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E筆記欣賞區

愛上女主播(All About Eve)小說創作、劇情評論

文章來源

愛劇村

分心 (1) ∼ (15) 完結篇

分心(一)                2003/6/4                   作者:fat 

欣賞眾多才女的番外篇已是生活的一部份,在吸取了幸福能量之餘,僅以此小小的拙作回敬大家的慷慨。
這也是因為AAE而作的嘗試,各位見笑了!!!

分心(一)

今天的翔澤給永希硬拉來陪她去一個廣告小演員的面試。
心中有點不甘的他,要不是母親在旁說項他才不願在這麼人多的埸合出現呢。一群八至十六歲的女孩子按編號坐著等候,翔澤悶悶的走到室外,身後傳來『一號樸彩琳』的呼叫聲,永希她二十多號看來得等上一陣子。台上的小女生掛著可愛的笑容活靈活現的演繹出評選的要求,台下的二位負責甄選的評判禁不住交換讚賞的眼神。

翔澤無聊的走著,忽然聽到一陣柔和的芭蕾舞曲,一向喜愛音樂的他不由自主地走向發聲的方向。遠遠看到一群身穿芭蕾舞衣的小女孩靜靜的排在門外,在他正想往回走的時候,一個小小的身影吸住他的心神。看她的小嘴嘟得高高的,小巧的鼻子縐作一團,一雙帶霧的眼睛不時飄向站在通道旁正在談電話的男人身上,這分明是一張好不委屈的臉,心不由來的揪動一下。那男人關上電話後,匆匆的走到接待處低聲的交代幾句,就拉起小女孩的手說:『善美,爸爸的工地有急事要去處理,改天再來重考,現在我先送你到阿姨處,你要乖啊!』小女孩抬起頭來說:『不用考試?是真的嘛!』一朵笑容緩緩的從咀角溜開,轉瞬間如太陽般的燦爛,照亮了一室也溫暖了他的心。望著遠去的身影,口中低唸著『善美』,一個擁有神奇感染力的可愛女孩。

再次踏進面試的場地,剛好看見永希站在台上準備表演。
看她充滿自信的完成每一項要求,耳邊傳來一陣來自評審的低語:『這個永希真是一板一眼的,做廣告而言她比較嚴謹,如果是主持的話那她真是滿有潛質的。』

天真可愛的小善美坐在甄貴成的大腿上驁喜的指著電視螢光屏說:『爸爸,你看她和我笑得很像,都是眼睛彎彎的呢!』 貴成寵溺地點一點她的鼻子說:『才不是,妳的笑容是爸爸心中的唯一,沒人可代替的。』跟著抱起小善美,『來,我們去吃烤肉好不好?』父女二人親親愛愛的出門吃飯去了。

翔澤坐在候機室內,想起剛剛才分手的母親,雖說留學英國是她一力促成,對於一個高二生來說少不免多加叮嚀,淡淡的離愁充斥著兩人之間。正陷入一片迷茫的翔澤被四週的讚嘆聲驚醒,抬眼看見多人指著電視中的小女生說:『她的名字叫樸彩琳,她很可愛,笑容真是甜美,是廣告界的小公主………』七咀八舌的說個不停。他定眼看一看這打敗永希的小女生,年紀、身高、笑容都有股熟識的感覺。不,能牽動他的心祇有那名字叫善美的小女孩。我會帶著善美那溫暖的笑容作為我奮鬥的能量,我們會再遇上的,我的小天使你要等著我啊!

待續


分心(二)           2003/6/5               作者:fat 


謝謝撥冗閱讀,希望沒有令大家失望。
收到秀雲、Na Na、LL、靜心人、Vivian-h、琳迷、雅綺、danelle等的鼓勵,不勝感激和感動。給你們鞠躬, 再一次多謝!!!

分心(二)

金佑振靠在燈柱旁,眼睛盯住學校大門,心思卻飄向善美。
自從甄大叔父女住進他們的屋村後,比他少五歲的善美就成為了他甜蜜的包袱。得知她從小就失去了母親,情況一如他祇有母親時,一直渴望擁有兄弟姊妹的他,二話不說就摃起接送上學的任務。今天善美有課餘的舞蹈班,看看手中的小蛋球和果汁,想到她那小口被食物擠到滿滿的傻樣子,不自覺的笑出聲來。這時頂著一頭凌亂短髮的善美如一隻飛舞的小天鵝撲進了佑振的懷裡,「哥,有沒有想我?」一邊忙著親親佑振的臉,一邊已把小蛋球往嘴堸e。
「我當然有想你,要不你那有小點心吃。」佑振憐愛的拍拍她的頭並重新為她別上髮夾,接過她的包包,拉起她的手,「來,我們先到媽媽的店再送你回家,你的偶像彩琳新一期的服裝秀已出版,媽媽說讓你選一套作為你十二歲的生日禮物呢!」「那哥你行快些好嗎?我等不及耶。」善美口齒不凊急急的答道。

轉眼間翔澤巳考上了劍橋大學。古大中是大學一年級的哲學教授,這位仁慈的長者對於尹翔澤這一個來自同一國土的留學生有一種莫明的關心。他兒子古森曾是翔澤十二班時的系主任,父子閒談間亦常有提及這名優秀學生。知道翔澤父母的離異可能是導至他性格有點孤僻的主因,他不愛合群,待人接物溫文有禮而疏離,課餘時都待在圖書館進修或者好像現時一樣在琴室中彈奏一些韓國的樂章。每次古教授都會註腳聆聽,感受一下他的內心世界。當調子一轉為芭蕾舞曲The Swan時,教授彷彿看到他的學生從悲傷的陰沉奔向快樂的光源。他向窗內深深的注視然後若有所思的離去。

剛剛渡過了十五歲生日的善美,一臉嬌羞的伏在書桌上給正在服兵役的佑振寫信。
『親愛的佑振哥:
你過得好嗎?阿姨、爸爸和我都過得很好。你知道我有多捧嗎?告訴你我有機會到英國倫敦為當地的韓國社區籌款呢。我將會參予特定芭蕾舞台劇天鵝湖的演出,雖然祇是一個小小的角色,我也會做到最好的。快快給我鼓勵吧!謝謝你給我的生日祝福,你也要生活得快樂啊!
善美上


待續
 

分心(三)            2003/6/7               作者:fat 


腦袋正有點呆滯幸好有Wahchai、郁雯、emily、Jess、Kalun203、琳迷、真真、秀雲、Sofia等適時的加油和豉勵。謝謝!!!

分心(三) by fat

剛剛步出考試場地的翔澤重重的吁了一口氣,想起一星期前古森主任邀請他為一段芭蕾舞劇作伴奏,習慣獨處的他本想拒絕,最後還是被古老師的誠意和為韓民社區出一分力的前題下妥協。由現在起他可以專心為演出而準備了,在這之前還是到甄阿姨的飯店好好的吃一頓,多日來為了節省時間都以快餐為主,真懷念她的泡菜飯。吃過飯後,拖著疲累的身驅慢步走向只有兩街之隔的住處。進入屋內,按下答錄機,翔澤舒舒服服的靠在高背梳化上。「Hi翔澤,我是永希,今天你媽媽突然暈倒,送到文榮醫院檢查,院長指她血壓和血糖都偏高要留院觀察。你該忙完了吧!快回來看看她,阿姨她很掛念你呢!Keep in touch !」答錄機傳來的壞消息令翔澤心急如焚,馬上聯絡永希託她多加照應病中的媽媽而他會儘快趕回漢城。想起永希,這個童年時的玩伴,從不掩飾對他表示好感,由於家世相當,雙方家長都有意將永希和他拉在一起,使翔澤不得不多番婉言拒絕,亦祇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早已遺落在某處。望向窗外遙遠的星空,口中低唸著「善美,你過得好嗎?」

