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E筆記欣賞區

愛上女主播(All About Eve)小說創作、劇情評論

文章來源

愛劇村

尹家的愛 (一) ∼ (四) 完結篇

尹家的愛(一)              2006/9/21                 作者:gingerbred 

”善美,對不起,因為會議還未能夠照原定時間的有結論,所以不能依時回來了﹒請妳記得自己找些東西吃,要記得是吃两個人份的哦!”中午時學長由公司打來的電話﹒

”知道了﹒不過如果我吃到變成肥豬一樣你可不要後悔啊!﹒”善美覺得學長不斷的勸誘她吃,就像急着把牲口催谷一番之後好拿去市塲賣好價錢的農夫一樣﹒

”就是肥豬妳也是最可愛的﹒”翔澤愉悅的聲音善美都感覺到了﹒

”學長你越來越愛欺負我﹒﹒﹒噢,不,是欺負我們了﹒我才不想變肥豬呢!醫生說過我不需要特意去吃雙倍的份量,最緊要是吃有營養的東西和作適量的運動”善美滔滔不絕的說下去”反而是你要記得定時吃飯,不要餓壞自己,變成瘦皮猴﹒﹒﹒﹒噢噢,肥豬和瘦皮猴,我們家要變動物園了,呵呵﹒﹒﹒”善美笑不可抑的拿着話筒咯咯的笑起來﹒

聽見善美銀鈴般快樂的笑聲,澤澤也被感染到禁不住哈哈的笑起來說:”那我們要趕緊生產,有十隻八隻的肥豬仔才夠熱鬧喔﹒”

”學長嘴吧越來越不正經了,小心被別人聽到啊!”雖然是知道學長是在經理室講電話,絕對安全的﹒但是所謂隔墙有耳嘛,善美在這方面總是百般謹慎的﹒

終於結束和學長的談話了,善美突然有點饑餓的感覺﹒唉,都是這通電話攪到計劃大亂,連肚子也乘機搗亂呢!

打開雪櫃,看到昨日喝剩的海帶湯﹒貞淑阿姨前天特地煮了一大鍋海帶湯,吩咐翔澤下班後順路經過拿回家給善美保胎享用的﹒但善美祗吃了两小碗便不想再吃下去,其實第二碗剩下那一半還是翔澤柔聲哄着她而勉强吞下去的﹒

翔澤認為可能是湯的份量太多了,以致受用的人覺得是一種負擔,總是有吃極都吃不完而又難以下嚥的罪惡感﹒翔澤說要通知阿姨下次弄小鍋的較好﹒善美連忙阻止翔澤的想法,說阿姨因為體恤她首次害喜的不適,所以特別煑了一大鍋來,讓她也可以在上班時帶回公司享用﹒善美說她會告訴阿姨說她的工作時間有調動,不用每天回電視台,所以打算以後自己在家試一下學做海帶湯,做不來再向阿姨求助好了﹒翔澤聽後點頭,他知道小妻子對阿姨永懷感恩的心,所以對答之間總是百般貼心,不想阿姨有任何一絲難堪的感覺﹒

把那鍋海帶湯端出來時,善美才發覺盛着咖哩壽司的盒子就在後面,不禁笑了﹒

個多月前證實了懷孕之前,善美便開始缺乏食慾,有時還有噁心的感覺﹒及至醫生確定檢驗的結果並指示護士和善美商討下一次的覆診日期和應該注意的事項時,善美才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知道胃口不好也是初期害喜的症狀,遲些狀況便會轉好的﹒

有一次翔澤飯局回家,帶回來一個精緻的透明膠盒,裹面裝了十二件壽司,每一個款式有两件,製作別具匠心﹒原來是一名客户請客,帶翔澤到一間高級日本餐館吃餐,因為客户和餐館東主交情好的関係,所以壽司師傅依慣例特製那六款精美可口的壽司給客人帶回家﹒其中一款是用咖哩製作,辛香而不辣,十分對善美的胃口﹒因為見善美吃得開心,於是翔澤久不久便去買幾個回來給小妻子解饞﹒後來倒是翔澤担心孕婦是否應該避免吃剌激性的食物而中止了買﹒這時可輪到善美急了,忙不迭的向醫生請教,知道少吃無碍,不過最好還是照平日生活習慣中的飲食,適量和均勻,保持心境愉快,不適的症狀很快便會消失的﹒

