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E筆記欣賞區

愛上女主播(All About Eve)小說創作、劇情評論

文章來源

愛劇村

《情戒》-《夏娃的誘惑》續(一)∼(十九)/3

《情戒》(18)                   2006/10/22                     作者:幸幸的守望
轉自:百度aae吧 http://post.baidu.com/f?z=117000360&ct=335544320&lm=0&sc=0&rn=50&tn=baiduPostBrowser&word=aae&pn=0

(十八)
貞淑有些無聊地翻看著日曆,“時間還真是快啊,轉眼天冷下來,一年又要過去了?” 
“這都不象你啊,”貴成遞過一罐啤酒,“要不今年我們再去趟北海道?” 
“喂,”貞淑瞪了眼貴成,“我可不要你這麼假心假意地陪我,上次好不容易出門一趟,你就是擔心著善美。” 
“你還好意思說我,”貴成笑起來,其實貞淑和自己都是一樣,“總是惦記著善美是不是吃光了上次你給做的那些泡菜,巴不得坐火箭回來。真是。” 
“哎呀,”貞淑歎了口氣,“其實都象自己女兒一樣,善美是這樣,迎美其實也一樣,” “好啦,兒孫自有兒孫福,善美有翔澤,而迎美呢,她也願意和那些孩子們在一起,”貴成搭住貞淑的肩膀,“只要她們覺得幸福,我們就該開心,” “可是迎美這孩子,總是叫人一想起就覺得揪心啊,其實我都不怪她了,但不管怎麼樣,我都覺得她不大願意看到我。”如果不是貴成,貞淑的日子實在難過。 
“怎麼會呢?是你想多了,”父母其實都只願著自己的孩子好,哪里會有過多的要求,“迎美是個好孩子,她也會幸福的。要不這樣,等這次迎美他們從中國回來,我們也搬到山上去住一陣子,山上的空氣好,孩子們也可愛。” 
“好啦,什麼事情都讓你安排好了,”貞淑終於笑了起來,迎美隨志願團一起從非洲到亞洲,已經好幾個月了,她還真是想她呢,“還有,明天要送我去看善美哦,我特別做了些泡菜,她最喜歡的了,還有一些,善美還可以給翔澤家送去。” 
“我們總是一樣,”貴成笑著搖了搖頭,自從善美出嫁後,他也少去工地了,更多的時間,他願意陪著貞淑一起,雖然不免鬥嘴,但一起說說孩子們的事,他也不覺得無聊。


善美手中的泡菜極大地引起了永希的興趣。 
“是阿姨做的嗎?平時都不大想吃的,但最近就是特別讒,今天出門還跟賢達說想回家試試泡菜火鍋,”終於等到賢達可以早些回家,而泡菜火鍋也是他拿手的, “太好了,如果阿姨知道大家都喜歡她做的泡菜,她肯定會笑得合不攏嘴的,”善美從紙袋中拿出一罐泡菜,放到永希面前,“阿姨肯定有多做的,下次我再多拿一些,只要你和賢達前輩喜歡就好。” 
“當然喜歡啦,”永希拍拍善美的臉,“對了,不是晚上才有節目嘛,怎麼不在家多休息?” 
“答應了要替音樂明信片做兩期節目,因為準備上次的新文化藝術舞臺,耽誤了不少時間呢,要趕緊補上,”看看手中將要完成的稿子,善美忍不住伸了個懶腰,“不過快好了,前輩,有什麼我可以幫你做的?” 
“還這麼用功呢?”到底是甄善美啊,“這個週末又是新文化藝術舞臺的甄選哦,應該讓自己多放鬆放鬆,沒有壓力,你會做得更好哦。” 
“怎麼可能沒有壓力嘛,”善美歎了口氣,“不過那天和學長談過以後,感覺輕鬆了很多,以前就怕自己做得不好,讓學長擔心,或者對他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其實只要把它當成一份簡單的工作,或者自己的興趣,就不會那麼複雜。”還好,這個道理,她總算明白了。 
“真高興你能這麼想,好好加油哦,我還會是那天的評委,不過對你,我會更加嚴格!”永希可沒有說笑,儘管誰都知道永希一貫是公私分明,但賢達與翔澤的關係擺在那,稍微的疏忽都可能會在MBS造成不好的影響。不過,依善美的表現,永稀有絕對的把握,能走到最後的,一定會有善美! 