貴成放下電話走進善美的房間,「行李收拾好了嗎?謢照和機票都要放好。對了,姑姑剛剛來電話問我可捨得留下你在倫敦上遊學班。」善美從書桌旁站起來走到貴成身邊,拉起他的手搖著,一臉嬌柔地問道:「你怎樣回她話?看來你巴不得拋下我這個大麻煩囉。」「誰說的,要不是對你將來留學有幫助我才捨不得答應呢。」貴成擁著女兒偷偷地擦去滑下的淚水。「明天早機,不要弄得太晚才睡,知道嗎?」
「知道了,回完信我會去睡。晚安!」善美踮起腳在爸爸的面頰吻了一下。返回書桌執起筆開始寫著…
親愛的佑振哥,
不要再囉唆啦!前陣子因為忙於排舞才簡簡單單的給你回信,我當然有想你。不要再啐啐唸了,答應你我會在吃東西時慢慢吞,走路時要專心,出外時要跟好大隊,不和陌生人搭話,注意隨身物件和小心健康,還有要給你寫信。看來你比我老爸還嘮叨。佑振哥你記得迎美嗎?她曾託我交給你情信的那位女生。因為銀杏染上急性腸炎,主角的位置由迎美頂上,連帶招弟也由後備補上。今天古老師說我們一行九人將會住進她爸爸的大屋,這樣我們便可以看看她成長的地方,她爸爸古教授今年七月剛好六十歲,所以古老師和她哥哥為這值得紀念的日子做點有意義的事。當天的籌款節目除了芭蕾舞外還有話劇和歌唱表演呢!我要睡了,你多保重!記住也要想我。
善美上

待續
 

分心 (四)           2003/6/9               作者:fat 


收到你們的電波,看看這稍為加長的一篇,有沒有你期待的一刻出現!!

十分感謝alissa、 brenda、 manora 、郁雯、真真、李昱、秀云、琳迷等的支持和鼓勵。

分心(四) by fat 

距離市中心不遠的一個小山崗上,分散著數座年份久遠但外貌清雅的房子,古教授的居停就在其中之一。擾破晨曦的寧靜,古秀領著善美、迎美、招弟和其他五名女孩子在屋後的大草坪上做早課。
「大家先做熱身運動,再來兩人一組做一些拉力的動作。」說著話的是古教授的小女兒古秀,是善美學校的舞蹈教師,早年隨丈夫返回韓國發展。「待會兒吃過早餐後,帶大家到演出場地練習,今天晚上會在這裡舉行野火party,你們可以盡情玩樂,在演出前輕鬆一下。」
一時歡呼聲此起彼落,明湄的笑臉、嬌嫩的低語,善美和招弟的手牽在一起,純純的友情就這樣不知不覺間轉淡為濃。身在花房中的古教授,也受到這股快樂氣氛所感染,哼著一首不知名的小調,拿起一簇才摘下的紅玫瑰,神情愉快的走向他的妻子。

大會設置於社區中心的會議廳,演出時間由下午二時至五時,第一個節目是歌唱表演,再來的是芭蕾舞劇,和在後的話劇欣賞。後台中,八位穿上芭蕾舞衣的美少女正靠站在一起等候著出場。
「善美,你明天真的不同我們回漢城嗎?」招弟一面把玩著善美背後的翅膀一面問道。
「姑姑給我報了遊學班,暑假完了才回去。」善美揚起甜甜的笑容並用手指輕彈招弟的面頰答道。
「死丫頭,你每天都有好東西吃囉,你姑姑的手藝真不是普通的好耶。」招弟想起數天前甄阿姨為他們接風而準備的晚餐,就心有不甘的說。
身穿過膝淡紅舞衣的迎美,不屑的瞄一眼在她眼裡毫不出色的一群,然後冷眼看著那擁有令她妒忌萬分的笑容主人,比不上她的善美憑什麼得到多人的疼愛,連她偷偷喜歡已久的金佑振也一樣。她看一看善美身後重癜癜的掛衣架,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在咀角一閃而過。
「善美借我靠一下好嗎?我的鞋內可能藏了沙子。」迎美一邊說著一邊將身體倒向善美。
尚未清楚狀況的善美被迎美一推便撞向身後的衣架,當衣架倒下時她本能地用手臂擋著,一陣痛楚令善美叫出聲來,嚇得招弟和其他女孩也一齊尖叫起來。
眼見古老師急步而來,迎美立刻走上前扶起衣架並堆起笑容假意關心的問道:「你要不要緊?真是的那麼不小心。」
古秀馬上檢查善美的傷勢,再從急救箱取出消炎藥和繃帶。「不用擔心,沒有骨折,祇是外傷,上了藥過兩天便沒事了,但手臂暫時不能移動啊。」古秀一面替善美包紮一面安慰著她說。
「老師那表演怎麼辦?」痛過後的善美一臉擔心的問道。
迎美連忙插話「那小小的角色,取消了也沒有關係吧!」
古秀深深的看一眼迎美,然後嘆口氣的答道,「現在也祇能這樣做。」
這時場務員走進來宣佈出場的時間到了。
古秀拍拍善美的頭微笑道,「好好的在這裡休息一下。」
然後帶領著迎美等人走向舞台。
善美站在牆角偷偷的往外看,見到迎美在台上隨著音樂旋律,熟練的跳出一連串優美的舞步,再低頭看一下自己狠狽的樣子,難過的心情就一湧而上,禁不住咽哽地低喊著:「我要離開,我不要再留在這裡。」她便一陣風似的消失於門外。

在漢城見過母親的翔澤,等到檢驗報告證實一切無礙後,便匆匆返回倫敦。他知道這籌款日對古教授一家來說是另有意義的日子,他希望能趕及送上祝福並表達他未能擔任伴奏一事的歉意。翔澤把銀色的BMW跑車駛進早已被車子佔得滿滿的停車場,好不容易才發現後梯旁有一空間,就在車速完全停頓的一刻,一個快速移動的白色身影撞向他車子的前方。翔澤定下神來一看,一個帶淚的天使跪坐在他車的引擎蓋上。這一瞬,他的心狂然揪痛,並使他凊楚意識到他和他的小天使…善美再次遇上了。

待續


分心 (五)             2003/6/12               作者:fat 


十分感謝 alissa、琳迷、秀雲、LL、郁雯、靜心人、真真、cypress、brenda等貼心的鼓勵。

分心(五) by fat 2003-6-12

善美從後台附設的梯間急急的奔出戶外。她的淚水如江河缺堤一樣,不但刺痛了她的眼睛也濛糊了她的視野。當她發現車子迎面而來時,她祇能反射性的來一個跳躍,然後跌坐在車子的引擎蓋上。
「你還好吧?」翔澤慌忙從車內走出,急急的走到善美身旁,一臉憂慮的低聲問道。
善美從渾沌中驚醒,望向擁有這令她感到親切異常的聲音主人。眼前的他是一個高大帥氣的年青人,正用他那溫柔無比的眼神看著她,並拿出一方手帕,放進她那沒有受傷的手中。
「嗯。」善美努力地擠出一個微笑,接過他的手帕,把臉上的淚水抹乾,交回手帕給他,然後嬌羞無限的說:「謝謝!」
翔澤在旁看癡了。
善美臉兒紅紅的挪動身子,把她的雙腳放回地上去。
「善美…善美…」這時甄貴華,善美的姑姑,焦急的呼喚聲從遠而近。
「姑姑,我在這兒。」善美趕快的向甄貴華揮手,回頭向翔澤道聲再見,便走向她的姑母。
翔澤望著再一次在他眼前遠去的身影,心內的悸動久久不能平復,想到甄阿姨是善美的姑姑時,一抹微笑偷偷爬上他的唇角,他向著善美消失的方向輕輕說:「小天使,你和我見面的機會多著呢!」然後回身往社區大樓走去。