一向寵愛善美的翔澤,禁不住又去買咖哩壽司,不過講明是給善美解饞的,壽司師傅呵呵的笑了﹒他記起不久前這位帥氣的人客帶了位可愛的女子到來,介紹是自己的妻子﹒因為是太喜歡他做的咖哩壽司,所以一定要來相見云﹒見到面前這位笑到眼睛像月牙兒的夫人,面圓圓的一臉靈氣,莊重中又不脫慧黠,令人立刻投緣﹒於是他細心的準備了他的拿手壽司,不過依客人要求把咖哩的份量改少﹒師傅另外送上一碟他自製的脆青瓜片,酸酸甜甜的把善美吃得眉飛色舞,把翔澤看得心情大樂,於是久不久便打電話向師傅預訂這些對善美胃口的食物﹒

善美一邊吃海帶湯,一邊又塞件咖哩壽司入口,又拈起那些口感特好的青瓜片,心中對準備這些美食的人覺得很感激,感激他們用誠意為她做的一切﹒ 


尹家的愛(二)              2006/9/23             作者:gingerbred


電話鈴響,驚醒了在搖椅上打盹的善美﹒她放下手中織織停停的小襪子接聽,果然是學長打來的﹒學長說會議終於結束了,他會去健身室打個轉,一個鐘頭內便可以返到來,叫善美準備好,他回來後便可以一同出發的了﹒

可能真是吃得過多了,怎麽一躺上搖椅便是這麽不濟事的?
善美伸個懶腰站起來﹒

搖椅還是翔澤給她買回來專用的,套上了粉紫色的椅套,既悅目又舒適,何況椅旁還附有一個套架,可以擺放雜誌之類,善美用它來放毛綫和未完成的小襪子之用﹒

自從確實了是懷孕之後,善美發覺自己身心都起了變化﹒她變得有點神經質,好像大家有意無意的便往她腹部掃瞄,但又裝作沒事一樣﹒不似得貞淑阿姨來得干脆,每次見面便叫她轉身,又叫她向前踏出一步,以便看善美先出左腳或右腳,來决定她腹中胎兒的性別,弄得在旁的翔澤啼笑皆非﹒

對於阿姨的興致勃勃,反而引來善美心中的一絲傷感,但是不想顯示出來﹒”要是媽媽還在的話有多好,”衹有善美才聽到自己內心的輕嘆﹒

走入卧室,善美站在照身鏡前端詳一番﹒腹部平平的看不出有甚麽異樣,真不知道到時隆起來的感覺會怎樣?一眼瞄到出現在鏡子裹床上面的靠枕﹒善美把靠枕塞進毛衣內,”嘩,難看死了﹒”

善美也被自己的怪樣嚇了一跳,祇見中間突起了一個不明之物,那裡像個美麗的孕婦?她靈機一觸,連忙打開昨天收到的包裹,堶惘两件孕婦衣服,款式一樣﹒顏色有異﹒一件是純白色的,另一件是象牙色,都是在前面打細摺的﹒不過在衣服下擺的一角綉上了彼得兔在推着嬰兒車,優雅大方的外衣加上了這可愛的彼得兔,把孕婦活潑的一面不經意的便帶出來﹒

善美把象牙色的那件套上,”噢!”,就像變戲法一般,鏡子內面出現了一位漂亮的孕婦,儀態温柔高貴,原先怪怪的腹部也被寬鬆的孕婦衣遮蓋了,衹露出一份將為人母的光彩﹒

記得當翔澤知道他要當父親時,真是興奮莫名﹒他不知從那兒弄來一本目錄,是英國一間專售賣孕婦和嬰兒用品的百貨公司出版的﹒裹面的衣物很多都綉上不同的卡通人物或動物角色等﹒善美頗喜歡愛麗絲漫遊仙境的圖像,但翔澤就堅持這一胎一定要先讓彼得兔風光一下,善美也不反對,畢竟彼得兔是他倆永遠回憶的一部份﹒

