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橋鎮大趕場

  龍門灘老家距離板橋鎮上大約五公里,這裡每逢日期尾數為1、4、8的日子,就有來自各地的攤販聚集在此,附近的人都會趁此時前來採購生活所需,地方上稱為「趕場」。以往老家的人們都必須一大早背著竹簍走一小時到鎮上,不過現在已經有車可以坐了,因為有些開小貨車的師傅會開車來龍門灘載客,車資是每人一元人民幣,也許是近年來生活改善不少,每趟車都擠得水泄不通,也只有這時候,才深切體會到這個偏僻的小鎮竟然有這麼多人。我帶著相機和充當腳架的板凳,在幾個年紀比我稍小的侄兒「保護」之下,到市集裡尋找畫面;五花八門的攤販中,有理髮的、補鍋子的、修鞋的,各種農產與日常用品在此都可以買到。「現在的生活水平比以前好多了」,身旁的侄兒跟我說道。

  我在人群中登上一座三層樓房的屋頂,從這裡往下看,密密麻麻的人群,磨肩擦踵地從一個攤子,到另一個攤子緩慢移動著,看起來像一幅有趣的生動畫面。對我而言,熱鬧的人潮和各式的攤販,彷彿只是快門下的影像,但是對底下的人潮來說,這影像卻是要命的真實人生。中午前趕場的人潮就慢慢散去了,因為下午還要到田裡去幹活兒,大家也不敢逛得太晚,回家以後,堂嫂告訴我,板橋鎮因為不夠熱鬧,所以還要看日子趕場,隔壁人口較多的三教鎮現在已經有了「百日場」;所謂百日場,就是每天都開張的攤販市場,不但東西多,買東西也不用等日子;看著她略帶期盼的眼神,好像已經開始等待著下一次的趕場了。

跋山涉水吃飯去

  回到老家之後,每天例行的重要「任務」,就是前往附近村莊的親戚家中,接受他們的「邀宴」;大夥為了表現自己的熱情,紛紛殺雞宰豬、擺酒辦桌來招待,因此,我們便每天不斷地往來於村莊與村莊之間,一餐又一餐地渡過。龍門灘老家附近的交通並不發達,因此大部分時間都得花在步行上,有時候親戚住得比較遠,就要再搭船或乘車,才能到達目的地,享用一頓大餐。在此之前,我從來不知道吃一頓飯要如此大費周章;記得要去位於牌坊村的小姑家午餐那一天,下著不小的雨,大夥一大早就起床,八點鐘便從龍門灘搭車出發,先擠中巴(即中型巴士)到壽永鄉的大樹子,再坐「小四輪」貨車到牌坊,然後下車,走過沿途堆滿馬糞的石板路,斷了一條腿的三伯也杵著柺杖跟來湊熱鬧,還一路稱讚石板路的好處,下雨的時候,不會像黃土路一樣泥濘;看看身後踩了一腳馬糞,臉色不太好看的母親,我覺得三伯倒是十分樂觀。好不容易走到小姑家,一陣酒足飯飽之後,大夥就得準備打道回府了,重複早上走過的路,再轉兩趟班車,回到龍門灘老家已經是傍晚時分,準備吃晚餐的時間了;稍坐一會兒,就聽到三伯吆喝著:出發往晚餐做東的堂哥家走了!

  雖然每一天吃飯的地方都不一樣,但是農村裡的人家,所種植的莊稼及飼養的牲畜都是一樣的,烹調的手法,更是如出一轍,所以,即使換了不同的地方,「菜單」似乎也沒有太大的變化,一盤豬肉、一條魚、兩碗青菜、一鍋雞湯、每人兩顆蛋,加上一大瓶啤酒,到哪兒都得吃這些,最大的差異,大概是每天所走的不同的路吧!

  

第一頁 | 第三頁

  

  

Copyrights (C) 1995-1999 Jasper Chou, all rights reserve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