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E筆記欣賞區

愛上女主播(All About Eve)小說創作、劇情評論

文章來源

愛劇村

包容的幸福(上)∼(下)

包容的幸福(上)                       作者 陳水JUDY 
 
這是一篇前篇,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寫成還有續篇的, 只是因為要壞人改邪歸正,需要的是契機,而要小人改變 性格,需要是奇蹟;所以要讓金恩啟和大家和睦相處真的 是高難度,如果各位姐妹看完有其它意見,請讓我知道, 謝謝囉! /Judy 

夏娃的一切˙包容的幸福(上) 

善美和翔澤在餐廳用餐,只見善美正眉飛色舞地說著晨水的笑話給翔澤聽,她知道翔澤今天心情不好,一個主持兒童節目的紅牌主持人鬧出了性醜聞案;看著善美燦爛的笑容翔澤覺得很窩心,善美總是這樣--報喜不報憂,這時金協理走到他們身邊打斷善美的話,並且自顧自的坐到善美旁邊的位置,翔澤不耐煩的看著他,心想怎麼有人臉皮這麼厚呢? 
『翔澤,你真不簡單,連報紙的社會版都在幫你的節目打知名度。』金協理一臉嘲諷挖苦的說道,翔澤看著他那得意的樣子就有氣,懶的理他。 
『舅舅,你吃飯了嗎?一起吃吧!』善美打著圓場,已經下班了,雖然翔澤不喜歡可是她還是堅持叫金恩啟”舅舅”,因為翔澤的阿姨真的對他們很好,像今天他和翔澤出來享受燭光晚餐,兒子也是託給她照顧的,善美很喜歡她所以不想讓她為難。 
『不了,你們吃,我和朋友有約呢?』金協理笑著對善美說:『你要多吃點,瘦成這樣。』善美一聽高興的摸著自己的臉,她成功了嗎?可能是懷孕的原因--她胖了,本來還沒什麼感覺,可是翔澤有一次看她抱著兒子,居然喊她們是大肉球跟小肉球,讓她心生警愓,只要得空就邀招弟去游泳,但招弟每次游完泳總要她請吃飯,望著招弟點的一桌子食物她都惶恐不已,不過看樣子成果斐然,她開心極了。 
但是,金協理真的一點都不想讓翔澤好過,接著說:『嘖.嘖.不知道翔澤是怎麼照顧你的。』 
『真的,我也是這麼覺得,所以一直要她辭掉”文化藝術舞台”的主持工作回家專心當主婦,好讓我把她養胖一點。』翔澤隱藏怒氣笑笑地說,他知道善美是金恩啟的搖錢樹,善美懷孕在家待產時,他的節目收視率直直落,簡直是慘不忍睹,最後金恩啟把拍攝現場拉到翔澤家,收視率不但止跌回升,還創新高,也虧他想的出來,當然還需要善美對他的縱容,否則翔澤是絕不允許他這麼做的。 
『哈,哈,不過善美漂亮嘛,不管胖或瘦都很美麗,當主持人最適合了。』金協理訕訕地回答,不敢再往下說,趕忙藉口離開。翔澤忿忿的看著他的背影。 
『來,看這邊,笑一個,我要照了哦!』善美對著翔澤擺出要幫他照相的姿態。 
『噫,學長.你是因為眉頭打結,還是年紀大了,好像皺紋變多了耶!』善美逗著翔澤。 
『男人啊,年紀大了,睡眠少了,皺紋卻多了;吸引力少了,老婆的抱怨卻多了。』翔澤裝著一臉無奈又無辜的表情看著善美。 
『哇!真的是這樣耶,但是有一種狀況例外喔...就是那個男人要長的和我老公一樣英俊,皺紋會讓他更有男人的魅力哦。』善美諂媚地說道。 
『謝謝老婆大人的讚美。』翔澤雖然知道善美是在逗自己開心,還是不自覺的得意起來。 
『咦,你誤會了吧,我是在稱讚自己的眼光好哩!』善美取笑著翔澤。翔澤看著善美得意的模樣笑了起來,唉!親愛的,你怎麼這麼貼心呢?只要有善美在身邊,再不好的心情都會變的很愉快;翔澤覺得善美又幫他把能量充足了。 

