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E筆記欣賞區

愛上女主播(All About Eve)小說創作、劇情評論

文章來源

愛劇村

尹家的愛-愛無盡 (1) ∼ (7) 完結篇

尹家的愛-愛無盡(1)                   2006/10/29                  作者:gingerbred 

善美對於先前攤放在床上的小衣服,小心奕奕的摺好﹒小寶寶會是幸福的,因為學長小時候沒機會穿上的新衣服,我要讓寶寶都穿上,那麽在天上的婆婆便會感到歡喜的了﹒

抱着布包坐在床上,善美忽然對房間有種莫名的惆悵的感覺﹒畢竟學長在這裹渡過他童年的歲月,以後換了新主人,一切便衹能在回憶中去追尋了﹒說起來還是自己幸運,善美心中想着,因為爸爸把自己的房間原封不動的留着呢!

”噢,學長,我想到了﹒”善美忽然靈光一閃的從床上彈起來,她急不及待的要去找翔澤﹒

翔澤靠在後園近厨房窗旁端着咖啡喝了一口,漫無目的看着逐漸黑去的夜空﹒剛才總算和李石基家人話別了

當李向翔澤介紹父母給他認識時,翔澤有禮貌的低頭鞠躬問好,一抬頭,他好像補祝到李的父親眼中閃過的一絲痛苦﹒這種眼神似曾相識,翔澤心中一絲悸動﹒坐在輪椅上的老婦人仰頭看了翔澤一眼,露出了淺淺的看着陌生而又令人心碎的微笑﹒翔澤不禁呆了一下,是善美適時的拖上他的手,使他從迷惘中醒覺過來﹒他輕輕的揑了一下小妻子有點微凉的小手,對她的善解人意表示了無言的感激﹒

”學長,我想到一個好主意,不知道你覺得如何?”善美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顯得興奮﹒

”來,一起坐在這兒再告訴我﹒”翔澤挽着善美的肩把她安置在靠近厨房窗口下的長木椅上﹒原來木椅是可以搖盪的那種﹒

”趁這間屋還沒有交易前用錄影機把內外都錄一遍,那麽以後寶寶也可以看得到了,你說好嗎?”

”可是空屋一間,己經沒有甚麽意義的了﹒”翔澤發覺善美的小手有些冰凉,連忙回身把咖啡擱在窗台上,用雙手搓揉着她的小手﹒

”學長你可以負責介紹,由我來掌機,好嗎?好歹以後有個留念呢!”看着那一臉的期盼,翔澤受感動的把小妻子擁入懷中,長腳一伸的便把長椅搖盪起來﹒

對於丈夫一時的靜默,善美習慣了,知道他是在沉思中﹒她沒有追問下去,祇是安靜的靠在他身上,嗅着那熟悉而令人心中覺得踏實的體味﹒

翔澤記得小時候媽媽抱着他,也是在這長椅輕輕的搖盪着,等着爸爸的歸來﹒很多時等不到爸爸回來他便睡着了﹒有時矇矓中張開眼,會發現到母親疲累而帶點哀怨的眼神,對了,今日見到李石基母親的眼神,多少便是這樣的,而李的父親那種自責的面容,不就是母親鬱鬱而終後父親在自己面前嘆息時的表情嗎?自己一直設法忘記的事,還會有紀念的價值嗎?翔澤心情有點複雜﹒

”善美,”翔澤把臉擱在小妻子的頭上,緩緩地說”,爸爸在母親和我身邊的時間很短,可是我們在等待他的日子就很長”﹒翔澤聲音微弱的說﹒

善美連忙換個姿勢坐好,”對不起,學長,我不是一定要做些甚麽錄影的﹒”望進丈夫那對帶些少憂鬱的黑眼珠,善美為她無意中勾起他的傷心事而感到不安,連忙道歉着﹒

”不,”翔澤拿起善美温暖的小手放在唇上親吻,眼晴充滿柔情的說:”要錄影,我要寶寶知道,爸爸是在爺爺奶奶的盼望中出生的”,翔澤輕輕的撫着善美的腹部,感性的說,”寶寳,我們也是一樣,爸爸媽媽永遠愛你﹒”

”那是甚麽聲音?”善美忽然聽到一聲嗚嚕嚕的叫聲,有些緊張的抓緊翔澤臂膀﹒

”噢,那不過是貓頭鷹的叫聲,你從來沒有聽過嗎?”看着小妻子有點受驚的小臉,翔澤愛憐的說,”夜了,我們現在回家去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東拼西湊,就為了要把迷你裙變長裙﹒

東西粗製濫造,祇此一家,別無分號﹒

今次實在是黔驢技窮,請大家將就一下好了﹒


尹家的愛-愛無盡(2)                  2006/11/4                     作者:gingerbred 


翔澤從會議室出來,一邊跟助手交帶下周去日本開會的一些事宜,一邊想著今天下午要陪善美去文榮醫院作例行產前檢查的事﹒

剛回到辦公室,李秘書便尾隨著入來,把好幾張留言紙條交到翔澤手上,順便報告說董事長打過電話來,說會在中午前到雲﹒翔澤不知道父親找自己有甚麽事?希望不是出外吃午飯,因為他想留在辧公室趕快做完手頭的工作,以便早些下班陪善美去醫生處﹒他迅速的回覆了幾個電話,然後又打電話吩咐助手跟進幾項事情﹒

本來善美的產檢日期是約在下周的,但後來知道翔澤的日本之行很重要,不能取消,所以便衹有把善美和醫生的預約提前﹒善美雖然說她自己可以去,但翔澤怎能放心呢?特別是他那時身在日本,善美會覺得很孤單的﹒

想起善美嘟起嘴給了自己一個小白眼,抗議說翔澤不信任她時,翔澤不禁賊賊的笑了,噢,我可愛的小妻子,妳那裡知道我因為可以陪著妳而心中覺得踏實呢?