看了一下腕表,善美趕緊的把衣服換下來掛起,順帶也把其餘包裹內面的東西收拾一下﹒善美拿起綉着彼得兔的小襪子,小被子,枕頭,帽子,浴巾,面巾,小圍兜,嬰兒睡袋等,當日两人看目錄時若非善美阻止,恐怕翔澤會訂個貨櫃把嬰兒用得着的東西都搬運回來的﹒

善美正要把紙箱扔掉,才發覺內壁附了一本薄薄的目錄,是介紹新出的幾款小披風﹒封面是一個漂亮的女娃娃,微捲的金髮下,是有着長睫毛的藍色大眼睛,挺秀的鼻子傲立在紅潤的小嘴上,說有多可愛便有多可愛﹒封底是一個男娃娃,也是俊俏的,掛上披風更顯得是小帥哥一名﹒

把目錄放回紙箱內,善美不禁回憶起那件事來﹒ 


尹家的愛(三)             2006/10/1               作者:gingerbred 


翔澤和善美都是低調的人,所以善美有身孕的事衹是對雙方家長透露﹒尹董事長喜不自勝,開始計劃設立一個信託基金會之類,為將來的兒孫打算﹒而貴成則百感交集,想不到自己捧在手心疼的女兒要做媽媽了,相信亡妻在天之靈一定感到安慰的﹒

中午招弟約了善美吃飯﹒因為善美工作有所調動,不用每一天返電視台,所以招弟己經多次抱怨很難約到善美了﹒

當電梯門打開的時候,一股雪茄煙的味道撲鼻而來﹒衹見一個大叔模樣的人手指拈着一截雪茄煙,硬要擠了入來﹒善美當時一陣噁心,腳步不穩的便禁不住的抓緊招弟的臂膀﹒招弟回頭見善美面色蒼白,知道一定是這個烟囱帶來的公害,便把手中拿着的報紙一邊替善美扇着,一邊說:”算了,有人不識字啦!”大叔不以為然的看了電梯內‘禁止吸烟‘那個告示一下,又瞪了招弟一眼﹒電梯門一打開,他第一個冲了出去﹒

”善美妳沒事罷?”見善美祇吃了幾口東西,招弟引不住把臉擺到善美的面前狐疑的問道﹒

”沒甚麽,可能是剛才電梯內那陣雪茄煙味把我的冑口弄壞了﹒”善美趕緊回答,恐防精明的招弟會問出個甚麽來,於是心虛的再塞了幾口東西入口﹒

”以往沒聽說過妳怕甚麽煙味的,何況總經理也是一級煙民喔,妳不是應該很習慣了的嗎?”

”噢,或着是我不慣雪茄煙的氣味?”在招弟面前,善美總是招架無力﹒

”善美,我看妳九成是有了小孩,對不對?”女人的觸覺最敏銳,而招弟更是個中強手﹒”驗出了沒有?有多久了?”招弟單刀直入,她是太瞭解這位總經理夫人了﹒

如果對好朋友隱瞞事實,那未免矯情﹒雖然善美是多麽希望等到穿上鬆身衣裙時才正式公開事實﹒

招弟對於自己的大發現果然開心得很,雖然還是有點怪善美沒有在第一時間通知她﹒離開餐廳時招弟體貼的扶着善美,替她擋開橫衝直撞的人群﹒

第二天善美不用上班,衹是在家整理資料,以便作下一個採訪節目之用﹒

”善美呀,剛才永希和賢達給我送來一大盒薄荷糖呢!”是學長打來的電話﹒

”是嗎?為甚麽?”

”恭喜我們要做爸爸媽媽了﹒”

”對不起學長,是昨天跟招弟吃中飯時說了出去的,”善美有點懊惱,後悔沒有拜托招弟保守秘密﹒不過說了也沒有用,保得了招弟就未必保得了晨水這一関啊!

