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E筆記欣賞區

愛上女主播(All About Eve)小說創作、劇情評論

文章來源

愛劇村

《夏娃的一切》的4位主角

我看《夏娃的一切》的4位主角                   作者:feifei
轉載自:http://numzero0.top263.net

四位主角都有不幸的家庭背景,善美自幼喪母,佑振自幼失父,迎美被母親拋棄,翔哲被父拋棄。然而不同的經歷和遭遇使他們有著不同的人生觀、事業觀、愛情觀,也有了不同的命運。 

善美•成長的天使 
一部[夏娃的一切],就是一部善美成長史。她從天真、幼稚、柔弱,胸無大志的少女,成為成熟、自信、堅强、成功的職業女性。雖然很多人認為善美的形象只是單純的天使,但這位天使的變化是明顯的。 
善美是在愛中成長的,是翔哲的愛和鼓勵,使她一天天變得堅强、成熟,是翔哲的精心呵護,使她的純真與善良在殘酷的現實未被泯滅。善美也是在恨中成長的,對迎美的不齒激勵著她不斷努力超越自我,就像她自己說的,因為有了迎美,她才能走得這麼遠… 
初戀的執著、失戀的痛苦,面對新戀情時的徘徊和猶豫,感情受到現實壓力時的痛苦、不断地尋找、認清自己真實的情感﹒﹒直到終於初戀再一次抓住真正的幸福﹒﹒﹒善美的情感經歷,清晰而真實地刻劃了平凡少女的情感歷程。 
善美也是讓翔哲領悟到愛的真諦的人。當然不是教会,因為翔哲後來在感情比善美成熟得多,但善美純真無私的愛給使因父母不幸婚而對愛迷惘的他有所感悟。 

迎美•可悲的女人 
迎美一直痛恨命運,她覺得命運是不公正的,並為了報復命運的不公正,決定不擇手段地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也有很多人同情她吧,但我並不同情她。我只覺得她可悲。善美曾說,「我無法了解你,你是個什麼都想得到的人,為什麼卻連自己擁有的最珍貴的寶貝都留不住?”」這句話也是我對迎美的看法。
命運讓她愛上的第一個男人愛她勝過自己的生命,命運給了她一次又一次抓住幸福的机会,她卻一次又一次地拋棄,是她親手毀掉自己的幸福。她的結局,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佑振曾對迎美說,命運是公正的,當你失去那些東西的時候,你得到了堅強,而堅強就是美麗。迎美怨恨善美的幸運,為何竟能在茫茫人海中遇見翔哲?但,假如不是她用手段得到佑振,善美就不會在那樣傷心下跑去英國,善美和翔哲的相遇,恰恰就是她一手促成的。我有時甚至想,如果沒有發生那些事情,當迎美以自己的才華進入MBS並為得到所有人肯定,當她在工作中給予翔哲一次又一次幫助的時候,說不定翔哲真的有機會會愛上她。 
所以,命運對迎美是公正的。決定她可悲命運的人,是她自己。

翔哲•完美的男人、愛的守護神 
翔哲是個很完美的人物,而且,他第一次讓我感覺到完美原來也可以這麼真實。 
翔哲是個很深沉的人,他的情感就如那無邊的宇宙,當你有机會走向深處时,才能真正感受到它的浩瀚,而當你觸及的越多,就覺得它所蘊含的更深更多。 
翔哲是個很感動我的人,在絕大多數本應為他難受的情節中,我卻不覺得難受,因為我的心已經被感動充滿了。從他身上可以找到「真愛是什麼」的答案。 
李政可以讓我毫無畏懼地面對死亡,而翔哲卻可以讓我永遠懷着希望地活着。 

佑振•感人而自私的爱 
愛一個人並沒有錯,但是在還沒看清楚那個人之前就不可自拔地愛上她,這就是佑振的悲劇來源了。他曾一度愛上的,只是迎美偽裝出來的幻影。 
對于佑振,我實在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我並不指責他的愛,他的愛也的確令人感動-佑振對迎美和翔哲對善美的愛並沒有深淺之分。但是,佑振在知道迎美的真面目後,依然為了一份這樣的愛,而拋棄了親情、友情,還有責任,這就令我無法諒解。他可以為自己所愛的人犧牲生命,但是,因為他的愛,一再使關心愛護他的母親,善美、翔哲受到傷害,甚至傷害到其他同事的利益,這就很使他的愛的「感人」打折扣了。與同樣為愛情無悔付出的趙遠鈞相比,佑振的愛愛得很自私。 
最後,佑振很令人「感動」地救了迎美,然而獨自一人將他撫養成人的母親呢?對他比親兄妹還好的善美呢?他犧牲自己的生命,換來迎美的自暴自棄,她差點就選擇和裴仁秀一起走向墮落了。 

愛情沒有錯,但愛並非人生的全部。夏娃的一切四位主角的故事,不再是一個美麗的愛情神話,而是一個「現實」的縮影。

 


關於善美和迎美                  作者:feifei


善美這個人物,我曾對她有很多不滿,在看前3遍的時候我始終沒辦法喜歡她。。。但是看到第4遍之後,我開始越來越多的領會到這個人物存在的價值,以及翔澤那樣愛著她的原因。。。 

