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得西山宴游記》柳宗元

    主旨:

本文是柳宗元謫居永州時所作《永州八記》的首篇,旨在借西山來抒發自己被貶後的情懷,一方面藉遊覽西山以消除內心的害怕;另一方面藉西山不同凡俗的形象來自比,以作慰解。

 

    體裁:遊記

 

    內容大要:

一、全文可分三大部分:

(一)寫作者被眨永州後,遊覽山水的情況:

(1)    先寫自己貶居永州後的心情:「自余為僇人,居是州,痟m慄。」

.處境:柳宗元被貶到永州,故以「僇人」(即遭受貶謫的罪人)自稱。

.心情:因受政治迫害,所以柳宗元終日惶恐不安。「痟m慄」三字,便概

括了他的心情。

(2)  手法:

文章一開始就交待作者遭貶的心情,其好處是:

.點明作者放情山水的目的,是為了取得精神上的解脫。

.引出下文,並緊扣著如何通過遊覽西山的美景,以消除心頭的害怕。

(二)次寫作者如何打發日子:

「其隙也,則施施而行,漫漫而遊;日與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窮迴豁,幽泉怪石,無遠不到;到則披草而坐,傾壺而醉,醉則更相枕以臥,臥而夢,意有所極,夢亦同趣;覺而起,起而歸。」

作者打發日子的方法是:

1.                  有閑暇,作者便出行,縱情遊覽。常與自己的好友登高山,入密林,盡遊曲折的溪澗,尋訪幽泉怪石的地方,從來不怕其遠。

2.                  到一處勝地,就披草席地而坐,傾壺酣飲,一醉方休。醉後就互相枕著睡覺作夢。平常想到的事情,在夢中出現。睡醒之後便回去。

(3)作者遊覽後的心情:

在遊覽完永州山水名勝後,作者的心情是怡然自得。

(三)最後,引入宴遊「西山」的正題。

「以為凡是州之山水有異態者,皆我有也,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

1.                  宗元遊了各名勝後,產生了一個感覺:以為凡永州的名勝,皆已遊覽過,故未得知西山之怪持。

2.                  未始知西山之怪特」既點明作者未知西山,又暗示他將遊西山;對全文有著「承上啟下」的作用。


二、寫始得西山宴遊的情況:

(一)寫始得西山的經過: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因坐法華西亭,望西山,始指異之。遂命僕人,過湘江,緣染溪,斫楱莽,焚茅筏,窮山之高而止。」

(1)    先交代遊西山的時間:在文章後寫上「是歲元和四年」。

(2)    次述發現西山之地點:在法華西亭。柳宗元坐在法華西亭遙望西山,始覺西山景色奇特,指點而稱異。

(3)    後寫發現西山之位置:要「過湘江,緣染溪」,於是就讓僕人過湘江,緣染溪而上,砍去灌木,焚去雜草,開出山道,直到西山最高處。

 

(二)    具體寫宴遊西山的情形:

(1)    先寫作者登西山之所見:

「攀援而登,箕踞而遨,則凡數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

寫作者攀上西山頂峰,席地而坐,兩腿伸開,極目四顧,西山周圍數州的土地,都像在作者的臥席之下。

(2)  次寫作者精心描繪的西山奇景:

「其高下之勢,岈然洼然,若垤若穴,尺寸千里,攢蹙累積,莫得遯隱;縈青繚白,外與天際,四望如一。然後知是山之特出,不與培塿為類。」

上列文字可分三個層次來說明:

a.     先描寫在西山最高峰看到下面的山勢:

.俯瞰西山,只見山谷溪澗,空洞幽深。

.山丘高處,猶如蟻穴外的小土堆。

.洼陷之處,仿如一個個小坑穴。

.在山頂上看到的尺寸之地,實際有千里之大。

b.  次將整個西山的景色加以描繪:西山周圍,層山起伏,山水迴繞,遠接天際,這一切奇特的景象皆盡收眼簾,無所逃遁。

c.     最後通過作者對西山的主觀認識,表明西山的突出:西山以其雄偉的氣勢,而有別於這些小土丘。

d.  此段的文字的特點有二:

.作者以西山象徵自己出眾的才華、高潔的品格,而恥與世俗之徒為伍,含有懷才不遇之歎。

.作者不直接寫西山,而是寫了許多其他的山丘來襯托西山,如「不與培塿為類」的培塿,從而突出了西山之高。

(三)    最後寫作者在當時環境下的感受:

(1)「悠悠乎與顥氣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與造物者遊,而不知其所窮。」

a.     作者說自己在山頂,好像與天地間的浩然之氣俱在,與主宰世間萬物的造物者同遊。


1.          抒發了在山顛飽覽自然景色時,精神為之一振,心胸開闊,

忘懷一切,達到「物我合一」的境界。

(2)次記遊西山的情形:

「引觴滿酌,頹然就醉,不知日之入。」

描寫作者自酌自飲,頹然醉倒,忘卻日落西山的神態。

(3)    後寫日落後的黃昏景色及作者的心情:

「蒼然暮色,自遠而至,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心及形釋,與萬化冥合。」

a.     紅日西沉,黃昏時份的暮氣,從遠處逐漸向身邊移近。

b.  直至天色已黑,但作者還不打算回去,反映作者陶醉在這迷人的景色當中。

c.     由於作者的心神凝結,身軀似乎完全解體,整個身心完全融化於大自然之中,達到忘我的境界。此時,作者才真正忘卻了自己是個「僇人」,因此也忘卻了「惴慄」。

 

三、交待寫此篇遊記的原因,及標明寫作的時間。

「然後知吾嚮之未始遊,遊於是乎始。故為之文以志。是歲元和四年也。」

(一)    作者寫作本文的原因:

由於這次遊西山才是真正的宴遊,故特意撰文以記其事,突出「始得」兩字。

(二)  把西山之遊視為真正宴遊的原因:

(1)    作者將「不與培塿為類」的西山和自己的出眾才華、高潔品格聯繫起來,讚美西山正可以抒發自己脫俗的情懷。

(2)  作者遊覽西山,達到「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的忘我境界。這才是真正的遊覽的開始。

(3)    西山的風景是永州一帶最奇異的,是人們從未發現、從未遊覽過的。

(三)    文章末段指明具體年份的原因:

(1)    為了說明「遊於是乎始」,是作者生平真正宴遊之開始,值得記住這是那一年,於是標明「元和四年」,突出「記」一字。

(2)    把文章寫在文章末,是為補充前文的「今年九月二十八日」中的「今年」的具體年份。

 

    本文之寓意:

1.      柳宗元寫此文是有其寄託的,文章極寫西山的奇異怪特,而如此奇特的西山竟被人遺棄,這正好反映出作者的遭遇:既有才華,但卻被人貶於永州任司馬。

2.      西山的傲然挺立,不與培塿為類,表明了作者的傲然卓立,恥與朝廷小人為伍,故西山不同凡俗的形象,正是作者自我人格的寫照。


    寫作技巧:

一、曲折入題:

(一)    作法:

文章的題目為「始得西山宴游記」,重點應寫宴遊西山,但如果一開始就直寫西山之遊,未免平淡無奇,故柳宗元採用「曲折入題」的方法,為突出始得西山宴遊之樂,先寫未得西山之宴遊。先自認「凡是州之山水有異態者,皆我有也」,筆鋒一轉,漫不經心地以「未始知西山之怪特」作回應,由此轉入正題。

(二)    優點:

不落俗套,吸引讀者。

 

二、運用頂真法:

(一)作法:

一連串的動作:「到」、「坐」、「醉」、「臥」、「夢」、「起」、「歸」等。

(二)    優點:

(1)快而多變,給讀者有跳躍之動感。

(2) 令文章語意貫通,增強文章上下文的承接關係,以致結構嚴密。

 

三、  善用襯托手法:

本文善用襯托法手來寫西山的不同凡俗:

(一)正襯法:

(1)    作者先從遊永州的山水寫起,寫他遊了高山、深林、迴溪、幽泉、怪石等山水名勝後,產生了一個感覺:以為永州的名勝,皆已遊覽過,心情怡然自得,飄飄然有樂而忘憂之意;然而此種種感覺仍然是有不足之感,因此「覺而起,起而歸」。

(2)  當作者遊西山後,他的感覺不同了,大有流連忘返之感,所謂:「蒼然暮色,自遠而至,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甚至有「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之奇特感覺。

(3)    此處柳宗元藉遊永州名勝之樂,以襯托宴遊西山後之「更」樂,表達西山較其他名勝,確有其奇特之處。

 

(二)    反襯法:

作者沒有一筆直接描寫西山,而是採用反襯法,以四周的景物襯托西山的特立,如:

(1)    先總寫山頂目遊所見:「凡數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登上西山,可以極目數州,襯托出西山之高峻;

(2)    再以俯視所見:「其高下之勢,岈然洼然,若垤若穴,尺寸千里,攢蹙累積,莫得遯隱」,以眾山之細小來烘托西山之奇特高大;

(3)    最後用「縈青繚白,外與天際,四望如一」來寫遠眺之景的無邊無際,景象極為開闊,以反襯西山之非凡之勢及高峻。


    本文「始」字作用:

1.     題目「始得西山宴游記」的始字:

a.     點明主題:突出西山景色之「奇」和宴遊西山之樂。

b.     總括全文:引出文中四個始字,步步襯托,層層深入,使讀者有深刻的印象。

2.     「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的始字:

a.     是以永州奇異的山水,通過文勢巧妙的轉折反襯,突出西山之「怪特」。

b.     上揭文題,下呼「始指異之」及「遊於是乎始」的兩個始字。

3.     「始指異之」的始字:

a.     是以具體情緒的描寫,進一步突出西山之「奇特」。

b.     呼應上文「未始知西山之怪特」,並為下文留下伏筆,引出描寫西山之怪特處。

4.     「然後知吾嚮之未始遊,遊於是乎始」中的始字:

a.     有力的雙重襯托,把西山景色之奇、宴遊之樂,盡情披露。

b.     遊樂本已「引觴滿酌,頹然就醉」,原本此遊已盡,但作者卻言:「然後知吾嚮之未始遊」,再次點明宴遊這時才真正開始。

 

 

會考年份:1994、1996、1998

 

《始得西山宴遊記》

柳宗元

 

自余為僇人,居是州,恆惴慄。其隙也,則施施而行,漫漫而遊。日與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窮迴谿,幽泉怪石,無遠不到;到則披草而坐,傾壺而醉;醉則更相枕以臥,臥而夢,意有所極,夢亦同趣;覺而起,起而歸。以為凡是州之山水有異態者,皆我有也,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

 

今年九月二十八曰,因坐法華西亭,望西山,始指異之。遂命僕人,過湘江,緣染溪,斫榛莽,焚茅筏,窮山之高而止。攀援而登,箕踞而遨,則凡數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其高下之勢,岈然洼然,若垤若穴,尺寸千里,攢蹙累積,莫得遯隱。縈青繚白,外與天際,四望如一,然後知是山之特立,不與培塿為類。悠悠乎與灝氣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與造物者遊,而不知其所窮。引觴滿酌,頹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蒼然暮色,自遠而至,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然後知吾嚮之未始遊,遊於是乎始,故為之文以志。是歲元和四年也。

 

問題討論:

1996年題目

 

(一)據《始得西山宴遊記》和《我和我的唐山》二文,回答下列問題:

(1)二文分屬什麼體裁?(1分)為什麼題目要用「始得」及「我的唐山」?(3分)

(2)二文作者遊覽西山及重訪唐山後,他們的心境有什麼變化?(7分)

 

(二)根據《始得西山宴遊記》一篇,回答以下問題:

(1)柳宗元怎樣側寫西山之「特立」?試從三方面加以說明。(6分)

(2)細閱下面一段引文:

 