”不要緊,反正遲早大家都會知道的﹒”學長繼續說:”那大罐薄荷糖是幫助我渡過戒煙難関用的呢,呵呵﹒”

”謝謝你學長,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學長為了善美和腹中骨肉而决心戒煙,甚至很多時覺得衣服沾上其他人的煙味時,他也會去健身室冲洗一番,待換上乾淨的衣服才回家﹒

踏進第一主播室,善美發覺抬上有一個漂亮的花藍,原來是主播室同人一齊送的,晨水還加上招弟的名字﹒大家紛紛上前來恭賀,一片喜氣洋洋的氣氛,善美大為感動﹒

因為有些資料要去資料室求證,所以善美推了招弟的邀約,祇是匆匆吃了帶去的三文治﹒

回到主播室時善美見同事們都下班了,衹剩下晨水,他也正收拾好東西準備離去﹒

”對了,善美,這是招弟吩咐我交給妳的﹒”那是一本外國雜誌,封面和內頁都是漂亮可愛的兒童﹒

看到善美面上的問號,晨水衹是神秘的朝她笑了,揮手道別﹒

”招弟,那本雜誌是給我看的嗎?為甚麽?”晚上找個機會撥通了招弟的電話﹒

”妳忘記了上次baby shower時她們說孕婦要多看漂亮的baby才會生出漂亮的孩子嗎?﹒而這本baby雜誌的babies最漂亮,妳可以選擇你最喜歡的剪下來,每天盯着看個夠,會有幫助,而且也算是胎教﹒”

”這個﹒﹒﹒”善美一時不知道如何回應﹒

”死丫頭,這可是最新的一期雜誌耶﹒我讓妳先選張妳滿意的,之後記得還給我,因為我也想為將來作準備﹒”

”但是這會有效的嗎?”善美始終懷疑,如果漂亮寶寳這麽容易求得,那世上還會有醜陋的孩子嗎?”

”妳此誰都更需要這些圖片,誰叫妳嫁的是大帥哥?總不成給他生個面貌平凡的孩子罷?”怎麽聽着招弟有種幸災樂禍的口氣﹒善美心情開始有點悶悶不樂﹒

”學長,你說這個孩子漂亮嗎?”善美終於選好了一幅她認為最滿意的﹒

”漂亮呀!”翔澤祇畧為瞟了一眼,便趕不及的樓着身旁的小妻子﹒

”或者妳認為這個更漂亮?”善美翻到另一頁﹒她覺得學長選中的才最重要﹒

”都漂亮﹒怎麽看的都是女生?”翔澤隨便把雜誌翻了翻﹒

”男生看你一個便夠了嘛”,善美心中嗔怪着,不曾說出口﹒

”為甚麽忽然要看這些baby相片,而且都是外國的?”翔澤覺得不解﹒

”因為聽說懷着胎兒時多看漂亮的baby相片會令自己的baby變得漂亮﹒”善美幽幽的說﹒

怎麽覺得善美今晚心事重的,原來如此﹒

翔澤把妻子從懷中鬆開,側起身撑在善美身旁,說:”善美,妳看着我﹒”

善美望進那一雙深情的眼睛,不禁傷心的哭了出來,:”我知道你要說甚麼,可是我想替學長生個漂亮的孩子啊!”