”總經理,董事長到了﹒”李秘書通知他﹒

”爸,你來了﹒”翔澤立刻起身相迎﹒

”呵呵,因為要回公司簽幾份文件,順便來看下你和善美可好?”

董事長雖然尚未退休,但也用不著每天上班﹒目前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文榮集團裹佈局,把翔澤栽培成接班人﹒以兒子的精明和魄力,相信是會勝任的﹒

目前地產業一片好景,尹正浩想兒子分多些時間放在地產業方面,反正電視台一切已上軌道,翔澤手下各部門的幹部又各司其位,表現出色,很多事情己經不用兒子親力親為了﹒

”爸,先喝杯茶罷﹒”李秘書端了兩杯茶入來,翔澤接過其中一杯後恭敬的向父親奉上﹒平素翔澤喝咖啡,不過遇上父親來訪時,他也會改喝茶,似乎可以舒緩一下情緒﹒

”善美好罷?”尹正浩對於懷著尹家小孫子的媳婦十分関心﹒

”很好呀﹒今天下午她要去做檢查,所以我想等會兒趁午飯時間先把一些公文趕好後便可以陪她去﹒”翔澤不肯定父親是否計劃和他一起午飯,便搶先說出原委,以免父親開口後才知道自己不能夠陪他﹒

”噢,你自己也要定時吃飯,不要忙壞自己喔﹒”望著兒子有些消瘦的俊臉,尹正浩慈愛的說﹒

”善美給我做了些壽司卷和泡菜湯,要不您也在這兒吃一點?”

”不,謝謝了,我等會兒還有個飯局,是約了松石的宋老闆和幾位地產界的朋友一起﹒”

翔澤記得宋老闆便是開發那個高尚住宅區的負責人,目前在地產界頗為吃得開﹒文榮為了在地產界也擁有一席地,所以對宋也是怠慢不得的﹒

”對了,松石那個住宅區差不多竣工了,你們選好了單位沒有?”

因為文榮也有份投資的関係,所以松石劃出部份單位給文榮內部優先選擇購買﹒

”還沒有呢!可能要等我從日本回來才可以去﹒”

”我知道今日的飯局主要是研究開發我們舊屋那個地方,不過因為收購方面還未完全完成,所以還有很多地方需要討論一下﹒”

呷了一口茶,尹正浩鄭重的望著兒子說,”你打算如何處理舊屋?會賣給松石嗎?”松石方面查到尹翔澤是屋主,但一直未見對方有回應,於是便想通過尹正浩來找尋答案﹒

”有可能的話文榮也想投資這一次的開發計劃﹒”瞭解兒子深沈不露的性格,尹正浩說話也是小心奕奕的﹒

”唔,暫時沒有認真的想過舊屋的事”,翔澤也不知道是否應該告知父親有関李石基和他家人的事,”待我日本回來後再作出決定好了﹒”

”差點忘記對你說上次你答應一齊出席的名人父子慈善高爾夫球賽,因為原來的球場需要修整,所以現在改在舊屋附近那個球場進行了﹒”當翔澤答應可以參加時,尹正浩開心極了﹒

”好的,知道了﹒”翔澤溫和的答道﹒


坐在金醫生的候診室內,翔澤後悔沒有帶一些公文來批閱,因為比善美原定的時間己超過十分鐘了﹒她們還不曾叫她入去﹒翔澤正要起來問個究竟,祇見一個護士出來宣佈,金醫生因為她的一名產婦有突發症狀需要全程觀察,所以不能夠抽身替餘下的人作產檢﹒她們可以選擇改為下一次預約,又或是留下來稍候一下,因為另一位臨時代替的醫生己在途中了﹒

”妳想如何?”望著一臉安詳在織著東西的小妻子,翔澤讓她決定﹒

”反正來了,就再等一下罷﹒”善美露出甜美的笑容來安撫著開始不耐煩的丈夫﹒

果然不久之後護士便叫善美的名字進去了﹒

”尹先生,姜醫生想要見你﹒” 


尹家的愛-愛無盡(3)                2006/11/11                   作者:gingerbred


善美尾隨護士入到內面,護士給她量了血壓和體重﹒

”對不起,尹太太,金醫生要下一次才可以看到妳了﹒”護士一面在善美的病歷上書寫一面親切的說﹒對於自己能夠為聞名的甄主播服務,護士小姐是深覺榮幸的﹒

”不要緊,”善美微笑著說,”希望金醫生的那位病人沒有甚麼大礙﹒”

”好了,請到這邊這個診室來﹒”護士領善美進了空房間,安頓她坐上那檢驗床之後便退了出去﹒

一陣叩門聲,善美別頭一看,衹見一個低頭看著病歷的女醫生進了入來﹒

”嗨,妳好!我是薑醫生,臨時來代替金醫生的”她伸出手來跟善美握了一下﹒

”妳好!”善美看著面前的薑醫生,奇怪好像從未在文榮醫院的產科部見過,看來是新來的罷﹒

薑醫生熟綀的掛上聽筒替善美探聽了一下,然後叫善美躺下來﹒

”妳覺得怎樣?有沒有甚麽地方不舒服?”

