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故事_香港人的網頁
香港人的故事

請下載並安裝「中國龍行書體」以達至最佳瀏覽效果。

誰沒人權?
 「四大護法」之一的許崇德看不順眼香港的言論自由,只是被罵數句便有以下一番「偉論」:「大幅的橫幅,這個橫幅,叫做『許崇德血口噴人,恐嚇港人,可恥』,還舉著我的照片打上交叉,這是民主嗎?這是專政!你們不是口口聲聲叫人權嗎?為甚麼我沒有人權,我沒有言論自由,新華社沒有通訊自由,沒有出版自由?我的肖像權,我的人格權,我的名譽權在哪塈r?」。
 如果香港人不懂人權為何物,靠共產黨開飯的許崇德會懂嗎?就是因為有民主,有自由,人民才可以往「有勢力」人士的照片上打交叉,而不用擔心秋後算賬。當然,打交叉不是民主,但這是民主社會普遍不過的現象,香港人正在為爭取得民主後的日子來一次預演,可見有充足的準備,「循序漸進」也應是到了盡頭。只要不是他老人家真正的臉被劃上交叉,侵犯人權的指控全屬荒謬;而他的口沒有被封箱膠紙封上,沒有受到廿三條的壓制,便有言論自由。這表現了他老人家的無知。
 枉他靠共產黨開飯!連「專政」一詞的定義也攪不清。手無寸權的人,何來資格對「有勢力」的許老專政?除非他的江湖地位不保,預備執包袱,此則另當別論,不過,我們不會如此浪費時間。而從他說這番話的語氣和上文下理看來,他不喜歡專政,而且認為「民主」和「專政」是對立的。只是,他的主人不是在推行「人民民主專政」嗎?
 至於說他「血口噴人」,他如此勞氣不怕示威人士夢想成真乎?如果他有少許幽默感,大可把橫額上的文字解讀為「許崇德嘔血,恐怕嚇壞港人。無人關心,可恥!」這是共產黨慣用的簡化方式。如此一來,只要回上一句「止血了,多謝關心。」不就可以把壓力化解於無形?網主不怕在這裡公開應對方法,許老因意識形態所限,這輩子也不會學得懂。
 另一「護法」蕭蔚雲又指,基本法沒有的東西,便不能加上,例如香港法院審查香港法律違憲的權力,根本不是起草的原意。他強調必須融會貫通,才能全面認識基本法。
 對,網主絕對同意。「基本法」沒有「愛國」兩個字出現過,更遑論其定義,所以不能說「立法原意」是這樣那樣就隨便改變遊戲規則。沒有寫成白紙黑字的,可以當作不存在,那些起草委員的「原意」是甚麼只有他們自己知,而表達的方式只可以是法律條文。因此,假設只有中共定義下「愛國愛港」的港人才可以治港,是百份之一百的人治。

17/03/2004

香港人的網頁®2000-2004.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