在公司的會議室,翔澤和部屬開會中.... 
到底要怎麼處理這個兒童節目呢?主持人鬧醜聞當然一定得換人,可是這個節目收視率高,廣告量大,若無法找到適任的主持人,則損失大不說,還會影響其它節目,因為這個節目紅到要上它的廣告,廣告商還要搭配購買其它冷門時段的廣告,所以在思索影響層面時,不能以單一節目考量。 
『沒有適當的人選,外聘也可以,價錢高點也值得。』翔澤對部屬說著。 
『嗯...嗯...』節目製作人吞吞吐吐的說:『其實有一個人非常適合...只是...』 
『是誰,價碼很高嗎?』翔澤問,看部屬一付膽怯的樣子接著問:『姿態很高嗎?』 
『價碼不高啦!』不過姿態是真的很高,節目製作人心媟Q,接著說:『其實我說的是理事夫人...』他吶吶地回答,心媟Q自己一定是吃了熊心豹膽了才會說出來,誰都知道理事有多保護夫人,除了金協理的節目是理事夫人堅持才主持的以外,尤其是上次夫人懷孕時在家製作的單元節目,讓 ”文化藝術舞台”成為當年最高收視率的節目;當時其它製作人紛紛想動她腦筋,但企劃案一遞上去,就被理事刷下來;要不是這次情況特殊,再加上金協理正等著看他們的笑話,他說什麼也不敢提。 
『是嗎?』翔澤臉色暗了下來,他當然知道善美的人氣有多旺,每次人氣調查善美總是名列前茅,但是...把善美娶回家是希望照顧她、疼愛她的,可不是讓她來做廉價勞工的;而且金恩啟才剛消遣他,指責他把善美養的太瘦了,他怎麼可以讓善美再接這個工作。 
『列入考慮,但還是要再想想其它方案,今天先這樣,後天再做決議。』翔澤冷靜的做出回應,他也知道今天情況緊急,部屬才會提出這個構想。 
『是。』大家看理事沒發脾氣,鬆了一口氣,趕快魚貫的走出會議室,在門口遇到善美,忙著鞠躬打招呼『夫人,好』。 
『你怎麼來了。』翔澤回頭看到善美,覺得很驚訝,平常善美是很忌諱這麼做的。 
『今天沒工作,就想幫老公做愛心便當囉!』善美想給翔澤打氣,『怎樣,你老婆很賢慧吧!』把臉湊近翔澤說:『大家一定會很羨慕你。』 
『是嗎?可是我老婆好像只會煮泡菜鍋哩!』翔澤雖然開心,還是忍不住糗她。 
『一個人一生只要專心一意做好一件事就很偉大了,你不知道嗎?』善美不服氣的接著說:『想想看,有多少藝術家終其一生只堅持一種風格的畫風,卻帶給後人深遠的影響。』善美把嘴翹的高高的慷慨激昂地說。 
『是,我錯了。』翔澤開心的看著善美,其實他也覺得自已的老婆是最棒的。 
『來,你看這是我剛學的哦!早上阿姨才教我的。很棒吧!』善美打開飯盒的蓋子,得意的展示給翔澤看。 
『哦,你根本是把我當白老鼠嘛!』翔澤瞄了一眼,故意擺出不屑的表情逗著善美。 
『不,你太抬舉自已了,白老鼠是我爸,你是收拾殘局的垃圾桶。』善美沒好氣瞪著他說。 
『再批評,我就罰你睡三天地板。』善美推了一下翔澤的額頭。 
『真的要睡地板!』翔澤先小心的轉頭看看四周有沒有別人,然後將臉湊近善美曖昧地說:『我覺得這樣也不錯耶,想不到我老婆這麼有情趣。』 
『唉呦!你想到那堨h了。』善美的臉都紅了,這個學長就會欺負我。『廢話那麼多,涼了不好吃,我可不管哦。』善美利用擺放飯盒的動作,掩飾著自己的心跳。 
『是,遵命。』翔澤心媟Q,有善美的笑容當食物的佐料,怎麼可能會不好吃呢? 