善美搖頭,定定的看著醫生,看進對方的眼睛去﹒薑醫生的眼珠好像不是純黑或是棕黑色,深色中帶有有種玻離珠的光芒,她是混血兒啊!

薑醫生讓她聽到胎兒跳動的聲音,似乎比上一次聽到的更為響亮﹒記得第一次聽到時,學長緊握著自己的手,臉上是一片興奮滿足的表情﹒

”看來一切都很好﹒今天時間不夠,留待下一次金醫生再為妳做個超音波檢查好了﹒”

姜醫生友善的看著善美說﹒”護士小姐說妳是MBC的主播,是嗎?因為我剛從美國回來不久,很多方面還是不大清楚﹒”望著眼前端莊秀氣的孕婦,薑醫生不由得對她生出好感﹒

”我是甄善美,是MBC的主播之一,請多多指教﹒”

”恕我冒昧﹒MBC的創辦人好像有位女兒嫁了一位姓尹的,不知妳聽說過沒有?”當年聽媽媽提及尹伯母外家頗有錢,MBC電視台是他們的家業之一﹒眼前這位尹太太病歷上寫的資料,丈夫一欄姓名是尹翔澤,職業是MBC總經理,他會是‘亮晶晶‘嗎?當年媽媽讚尹伯母的兒子的眼睛特別漂亮,好像天上閃亮晶瑩的星星一樣,所以此後見面時總是叫他‘亮晶晶‘﹒以致也記不起他的名字了﹒

”我丈夫叫尹翔澤,據我所知道他的外公是MBC的創辦人﹒”善美不肯定對方是想打聽甚麽?

”請問尹先生今天有陪妳來嗎?”薑醫生語氣充滿期待﹒

當知道人就等在外間時,薑醫生立即通知護士請他進來﹒

翔澤拎起妻子的手袋和裝毛綫的提袋急急的隨護士走入房間時,剛好見醫生扶善美坐起來﹒

”善美,妳沒事罷?”翔澤一個箭步上前,緊張的語氣表露無遺﹒

”我沒事﹒”善美向翔澤使了個眼色,”翔澤,這是薑醫生﹒”

”噢,薑醫生妳好?”翔澤恭敬的伸出手來和薑醫生握手﹒

”尹先生你好!你太太的檢查一切正常,不過今天因為時間關係,不能做超音波檢查,留待下次金醫生負責好了﹒”

”好,辛苦薑醫生了,”翔澤彎著身多謝﹒

”尹先生請問你在瑞草環區住過嗎?”看見那雙明亮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薑醫生有點把握了﹒

當聽到薑醫生提及舊屋所在,翔澤為之愕然﹒這時他才認真的盯著對方看﹒

那一對眼睛,是了,是眼睛,怎麽好像在那兒見過的?我認識她嗎?

”我童年時和母親住在瑞草環區,”翔澤一邊在腦海中翻查紀憶,一邊禮貌的回答﹒

”噢!那你一定是尹伯母的兒子了,我的天,你是‘亮晶晶‘﹒真是太好了﹒”姜醫生完全失卻先前冷靜自若的風度,上前熱烈的擁抱著這個童年認識的友人﹒

”是妳,丹丹﹒”能夠叫他‘亮晶晶‘的祇有兩個人,他童年時認識的一對母女﹒翔澤很高興的轉身對善美說,”薑醫生和她媽媽以前曾經在舊屋住過呢!”

這時護士叩門探頭進來,說下一位病人在等候了﹒

”‘亮晶晶‘,不,尹翔澤,我們一定要約個時間敘敘”,她從口袋中拿出名片,交到翔澤手上﹒

”那是一定的﹒”翔澤也雙手奉上自己的名片﹒

”尹太太,很高興認識妳﹒”薑醫生接過翔澤的名片向善美頜首後便匆匆走出房間﹒

在回家的路上,翔澤很少說話,祇是滕出一隻手來握著妻子的小手﹒善美知道他在想東西,於是也安靜的讓他握著,久不久翔澤的大手會緊了一緊,善美知道那是丈夫收到她傳過去的電波,正在無聲的表示感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謹以此一篇獻給Sonata,祝她平安快樂﹒ 


尹家的愛-愛無盡(4)               2006/11/18                   作者:gingerbred

吃完晚餐,翔澤在洗碗,而善美則在準備明天帶返公司吃的午餐﹒善美現在除非必要,也很少和招弟或其他同事外出吃午餐了﹒

”學長,明天想吃甚麼水果?”善美看著面前好幾種水果,有些還是進口的名貴水果,拿不定主意﹒

”嗯,還有香蕉嗎?明天有會議,中午又有個飯局,妳還是給我留個蘋果和香蕉好了﹒”翔澤怕自己進進出出的,會把善美為自己做的水果盒忘記在辦公室的冰箱內﹒但香蕉或蘋果可以放在口袋裡,隨時可以享用﹒

這時電話響起﹒”你好?我是善美”放下手中的水果,善美走出去客廳拿起電話接聽﹒

”哦,是爸爸”原來是學長父親﹒”爸爸您好!噢,對,剛吃過了﹒我身體很好,謝謝爸爸関心﹒”

不知道爸爸打電話來有甚麽事?翔澤放下手中的抹布,也走出廚房準備接聽電話﹒

”爸爸您好,”接過善美遞過來的電話,翔澤邊說話邊想摟著小妻子,卻被她像小魚兒一樣的滑溜掉﹒


善美從浴室梳洗出來時,發覺學長已躺在床上,雙手墊在頭下,眼睛瞪著天花板的在想心事﹒

”學長,可否閉上眼晴一會兒,待你聽到鈴聲才可以睜開眼喔﹒”

翔澤遵從的合上眼,不知道小妻子又攪甚麽玩意兒?