另外,翔澤愛善美,是因為他本人也保有一份特別的真誠啊,雖然以他的為止不可能像善美那樣率性,但是他卻能夠懂得。。。
為什麼當所有人,包括善美本人都為了善美說出“混蛋”而失望沮喪的時候,翔澤能笑出來,還送她那樣的卡片呢?包括第一次上節目的時候,翔澤雖然沒有說什麼,但他顯然更傾向善美的表現。。。這不是因為翔澤愛善美所以分不清楚(他和善美的爭吵就數目他的包容是有原因的),而是因為他能別開一些世俗的有色眼光,以最原始而純樸的眼光去觀察,所以他總能意識到別人意識不到的善美的閃光之處。。。觀眾的反映再次證明了這一點。。
我想這大概就是兩個人心靈深處相通的地方,雖然他們的身份不同,立場不同,處事方式也相差很遠,一個成熟,一個幼稚,但是他們心靈深處其實有著共同的純真---也是現代文明的喧囂中最可貴的一種情操。

另外,善美這個人物,是在不斷的成長之中的。或許如果沒有迎美,她不會成長得這樣快,但是現在的她,已經和當初那個為了爸爸不能回來就哭鼻子的她不可同日而語了,也不再是那個幾次沒有證據就激動地著急地戳穿迎美的她了,而每次的挫折對她來講都是成長的機會----或許可以這樣說,因為有迎美的存在,激勵著善美向前的信念,而因為有翔澤的守護,總給她以力量和勇氣。 

善美和迎美的不同就在於,善美能從每一次的挫折和跌倒中,從所有成功和不成功的經歷中學到很多,使自己不斷的成長,而迎美就太自負,總覺得自己聰明又美貌,把所有的不得意都歸於命運和運氣,這樣她永遠不可能真正成長。雖然,到目前為止,善美依然沒有迎美出色,但是,相比於大學時代,那個一邊出色地打工,一邊在班上出人頭地,為人處事都十分得體,以及在MBS第一次模仿播音時候那個從容自信的迎美,和當时那個善美的差距,大家不覺得,善美和迎美的距離已經越來越近了嗎?或許這些要歸功於翔澤吧---從前善美對迎美的做法只是生氣,傷心,激動,但是從倫敦回來之後,她開始把這些轉化為自己努力的動力,鼓勵勇氣和以實力和迎美一爭高下,她的成長,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吧? 

最後,還想說一句,如果說迎美的不擇手段往上爬之中還有部分令人佩服的堅韌的話,那麼以翔澤作為她努力的對象就正如善美所說,太令人失望了。說句不好聽的話,過去她的所作所為至少對得起自己,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價值,但是現在的做法根本是出賣自己,出賣自己的感情,甚至想出賣自己整個的人生,想以此奪到理事夫人的地位,原來她過去的所謂努力,並不是真的為了體現自己的價值或者爭一口氣,只是因為沒有更好的機會往上爬的無奈選擇,而一但發現有取巧的方式,就立刻改變目標,這種做法實在很難再找出為她辯護的理由。