 


包容的幸福(上) 續上篇                 作者 陳水JUDY 

 
在家堛澈廳,翔澤正逗著兒子玩.... 
善美在廚房忙著收拾東西,一邊思索著要怎麼和學長提主持工作的事,她今天在辦公室已經有聽到一些消息,只是她知道學長一定不會對她提出任何要求的,而且如果她再主持新節目,兒子怎麼辦?總不能一直讓他在二個爺爺家流浪,可是她好想幫助學長哦!怎麼辦呢?癡癡地看著他們父子,善美忽然有了主意。 

善美走到他們父子身邊,硬把自已塞到二人的中間,向翔澤撒嬌的說:『我吃醋了。』一邊伸手將翔澤的臉轉向自已;同時抱起兒子說:『老公,你有沒有發現我們兒子越來越帥。』 
『當然,他是我兒子嘛!』翔澤笑著回答。 
『那...你有沒有發現他很上鏡頭。』善美甜甜地說。 
『當然,他是你兒子嘛!』翔澤覺得很好玩,不知道善美要做什麼,是要誇兒子呢?還是要讚美自已。 
『那...你有沒有覺得如果他上電視,一定會有很多人喜歡看到他。』善美挨近翔澤在他身上磨蹬著。 
『嗯...』善美在自己身上磨來磨去,翔澤只覺得坐立不安,自己的腦袋一片空白,『善美.你到底要說什麼,我怎麼覺得心堣礞簹滿A每次你變得這麼主動,我都很害怕,你...又捅了什麼簍子嗎?』翔澤兩眼直盯盯地望著善美,一臉疑惑。 
善美一聽,鼓起腮幫子,我有這樣嗎?我有每次捅簍子就主動的投懷送抱嗎?太看不起人了嘛!嗯...等一下,嗯是有幾次啦,善美心虛了起來,可是...可是學長每次不是都很高興嗎?怎麼會是害怕...善美抱著兒子,讓自已和翔澤保持一段距離。 
『原來我每次出一些狀況,你總說”沒事了”,其實都記得一清二楚。』善美委屈的說。 
『你說什麼啊!』翔澤貼近善美捏捏她的鼻子說:『只要是你做的事我都會全力支持你,我只是希望你先讓我知道而已。』 
『真的,不管我要做什麼你都會支持我,即使要花很多錢也無所謂嗎?』善美高興的笑瞇了眼。 
『對,在我破產之前都無所謂。』翔澤寵溺的望著她笑。『你想做什麼呢?』 
『幫我和兒子開個節目吧!』善美大聲的宣佈。 
『噫!你是什麼意思...』翔澤愣了一下,一頭霧水地看著善美。 
『我想和兒子一起主持一個節目,最好是好玩一點的題材,嗯...兒童節目可能不錯。』善美小心的說著。 
『因為我整天在家和兒子玩,已經快想不出花樣對付他了,我想如果開個節目,就有很多編劇啊...什麼的幫我想花樣逗他開心,我這個老媽就可以當得輕鬆愉快一點。』善美一邊找理由解釋著,一邊擔心自已是不是越描越黑。 
『照顧兒子這麼累嗎?』翔澤雖然心知肚明,了解善美會提出這個要求的原因,可是還是不免擔起心來,那時應該聽父親的建議請個佣人的。 
『也沒有啦!只是我不希望他像我一樣笨笨的,所以總要想些比較有啟發性的事物和他做一些互動嘛!』善美怕學長誤會了,趕快解釋著。 
翔澤從善美懷中接過兒子,舉起兒子望著他說:『兒子呀!你也覺得你媽媽笨笨的嗎?我怎麼覺得她從一開始就已經挖個坑,就等著我自已跳進去呢?』 
『唉呦!』善美撒嬌的靠向翔澤說:『學長你怎麼可以對兒子這樣說我,我是...甄.善.美呢!』 
翔澤伸手摟著善美說:『是,你是...甄善美,獨一無二的。』他低頭親著善美的頭髮,而我擁有這獨一無二的珍寶,翔澤心媟Q著。 