又是一天的會議。翔澤揉揉有些酸脹的腦門,如果能除掉這些會議的時間,他應該有更多的時間來處理手上亟待結束的議案。 
“董事長,金協理想和您約時間談談廣告部門—”,助理的話並沒有說完, “說下一件吧,這件事我會打電話和金協理談,”翔澤靠在沙發上,廣告部門的新主管以及前任的處理問題已是全集團公開通告的消息,不知如此執著的金協理還有什麼打算, 助理看了一眼董事長,“AALBORG的總經理明天到首爾,不知是否可與您共進晚餐,還有,他說只是普通的家庭晚宴,所以,想邀請董事長夫人一起參加。” 
“哦?”普通的家庭晚宴?“明天七點半吧,”從上任至今,他還沒有嘗試著與善美一起出現在公眾場合,不過,既然是普通的家庭晚宴,善美的出現就應該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對與翔澤一共出席晚宴的提議,善美在短暫的猶豫後爽快地點頭認可。 
“嗯?”翔澤看看善美,雖然點頭認可是他可以預見的結果,但其中的過程卻比他設想的簡單了不少,“你怎麼會這麼爽快地答應?”翔澤朝善美眨眨眼睛,下意識的,他瞭解,善美有些心不在焉,“在想什麼呢?” 
“哪有想什麼嘛,”善美嘟起嘴,真是討厭,什麼心思都逃不過翔澤的眼睛,“對了,學長,”不過就算如此,不管什麼事情,她還是願意聽聽他的意見, “看吧,我就知道你有什麼鬼主意的,說來聽聽。”翔澤得意地揚起嘴角, “其實我今天看到爸爸和阿姨了,他們今天送泡菜來,還有一罐,明天給阿姨送去。”善美歪著腦袋,似乎並沒有說到正題。 
“明天我開車送你去吧,爸爸去釜山了,明天中午你可以和阿姨一起吃飯。”阿姨也總是說起只能在電視上見到善美,其實算起來,也不過是幾天沒見。 “讓我說完嘛,”真是奇怪的丫頭,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嘛,怎麼說著,竟紅起臉來。 
“好,好,你說,我什麼都不說了。”翔澤聽話地放下茶杯,有的時候,聽自己可愛的妻子嘮叨也是一件很不錯的差事。 
“是這樣的,”看來是很神秘的事情,“我今天看到爸爸和阿姨了,看著他們,我覺得他們能在一起應該是件很不錯的事!” 
“什麼?”翔澤拍拍善美的腦袋,除了電視臺的工作,她要操心事情真的不少。 
“不好嗎?其實我很早就有這種想法了,想想看啊,他們可以一起喝啤酒,可以一起看肥皂劇,可以一起嘮叨,甚至於一起吵架,當然,爸爸肯定是吵不過阿姨的,”善美想像著兩人爭吵的模樣,不覺得笑起來,“你說好不好?” 
“好!”翔澤湊近善美,“可是我能做什麼呢?”大概熱心腸就是善美可愛的地方吧,老而有伴是個不錯的想法,但一方是自己的岳父,另一方是自己尊重的阿姨,怎麼開口呢?要做這樣的媒人,在翔澤的人生經歷堙A還真是頭一次。 
“你跟爸爸談啊,我每次跟爸爸說起這個,他就會笑而不答,你就不一樣了,他有什麼總是會對你說的。”聽起來,善美是賴上翔澤了,“你可不能不幫我啊,我呢,就去找阿姨,不能太激進,也不能太隱瞞,雖然有難度,但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信心滿滿的是善美,而滿臉愁容的,卻是翔澤。 


另一面,廣告部門人員大變動卻不如翔澤預料的那樣告一段落。 
“還能怎麼樣呢?”金啟恩看看眼前跟隨了自己多年的老部下,他也已經盡力了,搬出了董事長也沒能改變翔澤最後的決定,不過他看得出翔澤已經給了他面子,不然5000多萬的帳務虧空不蹲個七八年的監獄怎麼也說不過去的。“你還是想辦法去籌錢吧,要能在下個月前籌清,我也許還能保你在文榮退休。” 
“可是,金協理—”,絕望的眼神使對方看起來很可怕,“真不甘心啊,在文榮這麼多年,今天竟然被個小子整出文榮,還有跟著我的那一幫人,可都是眼巴巴地看著我,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 
金啟恩扶了扶鏡框,“會有什麼辦法呢?現在尹翔澤連我電話都不聽,會議上也不給我任何說話的機會,他也做得真絕。”說沒意見那是假的,從尹翔澤進入文榮的第一天開始,他就感覺到了這小子所帶來的威脅,從理事到如今的文榮集團董事長,雖然有一萬個不服,但眼見文榮集團的日益繁榮,以及股東們越來越樂意掏錢,他也只能埋下心堛漱ㄙA,暫時做個識時務的人。 
“該死的傢夥!”對方握緊了拳頭,而他的這種反應倒是金啟恩樂意看到的。“可不能讓他這麼得意。” 
“你想幹嗎?”金啟恩作出吃驚的表情,“大家都很忙呢,你得忙著籌錢,我得忙著準備這週末的新文化藝術舞臺,董事長夫人也要參加,我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然,有人背後打小報告, 我可是吃不消啊。”金啟恩斜眼看看若有所思的他,絕望的人都會做些絕望的事吧,這回,往後退幾步,他倒樂意成全對方做些自己想做的事。至於做什麼,那可不是他能干涉的事情了。 
哼,尹翔澤,除了甄善美,大概沒什麼事情能打倒你吧。等著瞧!


