入深,使宣王明白「保民」、「推恩」的道理。最後解釋王天下這個最重要的道理。

3      善用比喻、生動具體:

孟子運用比喻把抽象的哲理具體化,如用「舉百鈞」、「舉一羽」來說明用力的大小;用「察秋毫」、「見輿薪」來比喻視力的效果;用「挾太山」與「折枝」來比喻「不能」與「不為」的分別。

4      類比推理(即以近義事例來推理):

以「一羽之不舉,為不用力焉;輿薪之不見,為不用明焉」來推斷「百姓之不見保,為不用恩焉」,使宣王明白到他是不肯去施行仁政,而不是沒有能力去施行仁政。

5      對比(即用正反兩面手法):

運用對比的手法,指出推恩及不推恩的結果:「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無以保妻子」。此外,又以「恩足以及禽獸,而功不至於百姓」作對比,以見宣王不行仁政,實在不合情理。

 

三、運用例證手法:

1      事例(史例):

「以羊易牛」,其作用是說明宣王具備仁心,這是行仁政的基本條件。

2      語例:

「刑於寡妻,至於兄弟,以御於家邦」,其道理是說明以身作則,以此推展至治理國家的層面上。

3      設例:

「挾太山以超北海」、「為長者折技」,其作用是說明宣王雖具備仁心,卻說不能行仁政,不是做不來,而是不肯做。

 

會考年份:1993、1995、1998、2000

 

《齊 桓晉 事章》

 

    齊宣王問曰:「齊桓、晉文之事,可得聞乎?

    孟子對曰:「仲尼之徒, 無道桓文之事者, 是以後世無傳焉, 臣未之聞也。無以, 則王乎?

    :「德何如, 則可以王矣?

    :「保民而王 ,莫之能禦也。」

    :「若寡人者, 可以保民乎哉?

    :「可。」

    :「何由知吾可也?

    :「臣聞之胡齕曰:『王坐於堂上, 有牽牛而過堂下者。王見之, :「牛何之?」對曰:「將以釁鐘。」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 若無罪而就死地。」對曰:「然則廢釁鐘與?」曰:「何可廢也?以羊易之。」』 ?

    :「有之。」

    :「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為愛也, 臣固王之不忍也。」

    王曰:「然, 誠有百姓者。齊國雖褊小, 吾何愛一牛?即不忍其觳觫, 若無罪而就死地, 故以羊易之也。」

    :「王無異於百姓之以王為愛也! 以小易大, 彼惡知之?王若隱其無罪而就死地, 則牛羊何擇焉?

    王笑曰:「是誠何心哉! 我非愛其財而易之以羊也; 宜乎百姓之謂我愛也。」

    :「無傷也, 是乃仁術也, 見牛未見羊也。君子之於禽獸也, 見其生, 不忍見其死; 聞其聲, 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廚也。」

    王說曰:「《詩》云: 『他有人心, 予忖度之。』夫子之謂也。夫我乃行之, 反而求之, 不得吾心, 夫子言之, 於我心有戚戚焉。此心之所以合於王者, 何也?

    :「有復於王者曰: 『吾力足以舉百鈞, 而不足以舉一羽; 明足以察秋毫之末, 而不見輿薪。』則王許之乎?

    :「否。」

    「今恩足以及禽獸, 而功不至於百姓者, 獨何與? 然則一羽之不舉, 為不用力焉; 輿薪之不見, 為不用明 ; 百姓之不見保, 為不用恩焉。故王之不王, 不為也, 非不能也。」

    :「不為者與不能者之形何以異?