只是當時已惘然---迎美對佑振的感情            作者:feifei  

 
迎美究竟愛不愛佑振呢﹖我想幾乎所有人的答案都應該是肯定的。不過她是什麼時候開始愛上佑振的﹐卻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我覺得﹐迎美愛上佑振是在佑振母親和善美都接受了她和佑振的關係﹐她又順利進入MBS之後。
最初的她﹐只是嫉妒善美的幸福﹐加上敏感地察覺到佑振對自己有好感﹐想利用他作為自己的靠手---懷著雙重的目的開始與佑振的“戀愛”。雖然﹐她對佑振也會流露關心﹐但那隻是對佑振的真心的些許感動的回應﹐還算不上愛情。當裴仁秀為了讓迎美去陪酒而威脅要教訓佑振的時候﹐她所流露出來的擔心是真摯的﹐但是她當時的激蕩反應中還夾有另一部份的因素﹐就是害怕佑振﹐特別是善美﹐佑振母親等人因此知道她的過去。她答應去陪酒﹐其中固然有怕裴仁秀對佑振不利的緣由﹐但最主要的還是害怕被揭穿吧。否則﹐她就應該首先把真相告訴佑振---而不是在因為自己而令他處於危險之中之後﹐還讓他對自己隨時可能面臨的危險一無所知。
在用盡心機掃除了善美和佑振母親兩個障礙後﹐她終於完全得到佑振了。也在那個時候﹐她順利地考入MBS﹐這之後的一段時間﹐應該是她母親死後最幸福的日子了吧。她想要得到的都在順利地不斷得到﹐雖然裴仁秀的糾纏還是個麻煩﹐但除此之外她基本上可以安心地享受已經擁有的事業和生活﹐而佑振無微不至的關懷和無處不在的溫柔又始終包圍著她﹐她冰冷的心﹐終於有一部份開始融化在愛的溫暖之中-----她開始真地愛上了這個男人。
迎美並非不愛佑振﹐而且其實愛得還很深。只不過當她把愛情和虛榮﹐野心放在一起衡量的時候﹐愛情似乎就變得微不足道了----這也正是她最大的悲劇所在。明知道彼此是如此地相愛﹐還是不肯回頭。她所辜負和背叛的不僅僅是佑振﹐更辜負和背叛了她自己----被深深傷害著的不僅僅是佑振﹐還有她自己。
從進入MBS第一天開始﹐迎美就要求佑振對他們之間的關係保密。我並不認為迎美那個時候就已經在為自己留“退路”﹐想著佑振已經沒有什麼利用價值而隨時準備把他甩掉。那個時候的她還沒有那種想法﹐直到她在電梯中認識翔澤的時候為止﹐她都沒有想到過離開佑振。她的理由正如她所說的﹐害怕公開兩人的關係對自己的前程造成影響-----她是愛她的﹐也願意和他終身ㄕu﹐但是﹐假如要她在佑振和九點新聞之間選擇﹐她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後者---這點﹐連佑振也十分清楚。
迎美曾經問佑振﹐知不知道她最喜歡聽他說的哪句話﹖她的答案是﹐“你吃過飯了嗎﹖”因為這話讓她覺得﹐至少這世界上有一個人在真心地關心著她。其實在這段對話中﹐已經孕藏了相當深的感情----迎美並不只是在形式上接受佑振的愛﹐而是從心靈深處有了一份相知與共鳴---這個時候的她已經相當了解佑振對她的感情的份量了。但是﹐即使如此﹐她一收到永希的電話﹐還是毫不在乎地說“現在沒幹什麼”﹐接著就丟下佑振直奔而去。她為了安撫佑振給他的那個吻﹐遠遠不如她此前看佑振時那帶著淡淡傷感和深深感觸的眼神感人。
發現了善美與翔澤的關係之後的迎美﹐充滿了嫉妒和不平﹐但是她也還沒有對想要因此而離開佑振﹐她那個時候借機接近翔澤﹐僅僅是想和他拉上些關係而已。所以當迎美看到善美和佑振很親近的樣子﹐氣得轉身就走﹐她情緒中除了驚疑之外﹐嫉妒是顯然的。她要佑振只能看著她﹐只愛她一人----這就證明她此時還沒有離開佑振的意思﹐否則等於是增添自己甩掉他的困難。而嫉妒的另一層意思也就是愛。
直到看到翔澤和善美在宴會上的樣子﹐迎美才起了不惜一切去追翔澤的念頭﹐按她自己的說法﹐這是讌會上發現的“新大陸”﹐並且自那而後﹐她就沿為了這個念頭越走越遠﹐再也無法回頭了。
在那之後迎美做了多少傷害佑振的事也不必一一詳述﹐佑振無論怎樣深情都不能令她回頭。然而﹐也正是決定和佑振分手之後﹐我們才真正看到了迎美對佑振的愛有多深。
那是她流不盡的眼淚----曾經有人說﹐開始時候的迎美至少還有眼淚﹐但是隨著她的眼淚越來越少﹐也會越來越可怕。但是﹐因為佑振﹐這種事情始終沒有發生。她的眼淚不是越來越少﹐而是越來越多﹐離開佑振的日子﹐有多少次看著他的照片流淚﹐有多少次濕透了枕巾。看著一向驕傲堅強的迎美在佑振面前一面不停地掉眼淚一面說﹐“下輩子我一定只愛你一人﹐而且無論發生什麼都會留在你身邊”﹐可以毫無疑問地說﹐她是深愛著他的----如果不是因為愛﹐還有什麼能讓如此狠心﹐堅強﹐驕傲﹐而且一向不為自己的手段抱歉的迎美流這麼多眼淚。那是她為了叫佑振對她死心的“看似無情卻多情”的表白。她把自己過去對他的欺騙全盤抖出﹐甚至不讓他等她。其實﹐這並不符合迎美一貫的作風----如果讓佑振還一切蒙在鼓裡﹐痴迷地等著她﹐未嘗不是一種退路----誰都不能保證她能追到翔澤﹐何必急著把她想害善美﹐以及對佑振和他母親撒謊的事一一挑明﹐而且連等都不讓他等﹐如此乾脆地斷掉自己的退路呢﹖---佑振不會因為不死心而阻擋她的前程﹐這點她相當清楚。當她一次又一次告訴佑振自己有多麼壞﹐要他對自己死心﹐當她泣不成聲地說“永遠別原諒我”的時候﹐你真的能感覺到她對佑振愛得很深。因為愛他﹐才不願意看著他再為了自己而痛苦﹐雖然迎美為了自己的野心不惜傷害佑振﹐但是卻在情不自禁中為了他著想而堅決地斷掉自己的後路----她越是在佑振面前強調自己有多壞﹐越是堅決地叫佑振“忘了我”﹐反而越顯示出她對他愛得很深。---“他越是恨我﹐就越容易忘了我。”
那是佑振出車禍死後﹐內心深處難以控制的自責和內疚。她表面上毫不在乎﹐其實卻想要引起所有人對自己的不滿﹐想引起所有人罵她﹐甚至明明不是自己做的事情也往身上攬-----正是因為愛所造成的強烈內疚﹐使迎美有了自暴自棄的想法﹐她無法原諒自己﹐而且存心引所有的人都對她不滿---似乎只有這樣她內心的愧咎才能減輕一些。當初那個為了九點主播不惜殺人的迎美到哪裡去了呢﹖一次次陷害別人後毫無內疚的迎美到哪裡去了呢﹖如果不是因為愛﹐還有什麼能讓她如此地反常呢﹖當迎美準備結束自己如花的生命的時候﹐她身邊攜帶著佑振的照片。失去記憶的她看著這張照片﹐就覺得想要流淚。一時的歉疚和感動絕不能讓她在失去記憶之後還有如此的反應----那時是因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照片上這個扛著攝影機的微笑著的男人已經深深刻入了她的生命之中---即使她不願承認。因為這個原因﹐即便她不失去記憶﹐她這一生也會永遠因為他而流淚。只是那會是痛苦的淚﹐而此時的眼淚﹐卻來自被封藏的記憶深處那無法封藏的真愛。當仇恨﹐野心﹐痛苦一起被回憶封住的時候﹐這份愛的感覺卻變得如此真切。
是因為在電視臺工作的原因嗎﹖翔澤和佑振不約而同地選擇了錄像帶的方式向心愛的人告白。翔澤的錄像帶﹐讓“從來不覺得自己特別幸運”的善美﹐第一次有了幸運的感覺。而當迎美看到錄像帶時﹐不知道她是否懂得了自己為什麼總覺得不如善美幸運﹖那是因為﹐善美懂得珍惜她所擁有的一切﹐而迎美卻不懂。正如善美所說的﹐她是一個什麼都想得到的人﹐卻連自己所擁有的最珍貴的都抓不住----翔澤和佑振的愛﹐同樣真摯深切﹐而能與這樣的男人相識﹐並且彼此相愛﹐對她們而言是同樣的幸運。只是當幸運來到迎美身邊的時候﹐她卻不屑一顧地將它甩開﹐親手將幸運變成了不幸…..
“如果有來生﹐我會只愛你一人﹐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留在你身邊。”當佑振的生命消逝的那一刻﹐不知道腦海中是否想起了迎美這流淚相約﹖如果說﹐佑振對迎美的愛﹐充滿了“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的無奈和執著﹐那麼迎美對佑振的愛﹐留下的卻是“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前已惘然”的嘆詠。