《情戒》(18)    續上篇-1          2006/10/22             作者:幸幸的守望


貴成推開包廂的門,看到了久候的翔澤。真是貼心的孩子,難得中午空出時間,竟想著約他一起吃飯。說起來,還真難得有機會和翔澤這樣面對面地交談。 
“哦,爸爸,你來了。”翔澤看著貴成進來,馬上站起來,替貴成拉好椅子。 
“哈哈,好,好,”貴成開心地笑起來,奇怪的很,也許是受了善美的感染吧,看到翔澤,他竟感覺到熟悉的笑容。“見到你真高興。” 
“爸爸,真是不好意思,其實一直以來都想和你好好談談,”翔澤替貴成倒好茶。 
“好啊,”貴成拍拍翔澤的肩膀,“其實以前都生氣呢,都沒向我好好地保證一番就娶走了我的善美,真是—”,貴成開著玩笑,一路走來,翔澤的包容他怎麼會沒有體會,那晚,拖著善美的手朝他走來的翔澤不是已經獲得他的首肯了嗎? 
“爸爸—”,翔澤笑著搖搖頭。即使沒有善美特別安排的“任務”,他也應該多和貴成聯繫,這樣的碰面應該只是個開始。“今天我就聽了善美的意見,點了一些你喜歡的家常菜,而下午又沒什麼安排,這樣我們可以一起喝幾杯。” 
“好啊,就這樣,”翔澤說中了他的心思,出門的時候貞淑還取笑他為了趕著和女婿喝一杯都忘了換套像樣的衣服,“幸虧善美不在,真是不想聽她囉嗦啊。” 
“哈哈,爸爸,不過上午跟善美通電話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要提醒啊。”什麼時候善美都在擔心著,不能開快車,不能多喝酒。 
“看到你們這樣,我真是高興啊,”貴成能不高興嘛,善美的出嫁並沒有讓他失去最愛的女兒,反而讓他多了一個貼心的兒子。而因為翔澤的理解,善美並沒有離開她所愛著的主播台,即使不能常和他們見面,能經常地在螢幕前和報刊中得到兩人的消息,並與親近的朋友分享他們親密的幸福,這已經算是極大的滿足了。“善美還是有些孩子氣,有的時候,還需要你多體諒。” 
“不要這樣說,爸爸,”自己還沒有對貴成清楚地表白過對善美真實的感覺吧,“其實我想要善美做最自然的自己,我們都是以最初的面貌來認識對方,如果要因為現實而讓她有所改變,那是我的罪過。”翔澤替貴成倒好酒,“來,爸爸,先喝一杯吧。” 
“好,好,喝一杯,”貴成並不含糊,與翔澤碰杯之後,一口喝光杯中的酒,“我要謝謝你—”, “爸爸—”,翔澤打斷了貴成的話,“應該是我謝謝你,因為你,才會有這樣的善美。你大概不知道,我第一次受到震撼是在英國的時候,聽說善美極力地想要說服你再婚,”說著,翔澤看看貴成的神情,“那時的我總是忘不了父母離異帶來的傷痛,也無法接受父親的再婚,所以我才想要知道究竟是怎麼樣的家庭才會賦予善美那麼純潔的笑容,並且誠心地接受可能完全陌生的新的家庭成員”,好久以前的事了,翔澤還是忘不了,也許只有在今天,他才會想要回顧那段時光,並且以感激的心態,雖然起因是因為善美的任務,但他卻有自己無法控制的感動。 
“哎,這孩子,總是勸我該找個伴,”貴成歎了口氣,本該覺得難為情的,善美怎麼會把這件事也告訴翔澤呢,不過聽著翔澤說自己的家事,他也拋開了長輩與晚輩間本來的隔閡。 
“爸爸,其實最重要的是要過得幸福。雖然之前我極力反對父親的再婚,不過現在我能體會父親是真正的幸福,那麼做晚輩的,就應該祝福,並且努力來維持這種幸福。”翔澤再替貴成倒滿酒。 
“嗯,”貴成點點頭,只要幸福,實在是太淺顯的道理,“翔澤,我希望你和善美幸福。”頗有些感觸,貴成握住翔澤的手, “其實爸爸,善美也希望你幸福,”翔澤誠懇地說道,其實從昨晚與善美的談話後他就一直在考慮該如何地勸說貴成,這樣看起來有些婆媽的事他從來沒有做過,不過以祝福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他也就能理解為什麼善美一直以來會希望父親再婚了,“很遺憾,我和善美都沒有太多的時間來陪你,所以,還是希望能有個人陪著你,幸福地陪著!” 
“啊?”貴成擡起頭來,真是,好好的,又說到自己了,“你怎麼會和善美一樣呢?連你都受了善美的影響了?” 
“怎麼會呢,爸爸,”翔澤都可以想像得出當貞淑與貴成碰面的時候,他與善美的如意算盤一定會拆穿,但現在,在感情當口,卻是怎麼也不能說出善美的想法的,“只是想到現在自己才能理解善美,還是覺得有些慚愧,不知道爸爸能不能理解我的想法呢,” “哎—”,貴成又歎了口氣,他怎麼會不理解翔澤的想法呢,以前善美提到這個問題,他只會覺得善美調皮,但現在,善美都嫁了,他倒是真的想要有個伴陪著,能毫無戒心地開懷暢飲,能在心情好時四處走走,“只是沒想到,連翔澤也會這麼想,我—,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爸爸,”翔澤笑了起來,之前想到這麼難為的事情,他還真是費了番心思,不過與貴成的這番談話遠比他想像的要容易得多,用心來交談,就沒有什麼不能解決吧,“去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吧,我和善美會支援你!”翔澤舉起酒杯, “謝謝你,翔澤,”貴成安慰地笑笑,真好,他有善美,還有翔澤!去做任何可以讓自己開心的事情吧,在翔澤鼓勵的笑容堙A貴成在心堿隻菑v打了打氣。 