善美嗚咽着,把翔澤的心也弄碎了﹒善美妊娠期間身心都要不斷調整,現在還要為能否生個漂亮的寶寶而感到有壓力﹒
翔澤覺得內疚,慚愧自己不懂得如何去替善美分憂﹒

翔澤抬起善美的臉,輕輕吻去一臉的淚痕﹒

”我喜歡這樣的眉毛,”翔澤分別啄了两邊眉毛﹒

”我愛極了妳雙眼睛”翔澤嘴唇輕柔的落在那雙稍微紅腫而充滿期盼的眼晴﹒

”妳的鼻子我想吞下肚”翔澤作勢要咬下善美的鼻﹒

”最後我最愛的是﹒﹒﹒”還未講完,善美張開口迎上去那落下來的濃情﹒

不知道過了多久,翔澤撫着善美光滑的背,一邊在她耳邊喃喃的說:”善美,我愛妳,永遠的愛妳﹒我愛我們的寶寶,一個像我和妳的寳寶,因為那才是最漂亮的”﹒

雜誌掉在地上﹒明天善美會把它還給招弟﹒


尹家的愛  (完結篇)           2006/10/15            作者:gingerbred 


翔澤剛踏入屋內,陣陣的咖啡香味撲鼻而來﹒他深深的吸着瀰漫在空氣中那種現磨咖啡豆的香味﹒

”學長你回來了?”在厨房忙着的小妻子抬頭笑看着翔澤﹒

”嗯﹒好香﹒”翔澤從背後輕擁着善美,把臉凑到她的臉頰嗅着﹒一陣幽香泌入心脾,在前後两種香味的薰陶下,翔澤有着幸福的感覺﹒

”要不要現在先喝一杯?我們有時間嗎?”善美轉過面來看着她心愛的丈夫,”我還準備了一些要帶去的糕點呢!”因為今天要去翔澤的舊屋處理一些東西,也不知會在那裡逗留多久,所以準備好一些飲料和點心﹒

”不用了,還是早一點去到的好﹒”翔澤端詳着妻子說”:妳今天覺得怎樣?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

”還好,沒有甚麽﹒”看着學長充滿関懷的俊臉,善美一陣悸動﹒一定是自己有點蒼白憔悴的臉孔令學長擔心了﹒”那我去拿件外套,麻煩你把咖啡注入保暖壺﹒另外糕點和果汁都在冰箱內,請你取出來放進那個那個有冰格的提袋﹒”

翔澤一邊俐落的收拾東西,一邊盤算着等下要處理的事項﹒
善美雖然是把工作量減少了,但最近有一個重要的節目專題需要她的參予,所以善美也全身投入的去找資料﹒以致影響了作息﹒本來今天的活動他不想善美跟去的,因為她需要多點休息﹒但善美很想和學長在一起,所以堅持同行﹒

善美往卧室拿起那件輕柔的外衣,走入浴室作最後一瞥,卻驚見鏡子內那個有點篬白和疲累的容顏﹒自從害喜後,善美圓圓的臉一下子削尖了,加上零星冒出來的雀班,是有些難看﹒上班的日子自己會細心的裝扮一下,但閒在家裡時不免疏賴,心虛的連忙補上一點腮紅,看來是比較有些神采了﹒

走過平日放着一對玩偶的木架上,現在放的是一張小女孩照片﹒那是一張破涕為笑的圓臉,月牙兒的眼睛下看到斑斑淚痕,不過小女孩雨過天青後的笑顏,像是天使一樣的純潔清白﹒善美記得是小時候爸爸把自己托付貞淑阿姨照顧的日子﹒有一次跟阿姨和佑振哥到他們一個親友的宴會中去,怎料遭到幾個孩子的排擠,弄得哭起來﹒佑振哥聞聲趕來救駕,把她哄得忘記了一刻前的傷心,破涕為笑,這前哭後笑的鏡頭被一位宴會中的長輩捕捉了﹒阿姨把相片珍藏在相簿中﹒學長因為她貼漂亮baby圖片而不能釋懷,於是走訪阿姨,尋找一些她童年的照片﹒看到這一張天真無邪的笑臉時學長如獲至寶﹒他向阿姨借來相片拿去影印加大,放在一個精緻的鏡框內擺在屋內最當眼的地方﹒學長說那是他見過最漂亮最可愛的臉疍云﹒

一想到學長對她無微不至的関愛,善美立即眼眶發熱﹒自從認識學長後,他便像親愛的爸爸一樣疼她,當佑振哥英年早逝時,學長的肩膀便像兄長的任他靠着,如今是自己的丈夫了,學長對她更為珍惜﹒