說說翔澤對佑振的態度                 作者:非非


說完了迎美再簡單說說佑振。。。

前面看到有人提到翔澤先看到善美遺落的照片﹐之後又”召見“佑振﹐個人認為這純粹屬於巧合。如果翔澤只是因為善美的故事而對佑振感到好奇﹐就不會上任後這麼久才見他了。關於他見佑振的理由他已經說過了﹐是因為他看到佑振製作的“記者日記”節目覺得很好﹐就和先達提起這個節目﹐然後先達說他認識那個攝影師﹐所以才這麼安排他們見面﹐應該和照片沒有直接關係。(身為頂頭上司﹐翔澤還不至于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就去“傳呼”公司的職員吧)

如果說有關係﹐我想是因為看到這張照片翔澤才會忍不住試探佑振。
善美和佑振過去的事情﹐他只是聽善美單方面提起過﹐而善美回韓國後這三年多她和佑振的關係﹐特別是自己回來之後兩人的關係﹐善美自己也沒有明確地告訴他。(那天散步的時候他問了半天善美最後還是沒有說﹐只是從善美所喊的內容中知道她對他已經放棄了)但是﹐善美隨身還帶著佑振的照片﹐我想翔澤會想知道﹐善美對於佑振的放棄﹐是真的從心裡放棄了呢﹐還是只因為佑振選擇了迎美無可奈何的放棄。因為這個問題無法尋找答案﹐所以他想知道﹐第1﹐佑振是否可能會和迎美分手。第2﹐對佑振而言善美是否還有機會。

我想翔澤對善美的愛是建立在尊重她的選擇的基礎上的。。。假如善美只是因為佑振的選擇而無可奈何才放棄﹐也就是說如果佑振和迎美分手她心裡還想著佑振﹐而佑振又的確有可能和迎美分手的話﹐他就要重新考慮他和善美的感情了----至少他得想清楚一件事﹐萬一佑振和迎美分手﹐他要如何面對他和善美的感情﹖我想﹐翔澤既不願勉強善美的感情(明知道她還想著佑振還綁住她)﹐又不甘心做別人的替補(只因為佑振有了迎美才得到善美﹐一旦那兩人分手善美就又想著佑振)﹐所以他需要知道佑振的態度﹐再決定自己的選擇----選擇要不要和善美開始﹐以及萬一發生什麼會怎樣面對。

因為佑振的態度非常堅決﹐所以翔澤此後也就沒有什麼猶豫﹐甚至他和迎美接觸時沒有特別避嫌的原因﹐也是因為認定她已經“名花有主”了---在迎美第一次想向他示愛的時候﹐他說“你是個很奇怪的人﹐我一直以為你的心是屬於佑振的﹐但是現在看起來你並不知道自己的心在哪裡。”

除了這些之外﹐翔澤也是佑振的上司﹐他也把佑振當成合作夥伴和朋友﹐他對佑振的關切既包含有“愛烏及屋”的成份﹐也包含有善美的關係之外的關切和友情。佑振和迎美一樣﹐也是公司非常出色的職員﹐身為上司的翔澤﹐對他們有所感激和關切也是應該的。

畢竟翔澤的身份﹐除了是善美的愛人之外﹐也還是決定很多人命運的人﹐在公事上﹐他應該公平地對待每位職員。


翔澤對迎美的態度剖析                  作者:非非


先說說翔澤和迎美的關係吧。。。我覺得大家(包括我自己第一遍看的時候)都先入為主地認為善美肯定已經告訴了翔澤迎美是如何地不擇手段﹐如何陰險﹐但是後來我仔細回想了一下前面的情節﹐覺得這是我們大家的錯覺。其實在倫敦的時候﹐善美雖然對於迎美和佑振的關係感到不太是滋味M但是總的來說還是很感激迎美救她的﹐她對翔澤哭訴的我想只是一種失戀的心情﹐應該不包括迎美的手段----所以就翔澤所知道的三人的關係﹐只是普通的三角戀愛關係﹐並不包含迎美的不擇手段---以善美的善良﹐不太會在認為迎美是自己”救命恩人”的時候還說她的壞話﹐而翔澤也不會明知道迎美有那樣子的行為還說“不要猶豫去接受你的恩人﹐她已經為你做到最好”﹐而且還買項鏈給迎美﹐他應該是以為迎美和善美一樣也是很不錯的女孩子﹐而善美只是因為佑振的關係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迎美。。。所以才買讓她拿項鏈送給迎美。。。想幫助善美解開心結的吧。。。

再說演播稿這段﹐善美所始至終都沒有告訴過翔澤究竟發生了什麼(更說明她在倫敦不會說迎美的壞話)﹐那麼直到現在為止(其實包括以後)﹐翔澤從沒聽善美真正說過迎美是怎樣的“不擇手段”呀。。。也就是說﹐翔澤對迎美的認識和了解﹐就從迎美拿著日程表去找他開始。