換上了灰色的大衣,善美還是有些猶豫地看著鏡子堛漲菑v, “學長,這樣真的就可以了嗎?”轉向站在自己身後的翔澤,“總是覺得有些不對勁,”第一次與翔澤正式地以夫妻的身份出席晚宴,說不緊張那是在騙自己, “已經很好了,”翔澤忍住笑,他怎麼會不明白善美的緊張呢,雖然之前看似爽快地答應了他,可從永希的電話堭o知善美借著午飯的時間去挑配大衣的胸針,他還是覺得自己沒更多地為善美著想,自己口中“普通”的晚宴怎麼說也是善美的第一次,“這個火鶴花的胸針很漂亮,很配這件大衣,很配你,”翔澤輕拍善美的臉, “你總是這樣,”善美嘟起嘴唇,怎麼樣的自己學長都會說好,“甄善美會被寵壞的,” “你不會,”翔澤卻是堅決地搖頭,“因為,你是甄善美!”當寵溺成為了種習慣,他所能做的就是儘量在這份寵溺中還能讓對方輕鬆地做自己,“好了,我們可以出發了嗎?”翔澤看看腕表, “當然,”善美拿起提包,再調皮地朝翔澤吐吐舌頭,“甄善美可不是愛遲到的小松鼠,我的學長嘛,當然更不是!”善美帶著十足的驕傲,而在今晚,這份驕傲,完全源於她的學長。 
“小丫頭什麼時候成了小松鼠?”翔澤的嘴角輕輕揚起,他的妻子,總有辦法讓他不覺地從心堹漸X來。 


很快,翔澤的車駛達酒店門口。 
“來吧,跟著我,”翔澤把車鑰匙交給門童,將右手伸向身後的善美, 善美低頭笑笑,快步跟上翔澤,並牽起他的右手。 


《情戒》(18)    續上篇-2          2006/10/22              作者:幸幸的守望


“嗨,翔澤!”聲音從身後傳來,翔澤與善美同時轉身。 
“嗨,PAUL,”翔澤揮揮手,牽著善美走向迎面而來的兩人。 
“我就知道是你和善美,有種STYLE是別人沒有的,”PAUL的身旁站著他的妻子,看起來,他與翔澤很熟絡。 
“看你說得,”翔澤笑起來,“這是因為你從沒見過善美,而我,對你和STEPHY是最熟悉不過了,” 
“嗨,善美!”PAUL朝翔澤眨眨眼睛,“應該只是沒見過本人,你的名字和你的報導,在我和翔澤談話的時候,總是會勝過文榮與AALBORG的合作。”看來真是再普通不過的晚宴,“來,我來介紹,這是STEPHY,應該算是翔澤在劍橋時的同學,不過,這也是我們後來才知道的,” “你們好,”善美笑著點點頭,“很高興見到你們。” 
“嗯,”翔澤搭住善美的肩膀,“其實這次是PAUL和STEPHY私人的度假,所以今晚也是純粹的私人聚會,怎麼樣,”翔澤看向PAUL,“我們不應該只是站在大堂媕H便地聊幾句吧,” “哈哈,當然,”PAUL挽起STEPHY,“這次我可是帶來珍藏的紅酒,以前在談判桌上都太嚴肅,難得象今天這麼輕鬆。” 


一切正如翔澤所說,沒有商業投資的資訊交流,沒有文榮與AALBORG下一步的合作計畫,有的,只是對求學時光的回味,以及家庭生活的甜蜜夢想。 
“哈哈,翔澤,其實本來應該打電話告訴你,可是又不知道怎麼說出口,”PAUL突然有些難為情地握住STEPHY的手,“STEPHY她,懷孕了,哈哈哈,” “什麼?你們也太不夠朋友了吧?”翔澤驚喜地看著兩人,“這樣的喜事應該儘早地告訴我啊,” “對啊,”善美也因這突然的消息而興奮起來,“這樣的喜事不應該不好意思啊,之前,我有個好朋友也是懷孕,雖然還是會發些小脾氣,不過要做母親的感覺讓人看著真是羡慕啊。”善美坐近STEPHY身邊,“那以後飲食可要當心哦,” “看你,”翔澤笑著看看善美,小丫頭,竟會如此地興奮, “謝謝,”STEPHY感激地朝善美笑笑,雖然與善美並不熟識,但她的笑容卻足以讓她相信,這麼純真的笑容屬於一個可以信任的朋友,“其實以前我總擔心翔澤會一
直單身,他的免疫力太強了”, “有嗎?”翔澤驕傲地揚起嘴角,“怎麼會呢?那是因為沒有遇到善美啊,”說完,翔澤低頭看看善美,果然善美羞紅了臉, “哈哈,翔澤,你這樣的玩笑連我都不太適應啊,”在私下堙APAUL和翔澤更像是朋友,拋開兩人所擔負的責任,毫無誠府地談自己的家人,“真難以想像,由STEPHY所認識的你到我所熟識的你,究竟因為善美發生了多少變化啊。” 
“沒有變化,我所認識的學長一直都是這樣,”善美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卻引發了PAUL與翔澤默契的笑容, “來,乾杯,”高興的翔澤舉起酒杯,“為STEPHY,為善美!” 