房間一下子靜下來,但翔澤隱約嗅到善美浴後的那種香氣離自己很近,而且又好像感覺到有一些壓抑著的呼吸聲在自己附近,心中正在納悶時,‘叮叮‘兩下來自計時器的聲音響起﹒

徐徐的張開眼,翔澤才發覺室內漆黑一片,原來是善美把燈関了﹒可是翔澤看到眼前有兩顆圓圓有光澤的東西盯著自己看﹒

”不要動,學長﹒”正想把攪怪的妻子扯入懷抱時,善美卻正經八百的阻止他﹒

善美緩緩的落坐在床沿,把臉湊上去的對丈夫說,”亮晶晶的眼睛,真是好看﹒”

翔澤不由分說的把善美扣住,把她安放在身旁,讓她的頭靠在他手臂上﹒

”今天累嗎?”翔澤的大手撫著善美的腹部,一邊在善美的耳旁低喃著,

”還好,”善美的手愛戀地在丈夫的胸膛游走一番﹒”爸爸打電話來不是有甚麽事罷?善美覺得是學長爸爸那通電話令到學長有點悶悶不樂的﹒

”唔,爸爸是想確實我是否會答應把舊屋賣給宋老闆那個集團,現在他們還打算擴大面積﹒爸爸說文榮的加入會帶來很多利益﹒﹒﹒﹒﹒”

”那李石基家人方面又如何?不賣給他們了?”善美打斷了丈夫的說話,另外心中又佩服當日學長沒有肯定答覆,祇是說還有很多地方需要研究和處理,令李家不致於把希望完全記托在和屋主的一面之緣上﹒

”我還在想應該怎樣向爸爸觧釋反對集團收購的決定﹒聽爸爸的意思我應該把舊屋放手,而賣給宋老闆的集團會對文榮有利﹒”翔澤似乎有些煩惱﹒

”那你會如何決定?”善美仰頭望進在黑暗中發亮的一對眼晴﹒

”妳知道嗎?今天重見了薑醫生,令我想起小時在舊屋的日子來﹒嗯,我想邀請薑醫生去舊屋重遊,妳覺得好嗎?”

”都隨你﹒對了,薑醫生是混血兒來嗎?”善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問﹒

”姜醫生的外婆在失去丈夫後便帶著獨生女兒到我外公外婆家做幫傭﹒因為她忠心和勤奮,外公便讓她多些照顧我媽媽﹒姜伯母和媽媽年紀相若,所以亦做了朋友﹒後來姜伯母在外面認識了一個美兵,而且跟他廝混﹒薑醫生的外婆禁不住打擊而一病不起﹒而大家也失去姜伯母的消息﹒”翔澤輕輕的移動一下姿勢,讓妻子依偎得更舒適一點﹒

”有一天媽媽告訴我說無意中碰到以前的朋友,而且亦邀請了對方來一起暫住,直至她們移民美國﹒那時爸爸很少回家,家中忽然多了兩個陌生人我很不慣﹒丹丹,即是薑醫生,她的生父是一位美國大兵,替自己的混血女兒取名丹尼爾﹒但因為不同族類的結合不受歡迎,所以他們生活困難﹒後來丹丹父親返回美國,逼使丹丹和母親過了一段顛沛流離的日子﹒因為受到岐視,所以丹丹越發堅強﹒由於她一雙眼睛洩露了她的身份,所以她對我雙眼一點也不喜歡﹒姜伯母是因為讚賞我對眼晴而暱稱我‘亮晶晶‘﹒但丹丹不以為然,反而取笑我﹒﹒﹒﹒﹒”

翔澤突然覺得胸口上的人兒亳無動靜,原來不知何時善美己睡著了﹒

”睡罷我的愛,願妳有個好夢﹒”翔澤溫柔的在小妻子光潔的額頭上印上一吻,幸福的感覺油然而生﹒
 

尹家的愛-愛無盡(5)               2006/11/25                  作者:gingerbred

”你們來了,歡迎,歡迎﹒”薑醫生笑意盈盈的把站在門外的一對男女打量了一下﹒他倆是今晚的貴賓﹒

今次是和‘亮晶晶‘重逢後的第二次見面﹒衹見他裹面是一件白色的襯衣,外面套上了件海軍藍的V領毛衣,下麵配了條同色的褲子,要說有多帥氣便有多帥氣,比起那天西裝畢挺不怒而威的架勢,顯得年輕俊朗﹒被丈夫擁在身旁的尹夫人穿上一件白色長袖的樽頜毛衣,外面是一件粉紅色的背心裙,手上挽了件披肩,神態盡顯溫柔的依偎在丈夫身旁,真是一對璧人,薑醫生心中不禁喝彩﹒

”謝謝妳邀請我們來”,翔澤和善美分別的和薑醫生擁抱一下﹒

姜醫生換下了白袍,祇見她穿上了一件淺灰色的套頭毛衣,下面是一條深灰色長褲,面上充滿了笑意,加添了一種優雅的魅力﹒

”初次拜訪,不成敬意”翔澤恭敬的雙手把一瓶韓國特產的清酒敬上﹒

”噢,你們客氣了﹒”祇見她轉頭向裹面喴叫,”比爾,尹先生和夫人來到了﹒”