    :「挾太山以超北海, 語人曰: 『我不能』是誠不能也。為長者折枝, 語人曰: 『我不能。』是不為也, 不能也。故王之不王, 非挾太山以超北海之類也;王之不王, 是折枝之類也。」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天下可運於掌。 《詩》云: 『刑于寡妻, 至于兄弟, 以御于家邦』, 言舉斯心加諸彼而已。故推恩足以保四海, 不推恩無以保妻子。古之人所以大過人者, 無他焉, 推其所為而已矣。今恩足以及禽獸, 而功不至於百姓者, 獨何與? , 然後知輕重; , 然後知長短。物 皆然, 心為甚, 王請度之。」

 

段落大意︰(用顏色分類)

 

第一層次︰孟子提出保民而王的論點

第二層次︰孟子通過以羊易牛的事,說明齊宣王有不忍之心,足以「保民而王」

第三層次︰孟子以比喻論證齊宣王不行王道是不庶也,非不能也。

第四層次︰孟子說明行仁政的方法

 

語譯

齊宣王問孟子說:「齊桓公、晉文公的事跡,能夠說給我聽聽嗎?」

孟子說:「孔子的弟子都沒有談及,所以事跡并未流傳後世,我也沒聽說過。這樣吧,我們來談談以王道統一天下又如何?」

「統一天下要具備怎樣的德行?」

「使老百姓安居樂業。王道是無人能敵的。」

「你認為我能夠使百姓安居樂業嗎?」

「當然可以的。」

「為什麼?」

「我聽胡齕說過這麼一件事:有一次,王上坐在大殿上,一個人牽著牛從堂下走過。大王見到了,問道:『把牛牽到哪裡去?』那人回答說:『預備用來祭鐘。』大王接著說:『放了牠吧,我不忍心看見牠恐懼發抖的樣子,像沒有罪卻要遭處死似的。』那人問:『那麼,祭禮不是要因此取消麼?』大王說:『祭禮是萬萬不能取消的,就拿一頭羊來代替吧。』是不是真有這麼一回事?」

「的確有這麼一回事。」

「這樣的心腸便足以統一天下了。老百姓都以為大王出於吝嗇,我當然明白到大王是出於不忍之心啊。」

「對啊!確實有這樣的百姓啊。齊國雖然地域狹小,但我也不至於吝嗇一頭牛吧!我就是不忍心看見牠恐懼發抖的樣子,像沒有罪卻要遭處死似的,所以用羊來代替了。」

「老百姓都以為大王出於吝嗇,大王完全不要覺得奇怪。以小的代替大的,他們哪裡明白得到?沒有罪卻要遭處死,令大王動了惻隱之心,那麼,殺牛還是宰羊又有什麼分別呢?」

「這到底是什麼想法呢?我確實并非出於吝嗇才選擇以羊代牛的,但由此看來,百姓說我吝嗇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不打緊,這就是仁術的表現了。這只是因為大王看到正在發抖的牛,卻沒有看到發抖的羊的緣故。君子對於禽獸,看見牠們活生生的,總不忍心看見牠們死掉;倘若聽見牠們死前的哀鳴,更不忍心吃牠們的肉,因此君子總是遠遠地離開廚房的。」

宣王高興地說:「詩三百篇說:『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說的就是先生這樣的人了。我只老老實實地做了這件事,回頭去想想為什麼這樣做,想了老半天都想不出是什麼個道理,經先生這麼一說,我有所領悟似的。但為什麼說這種想法與王道相合?」

「如果有人說:『我可以舉起三千斤的重物,卻無法舉起一根羽毛;我能看見秋天動物身上長出的小毛的末端,卻看不見一車的柴薪。』大王相信他的說話嗎?」

「當然不相信。」

「現在大王的愛心布施在禽獸身上,卻沒有給予老百姓,到底是什麼原因呢?這樣看來,連一根羽毛都拿不起,是因為不肯用力;一車柴薪都看不見,是因為不用視力;老百姓得不到愛護,是因為大王不肯施以恩惠啊。所以大王不推行仁政一統天下,是不肯做吧了,并不是不能做啊。」

「不肯做和不能做這兩種情況有什麼分別呢?」

「挾著泰山跳過北海,告訴別人說:『我做不到。』這確實是做不到。替長者折樹枝,告訴別人說:『我做不到。』這是不肯做,并非做不到。所以大王不肯行王道,不是像挾著泰山跳過北海一類的事情,大王不肯行王道,是屬於替長者折樹枝一類的事情啊。」