”善美,還有東西要帶的嗎?”翔澤把两個蘋果和礦泉水一併放入袋內﹒

這打斷了善美的思潮,是該出發的時候了﹒

一路上,學長專注的駕駛着﹒他曾經擰過頭來看一下安靜坐在旁邊的小妻子,發出會心的微笑﹒善美當堂紅暈上臉,心虛的想着一定是學長發覺她藉口拿外衣而補妝去了﹒

”學長,今天是要作出决定了嗎?”善美望着那英氣迫人的側臉問道﹒

”還沒有决定,不過也應該差不多了”,翔澤騰出右手來提起善美的左手揑了一下﹒”主要是去看那些傢俱要留起寄存在貨倉或是棄掉,不能再拖了”翔澤輕輕的吐了口氣﹒

和善美結婚後繼續住在他的公寓中,两人都忙於工作,下班回來弄些簡單吃的之後便上床睡覺,小窩是最適合二人世界的了﹒

渡過童年的舊居他不會考慮重新入住,因為會帶來不愉快的回憶﹒

他一直留意一些面積較大的豪華公寓,但善美想選一些靠近貴成爸爸和貞淑阿姨的地方,不管是公寓或房屋﹒今天在會議午休時和地產部的朴經理談起,才知道有個新開發區的住宅單位快將完工,除了住宅本身有前後花園之外,另外又有社區游泳池,網球場和燒烤地方等等,是個適宜小家庭的高尚地方,而且最理想的便是離善美的娘家不遠﹒

文榮集團因為有份投資,所以有優先權預留了幾個單位,提供給自己集團的人認購﹒

翔澤準備帶同善美看過之後才再作决定﹒

車子駛上車道時,翔澤看到遠處有一些人在散步,其中好像有人推着輪椅遙望着下面那個綠油油的哥爾夫球場﹒翔澤注意到有位男士定定的望過來﹒

翔澤急步過來扶善美一把,”先進去,提袋我等會兒再出來拿好了﹒”

翔澤輕擁着善美踏入這個睽違以久的地方,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到底中間是相隔了多年的歲月了﹒

屋內的傢俱用白布蓋着,顯得有點肅穆蒼凉﹒

”學長我可以看看嗎?”這地方樓面高,比起他們住的公寓寬大得多了,善美有種可以探險揭秘的興奮﹒

”當然可以,”翔澤把一叠貼紙交給善美,”把妳想留下自己要的東西放上這個貼紙,那些沒有貼紙的便被會被拿走﹒”

看着善美雀躍的向其中一個卧室走去,翔澤莞爾而笑,一面去厨房打開對着後園的窗户﹒望出去,塵封的紀憶又逐漸澄明起來﹒


尹家的愛  (完結篇)  續上篇         2006/10/15         作者:gingerbred 


這是間獨門獨户的住宅,和其它四幢的隣居座落在一個離外面主要公路較遠的山腰﹒尹家的舊居是最內面的一幢,如果離開車道往左邊方向走,是有圍欄的一個站立休憩地方,可以觀望下面的高爾夫球場﹒有人找來幾塊木板粗陋的造了一張長椅,翔澤也曾經在那兒陪母親坐過,因為母親說可能父親會在那兒打球﹒翔澤多麽希望父親會揮桿把小白球打上來山上,那麼便可以見着他們母子倆﹒可是在餐桌上見到父親的次數是越來越少了﹒

因為地產業的蓬勃,有一間有名的地產公司看中這個地點,認為收購尹宅和其它四幢房屋,拆掉後再建造豪華公寓,有高爾夫球場做賣點,相信會是熱賣的﹒

舊居是當年母親娘家送給她的嫁妝之一,在翔澤去英國留學前母親把屋契過户了給兒子,所以尹董事長對於有地產公司想收購舊屋一事全無意見,任由翔澤决定﹒

通過朴經理的幫忙,翔澤知道四位隣居中有两户有意思接納收購,另外两户反對﹒大家都想知道尹宅主人的决定﹒

尹家舊宅自從空置後,翔澤也是託文榮地產物業管埋部派人定時來修剪樹木,檢視屋內外一切﹒两個月前有一封信擺進信箱,轉輾的便到了翔澤手上﹒寫信的人叫李石基,是一位教師來﹒他說他很喜歡尹宅,因為不見有人出入,向隣居打聽之下,才知道是空置了的﹒他嘗試找物業經紀幫忙联絡尹宅的人,但經紀說尹宅並非上市賣,沒道理去騷擾屋主,雖然是空置多年的﹒但李石基說他有特別的理由需要尹宅,懇請屋主在有所决定時給他一個機會﹒李為他的冒昧深感歉意﹒信上附上他的名片﹒