因為很容易先入為主以為翔澤早從善美那裡知道迎美的為人﹐所以也很容易去想翔澤對迎美究竟是怎麼想的。。。但是發現這是個誤會以後。。很多事情就可以看得比較清楚了。

在翔澤的眼裡﹐迎美是善美初戀時所愛的男人的女朋友﹐是善美的救命恩人﹐而且為了善美的處境抱不平。。。。就這樣而已﹐所以他真的很感激迎美對善美的“關心”﹐並且從此把她當成好朋友(就像他對永希一樣)。他以好朋友加上司的身份在迎美第一次上節目的時候去鼓勵她。。。甚至在她不方便的時候開車送她回家。。。就是這樣而已。

翔澤對待迎美的態度﹐還有2個需要留意的。。。首先是翔澤是一個心底坦蕩以誠待人的人﹐雖然﹐迎美在接近他﹐甚至表現親近的時候的確是別有用心﹐但是﹐翔澤並沒有理由認定她是別有用心---他甚至可能以為迎美把善美當朋友(如果善美不說話﹐他怎麼知道她們之間的事情呢﹖而善美顯然不屑為了迎美對翔澤“告狀”)﹐所以他對待迎美的時候完全是以一個朋友的態度去對她的﹐就像他對永希一樣。今後還會看到很多翔澤對迎美的關心﹐但只要你以“朋友”的立場去看﹐就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比如迎美裝做眼睛進了沙子﹐翔澤幫她吹掉﹐剛好被佑振看見﹐翔澤還很高興地向佑振打招呼----這說明他心無介蒂﹐問心無愧---他還會在佑振面前誇讚迎美----因為在誇獎別人所愛的人是種美德﹐而且他的誇讚也是事實----這同樣顯示出他問心無愧。

但是翔澤對迎美的“友情”是有界限的﹐當迎美問起他和善美的關係的時候﹐他會明確地表示他們之間還沒有到談這種問題的地步。。。後來當迎美一再向他示愛時﹐翔澤不但拒絕了她﹐而且很明確地問她﹐“我曾對你做過什麼需要負責的事情或者說過什麼需要負責的話嗎﹖如果有﹐我願意負責。”當時迎美什麼都說不出來﹐我想這就是翔澤身為男人的原則和擔當。

此外﹐翔澤還是迎美的上司﹐他不能因為避嫌或者其他什麼個人關係就在公事上迴避疏遠迎美﹐這對於身為他下屬的迎美是不公平的。所以即使在翔澤知道迎美對他的“心意”後翔澤對迎美也還是很禮貌友好﹐但是他會在請她吃飯的時候說明這是為了感激她的努力工作。

翔澤對迎美的態度﹐基本上可以比照他對永希的態度﹐善美﹐佑振﹐甚至我們這些觀眾﹐因為已經知道迎美是個怎樣的人並且知道她對於翔澤的居心所以容易產生各種想法。但翔澤眼裡的迎美是他公司的優秀職員﹐是佑振的女朋友﹐他也把她當成普通朋友。如此而已﹐沒有那麼複雜。


翔澤的十次不完美                    作者:feifei


刑哲是個太完美的男人﹐完美到很多人都覺得他不真實。而我卻始終認為﹐在我所見過的完美之中﹐刑哲的完美最真實。這是因為他的不完美造成的。所謂完美是指性格和為人上的完美﹐但完美的人不是不會有失誤甚至錯誤。只不過因為性格上的完美﹐能夠給自己造成的失誤以及時的完美的補救﹐將因此造成的傷害降低到最低﹐甚至完全消除。刑哲就是這樣一個人。現在讓我們來看看他的十次不完美的表現﹕ 

1﹒ 對父親的憎恨。因為很容易理解的理由﹐刑哲憎恨他的父親﹐一直不肯原諒他﹐甚至為此逃避到英國去。雖然不是錯誤﹐但仇恨不屬於完美者﹐尤其是對已經悔悟的親人的執著的仇恨。但是﹐首先因為刑哲是個是非份明的﹐有正義感的人﹐所以他沒有因為自己的不幸而憎恨整個世界﹐相反﹐他因此發誓絕不會象父親那樣把同樣的不幸再加諸于別人身上。這份仇恨反而更加堅定了他的正直。其次﹐因為刑哲原本有著寬容善良的心﹐加上他對人生過人的悟性﹐使他能夠從善美對她父親的愛與珍惜上有所領悟﹐最終解開心結﹐化解了心結﹐原諒了父親。當發誓不再見父親的他在醫院握著父親的手說“你可不能病”的時候﹐你會為這句話中蘊含的親情而感動﹐而當他在讌會上指著善美對父親說“這是我的未婚妻”時﹐你卻會為他們父子無間的親密而覺得欣慰。 

2﹒ 因為父母的關係所造成的後果﹕逃避一切感情。無論多麼善良真誠﹐逃避感情的態度絕不屬於完美者。刑哲曾經因為父母的原因而對一切女人都保持距離﹐害怕去愛。不過﹐同樣因為他過人的悟性﹐使他從善美對宇振的真摯純潔的愛中領悟到了愛的真諦﹐並且在未來的日子裡﹐成為一個最懂得什麼才是真愛的人。