「敬愛自己的長輩,推而廣之,同樣敬愛別人的長輩;愛護自己的孩子,推而廣之,同樣愛護別人的孩子。這樣,統一天下就像在手心裡翻東西一樣容易了。詩三百篇說:『給妻子作榜樣,進而推廣到兄弟,以至用於治理國家。』說的就是推己及人吧了。所以說推廣恩德足以安定天下,不推廣恩德就連妻兒也保護不了。古代賢君所以超出一般人,沒有別的原因,不過是善於推廣恩德吧了。現在大王的愛心布施在禽獸身上,卻沒有給予老百姓,原因何在?用秤去量,才知道物的輕重;用尺去量,才知道物的長短,凡物莫不如此,人的思想更不能例外,請大王好好考慮一下吧!」

問題討論︰

一.        孟子提出「保民而王」的觀點後,怎樣隨時揣摩和針對齊宣王的性格和心理變化,層層推進,說

    服他放棄霸圖,推行王道?

   答︰孟子知道齊宣王是個野心勃勃的君主,「保民而王,莫之能禦也」,對他來說,十分吸引,於是

       利用他那急於統治天下的心理狀態,引導他推行王道。

       首先,孟子肯定宣王有不忍之心,而這就是行仁政的根基了。孟子不是用簡單無力的直言斷語,

       而是抓住宣王不忍見釁鐘之牛觳觫這具體事例來推斷,以宣王親身經歷的事來說服宣王,因此

       格外有力。

       人都喜歡別人讚美自己,宣王聽到孟子說他有惻隱之心,又說他具備行王道統一天下的條件,

       自然有興趣與孟子談下去。宣王擔憂百姓誤會他為人吝嗇,孟子便安慰他說百姓只是不了解他

       的心意罷了,還說這是「無傷」的,使宣王心安,從而顯示孟子己確實明白宣王不是愛財,而

       是有不忍之仁心,這樣既贏得宣王好感,認為孟子的話說到他的心坎堙A又為下文見牲未見人

       等論據做好了鋪墊。

       在宣王被孟子說得「心有戚戚焉」,佩服得五體投地的時候,孟子便進一步說宣王不行王道,

       不是「不能」,而是「不為」,這也十分中聽,因不是力有不逮,而只是不去做而已。孟子接著

       用「力足以舉百鈞而不足舉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見輿薪」來比喻「恩足以及禽獸而

       功不至於百姓」的荒謬;用「挾太山以超北海」和「為長者折枝」來說明宣王不行仁道是能為

       而不為,十分具體有力。孟子詞鋒犀利,比喻確切,又善於掌握齊宣王的性格和心理變化,忽

       擒忽縱,因勢利導,齊宣王自然被說服了。

 

.  孟子怎樣使齊宣王明白「故王之不王,不為也,非不為也」的道理?

    答︰孟子主要用比喻來說明這個道理。首先他用了一組妙喻,指出能舉百鈞的人拿不起一條羽毛,

        是因為不用力;能看見秋毫之末的人竟看不見整車柴薪,是因為他沒有用視力;就等如恩足

        以及禽獸,而功不至於百姓,只是不用恩而已,從而指出宣王之不王,是不為,不是不能。

        孟子接著又以挾太山以超北海和為長者折枝的對照比喻,說挾太山以超北海,是真不能;但

        為長者折枝是輕而易舉的事,竟說不能,那就不是不能,只是不願做而已。從而指出宣王既

        有不忍之仁心,可見已具備行王道的條件,不行仁政,不是真的不能,只是不願行而已。孟

        子所用的比喻,淺顯易明,加上辭鋒銳利,使宣王無地迴旋。

 

.  孟子喜歡用正反對照的方式立論,試舉出文中有關例子,並說明這種立論方式的好處。

    答︰文中用正反對照方式立論的例子有:

        1. 吾力足以舉百鈞,而不足以舉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見輿薪。

        2. 今恩足以及禽獸,而功不至於百姓者,獨何與?