古老師和招弟等人啟程返回漢城後,善美搬回姑母的住處已有兩天。她手臂的傷痊癒了,祇留下淡紅色的瘀痕。晚飯後,善美坐在書桌旁,桌上擺放著一張已寫上
「親愛的佑振哥:
你過得好嗎?」
的信紙 , 她看著剛剛收到的照片,身穿軍裝的佑振顯得英偉不凡,她熟識的大哥哥已長大成為一個帥氣十分的年青人。這時善美不禁想起另一個同樣是高大英俊的年青人,他低沉而親切的嗓子能輕易撫平她波動的情緒,他那溫柔和關注的目光彷彿早已在她夢中出現過千百回,有種說不出的熟識感。善美搖一下頭,有點懊惱自己的傻氣,最近不受控制的心思總是飛向連他的名字也不知道的年青人身上,她再度拿起筆,繼續她未完成的工作。 

翔澤剛上完暑期進修班的課,便往甄阿姨的飯店吃午餐。
這兩天翔澤強忍著思念善美的心情,在處理過入學繁瑣的大小事情後, 一刻不緩地奔向有她在的地方。 
翔澤推開飯店大門走進店內,他一眼就看見甄阿姨和善美站在櫃檯前一邊細語一邊用手指在地圖上指指點點的,他好奇的走上前說:「甄阿姨好!」
甄貴華抬起頭來答話:「翔澤你好!善美帶個位吧!讓我先來介紹,他是尹翔澤,善美,她是我哥哥的女兒。」
「善美你好!」翔澤刻意的向善美貶貶眼說。
「尹先生你好!」善美先按下急促的心跳,有禮地回話。
「你們在忙什麼?我可以幫忙嗎?」翔澤一臉誠意的問道。
「明天善美的英語進修班正式開課。我們剛辦完註冊回來,現在正和善美複習公車路線,因為下課的時間剛好是午飯時段,我不能抽空接她回來。」貴華解釋道。
「我看我還真的幫得上忙。我上午有課,正午時可以有空,善美在那兒上課?」翔澤急急的說。
「翔澤那怎好意思麻煩你?善美報的是St﹒Patrick Sec﹒School,你以前待過的那一間。」貴華雖然認識翔澤好些年了,但要他天天幫忙,對他來說總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那 簡單,不好意思的話,多給我好吃的,或者小美女陪我逛逛街,看看電影好了。」翔澤半真半假的為自己的約會打著後路。
「好,以後善美的事就拜託你了。善美,快來說聲多謝!」
貴華有點困惑,今天的翔澤同平日的他不一樣,他多了點笑容,多了點說話,還多了點佻皮。不過在她的心目中他仍然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優秀年青人。
善美在旁看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根本沒有插話的份,待一切說定後,她祇能說一句,「尹先生,謝謝你!」
「叫我尹先生有點怪怪的,我看叫我學長吧!」翔澤非常介意尹先生這個陌生的稱呼,所以即時被他抹掉。
就這樣,善美由星期一至星期五放學後都被翔澤接走了。
而星期六、日,因為飯店人客比平日多,善美都會待在姑姑的店幫忙。因為翔澤想多和善美接近,所以衹要他有空都會跟善美現時一樣,在腰間掛上圍布幫忙捧餐去。翔澤和善美的一切都看在姑姑眼裡,年青男女交往是正常的社交,她沒有理由好反對的。

這天如常一樣,翔澤站在學校大門外等候著她的善美,高大帥氣的他吸引無數少女愛慕的目光,有幾回他被熱情開放的少女上前搭訕,她們都自討沒趣而回後,所有人都知道這出色的年青人的目光袛會放在一個頂著一頭捲曲短髮,擁有陽光般笑容的女孩身上。遠遠望見善美,翔澤連忙揮手示意,他真害怕善美這個小迷糊不能朝他直直走來。
善美跑到翔澤身前,送上一個甜甜的笑容後問道,「學長,今天你預備了什麼節目給我?」
翔澤一邊忙於接收笑容所發出的能量,一邊寵溺地順一順善美的亂髮說,「你不是說過想乘坐雙層露天巴士作市內觀光嗎?」
善美靠坐著翔澤,一面聽著他指指點點的為她介紹沿途的景物,一面她偷偷的打量著他。這個俊美的青年全然的寵溺著她,不論她要求什麼,喜歡什麼,他都會為她一一做到,又或者偶然的不順心,他又千方百計的令她破涕為笑。學長給她的感覺看似是和佑振哥的一樣但其中好像多了種說不來的情愫。這個月來,學長帶著她遊遍了整個倫敦市,例如去看宏偉的聖保祿大教堂、傲立的溫莎堡、著名的倫敦塔等等的名勝,參觀女皇的珠寶收藏、名畫藝術館、Pollock玩具博物館等地方,還帶她到他上學的地方劍橋大學泛舟和野餐。善美想到這裡,心中一陣感動,禁不住對翔澤說:「學長,謝謝你!」
翔澤回過頭來看見的是他日思夜念比太陽還要耀眼的笑容,心中頓覺幸福無限並暗下誓言,「我,尹翔澤會令你永遠保持這笑容的。我保証。」
善美的笑容不知何故突然暗淡下來。翔澤順著她的視線細看,完來是一幅芭蕾舞星的巨型海報,當下一個計劃已在他心中形成。

善美莫名其妙的被翔澤硬拖來社區中心並千叮萬囑的叫她攜帶跳舞的裝備。
走進空無一人的會議廳,翔澤轉向善美,用他那悅耳迷人的語調說:「不要拒絕我,快快換上舞衣,我會在舞台上等你。」
善美在學長半哄半迫下被推進了更衣室。
當換上芭蕾舞衣的善美踏足台板時,一首柔和又帶點輕快的 THE Beautiful Blue Danube舞曲,經由翔澤靈巧的手指彈奏下,美妙動聽的琴音瞬間已流轉一室。善美隨著音樂節拍忘我的幻變成一隻剛剛睡醒的小天鵝,牠懶慵的拍拍翅膀,雙足從地上慢慢站起來,在半空中輕快地跳躍,再充滿朝氣的一飛沖天,不斷的在空中飛舞著………

鋼琴上學長的手指飛舞著,台板上的小天鵝也隨伴著,也許他們都不知道,學長望向學妹的眼神已由寵溺轉為愛慕,而善美的心房偷偷的進駐多一人。

待續


分心 (六)          2003/6/14              作者:fat 


真佩服各位大小才女,可以寫得潚灑,寫得美麗,寫得有內涵。
我真有點詞窮了,不過我會努力的。

十分多謝happy、 Jess、Brenda 、manora、郁雯、真真等的支持和打氣。

分心 (六) by fat 2003 June 14

沐浴後的翔澤靜靜地靠坐著梳化上,腦海裡不斷重放著今天善美跳舞的畫面。在貼身小舞衣下的善美,裸露一雙均勻修長的美腿,浮現一副柔軟有緻的身段,隱隱散發出少女含苞待放的韻味。她優美靈巧的舞步,專注投入的神情,巧笑嬌美的面容和高佻玲瓏的身影,牽動著他每一根神經,喚醒他每一個愛的細胞。翔澤明白自己戀愛了,他已墮入自己編織的情網中無力返回,他祇能靜靜的坐在網內等候和期待,等候著善美的成長,期待著善美的呼喚。