3﹒ 他沒有及時對善美說明自己的身份﹐也猶豫著如何對她表白自己的心意。畢竟是第一次面對愛情﹐儘管當初在倫敦鼓勵善美的時候言之鑿鑿﹐真的輪到自己的時候卻再三猶豫。當然﹐刑哲的猶豫是很容易理解的﹐但是這種猶豫的處理方式並不完美---正是因為他的猶豫才給了榮美以挑撥之機﹐才造成了善美的誤會。但是﹐在兩人關係面臨最嚴峻考驗的時刻﹐刑哲終於不再猶豫---即使在這個時候的表白可能有失自尊﹐他還是毅然真誠而勇敢地對善美說出了自己的愛。加上他的寬容和體諒﹐終於使善美的誤會和懷疑在這份真誠的情感中得到。

4﹒ 在送善美讌會禮服的時候﹐善美說要做節目不能去﹐刑哲就說可以讓榮美代替她﹐還說可以交代先達來安排。這種想法是典型的“以權謀私”﹐不但有失領隊人的風范﹐也會傷害到善美的自尊。善美當場就有很強烈的反彈。應該說﹐刑哲在說這話的時候並沒有想太多﹐只是隨口就說了。不過他話一出口也立刻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言﹐不等善美多說﹐他立刻承認自己的想法不妥當﹐並且對善美說讓她在節目結束後再來。刑哲也是人﹐也會有一時的自私和不妥當的想法﹐但是他能夠立即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並且立刻改正﹐這就是他的可貴。 

5﹒ 刑哲一直沒有識破榮美的虛偽。因為善美在倫敦對刑哲的傾訴中似乎並沒有包含榮美的不擇手段﹐而在電視臺被榮美的一次次暗示她似乎又不屑于借助刑哲來化解﹐所以刑哲對榮美為人的認識也幾乎是從零開始的。而榮美在刑哲面前又表現得格外出色﹐所以刑哲從一開始一樣就被她的表面所騙了----當榮美拿著被撕的行程表為善美抱不平時﹐刑哲絲毫沒有感覺到她的用心﹐還很真誠地向他道謝。而此後對於榮美一再的演戲和謊言﹐刑哲也並沒有識破---在他眼裡的榮美﹐或許對宇振有些絕情﹐也有野心﹐(這都是榮美自己說的)﹐但他一直沒有認識到榮美是如何的虛偽甚至手段惡毒。然而這卻顯示出刑哲處處誠以待人的坦蕩胸襟﹐他不會輕易地去懷疑別人﹐以坦誠和相信賦予別人﹐是難能可貴的美德。雖然﹐他沒有能夠識穿榮美﹐但他對善美情比金堅﹐無論榮美表現得多麼好他也不會為之動搖。這份愛的堅貞使對榮美的誤信始終沒有造成實質性的惡果。 

6﹒ 刑哲是個很溫柔體貼的男人﹐他對善美的包容更是世間少有的。但是﹐他也會發火。被善美當眾給他下不來臺之後﹐他終於也很生氣地和善美吵了一架﹐在善美說他 “虛偽”的時候﹐他也忍不住回敬以“幼稚”﹐最終兩人不歡而散。善美的行為的確不恰當﹐而刑哲的反應絕對正常﹐不過溫文爾雅的刑哲的這次發火﹐也顯示他是人而不是神-----無論多麼愛善美﹐無論多麼寬容﹐是人就會有情不自禁的時候。只是﹐刑哲對善美的氣只維持了很短的 
時間﹐很快當他就又關切而微笑地看她的節目了---即使那個時候﹐善美還不肯諒解他。雖然也有忍不住的時候﹐但刑哲究竟是個成熟的男人﹐絕不會一直和人賭氣﹐他一直很清楚自己的感情﹐而且﹐也深深地了解善美。而後來﹐他在善美最困難的時候﹐“不顧自尊”地趕去﹐並以堅實的肩膀和精心準備的禮物幫助她重新振作﹐也為兩人的感情開啟了新的篇章。 

7﹒ 刑哲和舅舅在公司裡會有意氣之爭。當然﹐刑哲不像他舅舅﹐會將自己的利益置于整體利益之上﹐他也不屑使用卑劣的手段﹐但是偶然也有雖無大礙卻無必要的意氣之爭。但是﹐在先達的勸說下﹐他還是認真思考了這個問題﹐並且此後不但努力地控制自己﹐也提醒著身邊的人。出於公司整體利益之外的意氣之爭和幸災樂禍都不屬於完美的領導者。刑哲雖然偶然會有如此的表現﹐但他的原則使他一直很好地把握著分寸﹐能夠不影響大局﹐而後來又能認真接受先達的勸說﹐放棄不必要的意氣之爭。這使他成為一位更加完美的主事者。 

8﹒ 刑哲有者橫溢的才華和活躍的思想﹐但是﹐和所有缺少經驗的年輕人一樣﹐他也有些時候過於追求理想主義。那次廣告裸露過多的事件就顯示出這一點﹐當然﹐刑哲的堅持原則是正確的﹐但部下的話也顯示出他在追求理想主義的時候有時忽略了執行者的實際困難。不過﹐面對部下的猶豫﹐刑哲很坦誠而虛心地請他說出真實的想法﹐並且認真地思考。而且﹐在其他任何時候﹐刑哲都不會擺架子﹐而是永遠虛心征詢別人的意見----這種虛懷若谷的精神可以幫助他在最短時間裡彌補經驗上的不足﹐迅速地擁有更出色的領導能力。 

9﹒ 刑哲並不永遠都和成功相伴﹐他在工作中也會出現低潮﹐由他一手推進創立的[夏娃的早晨]節目曾一度收視低迷﹐以致于他面臨被迫辭職的危機。只要是人﹐就都會遇到挫折。但是﹐刑哲有著堅定的主見---他堅信問題不是出在主持人的身上﹐另一方面又很認真地思索著對策----終於從偶然所見中找到了靈感的火花﹐一舉扭轉了不利的局面。只要不是神﹐就不可能沒有失敗﹐但是真正的強者卻能夠以勇氣和智慧戰勝一時的挫折﹐最後的勝利必將屬於他們。 