這個周日是阿姨的生日,翔澤和善美帶著兒子回父親家慶祝,他心想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告訴父親,善美要和孫子一起主持兒童節目的事。 
『我絕不答應。』父親咆哮著,這種情況早在翔澤預料之中,父親有多寶貝這個長孫,他當然知道,所以早有準備。只是善美和阿姨看到盛怒的父親,嚇的帶著小孩躲到一邊,一句話都不敢說。 
『是啊,怎麼可以,攝影棚有多亂,人有多雜,小孩子在那種環境只怕要常常生病,而且也不安全。』金恩啟火上加油,他絕不能讓善美主持這個節目,他知道善美的觀眾緣很好,上次懷孕時主持節目就已經紅成那樣,觀眾現在一定還對她當時懷孕的形態留有印象,這時候她又帶著那時在肚子堛漱p孩主持節目,觀眾一定更有親切感,光這個消息放出去就很有新聞性,這個節目想不紅都很難。 
『其實這個構想並不是我想出來的,靈感完全來自金協理。』翔澤心平氣和的說。 
『至於衛生和安全的問題,我正想向他好好請教一下,他安排善美在懷孕末期主持節目,在當時對這方面一定就考慮的十分周延,不知您有什麼好的建議可以提供給我。』翔澤很有禮貌地對著金恩啟欠身說道。 
『嗯...嗯』金恩啟被翔澤說的啞口無言。 
看金恩啟不再找麻煩,翔澤接著說:『爸爸,您先別著急,小孩是我的,我也很不放心啊!』翔澤拿出一份卷宗;『針對原節目我做了一些修正,同時將節目名稱改為 “夏娃的育兒時間”,您先看這份企劃再說,如果看完您還是覺得不妥,那我們就當沒這回事。』善美心媟Q,哇!學長好厲害哦,這麼快的時間,連企劃書都準備好 
了。 
『寶寶的發展到三歲是個關鍵期,所以現代父母愈來愈重視胎教和零歲教育,我打算引進諾貝爾獎得主羅傑•史貝利在美國這一套教育方法論,這樣寶寶不但可以藉由這個機會受到較好的教育,而且也可以提升國家的教育水準,同時我會在MBS設立教育中心,同步出版和販售相關的產品;發揮媒體的最大效能。』翔澤對看著文件的父親做著說明。 
『至於環境的問題,我考慮將別墅改為攝影棚,並指定專門的工作小組配合作業,這樣可以解決一部份問題,當然還有一些細節的考量,我在企劃書上都有做說明,您可以參考看看,如果我還有遺漏或不周延的地方,請您提出我會再做加強和補充。』翔澤態度從容的解說著。 
『嗯!很好,很清楚,很完整,設想的又周到,好吧,我同意,你就照自己的意思辦吧!』翔澤父親看著企劃書越看越開心,真是虎父無犬子,翔澤已經是個十足的生意人 
了。 
善美看到翔澤父親那麼高興,她實在好想站起來歡呼,可是畢竟不是在自己家,所以只有默默的注視著翔澤,在心塈i訴學長:『你好棒,我以你為榮。』翔澤接收到善美發出的電波,開心極了,只要善美了解,只要善美喜歡就好了。 
『我還有一個要求。』父親忽然這麼說。 
『哦,還有什麼不足嗎?』翔澤氣定神閒地問著,對這個企劃他很有把握。 
『要幫善美準備一位助理秘書,』翔澤父親想到善美的迷糊,再加上翔澤公務繁忙,絕不可能每次錄影都陪著他們母子,他怎麼都無法放心。
『嗯,您放心,我已經請人事部門在挑選了。』其實在善美說出想輕鬆愉快一點的話時,翔澤就已經在尋找適當的人了。 
『錄影時,我也可以去幫忙呢。』翔澤阿姨熱心的說著,想到自己疼愛的孫子要上電視,其實她是很高興的,嗯.應該說是...虛榮吧;從善美當了尹家的媳婦後,她才開始有她不是第三者,而是尹家的一份子這種感覺,是善美對她的尊重吧,是連他的丈夫都沒有給她的感覺,這份尊重讓她覺得這個家庭的喜怒哀樂都不再與她無關,她很享受這種歸屬感,也很喜歡這種心靈安寧的感覺。 
『好啊,好啊,主持節目卻像在玩遊戲一般,寶寶一定會很開心。』翔澤看著善美開心的模樣,心媟Q,是你開心還是寶寶開心呢,唉!我可愛的善美啊! 
『但是,我還有一個要求。』父親忽然又說;將臉朝向善美笑著說:『妳可不能拿新節目當理由,說工作忙碌就偷懶,我只有一個孫子是不夠的。』 
『唉呦!爸。』,善美不好意思的撒著嬌;翔澤看著善美心奡擖X一股暖意,他開心的笑了,翔澤覺得擁有善美的自己真的好幸福。 
金恩啟看著他們一家和樂的樣子,就連自己的妹妹都站在他們那一邊,心媟Q他還有興風作浪的本錢嗎?也許他應該改變作法,但應該怎麼做呢?他...還沒想到。 