由酒店回家的路上,善美就一直沒有停嘴,從招娣的懷孕,至STEPHY所帶來的消息,雖然與她並沒有直接的關聯,翔澤卻清楚地看到她為朋友祝福的一份心。 
“有你這樣的朋友真是好,”翔澤笑著搖搖頭,“我們也算是朋友吧?” 
“當然,”善美淘氣地嘟起嘴,這也算是個問題嗎?
“所以你有什麼事一定要和我分享哦,” “嗯,”翔澤有些使壞的點點頭,“所以呢,有一天,如果我的善美懷孕了,你也會一樣地高興,甚至比我更高興吧。” 
“喂,你說什麼呢,”善美假裝要打翔澤,雖然只是兩個人,可是第一次聽學長說這樣的話,還是帶著開玩笑的語氣,她還是沒辦法不再一次羞紅了臉。 
“小丫頭!”翔澤寵愛地拍拍善美的頭,這個小傢夥肯定還沒意識到,由招娣到STEPHY,一份不由她控制的母愛已經在她心堨ぜ搋}來,與之相隨的,還有一份越來越濃鬱的渴望。 


《情戒》(十九)之一            2006/10/25                 作者: 幸幸的守望


(十九)

不要緊張,相信自己。和往常一樣,我會在電視機前爲你加油! 
善美笑了笑,真是討厭,本來說好今晚甄選結束前都不再聯繫的,她的學長還是給她發了短信。其實說到緊張,翔澤的反應要比她強烈得多。 
“知道啦,”善美朝著手機吐了吐舌頭。 


今晚新文化藝術舞臺候選的主持人只剩下了最後的五十位。 
“今天又要辛苦大家了,”在正式的甄選開始前,賢達來到演播大廳,“從今天的五十位候選人,到下下周的進入最終決選的十位,都要靠各位來決定了。” 
“這是什麽話,”外聯部部長站了出來,“有機會替MBS發現新的主播人才是我們的榮幸啊,就是不知道觀衆對我們這些評委有沒有什麽意見,賢達啊,爲了保證上鏡,我們是不是也得化化妝啊?” 
“哈哈哈,對,就象永希這樣化妝得漂漂亮亮的,”市場部部長也加入了這場玩笑,“那樣下周的收視統計可能會不止上升10個百分點哦。”說著,他看看自己身邊的永希,看來,今天大家的心情都不錯,永希還特別換上件紅色的外套, “什麽啊,”永希不好意思地捂住臉,工作久了,能這樣開開玩笑也不算是件壞事, “那就拜託大家了,”賢達朝永希眨眨眼睛,再轉身看看在門口接聽電話的金協理,還有半個小時,新一期的甄選就要開始了,希望不會有什麽狀況才好。 


“什麽怎麽樣?”金啓恩壓低了聲音,“甄選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在哪呢?”他幾乎已經看到了甄善美,而那個信誓旦旦要給尹翔澤好看的蠢蛋到現在還沒露面。 
“我已經在電視臺樓下了,是不是只要甄善美參加不了甄選,我們就算達到目的了?”對方站在MBS門口,還好,內部的調查幷沒有影響他在MBS的進出自如, “什麽?這就是你想好的辦法?”金啓恩在心堜C咒了一聲,“笨蛋!反正你愛幹什麽就去幹,跟我沒關係,沒腦子的傢夥!”什麽是尹翔澤最在意的東西,金啓恩要比對方清楚得多,僅僅是新文化藝術舞臺的選拔?他可幷沒看出尹翔澤那個自大的傢夥有多關注,至少目前爲止,他幷沒有發現他出現在現場爲甄善美打氣。 
“我會有辦法的。”這是他能想到的最直接地打擊尹翔澤與甄善美的辦法了,可就是這樣一個在金啓恩看來無聊不過的想法,也不是如自己所想能順利實施。 
沒有再詳談下去的必要,兩個人很快挂斷了電話。 
“新文化藝術舞臺甄選請上3樓。”清楚的標語將他直接引向三樓。 