10﹒ 無論刑哲對善美多麼理解和寬容﹐他畢竟有男人的自尊。所以他在善美不斷對宇振表現出過度關心的時候也會表現出嫉妒。當然﹐刑哲的嫉妒相當自然﹐他並沒有去傷害任何人﹐而且那也是因為愛。但嫉妒不屬於完美者。他曾對善美說過﹐送宇振和榮美去倫敦是最後一次﹐但是﹐那之後他卻一而再再而三地讓步“只要是善美需要﹐我都會為她做。”。他毫無怨言地讓善美去宇振身邊﹐甚至親自把她送到她的身邊。只要善美幸福﹐即使送她到另一個男人身邊也沒關係﹐刑哲對善美的愛﹐最終超越了自尊﹐超越了嫉妒﹐---那份愛也因此變得完美。 

除此之外﹐刑哲也會有“安慰我五分鐘”時的脆弱﹐也會因為禁不住善美的擔心而硬為宇振榮美安排複合機會﹐反而使情形更糟糕。。。。。。 
因為有了以上的這些“不完美”﹐使得刑哲的“完美”變得更加真實。


翔澤的魅力                  作者:feifei 


翔澤是韓劇中少有的叱吒風雲的人物。我們見過的韓劇人物﹐大都是平凡出身﹐而遭遇了不太平凡的命運﹐少數如李政江民﹐雖出身特殊﹐但特殊的出身並不曾給他們的奮鬥帶來好處。秀亨名義上是院長孫子﹐卻身世特殊﹐他的叱吒風雲基本上也還是在醫學領域。像這樣位高權重﹐一句話一個決策可以決定很多人命運﹐而且一舉一動都為世所矚目的風雲人物﹐印像中韓劇中還是第一次出現。精明﹐自信﹐決斷﹐威嚴﹐親和力﹐張東健的這個角色身上展示出了令人傾倒的領袖的魅力﹐這種魅力也是印象中其他韓劇主角中所沒有過的。

最後﹐翔澤的性格中還有純真。他也會拿著玫瑰花躲在心上人門口卻不敢叫她﹐也會看著愛情電影中的浪漫情景而胡思亂想。在身份沒被識破前﹐翔澤每天以不同的形象出現在電視臺和善美面前﹐一會是威嚴的領導﹐一會是善解人意的陽光男孩。而全劇中每每令我露出微笑的﹐就是看翔澤在電視臺和善美玩跟蹤游戲了﹒﹒﹒不知道有多少次他這個頂頭上司躲起來偷窺自己僱員的善美﹒﹒﹒﹒最精彩一次﹐剛剛沖部下拍完桌子﹐然後路過善美練習的地方﹐就當著大家的面從門縫偷看﹐部下提醒﹐先是擺手﹐然後乾脆“噓﹒﹒﹒﹒﹒﹒”還有很多次竊笑的樣子﹒﹒﹒﹒精明之中偶然露出的純真﹐這是這個成熟男人另一個難能可貴的地方。


翔澤的成長                    作者:feifei 


翔澤和善美在倫敦渡過的歲月,時間雖然不長﹐但對兩個人的人生都有著重大影響。除了奠定了他們相知相愛的基礎外﹐善美從翔澤那裡得到許多鼓勵和開導﹐她不但鼓起勇氣去表白自己的感情﹐而且能夠更積極地去迎接挑戰﹐更堅強地生活。(從她戰勝迎美後給翔澤寫的信就可以感覺到﹐她勇氣的源泉來自翔澤)但是﹐這段歲月對翔澤的人生則更為重要﹐我不太贊成翻譯他對永希說“我不懂愛情是什麼”﹐我認為翻譯為“我不知道愛是什麼”更確切。令翔澤感到困惑的不僅僅是男女之愛(父親和母親相互的態度和遭遇引起)﹐也有父母之愛。他父親當初拋棄他﹐如今又如此對他﹐究竟對父親而言兒子算什麼呢﹖這同樣令他感到困惑。在他和永希的對話和此後和善美的對話中我們會發現﹐翔澤因為對愛感到迷惘而害怕去愛﹐甚至想一生都不去愛。如果一直這樣下去﹐他的人生將是灰色的。

為他的人生帶來轉機的是與善美的相識。善美對父親的愛﹐對失去母親的豁達﹐還有她對佑振純真的情感都打動著翔澤的心﹐他第一次明白﹐原來愛的世界可以如此美好﹐用心去愛別人會如此美麗﹗錯誤的不是愛﹐而是你用什麼樣的方式去愛。翔澤是個非常有悟性的人﹐其實善美做事完全是憑感覺﹐她對愛的理解也並不很深刻﹐有時候甚至有些任性。但是有智慧和領悟力的人只需要從一斑就可以了解全貌﹐一但善美為翔澤打開了愛的迷宮的第一道門﹐他就可以憑借自己的智慧去打開以後的門﹐尋找到未來的道路﹐並且比別人走得更深更遠更正確。

翔澤的許多感觸﹐善美並沒有意識到﹐但我們可以從東健的表演中察覺到﹐例如﹐翔澤為善美挑帽子時善美說“送給我爸爸”﹐為她送別時她說“我沒有媽媽”等時候翔澤的眼神﹐我們可以從中非常清晰地觸及翔澤思想變化的脈絡。