重新認知自己的翔澤,他正用男生欣賞女生的愛慕眼神盯著剛走出家門的善美。善美身穿一襲米白色無袖小圓領的連身裙,腰間環繞著一條用彩色絲線編織而成的帶子,捲曲的頭髮別上同花色的髮夾,纖巧的雙足套在一雙米色涼鞋上,把她襯托得清麗脫俗。少見善美作純女性打扮的翔澤,驚艷的把這一幕用眼睛拍下,每一種風情的善美都是他的最愛。
今天是善美逗留在倫敦最後的一天,她和學長相約到自由市場購買紀念品。她面帶笑容走向早在車旁等候的翔澤「學長早。」
翔澤一手擁向善美的肩頭「善美,你知道你今天有多美嗎?」
「謝謝!」雖然善美對翔澤近日常有的親暱動作已漸漸習慣,但她還是覺得害羞,輕輕挪動身體離開學長溫暖的懷抱坐進司機座旁的位置上。
翔澤一面駕車一面細細打量著正望向窗外的善美,她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一管秀氣筆直的鼻子,兩片柔軟令人垂涎欲滴的脣瓣,配上她那嬌憨的神情和溫暖的笑容,凡人的他又豈能不心動呢。
目的地Spita1fields是一個著名的跳蚤市場,每天都擁進大量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這裡售賣的貨品都是人手製造的工藝品為主, ,無論是衣物配飾,,家居擺設,珠寶手飾等, 貨品種類繁多,令人目不暇給。
翔澤牽著善美的小手,目光一貫的跟隨著她身影打轉。
善美如劉姥姥入大觀園,對每樣事物都充滿好奇,東摸西摸的,看得不亦樂乎。忽然她的目光被一串式樣古舊的子母銀項鏈所吸引,它是兩條長度相近的項鏈由兩個環狀的墜子互扣而成。
「學長,你看這鏈子真的很特別呢!」
店員連忙上前笑著介紹「根據傳說子母項鏈又名愛情項鏈,它會為愛情帶來好運的。」
翔澤聽完店員的解釋後,馬上從店員的手中接過子母項鏈替善美帶上,一邊付款一邊賊賊的笑著對善美說「這項鏈送給你,看見它就要想我,知道嗎?」
「那謝謝你喔!我會想你的。」傻傻的善美還滿心歡喜的道謝。
最後她買了一串當行車時會發出柔和音樂的汽車掛飾給爸爸、一雙古玉耳墜子給阿姨、一隻印有He11o Kitty圖案的手錶給招弟和一支有金屬刻花的鋼筆回敬給學長。
翔澤把購物袋放入車子的行李箱後,便載著心滿意足的善美回他的住處。他要好好珍惜和善美獨處的時光。

翔澤看著善美把一小塊pizza放入口中咀嚼再慢慢吞下,忍不住想糗糗她:「看你吃東西時慢吞吞的樣子,很難想像你是一個整天都愛蹦蹦跳的女孩子呢!」
「我應承佑振哥吃東西時要慢慢吞的喔。」善美小心吞下咀堛滬鼓,喝一口果汁才答道。
翔澤剛開始聽聞佑振哥這名字和清楚他與善美的關係時所持的是感激的心,感激他多年無私的照顧善美,深入瞭解善美的童年後所持的是羨慕的心,羨慕他能參予善美童年的點滴,現在所持的是酸溜溜的心,令他泛酸的是佑振這名字常常被善美不經意的掛在咀邊。看一下善美胸前的子母項鏈,想起店員的話,對,我要捍衛善美和我的愛情。
「善美,吃完了吧!過來倍我唱唱歌!」他要憑歌寄意,獨佔她純真的心。
「好!」善美轉坐在皮梳化上看著翔澤從書櫃取出歌譜和一支結他,將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 的歌譜打開放在跟前的小檯上,然後坐在她身旁。
翔澤撥弄結他上的琴絃,優美的旋律應運而出,低沉雄渾的嗓子徐徐的切入…

You wait,little girl, on an empty stage
For fate to turn the light on
Your life, little girl, is an empty page
That men will want to write on

You are 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 
Baby, it』s time to think 
Better beware, be canny and careful
Baby, you』re on the brink
You are 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
Fellows will fall in line
Eager young lads and rogues and cads
Will offer you food and wine

Totally unprepared are you
To face a world of men
Timid and shy and scared are you
Of things beyond your ken

You need someone older and wiser
Telling you what to do
I am seventeen going on eighteen
I』ll take care of you

善美甜美的歌聲介入,

I am 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
I know that I』m naive
Fellows I meet may tell me I』m sweet
And willingly I believe

I am 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
Innocent as a rose
Bachelor dandies, drinkers of brandies
What do I know of those

Totally unprepared am I
To face a world of men
Timid and shy and scared am I
Of things beyond my ken

I need someone older and wiser
Telling me what to do 
You are seventeen going on eighteen
I』ll depend on you

翔澤把他的心意借助歌聲傳給善美,同時一顆愛的種子也趁機走進善美的心田下埋藏等候著它命中主人的呼喚。他們互相對望,互相傾訴,可惜離別的鐘聲終於響起了。

待續


分心 (七)             2003/6/17                作者:fat


郁雯、靜心人、真真、秀云、筱慧、琳迷、Jess、Brenda、 happy、 manora、Emily、 LL、 Na Na、 alissa看到你們的留言,十分感動,有姊妹們的支持和?勵,我會繼續努力的。多謝你們。

分心 (七) 2003 June 17

在姑姑家門前,善美從翔澤手中接過購物袋。
「學長,謝謝你今天的陪伴,我玩得很開心。」善美踮起腳在翔澤臉頰輕輕印上一吻。
「再多謝你為我付出的一切,我會想念你的,再見。」
翔澤驁喜善美的主動,一路抑壓著的不捨情緒終於獲得舒緩,他激動的把善美緊緊擁入懷裡,他要好好的記住這個擁抱。他埋首於善美的髮間,吸取她的體香,再在她臉頰印上他渴望已久的親吻,才不捨的放開她。「回去後要努力讀書,好好的生活,多孝順愛你的爸爸,要多給我聯絡,我也會想念你的,再見。」
善美滿面通紅的一邊向翔澤揮手一邊走向大門。她隱隱知道學長對她有一種男女的情愫存在。
翔澤一瞬也不瞬的看著善美消失於大門後,便返回車上,重新發動引擎,心情沉重的離去。

時間過得飛快,就讀高中最後一學年的善美正為申請大學一事而煩惱。她的志願是當個專業的芭蕾舞者,而貴成則希望她能完成她媽媽未完成的心願,當個出色的播導員。
「Rambert School of Ballet看來高不可攀,就試著碰碰運氣,給自己一個機會好了,報讀傳理系才是踏實的選擇,就這樣決定吧!」善美自言自語道。
這時書桌上的電話傳出鈴聲,善美拿起話筒,翔澤低沉的聲音就傳入她耳內「善美,我今天真的很開心,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翔澤的聲音有說不出的喜悅。
善美嬌笑著「我怎會知道?我又不是學長肚內的蛔蟲。」
「告訴你,我收到一個女生給我的情信囉。」翔澤語調輕快的說
「那我就恭喜你喔!愛慕你的女生早已滿了一卡車。」善美有點兒吃味的答道。
「跟你開玩笑的。善美你在信上說每晚睡前都會想我一遍才入睡是真的嗎?」翔澤充滿期盼的問。
「才不是啦!我是在擔心你,聽說碩士課程都很難的呢。你才剛考上不知道你習慣了沒有?」怪難為情的,打死她也不承認。
「你放心,功課上我應付得來。對了,你選了大學了嗎?」翔澤關心的問。
「爸爸想我攻讀大眾傳理系。」善美心想進修芭蕾舞一事機會不大還是不說的好。
「那不錯喔!前途滿好的。很晚了,你好好睡吧!我會想你的,晚安。」翔澤依依不捨的說。
「我也想你,再見。」善美掛上電話,手握掛在胸前的項鏈,心裡還想著遠在倫敦的學長,不知何時她的心已被翔澤的一切佔得滿滿了。

