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01.jpg (97056 bytes)

 

 

黑色高譚市

當飛機滑過天際,緩慢降落在一個都市時,是這個都市予人第一印象的時刻。記得十幾年前飛機降落在香港啟德機場,只能用驚險萬分形容。飛機的標高指數不斷降低,機翼上的擋風板已經滑下,儼然就要著陸。但是往外看去仍然是一片汪洋,那種景象真是嚇人,彷彿飛機正往海裡衝去,直到最後一刻,感謝老天,陸地終於出現,然後巧妙的降落。
如果是降落在台北松山機場或高雄小港機場,在遠遠的地方就能看見陸地,夜晚時霓虹燈閃爍,一副燦爛都市景象。如果拿加德滿都的夜晚和台北相比,加德滿都就像未開發的叢林,台北就「現代化」多了。不過這些都市夜景都比不上紐約。

我乘坐的航空班機轉了兩次班機,乘坐時間恍如隔世,但是這樣的辛苦是有代價的。飛機抵達紐約時是當地時間晚上六點多。當窗外能見度可以看見低空夜景時,整個紐約都會區就像閃著金光的蜘蛛網,在暗夜中四散爬開,這張蛛網可以用巨大無比形容,連串的光點延伸至視野的極限,沒入黑暗,你無法看見盡頭,天!這才真的叫國際級大都會。漸漸的,你能叫出名字的地標逐漸出現,自由女神像、帝國大廈,世貿大廈....。我看著窗外,感覺自己像是第一次拿到樂高玩具的小孩,和自己比賽看能叫出哪些建物的名字,然後沾沾自喜。是呀!這就是電視裡不斷出現的紐約,而我真的到這裡了。

步出甘迺迪機場後,氣溫還算可以忍受。由於出發前兩天紐約大風暴,因此地上都是積雪。甘迺迪機場位在布魯克林區,外邊的雪看起來髒兮兮的。朋友接到我後上了計程車,我打量著四周,迫不及待的想一賭紐約的真面目。車子開著開著,遠方一堆巨大的城市天際線,看起來非常詭譎,那是曼哈頓林立的高樓大廈。「哇!那簡直就是高譚市!」沒有錯,電影蝙蝠俠的「高譚市」就是參考紐約的曼哈頓夜景,現在我正目睹真實世界裡的「高譚市」。

車子在紅綠燈前停了下來,旁邊一台車裡面放著節奏強烈的Rap,前座的黑人女子頭髮全梳成小辮,隨著音樂搖擺,好看極了。我忍不住將眼光投向他們,卻又害怕會遭來白眼,這是多麼愚蠢的想法?美國電影的刻板印象,教導我們黑人都是暴力份子,後來在紐約停留期間,我看見黑人的善與美,他們和你我不同。誰說膚色決定人種優劣?真正的歧見其實在我們心裡。

終於抵達朋友住處,長途飛行加上時差,讓我馬上跌入夢鄉,紐約明天再見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