翔澤自己也曾經談過善美對他的影響﹐在和善美分別前﹐他說過“我從你的故事中學到很多”﹐後來在迎美向他示愛的時候﹐他對她說“我所愛的人﹐即使被拒絕了﹐也依然全心全意地期望那個人的幸福”等﹐而且這個情節在後來善美在一次節目中和迎美一起談論對愛情的態度時翔澤的表情也可以得到照應。

總之﹐[愛上女主播]中對於翔澤領悟“愛的真諦”所花的筆墨雖然不多﹐但前後有很多照應﹐並且因張東健的傳神表演而顯得脈絡非常清楚。善美間接幫助翔澤做的第一個決定就是原諒他父親﹐曾發誓不再見父親的翔澤聽說父親病了就去了醫院﹐而且握著他的手說出了看似平淡其實很深情的話。他去看父親可能是因為他心底善良﹐而且個性本來就很寬容﹐但是他對父親有那樣充滿親情的舉動就不能不說是善美的影響在發揮作用了。而善美間接幫助翔澤做的第二個決定就是回MBS幫助父親。這不僅關係到他父親還有去世的母親…..這個決定對他的一生和他倆的關係都有重大影響。當翔澤在讌會上對父親說“這是我的未婚妻”時﹐你知道他和父親的關係是多麼的親密﹐而這其中很大部份要歸功於是善美無形的影響。

在未來的道路上﹐走得很快很遠的翔澤反而成為善美人生和感情的指引者﹐當在孤兒院面對迎美感慨萬千﹐之後在車子上感謝翔澤的時候﹐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單純的小姑娘了。她的成長和成熟﹐要歸功于翔澤的引導﹐鼓勵和呵護。

善美和翔澤之間的互動關係其實是非常耐人尋味的﹐而這也是[愛上女主播]區別與一般的“灰姑娘故事”最關鍵之處。


第一、二集中刑哲的出場               作者:非非


關於刑哲在墓地的戲的分析﹐請參見[千面王子張東健/神情篇/哭泣和流淚1]
關於刑哲回家後對父親流露的感情﹐參見[刑哲江民和韓秀延的眼神]

現在我想談談前兩集中鋪墊的一層重要的人物關係---刑哲和永希﹐他們之間的感情對於刑哲未來的愛情有著重要影響。

我第一次看的時候對劇情毫無概念﹐也完全聽不懂臺詞﹐但是﹐看到墓地上永希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刑哲身上﹐我就知道她是愛著他的。酒吧一場戲﹐我並不知道他們在談論什麼﹐但是﹐當永希帶著有些痴迷又悵惘的神情靠在刑哲背上﹐刑哲卻帶著茫然的苦笑﹐眼中閃出懮傷的淚光﹐我明白了﹐他並不愛她。

看到帶字幕的錄象後﹐我才看懂了酒吧一節。wooyin提到﹐刑哲剛剛那麼悲傷在酒吧卻笑得那麼開心﹐有點奇怪。可是﹐我覺得刑哲的笑給我一種好悽涼的感覺----我是說﹐先達出現之前。剛剛和父親發生了衝突從家裡跑出來﹐又看到繼母和孩子﹐加上白天的葬禮﹐使刑哲心裡百感交集﹐但總之是心情不好。
於是他來這裡喝酒---雖不能說是借酒澆愁﹐但內心深處可能真的希望自己喝醉吧。見到永希的時候﹐他並沒有醉﹐但是說話卻帶著酒意----喝酒可以使人的感情更輕易地流露出來----有人借酒撒瘋﹐有人借酒壯膽---而刑哲此刻就是借著一點酒意可以在好朋友面前(包括永希和先達)不假掩飾地流露出內心的迷惘。而他和永希談話時的笑容﹐也是帶著點酒意---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種經歷﹐喝酒之後常常會有種帶三分醉意的笑﹐感動和悽涼﹐似乎都可以在這樣的笑容中得到些許宣泄。

刑哲和永希一起時的笑﹐一直給我種很悽涼迷惘的感覺---要不是他的笑容本就如此苦澀﹐怎麼會忽然說出“有些人根本沒有夢想”這樣的話呢﹖其實這份迷惘才是他此時真實的心情吧。這樣的笑容﹐在倫敦之夜又是一次﹐當時刑哲沒有喝酒﹐但是﹐永希的真情流露就是酒﹐讓他再次流露出了內心的迷惘---
“我不知道什麼是愛”---看著父親對母親的利用和遺棄﹐看著母親苦苦的等候和最終的離去﹐在母親的淚水和對父親的無望等待中長大的刑哲﹐對於“愛”實在有說不出的迷惑---在這樣的心情下﹐他是不可能去愛別人﹐也不可能接受別人的愛的。

刑哲對永希說“更令我討厭的是你總裝出很了解我的樣子”﹐這話有些過份﹐難怪永希說他喝醉了----這的確不象刑哲的作風。但是﹐他接下來說“如果父母都沒辦法了解他們的孩子﹐還有誰能了解呢﹖”這表面其實他對永希說那句話其實還是因為對他父母的事有感而發。對於刑哲的心結﹐永希如刑哲所說﹐是非常了解的﹐所以她並不生氣。但是﹐永希也正如刑哲所說﹐無法完全了解刑哲的心情----刑哲不是因為她不夠好才不接受她﹐而是他沒有為愛做好準備。如果她了解﹐就不會對這樣的刑哲表白愛意﹐或者哀嘆無緣-----如果她完全了解刑哲﹐就不會引出她伏在刑哲背上時刑哲所說的那些話。

“萬一我將來有個像我一樣的孩子怎麼辦呢﹖”刑哲說這話的時候帶著笑﹐可是他的眼神好迷惘﹐眼中依稀閃爍出淚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