        3. 是不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挾太山以超北海之類也;王之不王,是折枝之類也。

        4. 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無以保妻子。

        利用正反對照方式來說理,好處是突出矛盾,使是非清楚,黑白分明,如例1中力足以舉百

        鈞、明足以察秋毫,卻竟不能舉一羽、見輿薪,是絕頂荒謬的事。例2的恩足以及禽獸而竟

        不至於百姓,也是不合理的。

       正反對照也能使肯定和否定的說法互相襯托、互相補充,加強語氣、加深讀者的印象。如例3

       中的「不為」和「非不能」,使互相補充,加強語氣。又為了強調「王之不王,是折枝之類也」,

       便把難易迴然不同的「挾太山以超北海」拿來相比,以加深讀者的印象。例4更通過對比,把

       推恩的善果和不推恩的惡果,清楚地鋪列出來,對比非常鮮明。

 

.  孟子怎樣分析齊宣王「以羊易牛」的心理?

   答︰孟子說齊宣王只看到那頭牛發抖,卻沒有見到牛,所以不忍心殺牛而以羊代替牛,正如君子只

       要看著禽獸活生生的,便不忍心見到牠們死,聽到牠們的哀鳴聲,便不忍心吃牠們的肉,這和

       君子把廚房築於遠離自己起居地方的心理是一樣的。

 

五.        齊宣王祭祀時「以羊易牛」,可見他的確有一份不忍之心,他這份「不忍」之心怎樣能發展為「仁

    術」呢?

    答︰齊宣王「以羊易牛」,表明他有「不忍」之心、仁愛之心;有了仁愛之心而能推恩,即從施恩

        澤給禽獸進一步到施恩澤給人民,能愛護人民,便是「仁術」,是行仁政的途徑。

 

.  孟子為甚麼說「(齊宣王)王之不王,不為也,非不能也」?

    答︰因為齊宣王有「不忍」的心,他既然能將恩惠施加到禽獸身上,證明他也有能力愛護人民,

        推行王道;可是現在他的功德還沒有到達老百姓那堨h,顯見齊宣王只是不去推行王道,而

        不是力有不逮。

 

.  孟子怎樣用類比法說明以上的觀點?用類比法說理有甚麼好處?

    答︰類比法是根據兩個對象某些屬性的相同,推出它們的其他屬性也可能相同的推理。「挾太山以

        超北海」,超乎人的能力,屬「不能」一類;「為長者折枝」,是人力很易做到的,如果不做,

        便屬「不為」一類。齊宣王既然能施恩及於禽獸,當然能施恩及於百姓,他的行道便有類於

       「為長者折枝」,故此他的「不王」(不推行王道),便屬於「不為」一類,不屬於「不能」一類

        了。

        類比法通常以較具體,顯明的事物作比,從而推出較抽象的事物的結論,好處就是令被比的

        事物變得顯淺易明,令人信服。

 

八.        左傳曹劌論戰一文中,曹劌認為「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是「忠之屬」,並可以憑藉為作

    戰的條件,這和孟子所說的「推恩足以保四海」有甚麼相同的地方?

    答︰左傳曹劌論戰一文中,魯莊公雖然未能仔細查察及準確判斷大大小小的訴訟,但他基本上能

        根據情理去判決,使不致出現誤罰無辜的情況,可見魯莊公能本著孟子所謂的「不忍」之心

        判案,將恩惠擴廣到百姓身上,這樣必定會得到百姓擁護,所以曹劌說這是「忠之屬」,可以

        憑藉為作戰的條件;這和孟子所說的「推恩足以保四海」,道理是一樣的,把恩惠推廣開去,

        愛護百姓,定能令民心歸附,足以安定天下。

 

.  孟子經常周遊各國游說諸侯,他的游說技巧很高,試據本文回答下列問題:

    1. 俗語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孟子游說齊宣王之,前是不能做到「知彼」?

 

    答︰孟子游說齊宣王之前,已能做到「知彼」,以下舉出一些事例說明:

       1/ 孟子早知齊宣王有稱霸的野心,所以當宣王向他詢問齊桓公、晉文公的事,他便撇開不談。

       2/ 孟子洞察齊宣王有統一天下的心,所以趁機提出「保民而王,莫之能禦」的理論,以吸引宣

         王。

       3/ 孟子獲悉齊宣王曾因不忍心殺祭鐘的牛,而以羊代替牛,於是便由宣王這件親身經歷,引入

         王政的問題,從而說服宣王放棄霸政,推行王道。

 

2.            由祭祀時齊宣王「以羊易牛」一事,到「推恩足以保四海」,孟子怎樣運用了層層推進的游說

        技巧?