善美踏出校門就見到佑振哥滿面笑容的向她招手。
「佑振哥你服完兵役回來了嗎?」善美驚喜的走上前拉住他的手臂彎不停的搖著。
「是的。來我們去吃點東西慶祝慶祝。」佑振習慣的順一順善美早已長及肩部的頭髮,接過她的包包,正想牽起她的手,善美腦海裡閃過翔澤的身影,「嗨,迎美。」善美急忙揚起手避開這尷尬的一刻。
「什麼事?」迎美看見善美站在高大英俊的金佑振身旁早已嫉妒得發狂。
「佑振哥請我吃東西你也一起來吧!」善美知道迎美喜歡佑振哥好久了,她明白迎美常向她耍壞是妒忌心所致,她是一個出色的女生,配上優異的佑振也不錯。
「那…﹒﹒」原本語氣冷冷的迎美想不到善美會作出邀請,一時間答不上話來。
「我們出發去!」善美一手拉起迎美的手便向前走。
一面不解的金佑振祇能拿著善美的包包跟在後頭。

「古老師,這是真的嗎? Rambert School 批準我的申請。」善美難以置信的向古秀求証。
「當然是真的,你要對自己有信心。古教授還替你爭取到韓民社區為韓國留學生而設的助學金。」當古秀知道善美的志願是芭蕾舞蹈家時不但為她作推薦人還託她爸爸辦理申請事項,古教授對善美的笑容留有深刻印象毫不考慮就答應了。
「謝謝你!古老師。也請你代我謝謝古教授。」善美一臉誠懇的說。
「你不用謝我們,我們在意的是你要好好把握機會,不要令我們失望。」古秀對於這個純真,無私,樂於助人,擁有陽光笑容的女孩有莫大好感。
「老師,你放心,我會努力的。」善美揚起甜甜的笑容充滿信心的答道。

善美歡天喜地走進屋內,想把有關Rambert School的好消息和爸爸分享。
「善美,你快快拆開這信件,看是不是好消息?」貴成一見善美便交給她一封大學的通知信。
「爸是好消息,信上說我的申請獲得批準耶。」善美一連接到兩個好消息心情也很興奮。
「貞淑,善美考上大學了,早些關店我們出外晚飯慶祝,記得通知佑振也一齊來。」貴成急急的搖個電話給貞淑,想與他的好朋友佑振媽,又是從小待善美如女兒的阿姨分享他的喜悅。
「我早就知道善美是沒有問題的,我對她有信心。佑振不能來,他和俊茂去群山拍什麼鳥的,不用管他,到時你們過來接我一塊兒去好了。」貞淑急口令似的說道。
善美在旁看見爸爸的喜悅不忍心多說掃興的話,這個抉擇的難題還是留給自己吧。

待續


分心 (八)           2003/6/19              作者:fat 


alissa、 brenda、wahchai、真真、郁雯、秀云、筱慧、綺、琳迷收到你們的呼喚,看看善美的抉擇是否你想的。謝謝!!

分心 (八) by fat 19 June 2003

剛從學校回家的善美拿起響過不停的電話。
「善美?」是阿姨的聲音。
「阿姨,我是善美,有什麼事嗎?」
「佑振他出了小意外,他在群山拍攝雀鳥覓食時不小心扭傷足踝,俊茂為他打點好,沒有什麼大問題,他為了方便工作現住在攝影坊,你幫個忙代我拿些日常用品和衣物給他好嗎?」貞淑的聲音透著焦急。
「好的,我剛好有空, 阿姨你先預備好,我馬上過來。」善美掛上電話便匆匆走出家門。
攝影坊是金佑振和安俊茂合作的一間工作室,專替客人拍攝一些封面或插圖。
「佑振哥,你覺得好點沒有?腳還痛不痛?」善美手拿著兩大袋東西走進攝影坊,一見金佑振便關心的問道。
「這點小傷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早就不痛。不過行動較為不便,所以祇好要你走一趟。」金佑振很高興看到善美,她是他最疼愛的妹妹。
「快把這湯喝了,看你瘦了一圈,阿姨很擔心你的,晚上她才有空來看你。」善美從保溫瓶倒了一碗阿姨做的湯給佑振。
「那…善美你擔心我嗎?」佑振表情有點不自然。重逢後的善美給他一種疏離的感覺,他不喜歡這樣的她。
「當然擔心,你是我最愛的哥哥。」善美走到坐在輪椅上的佑振跟前給他一個陽光式的笑容。
佑振開懷了,久違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他的臉上。

翔澤站在善美的家門前靜靜地望向屋內,淡淡月光映照下的他更見蒼白。翔澤日前收到他父親的電話留言就一刻不緩的趕回漢城,在文榮醫院停屍間看過母親遺體後,悲痛的他身不由己的奔向有善美的地方。他極度需要善美的撫慰,他渴望善美那令他溫暖的懷抱,令他感到幸福的笑容,令他心境平和的輕言細語。但現在的他不能和善美見面,翔澤不想他的悲傷沾染他那快樂的天使。

自從佑振哥腳部受傷後,一些攝影坊的跑腿工作善美都會摃下來。她剛把一些雀鳥的攝影圖片送交一間印刷公司,便往公車站走去。經過殯儀大樓,一群身穿喪服的人魚貫而出,善美連忙避在一旁。死者是一個端莊秀麗的中年婦人,孝子捧著婦人的照片目光呆滯的隨著送殯隊伍慢慢前進。看到這一幕善美的心狂然揪痛。
「那孝子不是學長嗎?他怎會在這兒?他的樣子真教人擔心。」善美憂心忡忡的跟在送殯隊伍後頭。

下葬的地點是一處宗教墓園,善美站在遠處一株大樹下默默地看著儀式進行。這時每人把手中的白菊花拋入棺穴,向死者鞠躬作最後的致意便相繼離去。
「翔澤,不要…太…難過。」永希想安慰翔澤,但當她想到一向與她親近的阿姨反而先哭起來。
「翔澤回去吧!」站在身旁的賢達輕拍著永希的背以示安慰。
「我想留下。」早已欲哭無淚悲傷枯萎的翔澤蹲下身坐在母親墳前,他要好好和自小相依的母親話別。
賢達明白這個學弟的心意就不再堅持,輕擁著永希慢步離去。

善美靜靜走上前,從後深深的擁抱著翔澤。
翔澤彷彿間知道自己不再孤單,他的天使已來到身旁。熟識的體香令翔澤繃緊的神經鬆弛,擁著他的雙手撫平他心中的傷痛。身心俱疲的翔澤不由自主靠向善美釋然地漸漸墮入睡鄉中。
善美心痛的看著熟睡中的翔澤,這個在她眼中堅強俊逸、博學多才、聰明冷靜的男生現在是如此脆弱的靠在她懷裡,「學長,安心睡吧!我會守護著你,我會令你再快樂起來。」這一刻埋於善美心田下的種子,它聽到主人的呼喚正快速地成長。