”噢,學長快來看!”善美在大聲呼叫﹒

翔澤走進自己以前睡的房間,善美正起勁的翻着那個入牆櫃內的一個布包,裹面是些小嬰兒的衣服﹒

”太可愛了,”善美拿起那套翔澤一歲生日時穿的衣服,還有帽子,顏色鮮艷,可見保存得很好﹒跟着還有繡着圖案的小被子,小襪子和幾套質料上乘的小衣服,都是母親娘家送來的禮物﹒記憶中翔澤祇在生日那天穿過那套華麗的衣服拍照留念,以後母親不想惹起父親的反感,對娘家送來的名貴衣服都收起來了﹒

”可以帶回去嗎?”善美愛嬌的看着翔澤﹒

”當然可以﹒”翔澤寵愛的撥弄一下小妻子的頭髮﹒”對了,差點忘記了要把東西拿進來呢!”

翔澤打開車尾箱,正要把提袋和保暖壺拿出來時,覺得有人走近他﹒

”先生,對不起,請問你們是新搬來的嗎?”一位男士向翔澤彎身打招乎﹒

翔澤趕忙回禮,他認得就是剛來到時一直對他和善美注目的人﹒”請問有甚麽事呢?”翔澤縐起眉頭反問道﹒

”啊!來遲一步了”面上閃過失望的神色﹒他向遠處觀望着的女子搖頭示意﹒”你們真是幸運買到這所房子,我還一直希望屋主給我一個機會呢!請問你們是如何知道屋主要出售房子的呢?”他好像還有些不甘心的要再打聽一下﹒

”不錯我是屋主,但不是新搬來的”翔澤正要往下說,一眼瞥見善美走出來,知道自己耽擱了令她掛念﹒”對不起,我想先把東西拿進去﹒”

這時一直站在遠遠的女子已走近到男子身邊,她跟走出來的善美打個照面後,驚叫出來”是甄主播,甄善美主播﹒原來這所房子是被你們買了﹒﹒”

翔澤把東西放好再出來時,衹見善美向着坐在輪椅上的婆婆和推着她的公公彎身致意﹒不用說,受歡迎的甄主播是被認出來,看來一時脫不了身呢!

男士走到翔澤面前,恭敬的遞上名片,”我叫李石基,聽甄主播說你們不是住在這兒,那麽請問尹先生房子有打算賣嗎?”因為先前認不出平日報章上的伊總經理的関係,李石基感到不好意思﹒

”嗯,目前還不曾最後决定”,翔澤心想對方可能不知道這幾幢房子都有可能被改建成豪華公寓的命運﹒”

”唉,不瞞尹先生說,”李石基把烟献給翔澤,也想乘機抽一口﹒

”對不起,可否忍耐一下,因為甄主播對烟味敏感”翔澤委婉的向姓李的解釋,同時深情的望了妻子那邊,她正謙遜的回答着對方的說話﹒

”是這樣的,尹先生”,李石基望向那對老夫婦,”以前我們一家也住在這條街上,不過後來弟弟因為意外死了,爸爸怪罪媽媽,一怒離開家庭﹒因為經濟有困難,房子也被拍賣了﹒媽媽精神受到打擊,差點一病不起﹒這時爸爸覺悟回到家來,决定負起照顧媽媽﹒現在媽媽的情况起伏不定,但只有對着那片綠油油的球場她才會感到平靜,因為過世的弟弟小時候也是最喜歡在這兒走動﹒為了媽媽得着平安,也為了方便爸爸的出入,所以我希望如果這房子換主人的話,我們會有機會搬進來﹒過去的傷痛就讓它過去罷,未來的日子我們會努力的渡過﹒”

翔澤忽然感到有人挽着他臂膀,原來不知善美甚麽時侯來到身邊,而且好像吸着鼻子,可能又泫然欲涕了﹒

翔澤望向漸漸踏入黃昏的天空,母親會在那兒俯視着嗎?
他知道如何决定了﹒翔澤把善美擁入懷抱,此刻,他實在太需要來自善美的能量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尹家的愛在這兒向大家鞠躬謝幕,多謝各位收看,請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