祇見一個身村微胖的外國人走了出來,身上還有條花布圍裙,顯得有點滑稽﹒

”啊,是尹先生,尹夫人,幸會﹒”他伸出手來跟善美和翔澤握手﹒

”這是比爾,我的丈夫﹒”姜醫生介紹著﹒

善美記得學長告訴她薑醫生打電話去公司邀約他們去她家吃飯兼敘舊﹒她並且透露給學長知道她己經結婚,丈夫是美國人雲﹒

”請進,請進﹒”薑醫生的丈夫熱情的表示歡迎﹒”麻煩妳先招呼客人,親愛的,我再去廚房準備一下便差不多了﹒”

”薑醫生你們住的這個地方不錯,很寬敝呢!”翔澤在讚美著,而善美也好奇的溜覽室內的擺設﹒

姜醫生和丈夫住的地方是市區內一座高尚大廈,樓高二十層﹒很多外國人都選擇住在這兒,因為出入方便的原故﹒

”學長,你看,”善美一陣驚呼,指著壁爐上的擺設﹒那是好幾隻大小形狀不一的貓頭鷹﹒

”怎麽,丹丹,不,薑醫生妳如今不再討厭牠們了?”翔澤記得她住在舊屋時一聽到貓頭鷹的呼嚕聲便循聲去拿小石子去擲的﹒

”呵呵,丹妮爾現在可喜歡牠們呢!”姜醫生的丈夫由廚房走出來插嘴﹒”你們有機會一定要來我們美國的家,看看她從世界各地搜集回來的貓頭鷹﹒有在非洲肯亞買的用原木刻成的,有從瑞士買的一個報時鐘,貓頭鷹會從樹洞中走出來報時,還有﹒﹒﹒﹒”比爾還未說完,便被薑醫生推回入廚房,一邊撒著嬌說,”親愛的,我們都肚餓了,不要讓尹家的寶寶在他媽媽的肚皮內抗議喔!”

”我可以幫忙嗎?”翔澤要跟入廚房﹒

”不,你先陪著太太,比爾和我很快便會弄妥的了﹒”

善美看著餐桌上的佳餚,不是很多,但都是很精緻,而且顏色悅目,令人胃慾大開﹒今晚的主菜是烤雞胸肉,配菜有嫩綠的長豆,紅皮的小馬鈴薯,橙色的胡蘿葡﹒另外又有生菜沙律和撤在裹面像車厘子一樣的西紅柿﹒竹藍內的小麥包還透著麥香,真是令人食指大動﹒

”還合你們胃口罷?”薑醫生関懷的看著善美﹒

”單是看便引得我夠流口水的了,”善美神情愉快的轉向薑醫生和她的丈夫,”辛苦你們了﹒”

”不用客氣,其實比爾喜歡煮東西吃,你們賞面來倒給他一顯身手的機會”薑醫生看著一旁微笑默認的丈夫﹒”對了,翔澤他們帶了一瓶本地的出的清酒,要不要試試?”

三隻灑杯半滿,衹有善美面前的是橘子水﹒

”為我們的重逢乾杯”薑醫生感性的向翔澤舉了起杯子﹒

”為你們的重逢舉杯”,比爾向著妻子和相貌俊美的人客舉杯﹒

”祝福你們的重逢,”善美誠懇的端起她的橘子水,對著薑醫生和自己丈夫說﹒

晚餐在愉快中的氣氛中結束﹒善美特別向比爾表示欣賞那烤得外微焦而內嫩的雞胸肉,說寶寶也吃得手舞足蹈的,善美邊說邊撫著肚子,引得比爾開懷大笑﹒

姜醫生清理好廚房,把盤碟放入洗碗機後,也趕緊出來加入人客和丈夫的閒談﹒

”那天丹妮爾回來告訴我她見到她童年認識的那位有雙像‘牛眼‘的朋友時,興奮極了﹒”比爾滔滔不絕的說,卻看不到妻子尷尬的表情﹒薑醫生後悔了告訴比爾知道她因極端嫉妬‘亮晶晶‘的大眼而索性背後叫他‘牛眼晶晶‘的事﹒

”呵呵,”翔澤爽朗的笑了,而且很快的瞄了善美一下,那天晚上正要告訴她知道丹丹‘叫他‘牛眼晶晶‘的惡作劇,不想她卻睡著了﹒

”我對你坦白過我以前的不少糗事,不是麽?”薑醫生靠在丈夫身旁,倚賴的望著他說﹒

”是的,親愛的,不過現在可是為以前的惡行而贖罪的好機會喔!”比爾把手攬在妻子肩頭,輕輕的揑了下﹒

”翔澤,母親是對的,你的眼睛是少見的漂亮,因為是星星躲在裹面的原故﹒”薑醫生呷了一口咖啡,神情有點傷感﹒

善美的小手拿起丈夫的大手,輕柔的握著,傳達愛意﹒

”混血兒受人歧視,不漂亮的混血兒更令人看不起﹒我時常向母親抱怨我的出身和被人取笑的眼腈﹒我變得不愛上學,討厭周圉的人﹒我催母親快些找尋我的父親,然後申請移民來離開這個不能容納我的國家﹒”