在善美的堅持下,翔澤被善美送回他父親家中。
「翔澤,要不要準備些吃的?」來應門的是翔澤父親的續絃金芝華。
「你不用管我。」因父母婚姻失敗,翔澤對眼前的金芝華無法表示友善。
「回來就好,洗個澡,早點休息吧!」尹爸爸對翔澤一向持有愧疚心。他知道翔澤冷漠的性格和他脫不了關係。
「明天一早我會離開。」翔澤用冰冷的語調回應父親,然後頭也不回走向他的房間。對父親的恨意在善美的薰陶下已沒有先前來得強烈,但想到剛死去的母親,翔澤他不能也不想原諒父親對母親的不忠。

善美坐在梳理檯前,把沐浴前除下的子母項鏈重新掛回胸前,她緊緊握著墜子望向鏡中的自己有所感觸的輕輕說,「甄善美你要鼓起勇氣,積極爭取自己的志向,勇敢面對自己的愛情,直直的奔向真愛,奔向有學長的地方,學長需要你。」
身穿休閒服的善美,從房間走進樓下客廳,坐在看報的貴成身旁,她用手繞過他的臂彎,撒著嬌問,「爸爸,如果你的女兒要離開你,到倫敦去實現她的夢想,你會捨得嗎?」
「當然捨不得,但如果這是女兒的夢想,那我祇好忍了。」貴成拍拍善美的手一臉寵溺的說。
「爸爸請給我三年時間,好等我趁著青春歲月為自己圓了夢。我答應你,我會為媽媽未完成的心願再次努力。」善美拿起爸爸的大手貼上她的臉頰。
貴成承諾的向善美點了頭。
「多謝你爸爸!有姑姑照顧我,你可以放心。」愛哭的善美早已熱淚盈眶。
「真的祇有姑姑照顧你,你那個倫敦學長拿來幹什麼的!」眼紅紅的貴成逞強的取笑女兒。
「爸爸,你真是…﹒」善美又哭又笑的躲進貴成的懷裡。
「乖女兒。」貴成輕擁著善美,強忍的淚水終於掉了下來。


待續
 

分心 (九)            2003/6/21               作者:fat 


各位親愛的AAEV姊妹們,請原諒我暫時抽身,因為我要陪伴我那近日幾成棄夫的另一半回中國探親。慶幸的是「分心」能趕及在充滿甜蜜的意境下暫時畫上句號。十分感謝姊妹們給予的支持和鼓勵,十分感激姊妹們的包容和容忍。fat向大家鞠躬,多謝你們。八月我再和大家在這談愛公園見面。
I love you all and Take Care !!! 

Jess 、nicole、 vivian-h 、wewey 、christine 、brenda 、Na Na 、wahchai、 alissa 、manora 、happy、cypress、 sofia、 kalun 、 LL、 emily、 
danelle、默默、郁雯、真真、秀雲、綺、李昱、琳迷、筱慧、靜心人、雅綺, 每次看你們的留言都會有發自內心的感激和感動,再一次多謝你們。

另to默默
默默大人,fat沒有你說的好,我祇是想在遠行前對自己有個交待。 默默你才是真正值得仰慕的人。多謝你!
…………………………………………………………

分心 (九) by fat 21-06-03

善美和招弟坐在校園的一株大樹下,她們時而低語時而高聲大笑,歡樂的氣氛感染著整片校園,亦沖淡了因為學期終結而引起的離愁。
「善美你真的要去倫敦不和我們一起上大學嗎?你知不知道,我要很用功讀書才能考上你和迎美所選擇的大學呢!你不覺得這樣做很可惜嗎?」招弟憤憤不平的樣子很可愛。
「那當然很可惜,不過在倫敦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善美流露著嬌羞的神情。
「小鬼你戀愛了,就是那個倫敦學長對不對?」招弟篤定的說。
善美笑而不語的點頭。
「對不起! 我有事耽擱所以來遲了。你們在談些什麼?」
自從迎美知道善美的心意後,她撤下心防,真心的對待善美,同時她也體會到祇要有善美在的地方就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令人忍不住的靠向她,疼愛她。
「善美她戀愛了。」招弟忙走上前搶著告訴迎美。
「善美,我祝福你!」迎美誠心的向善美道賀。
「謝謝你!我也希望你和佑振哥有發展的一天。」善美從草地上站起來握著迎美的手給她作出鼓勵。
「可以走了嗎? 善美你不要賴皮,你說你要請我和迎美吃一大頓作為賠罪的喔!」招弟左手拉住善美,右手繞著迎美的臂彎急不及待的迎向她的美食。

出發到倫敦的前一天晚上,貞淑特意在貴成家中為善美做了一桌豐富的踐別宴,她所做的菜式全是善美愛吃的。
「善美,你要多吃點,雖然你姑姑手藝一級棒,但這裡有家的味道。」貞淑不停的為善美佈菜。
「媽,你放過善美吧!她快被食物淹沒了。」佑振心痛善美,他知道她總會順著母親的意思。
「佑振,不用理她們,來陪我喝一杯。」已有醉意的貴成希望酒精能舒緩他和善美分離的痛苦。
「爸,夠了吧!看你快喝醉了。」善美急忙走上前扶著快要倒下的貴成。
「我﹒﹒沒有﹒﹒醉,拿酒來,我還…要﹒﹒喝…」佑振、貞淑、善美合三人之力把已醉倒的貴成安置在他床上。
「阿姨,爸爸以後就拜託你了。」善美哭著向貞淑懷裡靠。
「傻女孩,你放心,你爸爸還很精壯呢!」貞淑擁著這個視如己出的善美不捨的流下淚來。
佑振深深看一眼哭作一團的母親和善美,他生命裡最重要的兩人,無言的走到屋後坐在石階上,抬起頭望向天際的星星低語,「善美,讓我和你一起努力吧!我會等著你回來。」

善美坐在開往倫敦的客機上,手握著胸前的項鏈, 帶笑的俏臉望向窗外的藍天白雲, 口中喃喃自語,「我親愛的倫敦學長,你要好好的護著你的心臟,一百磅的驚喜將送到你面前,你準備好了嗎?」

翔澤把自己埋首於琴室已有半天多,今天是他出生的日子,翔澤為了悼念他死去的母親,他將母親所教的樂章一遍又一遍地彈奏,哀傷之情隨著琴音流出門外。
善美站在琴室外靜靜的聆聽,她不願打擾翔澤和他母親獨處的時光。但當善美聽到調子轉為小舞曲The Swan時, 她的眼淚不受控制的傾瀉而出。
「學長,我何其幸運能獨佔你的心。」曾在善美夢中出現過千百回的一雙溫柔眸子終於找到了它們的主人,刻在善美心版上的兩人重疊一起,全面佔據了她的心。
「學長,我的心亦祇專注你一人。」善美擦一擦眼淚意志堅定的走進琴室。
正陷入和小善美相遇回憶中的翔澤,沒有焦點的目光朦朧間看到一個熟識的身影,他的心強烈地跳動。, 翔澤急步上前把善美緊緊的摟進懷裡他真的害怕下一瞬善美會平空地消失。翔澤把他的臉貼上善美的臉享受著懷裡的溫柔,幸福得令他情不自禁的在她耳邊低訴「善美,我愛你。」
「學長,我也愛你,全心全意的愛你。」善美感動的再一次淚流滿面。
摟著善美的翔澤身體微微發抖,他也流下喜悅的淚水。就這樣他們靜靜的互相擁抱著,柔情蜜意在兩人之間不斷流轉著,良久之後兩人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對方的懷抱。
「學長,生日快樂!」善美從她頸項除下母項鏈,踮起腳將它掛在翔澤的胸前,明亮的雙眼有著狡黠的光芒。
翔澤疑惑的盯著俏麗動人的善美。
「學長,你已給我訂下了,留學期間你是我的專屬司機、專屬保姆、專屬……」善美喋喋不休的小咀已被翔澤性感的雙脣吻住了。
翔澤把他的深情和承諾一一注入他的吻內,而善美也拋開羞澀熱情的回應他的吻。
這是翔澤和善美的初吻,也是他們的初戀,完美得毫無瑕疵,幸福得令人讚嘆。這時掛在兩人胸前的子母項鏈隱隱透著祝福的光芒,為他們的愛情寫下見證的一篇。