賢達看看腕表,還有十五分鐘,他還有時間和永希特別叮囑幾句。 
“是不是特別累啊?”賢達皺著眉頭,劉永希到底是個女強人,如此強度的工作,儘管這段時間以來,都累得都沒有好的胃口,可是一丁點的報怨她也從來沒有對賢達說過, “哪里有嗎?”永希不好意思地笑笑,“只要你答應回家準備泡菜火鍋,再累也值得啦。” 
“哈哈,”賢達不忍地拍拍永希地肩膀,“這可不象劉永希會說的話,而且最奇怪的是,你以前幷沒有象現在這樣著迷泡菜火鍋啊。總之,不要太累了,不然,我寧可只在九點新聞上看到你,聽到沒有?”賢達擺著領導的架勢,雖然這樣的姿態於永希來說,沒有一點用處。 
“哼,”永希笑著揚起頭,“這可不像是賢達前輩會說的話哦。” 
“好啦,快開始了,我答應你回家一定準備泡菜火鍋,好不好?”賢達壓低了聲音,“照顧好自己,不管什麽情況下,都不要影響自己的情緒,OK?” 
“嗯,”永希終於還是點點頭,其實爲了新文化藝術舞臺,賢達不也是累得沒日沒夜的,“你也要照顧好自己哦。”在公衆的場合,要說出這樣的話,還真是不習慣。 
“去忙吧,我會看著你。”換上柔和的笑容,賢達目送著永希走向演播大廳的出口。 


“喂,很忙吧?”賢達的助理回過頭,看到一層熟悉的面孔,這屬于文榮集團的高層。 
“嘿嘿,真不好意思,”助理謙遜地搖頭,到底是文榮集團本年度最看重的節目啊,“我們還要努力,還做得不好。” 
“看,還謙虛什麽?”對方一副祥和的表情,“已經很棒了,觀衆的反應已經足夠掀起MBS新的收視狂潮了,都要靠你們啊。” 
“還做得不好,還做得不好,”助理仍然半低著頭,“不知有什麽事可以爲您效勞的?” 
“哦,看我,跟你聊得都差點忘了正經事了,”對方從大衣媞N出一罐飲料,“請幫我轉交給甄善美小姐,董事長特別關照的,辛苦你了。”還好,助理幷沒有過多地關注他的表情,以致於在接過飲料暗想對方的良苦用心時,都沒能仔細想想對方離開會場的不一般的速度。 
“真是幸福啊,總有人這樣默默地支援著。”助理看看手中的飲料,開始在人群中搜索善美的影子。 
 

《情戒》19/2               2006/11/26              作者:幸幸的守望

“喂,善美,”終於,善美的身影出現在助理的視線堙AMBS的當紅女主播,對於今天這樣的甄選場面應該是再習慣不過了,不過看起來,善美仍是小心翼翼的。
“啊?”善美睜大了眼睛,等她反應過來,助理早已匆忙地離開,而她的手堙A卻留下了對方特意送來的飲料。
“要好好表現哦,董事長和我們都會看呢,”助理丟下一句話, “什麼嘛,”善美有些感動地笑笑,果汁?是翔澤的心意嗎?


“喂,看什麼呢?”是善美吧?甄選馬上就要開始了,她還在發呆?
“哦,前輩,”善美收起感動的笑容,真讓人不好意思,
“不要太緊張哦,雖然有很多支援你的人都會看著你,你只要做好自己就行,”對於善美,永希仍然是相信的,“今天會什麼時候出場?”
“今晚我是28號,希望可以順利結束吧,”善美謙遜地笑笑,“對了,前輩,甄選馬上就要開始了,你這是?”
“我嘴饞,想去辦公室泡杯奶茶,不然,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到甄選結束呢,”永希拍拍善美的臉, “前輩,時間來不及了,”善美看看腕表,“是不是只要有味道的飲料就好啊,拿我這瓶去喝吧,反正我也不渴,”善美將那罐飲料交到永希手中,“下次可要向金部長抗議光有純淨水是不夠的哦,”
“哈哈,這個建議不錯,晚上我一定跟賢達正式地提出來。”永希也並沒拒絕,善美說得沒錯,她已經沒有足夠的時間回辦公室了,“那就謝謝你的飲料了,一會要好好表現哦,我可是準備好了難題要考倒你的。”現在要考倒善美可是要花不少心思的。
“沒關係,前輩,”善美親熱地挽住永希的手臂,“要不要等甄選結束我們再去喝酒?”與前輩喝酒的感覺她還真的好懷念,不過這回,應該換上輕鬆愉快的心情。
“好,”永希一口答應,“不過今晚不能喝醉哦。”永希吐了吐舌頭,這可是她與賢達妥協的結果。


翔澤揉揉酸脹的眼睛,在文榮集團與ALLBORG合作的事宜告一段落後,他也樂於見到MBS今年的招牌欄目—文化藝術舞臺的甄選真正進入了高潮。
一樣的評委,更為精簡的候選者,讓今晚的甄選更加引人入勝。
“如果節目的意外嘉賓是不能說話的聾啞人,你要如何繼續呢?”
“如果你突然的提問令嘉賓不高興,甚至可能憤而離場,你預備如何挽救呢?”
天,永希真為今天的甄選準備了足以令候選者啞口無言的問題?
“只有優秀的評委才能保證將來主持人的素質,”這是賢達曾向他保證的,當然,以他對賢達及永希的瞭解,他們只會盡自己的全力使這台節目做到完美。
“永希太棒了,不過你不應該以權謀私讓她這麼辛苦。”翔澤通過短訊向賢達表示了感謝。
“如果我真能以權謀私,我現在就想送她回去休息。董事長,這樣的好職員是否可以要求好好犒勞一番?”賢達始終站在攝像機旁,與翔澤一樣,在他投向永希的眼神中,也飽含著欣賞與擔憂。
“由善美和永希作主!”翔澤微微揚起嘴角。快九點了,他是不是也該換上外套去電視臺迎接他可愛的小妻子了?


