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體諮商--策略與技巧」讀書心得報告

「團體諮商--策略與技巧」讀書心得報告

002.gif (13626 bytes)

Leader,一直是我心中的夢想。從大學時代開始接觸團體以來,就被團體Leader的氣質所深深折服。敏銳的觀察、溫暖的剖析,讓團體成員在舒服的狀態下解放自我,進而進入深層,幫助自己來解決問題。進入張家這個大環境中,接觸到更多相關的訊息,也瞭解成為一個Leader須付出的努力與用心。因緣際會下,開始為成為一個Leader而努力中,也期望在學習的過程中,除了能提昇自己的專業知識與領域外,更盼望能真正給予需要幫助的人一些啟發,我想這才是一切努力的代價與收穫吧!

Leader,我們將之翻譯為「催化員」。顧名思義就是催化團體的運作,使團體能依據一定的目標前進。而團體的形成與運作我將不多作闡敘,而將重點放在Leader在團體形成前、前期、中期、後期、結束後與一些狀況的處理作說明與分享。

首先讓我們先回到Leader的定義上。一位理想的Leader通常需要包括以下的特點:

  1. Leader的個人經驗:
  2. 在帶領團體的過程中,如果曾接觸的人群越多,則將有更多的經驗幫助你處理問題。另外個別諮商經驗越豐富,對團體事件的處理亦越容易。也就是說,一個好的Leader,是需要經驗的累積與訓練,才容易有效的帶領團體。

  3. 有團體經驗:
  4. 任何技巧、練習、經驗的擴展都會增加一個人帶領團體的能力。因此接觸團體的機會越多、投入越多,對自己在帶領團體的過程會有一定的助益。

  5. 好的計畫與有結構的技巧:
  6. Leader在帶領團體之前,是需要一份良好的計畫書與適當的討論。如此才能真正導引成員的情緒與需求,讓團體能依循目標。而技巧的運用更是無庸置疑的,但並非是隨性或非結構式,而是需要完整的架構和結構。

  7. 具備主題方面的知識:
  8. 想當然耳,一個資訊豐富的Leader,會有更多的資源來刺激討論與澄清議題。因此,一位有效的Leader應充實自我智能,才能因應團體的需要。

  9. 對基本人性衝突與兩難情境有深入瞭解:
  10. 在處理諸如罪惡感、自我價值等成員問題時,常會遇到衝突或兩難的事件。所以一位有效的Leader,應知道如何幫助為這些問題而苦的成員,同時深入學習多元化的角度來面對與認識。

  11. 瞭解諮商理論:

諮商理論是一切活動與團體的根本。Corey(1992)曾經提到:一位缺乏理論背景的Leader可能會發現他所帶領的團體無法進入有效的階段。所以好好瞭解相關的諮商理論是必須的。在初學團體諮商的過程時,可以藉由參與相關的工作坊,或閱讀相關書籍,以幫助自我早日進入殿堂。

在開始團體之前,Leader要注意的便是團體計畫的設計與規畫。包括團體的方式、團體的大小、時間、地點等,同時決定需要哪些成員、如何找尋成員等問題。在「張老師」的團體中,成員通常是不太需要煩惱找尋,一是儲訓張的成長與訓練團體,或是現職義張的在職團體。因此同質性較高,合作度大是普遍的現象。但張家人的挑戰也是Leader的一大考驗。所以擔任張家的團體Leader,可是一點都不輕鬆喔!

確認主題是接下來重要的工作之一。張家的團體比較單純,可以大略分為成長與工作團體。成長團體著重於成員自我價值的探索與澄清,個人的經驗分享與自我成長。工作團體則著重於主題式的傳達、指導與分享,以讓成員瞭解該主題為原則。

開始正式帶領團體時應該是已經準備所有的行前工作了,包括團體的評估、計畫書的撰寫、與成員的面談等。第一次的團體是影響整個團體是否能順利進行的重要關鍵。Leader應在此傳送溫暖、信任、助人、正向、安全、尊重等氣氛,因為成員會藉由觀察Leader的行為與表現模式,來評估這次的團體是否會有幫助。有些Leader會以迷你演講的方式來開場,或是在團體氣氛尚未建立時,要求成員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這兩種方式都會讓成員感到不舒服,應該要避免。

團體的歷程中大約可分為三大部份,一是初期,也就是認識期;一是中期,也就是工作期;一是後期,也就是結束期。在初期部份要建立成員對團體的信任感與成員之間的熟悉度,同時瞭解團體的走向與運作方式,讓Leader與成員間可以找出默契的互動,讓團體為進入工作期而準備。

第一次團體的目的在於幫助成員認識彼此、建立正向的團體氣氛、澄清與解釋團體的目的、與Leader本身的詮釋與介紹。而要如何開始第一次團體呢?以下有幾種方式提供參考:

  1. 以敘述團體性質與其目標作為開場,之後進行成員自我介紹的活動:此種方式常被運用於教育或任務團體中,要注意的是避免過長的開場白,以免成員感到無聊。
  2. 以對團體的簡要描述作為開場白,再進行成員自我介紹的活動:這是我們最常使用的方式,可避免成員產生只是聽而不發言的心態。
  3. 以較長的開場白作為團體的開始,然後直接進入團體的內容:這個方式非常適用於成員間彼此都十分熟識的討論、教育和任務團體。
  4. 以簡要的團體介紹作為開場白,然後直接進入團體內容:對團體時間很短、同時成員間不需要作自我介紹、並清楚團體目標時較為適用。