上半部完


分心 (十)       2003/8/2       作者:fat 


大家好!! fat回來了,謝謝你們的關心。

分心 (十) by fat 02 August 2003

Rambert School of Ballet and contemporary Dance 座落於倫敦西南面 Brunel University 的Twickenham campus 內。
身穿灰色針織長袖上衣,米色卡其褲,筆挺鼻樑上架了一副雷朋太陽眼鏡,性感的雙唇不時逸出笑意的翔澤,靠站在銀色BMW跑車旁, 高大帥氣的他毫不察覺來自四週的欣賞目光,他盯着St﹒ Margaret’s lodge宿舍大門,心思還回味著那足夠他一輩子慢慢品嚐的驁喜。翔澤想起他生日當天,善美不但直直的走向他,愛上他,還熱情地回應他的吻,原來和相愛的人互相擁抱,感覺可以是如斯美好如斯幸福。翔澤用手輕輕觸摸雙唇,甜蜜溫暖的感覺還在,撫向胸前的項鏈想起善美的說話,天知道他何止願意今生被她訂下,連下世,下下世他都願意雙手奉上。

善美從宿舍大樓走出門外,遠遠就看見耀眼出衆的翔澤,他微笑的樣子真迷人。帶着甜甜笑容的她快步上前,在翔澤的臉頰親了一下「學長,這麼早?不是說好星期六才來接我回姑母處嗎?我可不同蹺課的壞寶寶約會的啊!」
翔澤順手一拉,把善美摟進懷裡,親了個香吻「你放心!我是百份百好寶寶,下午的課臨時取消,所以早來了,每星期衹有六、日兩天可以和你見面,現在無故多了一天,我當然不會錯過。」今天的善美把垂肩長髮編成一條粗辮子,一襲淺綠色暗花小洋裝,讓她看起來清爽怡人。沒見幾天的善美看來更美了,翔澤急忙摘下太陽鏡用讚美的目光為她拍下這美麗的一刻。

「學長,時間尚早,我們可以到姑母處才吃晚飯,在學校早晚都吃快餐真不習慣。」善美邊說邊坐進司機座旁的位置上。
「好啊!我挺愛甄阿姨做的泡菜飯。你才開學一星期,慢慢會習慣的。」翔澤坐上駕駛座,以過來人安慰着善美。
「你不多休息一會兒嗎?再下來需要近兩小時車程的啊!」善美一雙美目透露着關心。
「我很好,有你陪伴着,再遠的路程也沒有問題。」翔澤心情愉快地駕着他的BMW絕塵而去。

「學長,請你吃糖菓。」善美將一顆已解去包裝的糖菓放入正在駕駛的翔澤口中。
「是拖肥糖,很美味。」翔澤口感甜,心更甜。
「當然美味,這可是導師Diana為了奬勵我成功做到一個高難度的提腿動作而送我的。你知道嗎?這糖菓包藏着我的夢想和努力,你要好好的替我記住啊!」善美嬌羞的娓娓道出她的請求。
善美對他全然信任令翔澤感動得久久不能言語,他祗能用那雙黑如子夜的大眼睛深情的眨下承諾的一瞬。
「謝謝你!」眼前的學長如山般可靠,如絲般細心,令善美不禁想起新生註册日的情景。學長領着一貫迷糊的她到Gordon House 辦理入學手續,取過有關課程資料,宿舍門匙等便帶她熟識環境去。他不厭其煩的一邊解說,一邊替她用筆記下要注意的事項,每間教室的位置,食堂的地點,環繞宿舍的小路,檢視位於St﹒ Margaret’s lodge三樓的房間,最後牽着早已亂作一團的她漫步於校園中。
Twickenham campus 真的好美,它一面是Thames River的河畔風光,另一面是混合着現代化和古意盎然的學術大樓。身處綠草如茵,花樹飄香,大樹成蔭的詩情畫意環境底下,學長和她坐在河邊,互相靠攏着,靜靜地享受大自然的氣息直至夕陽西下才踏上歸途。

「姑姑」「甄阿姨」善美和翔澤手牽手走進飯店。
「善美,你提早回來了。翔澤不好意思又要你管接管送的,快坐好,我拿些好吃的東西來。」甄貴華衷心感謝翔澤對善美的照顧。
「甄阿姨,有美女陪伴着,我很樂意做這司機呢!」翔澤說着還向善美單單眼,他可是善美的専屬司機,誰人都不能代替。
「姑姑我也來幫忙。」善美急急跟着姑姑身後,她要為學長做一個特別的泡菜飯。
「學長,快嚐嚐看!」善美來到翔澤餐桌前從托盤放下兩窩泡菜飯、一盤烤牛肉、一盤燒鯖魚和一盤素菜蛋餅,便坐在他對面的座位上。
翔澤嚐一口泡菜飯,「唔,很好吃!口感和平日吃的不一樣,不過味道挺鮮的。是你做的對不對?」今天的翔澤真是快樂得想高聲呼叫。
「對!學長,那是代表我的謝意,要不是你細心的建議,我怎會想到利用課餘時間修讀一些和大衆傳理系有關的科目呢!」善美真的好高興可以有機會為媽媽的心願踏出第一步。
「不用謝我,你往後會比較忙,要多注意身體才對。」翔澤好看的五官都透着擔憂的神色。
「你放心!我是一個又勤快又健康的模範寶寶。」善美向翔澤扮了個小丑臉逕自傻笑起來。
翔澤面帶笑容寵愛地摸向善美柔軟的頭髮,她搞笑的樣子真可愛。
這對小情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互相嬉笑着,互相對望着,甜甜蜜蜜的吃着他們的晚餐。
善美心裡暗暗吁了一口氣,悲傷已漸漸遠離學長,令人迷醉的笑容已重返他英俊的臉上。

藍藍的天空飄浮着幾片白雲,凊爽的秋風徐徐流動,正是郊遊的好時光。
「學長,等一等好嗎?」騎在單車上的善美早已累得氣喘如牛,她吃力地追趕着翔澤的單車後頭。
「要成為出色的舞蹈家,你的腿力還有待加強。善美,好好加把勁吧!」翔澤回頭笑着給善美打氣。
「你不要這樣小看我,我一定會趕上你的,我們等着瞧好了!」善美一鼓作氣的往前衝。
「很好,這才是充滿活力和信心的善美。」翔澤不著痕跡的把車速慢慢緩下來。
「我看你還是服輸吧!」一臉興奮的善美把單車橫放在翔澤單車的前方。
「我認輸啦! 那,就罸我請你吃冰淇淋好了。」翔澤看到善美開心的樣子,他為她所做的一切也得到回報。

公園小食亭旁的長木椅上坐着一對身穿同欵式運動服裝令人欣羡的年青愛侶。
「善美,你的櫻桃口味看來很不錯啊!」翔澤看見善美的小口被粉紅色的泡沬沾滿了別有用心的說。
「你要不要嚐一口?」善美獻寶似的將手中的冰淇淋移向翔澤的嘴。
「真美味,你也嚐一口我的。」翔澤連忙將他咖啡口味的冰淇淋喂給善美。
我一口你的冰淇淋,你一口我的冰淇淋, 就這樣甜蜜得令翔澤在心裡輕嘆。他口中有她的味道,而她口中也有他的味道,翔澤領悟到衹要有善美在幸福也可以來得如此簡單。