坐在永希身邊的金恩啟今晚始終有些心不在焉,而且他一貫以來直接尖酸的問話方式在今晚也收斂不少。
甄善美?28號?現在已經進行到12號了。那該死的傢夥今晚到底會做些什麼?今晚他還能等到甄善美的出場嗎?
不由得,金恩啟還是有些緊張,這種緊張讓他稍感心虛地不斷看看身邊的永希和攝像機旁的金賢達。也罷,不過是要給尹翔澤稍許的顏色看看,就他想來,那傢夥也不可能做出多出格的事情。
自我安慰一番後,金恩啟又打起了精神。


然而在翔澤趨車趕往電視臺的途中,他卻不得已因為賢達的緊急電話而調轉車頭朝醫院趕去。
“翔澤,拜託了,幸虧現在是十分鐘的休息時間,我得趕緊去找替補的評委,不然今天的甄選沒法進行下去。”賢達護送著永希上了車,但沒有辦法,為了還沒結束的節目,他只能向翔澤求救。
永希是怎麼暈倒的?賢達的腦子已經有些亂了,一個半小時前和永希談話時也並沒有覺得她有什麼不妥,而當他在休息時間想要再為她鼓鼓勁時,卻在外聯部部長的驚呼聲中發現了不省人事的她。
“早就覺得永希今晚有些不對勁啊,”外聯部部長站了出來,“看她額頭都冒冷汗了還在硬撐著,希望她沒事。”
“不會有事的,”金恩啟仍然是一副長者的模樣,作為MBS的高層,現在他要做的自然是穩定大家的情緒,畢竟今晚的節目還有一大半在後頭呢。


演播大廳外的候選者並沒有覺察到異樣,十分鐘的廣告時間足以讓所有的工作人員互相問候,並使得金賢達在最後時刻找到合適的繼任者—崔元哲,MBS資深男主播。
“不好意思,因為突發的狀況,不得已勞煩你出任今晚文化藝術舞臺主持人甄選的評委,”賢達滿頭大汗,對方能放下自己的工作轉為幫忙自己,這已經可以讓賢達千謝萬謝了。
“沒什麼,”崔主播拍拍賢達,永希也算是他的同門,而賢達,雖然平日堭腔略ㄕh,但他也並不排斥,“希望我可以幫到你。來吧,時間快來不及了,我們邊走邊說,象這樣的評委工作我都應該注意些什麼……”
“好,好,其實大部分的問題都是根據候選人的現場表現……”,賢達緊隨著崔主播,從側門進入了演播大廳。
終於,主持人甄選又回到了原有的軌道。然而賢達緊張的心情卻仍然沒法平復下來。很快,他撥通了翔澤的電話。
“怎麼樣,翔澤,醫生怎麼說?”
“剛進了手術室,你別太擔心,我會一直在這堙A”翔澤想要安慰賢達,但是當他看到昏迷的永希時,他都沒法說服自己冷靜下來。
“翔澤,我想去醫院。”賢達說出了自己的請求。雖然作為文化藝術舞臺的負責人,他比誰都要清楚自己的責任,但是,他怎麼也不能接受自己將永希一個人留在醫院堙C
“來吧,”看著緊閉的手術室的大門,翔澤有種不祥的預感,永希,你千萬不能有事。


為了保證現場甄選的順利進行,翔澤只能召來自己的助理,有董事長在後支援,相信賢達的離開並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而他的善美呢?為了讓她全力準備今晚的甄選,翔澤只能暫時對她瞞下永希病倒的消息。
永希啊,你千萬不能有事。
 

《情戒》19/3               2007/1/28                 作者: 幸幸的守望

19-3
快到自己了哦,善美笑著吐吐舌頭。還是會有些緊張啊,雖然已沒有了先前的壓力,但是在公開的競選場合,如果真出現什麼意外,她還是會覺得難以面對螢幕前的觀眾。
“28號,甄善美小姐。”
“來了!”善美不敢怠慢,馬上起身朝演播大廳走去。