在結束第一次團體之前,有些工作是必須要注意的。Leader須花較多的時間來聽成員對此次活動的感受,同時澄清其疑問與再次說明團體的目標與方向,讓成員對未來較有具體的目標。

在個人帶領團體的經驗中,以青少年團體為例。在進來一個陌生、封閉的空間裡,大部份成員會比較生澀、安靜,或是找熟悉的人取鬧,來消除那份不確定感。通常Leader都是以較輕鬆方式,從生活面切入,開啟與成員間的話題,削弱成員狐疑的部份,在正式作自我介紹,先以本身出發,再鼓勵成員發言。

結束第一次團體後,Leader本身需要立即與充分的檢討團體的過程。與協同催化員或督導討論,包括團體成員狀況、時間流程安排、團體事件處理、Leader的催化技巧等,並詳加記錄,作為下次團體的參考,同時明訂團體的方向。

在團體初期有些重要的技巧,是Leader需要持續與適當的運用。以下針對幾個較具代表性作重點的陳述:

※積極傾聽:

在成員陳述意見的同時,必須要讓其感受到Leader是認真的在聆聽成員的內容。因為團體中並非一對一的晤談,所以Leader除了注意發言成員的內容、肢體語言與真正含意的同時,也須觀察注意其他成員的反應與表現。

※反映:

在反映的過程中去讓成員瞭解Leader的關心與專注,同時也確定成員真正的意涵,並免誤會的發生。

※澄清發問:

透過澄清與發問來瞭解更多成員的訊息,也幫助發言成員有更多的覺察。

在這裡要至少做到初層次同理心的階段,除了以上技巧外,情緒反映與支持是很重要的。

※示範與自我揭露:

在此階段的成員通常不敢太表露自己,擔心受到傷害。Leader便須先以示範的方式鼓勵成員發言;同時自我揭露來鼓勵團體作較深入的探討。

※肢體運用:

善用眼神、聲音、手部等肢體或聲音來幫助團體進行。如鼓勵、邀請、打斷等,都可使活動的流程更順暢。

※辨認盟友:

這是較有趣的技巧,找出團體中合作或有幫助的成員,可適時邀請其帶頭來進行活動,可以幫助團體的運作。

在團體中期階段,Leader必須定期評估團體以考量團體對成員的價值,這是團體計畫的要件。這時Leader也要評估原本的計畫是否依然適用,是否需要作適度的修改。因此,此時成員對團體的考量,對團體的走向有決定性的影響。

除了持續運用初期的技巧之外,在團體中期有些領導技巧,是可以幫助成員更進一步的瞭解其困難與問題所在的。

※激發成員的想法:

Leader需要設計活動或方式引導、激發成員發言,不能依賴成員主動分享。在討論議題之前,一段簡單的摘述是有幫助的。

※運用聲調幫助成員思考:

在初期提到肢體語言,這裡特別強調聲調的部份,尤其針對敏感性話題或觸動人心議題,尤其重要。

為使成員保持高度的注意力,適度改變團體進行的方式有助於團體的運作。

※家庭作業:

適度安排一些作業讓成員在離開團體時運作,可刺激不同的反應與感受。

在團體運作狀況許可之下,適時改變Leader的領導模式,通常是減少引領的角色,鼓勵成員承擔較多的團體責任。而同樣的當Leader覺得有改變結構的必要時,透過與成員的討論,來對團體的發展作最好的考慮。

最後在團體後期,也是團體的結束期。這個階段的目標是要把團體中的重要觀點、決定及所經歷到的個人連結在一起。這對成員來說是檢視自己在團體中的進步情形、比較原始目標和結束時的成果表現。在結束期有許多要完成的目標與任務:

  1. 回顧和摘述團體經驗:大部份團體於結束期的首要任務之一,就是回顧和摘述團體中的重要發展。在方法上可以催化焦點置於作摘述與回顧上的互動。
  2. 評估成員的成長與改變:如果團體目標在於個人的成長與改變,便可以在這個階段做評估的工作。
  3. 完成未完成事件:在團體結束前解決團體中未完成的工作是很重要的,因為未完成工作會影響結束的感覺。因此Leader須評估哪些是未處理完事件,並運用技巧妥善處理,避免引發新議題。
  4. 將改變運用於生活中:團體的最終目的是回歸生活,在團體中引發與感受的部份,讓其可以應用於生活之中。鼓勵成員保持正向與持續不斷的態度,重新面對生命中的挑戰。
  5. 提供回饋:讓成員間可以互動、回饋,能真誠的反應對彼此的關心,並具體的表現。
  6. 道別: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團體的結束後讓大部份的成員產生失落感,Leader可透過活動讓成員表達對彼此的關心,並可透過留電話等的方式來持續其建立的友誼。

結束期不同之前幾個階段的部份是會有些分離情緒要特別注意的。尤其有一些成員在經歷了心靈上的親密關係,而無法正向的面對分離時,Leader應該承接這樣的情緒,並鼓勵成員適度的宣洩。同時也讓其他成員以正向的方式來支持與鼓勵之。讓成員明白團體的結束其實是新生活的開始,以積極正向的方式與角度來幫助成員結束團體。

曲終人散,團體已到尾聲,訓練也走到了最後的關卡。我必須承認在催化員的訓練中,不是十分的用心,但對真實團體的工作,確是真實且全心全意的付出。在時間與篇幅的限制下,不能盡情發揮文筆與感觸,但每一筆、每一毫皆是透過思考而下筆。在未來的路上,「催化員」這個角色不知道能不能放在自己身上,但受訓過程的種種,將會長久的留存心中!


龍森87.09.01提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