翔澤靜靜的聽著,才知道當日那個性情古怪的丹丹,內心是這樣的痛苦,而自己雖然沒有鄙視過她,但也不曾主動的去瞭解她﹒

”真是對不起我沒有幫過妳,丹丹”翔澤動容而又有些慚愧的看著薑醫生﹒

”不,不,這不関你的事﹒你當時年紀比我小,偶爾肯跟著我己令我覺得很快樂的了﹒”翔澤親切的一聲‘丹丹‘,立刻把薑醫生的情緒變得好轉﹒

”妳知道嗎,善美,”薑醫生望向善美,”在我放棄上學的日子,母親在外面奔波找尋父親消息的日子時,是尹伯母在照顧我,給我補習,鼓勵我多看書籍,用智識武裝自己﹒尹伯母說過藏在腦中的學識,是永遠沒有人可以盜走的﹒”

薑醫生轉頭看著在點頭的丈夫,”到美國後我勤奮唸書,比別人加倍用功,總算沒有辜負母親和尹伯母的期望﹒”

”媽媽一直很喜歡妳,在你們移民美國後還一直叼念著沒有好好的教妳彈鋼琴呢!”翔澤溫暖的笑著說﹒

薑醫生站起來,走向壁爐的架上取下其中一隻用白色石膏刻成的貓頭鷹,”因為那時候心中充滿恨意,所以對貓頭鷹的呼嚕聲覺得刺耳,要擲石子來趕走牠們﹒你還記得嗎?”薑醫生把模型放在翔澤手中﹒

翔澤點頭﹒他那會不記得,丹丹就是強逼性的把小石子塞在他手裡叫他向樹上的黑影投擲的﹒

”離開前的晚上再沒有聽過呼嚕聲,看來是我把牠們趕盡殺絕了﹒”薑醫生很感性嘆息著,帶點內疚﹒

”丹妮爾因為這樣而不停的搜集貓頭鷹的擺設品呢!﹒”比爾愛憐的看著妻子﹒

”薑醫生,牠們又回來了﹒”善美忍不住高興的說﹒
 

尹家的愛-愛無盡(6)              2006/12/3                  作者:gingerbred

於是善美把最近在舊屋聽到的貓頭鷹叫聲的事說出來﹒

”那真是太好了,”薑醫生眼中露出光芒,走去攬著丈夫,”比爾,你說牠們會是重返舊地嗎?我們可以保護牠們嗎?”

”呵呵,”看著妻子急切的眼神,比爾拍著她的手安慰地說,”讓我找個機會研究一下,放心好了﹒”

”噢,比爾也是美國保護野生動物基金會的委員之一,現在趁大學年假來為基金會做點宣傳和考察的工作﹒”見到翔澤夫婦投來詢問的目光,薑醫生連忙解釋﹒

在電話中丹丹對翔澤說起她的丈夫是美國人,年紀比她大,妻子十年前去世,惟一的兒子也早已成家立室,給他添了個男孫﹒比爾是大學教授,還有兩年也要退休了﹒丹丹說丈夫給她很大的自由,因為知道她崇尚無兒女之累,所以也不要求她為他生兒育女﹒

對於丹丹說不要生兒育女時,翔澤似乎想起那態度有點泠漠的女孩,是環境一早決定了她的選擇嗎?

”尹先生,夫人,你們能允許我到府上附近觀看一下嗎?”比爾懇切的提出要求﹒

”可以嗎?我真想回去看看呢!”姜醫生難忘尹家母子對她和母親的溫情﹒

”當然可以,我正想邀請你們到舊屋重遊,因為,那個區的房屋有可能在明年初被拆除,重新開發為豪華公寓呢!”翔澤有點悶悶不樂的說﹒

”真的嗎?那麽那些貓頭鷹豈非無家可歸,要永遠消失?”薑醫生的心思都放在那些嗚嚕嚕叫的夜鳥身上﹒

”歡迎你們來﹒不如來吃晚餐罷,讓我做些簡單的韓國菜,”看著丈夫,善美覺得興奮,”學長你認為好嗎?”

”好極了﹒”翔澤讚賞的看了妻子一眼,一面從口袋裹拿出電子記事簿,一面找出最快的日期,起碼在去日本公幹之前﹒

比爾夫婦的時間比較有彈性,所以都同意了翔澤決定在後天星期二的日子﹒因為星期三翔澤會飛去日本開會,星期六才回來,然後和父親約好出席名人父子高爾夫球慈善比賽﹒而且星期二他會因第二天的遠行而可以依時下班回家呢!

把約會的日期敲定,大家都深覺愉快﹒

在為丈夫和翔澤另外添過熱的咖啡後,薑醫生走入臥室,然後拿著一個似乎是飾盒的東西出來﹒她和比爾深情的對望一眼,在他身邊坐下來,緊緊的靠著﹒

”因為童年時受到歧視,所以我對混血兒的身份很抗拒﹒去到美國後和父親又相處得不大好,所以當人家好奇我的另一半血統時,我總是含糊的混過﹒父親其實生活拮据,初時還好臨行前有尹伯母送的一筆錢,幫助我們在美國渡過很多次難関﹒後來父親因為酗酒舊病復發,進出榮民醫院多次,母親也因為長期照顧失意的父親而弄到心力交瘁,就在我大學畢業前一年永遠離開了我﹒﹒﹒﹒”說到這兒,薑醫生有些哽咽,比爾適時的把手擁著妻子肩頭,傳達安慰﹒”不久父親也去了﹒”薑醫生挺直了一下身體,繼續說,”直到我認識了比爾之後,我才從痛苦中走出來”感激的看了丈夫一眼,薑醫生忽然笑了起來,”你們知道嗎,比爾也是混血兒來,而且是兼有德國和愛爾蘭的血統,引以為傲﹒我的世界逐漸開放,也不再被自己的身世而困擾了﹒”