“大家好,”象往常一樣,善美禮貌性地向評委致意。
但令她吃驚的是,當她的目光投向永希該在的席位時,卻看不到那熟悉而親切的笑容。臨時更換評委,這不應該是會發生的事情。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善美不覺得皺起眉頭。
“甄善美小姐,”金恩啟不自然地咳了聲,“看來你今天有些緊張啊,”
“哦?”善美抬起頭來,迎向金恩啟似乎有意刁難的語氣,“有些忐忑,”善美還清楚地記得今晚甄選開始前與永希的一番交談,而在幾秒鐘的時間堙A要說服自己來適應永希的意外缺席,她真的做不到, “怎麼會忐忑呢?”崔主播以無法理解的眼神看看自己身邊的金協理,他這是在有意刁難吧,“雖然之前沒有參與‘文化藝術舞臺’甄選的評委,但是一直都有留意甄小姐的表現哦,”崔主播笑了笑,想要緩和現場的氣氛。
“謝謝!”善美起身表示了感謝,並回以禮貌的笑容。
“好了,我們歸入正題,”外聯部部長站了起來,“因為今晚是較有決定意義的一關,所以與上次相比,我們選擇了不一樣的甄選方式。今晚我們會加入另一名主持與甄小姐就某個話題共同合作,而最後的分數則完全取決於你現場的發揮,計時5分鐘,請問有問題嗎?”
“沒有問題,謝謝!”有決定意義的一關,所有的選手都被委以不同的現場狀況,是不是永希的意外離開,於善美來說,也是頗有深意的特別安排?
“沒有問題?”金恩啟不由得問問自己,天知道那該死的傢伙到底做了什麼,今晚甄善美平安地出現在甄選現場就已經讓他吃驚不小了,而現在,看起來,她還是信心滿滿地接受挑戰?“甄小姐,我們還是會一如既往地嚴苛哦,”
“謝謝,我們可以開始了!”善美撫撫胸口,對於金恩啟看起來善意的提醒並不想多做回復,而眼下,她似乎也沒有多餘的時間來想清楚永希離開的原因,那麼,就等到甄選結束吧,也許,走出演播大廳,她所能看到的,不僅是翔澤,還有一直以來支持自己的永希!


而另一方面,醫院堙A賢達與翔澤仍是焦慮地等在手術室門口。
“別太擔心,永希會沒事的,”翔澤拍拍賢達的肩膀,手術已經進行了一段時間,但他們卻無法從出入于手術室的護士口中得知任何的關於永希的情況。
“是我不好,我應該多關心永希的,”賢達歎了口氣,無助地看看翔澤,
“別這樣,”翔澤不忍地搖搖頭,“也許只是意外,事情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糟糕,對不對?”
“你也覺得很糟糕,是嗎?”賢達反問道,雖然一再地自我安慰,但是從翔澤的眼神堙A他無法讓自己樂觀。


演播大廳堙C
善美清了清嗓子,“今天很榮幸地請到MBS英籍資深時事評論員MARTIN,”善美看看外聯部部長遞過來的紙條,MARTIN?也許是甄選需要吧,以往只能在時事節目中見到的MARTIN這回竟也客串起了主持,“很期待他將帶給我們的心情故事”,MARTIN一身的便服,倒也合乎節目貼進觀眾的宗旨。
“大家好,”MARTIN的韓文說得不錯,“第一次出現在時事評論以外的直播場合,還請善美小姐多多關照。我覺得娛樂性節目的表現形式與時事節目確實有很大不同,象這樣面對面地與觀眾互動,時事節目中是很難想像的,所以,我也很高興在今晚有機會在這短短的五分鐘時間媗橝蝖C。。。。。”
怎麼?甄善美不準備插話嗎?還是預備就這樣聽MARTIN閒扯而耗費這五分鐘?金恩啟喝了口水,如果真是這樣,也許之前的他就不該費盡心思想著該如何將她淘汰出新文化藝術舞臺。
“體驗——不一樣的娛樂節目,”善美和MARTIN異口同聲地說道, “謝謝,”被善美接過話題的MARTIN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喧賓奪主,
“反應很快,”評委席上,崔主播忍不住滿意地點頭,並對身邊的金恩啟說到,“要是直接的打斷就太令人失望了,這樣的銜接很自然、很聰明。”
金恩啟並沒有回應,還有三分多鐘呢,甄善美現在的表現還說明不了任何問題。
“我留意到你今天的穿著雖然看似簡單,但是應該也是經過一番挑選的,能跟我們說說嗎?”站在MARTIN的身邊,善美才注意到他身穿的由紫微紗製成的外衣, “善美小姐好眼力啊,”MARTIN對善美的反應也感到意外,“這是去年我隨總統訪問英國時特意準備的,它代表了我對韓國的熱愛與尊重!”
“如果一台節目能完全由主持人來掌握,那麼就不應該有我們事先安排的故障了,”在崔主播面前的評分表上,金恩啟已經看到了全部的五星, “他應該盡責地刁難甄善美,”金恩啟沉著臉,在演播大廳堙AMARTIN與甄善美完美的配合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相信這是他對甄善美的肯定,”崔主播放松地笑笑,“對於不稱職的主持人,相信不用我們特意安排,也會錯漏百出。”
“非常感謝MARTIN今天參與我們的節目,希望借助你,讓我們的觀眾更貼近真實的新聞,謝謝!”善美的結束語與五分鐘結束音幾乎同時出現,而緊接著的,是來自評委席的掌聲—崔主播?!
“你應該擁有這樣的掌聲!”MARTIN拍拍善美的肩膀,“繼續加油,我支持你!”
 

您目前在第 4 頁,第 123、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