待續
 

分心 (十一)              2003/8/5             作者:fat 


星期五天的下午,善美上完最後一節排舞課後便返回宿舍,她坐在書桌前打開電腦閱讀著學長的電郵。
「善美,快把功課處理好,明天我們順道到 Regent』s Park 野餐。想你的翔澤。」 
「Sunmei ,Jack and I wi11 drive to Cambridge, do you want to join us?」剛進門的Mary是澳洲來的金髮女孩,是善美的室友, Jack是她的男朋友,同校電機系三年級學生。Mary知道善美每個週末都會回姑母家,所以邀請她搭個便車。
「Yes, it will be great!」善美走上前給Mary一個大大擁抱,可以早一天見到學長真好, Mary的體貼令她很感動。

善美輕快地拿著她在姑姑飯店做的飯糰步行到學長的住處,放眼尋找學長的車子以確定他沒有外出,不料愉快的心情被眼前這一幕無情地粉碎。那不是學長嗎?翔澤身穿一套筆挺的黑西服和同色的襯衣,令不凡的他更顯瀟灑出眾,而他的臂彎則挽著一位身穿黑色吊帶晚禮服的短髮美女,他們有說有笑,態度親暱地走向翔澤的BMW。善美傻在當場眼巴巴的看著他們登上車子離去。
不知過了多久,善美發現自己淚流滿臉的倒在自己床上,身旁還放了先前為學長而做的便當。她用手背擦去眼淚,心還在痛,這時床邊小檯上的電話傳出鈴聲。
「喂,找那一位?」善美努力作深呼吸以緩和哽咽的語調。
「善美,我是佑振,你怎麼了,聲音怪怪的,你在哭對不對?」細心的金佑振馬上察覺到善美的不對勁。
「佑振哥,我很好。你知道我看愛情小說也會哭的啦。你找我有事嗎?」善美急忙轉開話題。
「真是孩子氣,你長大了不應該常常哭的。對了,我準備撰寫一篇有關舞蹈與留學生的專題,你一定要接受我的訪問啊!」對攝影有濃厚興趣的佑振已重返校門進修,他的志願是要成為一個新聞攝影記者。
「當然好,你不訪問我,你想訪問誰。你知道我有多棒嗎?」兄妹間親切的對話令善美暫時忘記不快的事情,開開心心的和佑振交談。
「我們的善美當然是最棒,有什麼值得開心的事我是不知道的快快說來聽聽。」佑振希望能與善美分享她的喜悅。
「我將擔綱演出一段現代芭蕾舞劇,我是兩位女主角之一呢!」善美的聲音有充滿自信的喜悅。
「善美我真的以你為榮!待資料搜集好,我會再和你聯絡,現在我要回學校去,你早點休息吧。再見!」
「好的。再見!」
善美掛上電話,傷心的一幕又浮現在她眼前,也許那美女是學長的世交,一如她和佑振哥一樣,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善美嘗試找理由安慰自己,但她哭得紅腫的雙眼是騙不了人,明天和學長的約會還是算了吧!善美急忙打了一通電話給學長。

送永希返回住宿酒店後,翔澤回到自己的住處。他把西裝外衣除下,按下電話答錄機,然後坐在梳化上, 「學長,我是善美,我已回到姑母家,明天我有事忙,星期天再給你聯絡。拜拜!」翔澤聽到善美的留言正困惑她被什麼事情耽擱著,可惜時間真是太晚了,他祇好將疑問留待明早向善美問個明白。

善美失眠了,她腦海裡不斷重播著學長和那美女親暱互動的情形,雖然她為自己找到解釋,但她的心還在痛。他們出色的外表,從容的態度,年齡的相近怎樣看都是相襯的一對。善美她對自己的信心已面臨瓦解,她覺得自己配不上如此完美的學長,她的眼淚不聽使喚的不停流下來。天才剛亮,善美背起她的包包緩緩的向市立公園走去,她要找一處幽靜的地方好好療治她那受創的心靈。凊晨的氣溫微寒,善美拉攏一下外衣,想起學長細心的噓寒問暖,天知道她真的很想他。

翔澤不知道他是怎樣渡過這一天,從早上開始不斷的嘗試聯絡善美但都沒法如願。整天懷著一顆忐忑的心做任何事也不能專注的他,最終決定站在甄阿姨的家門前等待善美回來。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的時候,善美拖著沈重的腳步慢慢地踱回姑母的家。當她看到學長那充滿憂慮和焦急的神情時,原本已止住的淚水再一次失控, 善美激動的投入翔澤的懷抱,「學長,我該怎麼辦?我真的很難過。」
翔澤抱住想了一整天的善美,懸在半空的心終於可以定下來,但現在的他又心痛著她的難過。他用手輕拍善美的背安慰著她,「善美不要難過,沒有事情是解決不了的,不要再哭了。」
靠在學長溫暖的胸膛,善美激動的情緒漸漸平復,這時「咕咾、咕咾」善美空空的肚子發出抗議的聲音。
「我看還是先填飽你的肚子,你才有氣力說話。」翔澤帶著滿面通紅,淚痕未乾的善美返回他的住處。
「要不要多吃一點?」翔澤為善美煮了一盤肉醬意粉。
「謝謝你,我吃飽了。」善美吃了滿滿的一碟,學長的手藝真好。
「現在可以告訴我是怎樣一回事嗎?」滿肚問號的翔澤逮住機會發問。
善美害怕面對學長,她離座走出露臺,望向天上的月亮,鼓起勇氣決定問清楚學長的心意。
「昨天晚上,我看見你和一位短髮美女在一起,你們的態度還很親密呢!」
「你吃醋了,這感覺真好。」跟隨在後的翔澤可樂透了, 憂慮和焦急已消失得無影無縱。
「這是什麼話?」善美嘟起小咀不贊同的說。
「是劉永希, MBS的新聞主播,她因工作關係順道探訪我這個童年時已認識的老朋友,我們好像兄妹那樣沒有男女間的感情存在。這解釋可令你滿意?」翔澤深情的看著善美。
善美看出翔澤眼裡的深情,她的心寬了,也為自己不成熟的行為感到抱歉,她羞愧的低下頭來輕輕說,「對不起,令你擔心了。」
翔澤拉起善美的雙手,把它們按在他的胸前,溫柔地說道「善美看著我,你不是說過我有一顆細心的嗎?我這細小的心已被你佔得滿滿不會也不可能再有其他人了,你願意相信我嗎?」
善美被翔澤真誠的告白所感動,望向學長充滿期盼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回答「我相信你。」
翔澤把善美緊緊的擁入懷裡,他真的不敢想像沒有了善美,他能否再正常的生活下去。一股陌生的燥熱在兩人體內流轉,感到不安的善美急忙離開學長熾熱的懷抱,轉身倚向露台的圍攔。
「學長的住處真好,向前眺望可以看到倫敦橋的夜景,抬頭又可以看到一片星空,學長你快來看看,今晚的星星又多又亮,真的好美啊!」善美不自覺陶醉在美麗的星空下。
翔澤努力克制再把善美擁入懷裡的念頭,他一瞬也不瞬的看著善美滿足的神情和幸福的笑容禁不住輕輕說「是的,真的好美!」
翔澤抬起手看一下手錶「善美,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那,我們步行回去好嗎?我想和你討論一個有關哲學的課題。」善美懇求著。
「好啊!」祇要是善美想的,翔澤都會為她一一做到。

在醉人月色下,心情愉快的翔澤和善美,兩人手牽著手,有說有笑的慢步走向姑姑的家門,一個小誤會把兩顆相愛的心拉得更近了。

待續 


您目前在第 1 頁,第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