”丹妮爾找機會認識韓國同胞,重新溫習被遺忘了的韓語,而且還給我吃泡菜吃出興趣來﹒”比爾眉飛色舞的忍不住插嘴﹒

”是泡菜嗎?善美弄的還不錯,你們一定要來嚐下﹒”翔澤對善美的手藝深具信心,

”那當然一定﹒”比爾夫婦異口同聲的說﹒

薑醫生走到餐桌把其中一張椅子拉過來放在善美旁邊坐下,然後打開手中一直握著的紅色絲絨盒,原來是一條珍珠項鍊,顆顆渾圓充滿光澤,看來是上乘的貨式來﹒

”尹伯母對我非常好,時常說我像是她沒有的女兒一樣﹒這條珍珠項鍊是她送給我的禮物,說是她提早給我的結婚禮物﹒我本來不肯接納,因為我一向覺得戴手飾很麻煩,倒是母親勸我收下,認為我和尹伯母投緣,要好好珍惜﹒”薑醫生望了一下丈夫,”我祇在結婚禮上戴過一次﹒母親來不及看到我出嫁,但有尹伯母的這條珍珠項鍊,但好似擁有兩個母親的祝福一樣﹒”

”而今我有了一個最好的歸宿,己經彌補了過去的遺憾﹒我無兒無女,比爾的兒孫也等於是我的一樣﹒所以我決定把這珍珠項鍊轉送給你們的女兒,到底它是藏著尹家的愛,源源不息﹒”

翔澤和善美感動的聽著,說不出話來﹒

”薑醫生,妳是說尹先生和夫人這一胎是千金來?”看著善美雙手接過盒子,比爾打趣地問妻子﹒

”還不知道呢,不過他們還年青,不愁追不到的,呵呵﹒”看到善美羞不可抑,而翔澤也露出靦腆之色,薑醫生一臉正經的說:”在診所見到你們之後,回來我對比爾說韓國有像翔澤和善美這樣優秀的人,真令我覺得驕傲呢!”
 

尹家的愛-愛無盡(完結篇)                  2006/12/9                 作者:gingerbred

忙碌了一天,翔澤和善美終於可以躺到牀上來,享受一下两人情意綿綿的時刻﹒

翔澤側過身,用手輕輕掃着善美隆起的腹部﹒

”寶貝還有踢嗎?”翔澤把半邊面貼在妻子的肚皮上,好像要找寶貝說話﹒

善美看着平日一面威嚴的尹總經理,現在卻是一臉孩子氣的伏在自己身上,逗着她肚裹倆人的愛情結晶品說話,心裹不禁一陣悸動﹒

”學長﹒”

翔澤抬起頭看到妻子熱烈的眼神,隨即有默契地找到那两片微張的紅唇,把所有熱情灌注入去﹒善美覺得學長今晚吻得特別激烈,而且帶有需索﹒她何嚐不想把自己都揉進丈夫的身軀,以紓解他近日在工作上的壓力﹒

房內一片靜寂,除了那陣陣夾雜着男女的呢喃聲﹒


翔澤一回到公司不久,便接到父親的電話﹒

”翔澤啊,宋老板那邊在催着,而且說好像政府準備對土地開發案的審核有新的條例,所以想趕在之前呈方案,以免夜長夢多啊!”

翔澤聽出父親的聲音透着焦慮,他也明白到父親是想藉這件合作事件來加強文榮的地產業實力﹒

”爸,我不想舊屋被拆掉﹒”翔澤看到案頭的彼得兔,立即撥雲見月的頭腦清明﹒

”翔澤,我也聽朴經理提及過有人向你接觸過想買舊屋的事了﹒其實你可以請朴經理在文榮的租務處找幾個單位給對方選擇,再給些優惠條件,相信這是辦法來﹒”

”爸,我真是很抱歉﹒這件事令您感到為難了﹒我喜歡舊屋那個區,因此希望它能夠保留下來﹒宋老板那邊就麻煩您替我解釋一下,希望以後大家還有合作的機會﹒'翔澤知道董事局會有人因為他的决定而不滿父親不對兒子施壓力來顧全大局﹒

”或者等你由日本回來我們再討論好了﹒不要忘記那個慈善比賽喔﹒”收線前尹正浩祝兒子一路順風﹒

”謝謝你給了我信心做决定,”翔澤拿起彼得兔把玩了一下﹒
他决定為两方面來重建家園﹒


姜醫生早一天打電話來說比爾想早些去到舊屋,打算在周圍做一番觀察云﹒

翔澤和善美提早下班,先回家中拿泡菜﹒善美慶幸上次腌了較多泡菜,味道己熟透,可以拿來送給姜醫生和比爾享用,否則現在才開始做又要耽擱幾天的時間了﹒

”別要忘記帶送給他們的那些禮物啊!”善美想起舊屋附近空曠地方多,黃昏後會較凉,所以拿了件有頭套的輕便大衣﹒

去到舊屋,善美把一些韓式的糕點和泡菜都放入冰箱內﹒

這時有人按門鈴,原來是飯店預訂的睌餐送來了﹒祇見两個侍者模樣的人拿着幾個箱子進來﹒他們在厨房的流理台上擺上了两個有蓋的銀盆,另外下面有一個容器,當中放了一個圓形冒着火苗的器具來為食物保温﹒烤排骨則放進烤箱內低温烘着﹒放下四人份的餐具後他們便離去﹒