       答︰1/ 先舉宣王「以羊易牛」的事,說明憑這種不忍之心便足以統一天下。他指出宣王這樣做

             並不是吝嗇,而是因為「不忍」,讓宣王陶醉在他的讚美中。

           2/ 然後提出「若隱其無罪而就死地,則牛羊何擇焉?」問得宣王爽然失笑,難以回答。

           3/ 接著替宣王剖析心理,指出宣王既非吝嗇,那必定是基於「仁術」,而「以羊易牛」,是

             因為「見牛未見羊」。孟子的話說到宣王的心坎堙A所以引得宣王詢問這種心理與王道  

             相合的原因。

           4/ 孟子跟著連用「力足以舉百鈞,而不足以舉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見輿薪」兩

              個類比,說明宣王不行王道,只是「不為」,並非「不能」;再用「挾太山以超北海」

              和「為長者折枝」兩種難易程度懸殊的事物類比,生動地說明了「不為」和「不能」

              的區別。

           5/ 最後歸結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效果,證明「推恩足以保四海」

             的道理。

.  齊宣王希望討論齊桓公、晉文公的霸業,孟子卻將話題轉到王政上。試回答下列問題:

    1.  齊宣王和孟子的身分分別是甚麼?他們各自關心甚麼問題?

    答︰齊宣王是齊國的君主,孟子是周遊列國、憑口才和學問游說各國君主的士人。

        齊宣王所關心的是怎樣可以統一天下,建立像齊桓公和晉文公一樣的霸業。孟子所關心的是

        齊宣王是否肯接納他的主張,施行仁政。

    2. 「保民而王,莫之能禦」的君主,與齊桓公、晉文公有甚麼不同?

    答︰「保民而王,莫之能禦」的君主以德服人,愛護人民,受老百姓擁戴,因而統一天下;齊桓

        公、晉文公以威勢和權術服人,只能靠「尊王攘夷」為號召稱霸於諸侯。前者能服人的心,         

        後者只能服人的口。

    3.   孟子怎樣引發齊宣王討論王政的興趣?

    答︰ 孟子首先指出孔子的門徒不稱道齊桓公和晉文公的霸業,自己也沒有聽過這些事蹟,便輕輕

         撇開齊桓公、晉文公的事不說,把話題引向宣王所關心的另一個問題:如何統一天下。孟子

         告訴宣王,愛護人民便可統一天下,又肯定地指出宣王能愛護人民,這便引發起齊宣王討論

         王政的興趣。

十一.        孟子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運於掌。詩云:『刑于寡妻,至于兄

      弟,以御于家邦。』言舉斯心加諸彼而已。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無以保妻子。古之人所

      以大過人者,無他焉,善推其所為而已矣。」試跟據這段文字回答下列各項:

     1.  為甚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便可以把天下運於掌上?

     答︰因為有敬老護幼的心,又能推己及人,把愛自己親人的心推廣到愛別人、愛護人民上去,令

         人民安居樂業,這樣必定會獲得人民擁戴和支持,這樣治理天下,便好像在掌上運轉丸珠那

         般容易了。

      2.   「舉斯心加諸彼」的「斯心」指的是甚麼?全句是甚麼意思?

      答︰「斯心」指的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即敬老護幼,又能推己及人的

          心。全句的意思就如《詩經》所說的「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就是教人用這

          樣的心加在他人身上,由己及人。

      3.   古之人「善推其所為」,他們「所為」的是甚麼?

      答︰他們「所為」的就是「老吾老」及「幼吾幼」,即尊敬自己的長輩和愛護自己的小孩。他們

          勝過一般人的地方,便是能推廣自己的做法,使自己的恩惠廣被他人。

      4.   孟子在這段文字堣犍峞m詩經》說明甚麼問題?引用《詩經》有甚麼好處?

     答︰孟子引用《詩經》說明,人君要治理好天下,必先從家庭做起,以身作則,先做自己妻子的

         榜樣,然後做兄弟的榜樣,逐步把自己的作為推廣開去,才是治國之道。

     《詩經》在當時是一部有權威的典籍,孟子引用《詩經》,是想增加自己論辯的說服力。

 

hom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