引觴滿酌,頹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蒼然暮色,自遠而至,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然後知吾嚮之未始游,游於是乎始。故為之文以志。是歲元和四年也。

 

(1) 試分析這段引文與本篇題目的關係。(4分)

 

(2) 就引文所述,可見作者遊西山至此已無「惴慓」之感試加說明。(3分)

 

(3) 試指出引文中一個情景交融的句子,並略作說明。(2分)

 

(4) 試解釋下列註有▲號的字詞在句中的意義:(2分)

 

1 自遠而至

     ▲

 

2 至無所見

  ▲

 

3 然後知吾嚮之未始游

       ▲

 

4 故為之文以志

    ▲  

 

答案:

(一)(1)二文體裁:

《始得西山宴遊記》屬遊記;《我和我的唐山》屬報告文學。

題目用詞:

    作者以「始得」為題,強調遊覽西山才是真正遊覽的開始,以前的遊覽不可算作遊覽。

    作者對唐山有深厚的感情,感到自己和唐山已經無分開(他十年前曾到唐山救災,十年後重臨唐山,深入暸解唐山地震前後當地人的生活),所以作者以「我的唐山」為題。

 

(2)兩作者的心境變化:

    作者(柳宗元)遊覽西山後,心境較前開朗,精神凝聚,形體消散,與大自然合而為一,忘了自我,也忘了一切苦痛。

    作者(錢綱)重遊唐山後,感到既高興又傷感。當時正值春節,大家高興地慶祝,氣氛十分熱鬧,但他對當年地震的慘況仍難以忘懷,對遇難的人深表同情,更引起他的反思,留下他的疑問。

 

(3)詞句運用相同處:

    兩段文字都運用排句:甲段「過江……焚茅茷」;乙段「有石階……有嬉戲的孩子」。

寫作手法相異處:

    甲段用步移法引入主題,逐步寫地點及經過。

    乙段用反襯法突出主題,以未經災難的震後出生的孩子反襯在地震中死去的孩子。/用十年後所建的涼亭、石階,反襯當年地震過後的殘壁、亂瓦。

 

(4)兩段文字寫法:

甲 主觀的感情-猶不欲歸。

  客觀的描述-蒼然暮色,自遠而至。

乙 主觀的感情-老柳樹枝條凝然不動……沉思著歷史。

  客觀的描述-在文化路路口……樹下是聚集屍體的地方。

 

(二)(1)作者從三方面側寫西山之特立:

寫數州之土地,都在衽席之下-從視線的推移突出西山是永州一帶最高的山。

 

. 眼底所見,高山像小丘,幽谷似洞穴,千里之地縮成尺寸,密集一起

-從感覺山下景物的縮小,襯托出西山之高峻。

描寫青山與白水繚繞/青煙白雲縈環纏繞,與天際相接-由近而遠至天邊的景象,一望無際,加強了西山高聳的形象。

 

(2)(1) 引文與本篇題目的關係:

  引文分別點出題目中的「始得(西山)」、「宴遊」「和記」:

    「然後知吾嚮之未始游,游於是乎始」,點出「始得」,說明真正遊山玩水從此開始而有所得著;

    「引觴滿酌,頹然就醉」點出遊山時宴飲的情形,回應「宴遊」;

    「故為文以志,是歲元和四年也。具體說明寫作年份/目的,點明「記」。

     (2) 說明無「惴慄」之感:

    (心境方面)作者已與萬物融合為一,忘掉自己的存在,更忘記自己是僇人,因而沒有那種惶恐不安的心情

    (行動方面)由於西山之怪特令作者心情開朗,即使日落西山,亦不捨得離去,「惴慄」之感一掃而空。

     (3) 情景交融的句子及說明:

    「蒼然暮色,自遠而至,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

暮色由遠而近,四周越來越黑;作者因登臨西山,看到周圍景物,有一種「始得」西山的興奮的心情,即使什麼也看不見時,仍不想歸去。

 

(4) 解釋字詞:

 

至:(動詞)到達

 

至:(副詞)直至,及至

 

之:(助詞)無意義

 

之:(代詞)這

hom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