善美把蓋着鋼琴的白布撒下來,鋪在桌子上﹒然後到後園摘下了一把她叫不出名字的花兒,在厨房找到個玻璃罐盛了水,便把那些盛放的鮮花放在裹面,頓使飯桌生色不少﹒

”學長你看這樣好看嗎?”善美眼睛投向飯桌,徵求丈夫的意見﹒

”好看極了,”翔澤從背後環抱着妻子,正想進一步温存一下的時候,門铃卻適時的響起來﹒

來的正是姜醫生和她夫婿﹒

姜醫生急不及待的走進來,立即像小孩般的大呼小叫,她憑兒時的記憶帶着自己在屋內穿插,興奮得很﹒比爾對翔澤和善美搖下頭,温和的微笑着﹒

翔澤問比爾要不要先喝點飲料,但他說想趁天色尚早時在附近看看﹒於是翔澤先陪比爾出去﹒

善美在屋內陪着姜醫生懷舊一番之後,两人也跟着走出屋外﹒

原來比爾帶備了小型的錄影相機,一面錄影一面解說,有時又停下來寫東西,十分專業﹒當他問翔澤是那一棵樹上有貓頭鷹棲息時,姜醫生立刻跳出來引領丈夫,好不高興﹒

在屋外附近都看過後,比爾要求翔澤載他往公路的另一邊去看,甚至去到山脚下的高爾夫球場轉了轉﹒比爾問了些有関環境生態的問題,善美答應第二天去電視台的圖書室找答案﹒

可能是在外面折騰了一些時間,回來後大家都胃口大開﹒比爾對人参雞湯感到新鮮,對烤排骨和泡菜拌飯讚不絕口﹒

姜醫生帶着一臉虔誠的吃着,她說這餐韓式美食令她想起好多年前和母親及尹伯母,翔澤一起吃飯的光景,所謂景物依舊,人物全非了﹒

看着姜醫生有些傷感的樣子,翔澤彷彿見到當年丹丹要離尹家時的神情﹒翔澤舉起面前的酒杯說:”向我們在天國的母親致敬﹒”

姜醫生感激的看了翔澤一眼,微笑頷首,眼角邊似乎泛着淚光,把酒一飲而盡﹒

善美舉起橘子水,也大大的飲了一口﹒

這頓晚餐吃得大家很滿意﹒姜醫生說她吃得太多了,所以要起來走動一下﹒

她走去揭起鋼琴蓋,單調的按了幾下﹒然後她似乎在彈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但又忘記了大半﹒

”尹伯母教我彈這首歌,可是我不專心,所以一直沒學好﹒”
姜醫生回過頭來,”翔澤,可以幫我重温一下嗎?”

翔澤端坐在琴椅上,輕鬆的把閃亮小星的典子彈罷﹒

善美走到丈夫身旁,翔澤示意她坐到身旁,然後他低頭對着善美的腹部細語:”寶貝,要聽好喔﹒”

望着亮晶晶氣宇不凡如雕塑般的面容和身旁甜美温柔的妻子,姜醫生替尹伯母感到高興﹒福有悠歸,尹家的後代是出色的﹒

隨後翔澤又應姜醫生要求彈了幾首大家耳熟能詳的曲子,大家都沉醉在行雲流水般的琴聲中﹒

翔澤夫婦送給姜醫生一套杏色和棕色相配的韓服,令她大為驚喜﹒另外又有一隻在南大門找到的貓頭鷹,是用布料造的,樣貌神似可愛,姜醫生高興極了﹒送給比爾的是一副望遠鏡,是韓國最有名的光學儀器公司的最新產品﹒

大家在屋外的車道話別時,忽然聽到呼嚕嚕的叫聲﹒姜醫生啊的叫了出來﹒隨即挽上丈夫的臂膀,向樹叢望去,面上是安慰的笑容﹒


第二天翔澤便飛去日本﹒

在此期間善美也沒有閒着,他幫比爾找資料,而且陪他再度回舊屋觀察來確定一些事實﹒善美又乘機做個特別節目,訪問比爾,談談保護生態環境的重要性﹒

在翔澤從日本回來前一晚,收到父親打來電話,說剛收到內幕消息,說舊屋所在地區歸入保護野生動物範圍,因此禁止開發或破壞云﹒


高爾夫球慈善比賽結束後,尹正浩要求來舊屋看看,反正賽事就在舊屋附近那個場地﹒

到達時恰巧見到李老伯推着輪椅上的妻子在觀看活動﹒李老伯見到尹正浩畧為點頭﹒然後走到翔澤面前,拉起他的手卻說不出話來,最後沙着聲音說:”謝謝,謝謝你﹒”

在走回車上時,尹正浩拍着兒子的背,充滿感情的說:”翔澤,爸爸很高興,我知道媽媽也很高興﹒”


幾個月後晨早五點光景,翔澤被起身上洗手間的妻子弄醒﹒

”學長,我們要去醫院了”﹒

翔澤睡意全消,立即用電話通知醫生和醫院,又用最快的速度把善美和自己穿着好,拿起小皮箱便走﹒

在車上善美疼痛難忍,翔澤一邊緊握她的手一邊提醒她做吐氣動作,一邊無限憐愛的說:”善美,我的愛,請加油,很快天便會亮了﹒”

一輛盛載着無盡愛意的汽車迎着旭日向前飛馳着,去迎接一個小生命,也去迎接他們的未來﹒


-------------------------------------------------
gg受命短裙變長裙,終於交貨了﹒惟是手工粗劣,有負厚望矣!

謝謝大家一直來的盛情回應﹒

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