包含的幸福(下)                    作者:陳水JUDY

 
本來還不想貼上來,總覺得那堜ワヰ瑭棜n改,可是因為我阿那達提早回來了,我這陣子不能太囂張,要好好料理他;又怕拖太久,姐妹們會忘了上集的劇情接不起來,所以先貼上來,姐妹們請將就將就,覺得那堣ㄥ隍獐g信告訴我,我一定想盡辦法把它ㄠ到順...我保證。 
/陳水Judy 

夏娃的一切˙包容的幸福(下) 

善美主持的兒童節目…“夏娃的育兒時間”,不獨為社會創造了一個新話題,還為整個教育市場帶來新的商機,不但標榜著零歲教育的書藉充斥著大小書局,而且每個育兒中心都把他們如何重視零歲教育當作是宣傳重點;檢視在這一波狂潮中最大的受益者,當然是--MBS這個事件的創始者。 

在公司的董事會議中,尹董事長難掩得意地神色,正看著MBS的董監事們對著翔澤你一言我一語的讚美著,看著股價的節節攀升,股東們都滿意極了。 
『我們要乘勝追擊,再把這個市場擴大。』其中一位董事 提出他的看法。 
『翔澤,你的看法呢?』尹董事長問。 
『請大家看一下手邊的資料。』翔澤站起來對著大家說: 
『各位會發現我只保留了最基本的人力資源在這個項目上。』看著大家錯愕的表情,他頓了一下接著說:『依據市場週期的法則,目前的情況己近巔峰,再來就是康莊大道而後走下坡,所以為了明日的市場我們要創造新的利基,也就是要站在市場的前面做個創造者,而非追隨 
者。。。。』發言完畢,他獲得如雷的掌聲。 
尹董事長驕傲地看著翔澤,心婼L算著要在會議結束前,提議讓翔澤接任總經理,將MBS的管理權整個交給翔澤。 

這個策略表面上看起來翔澤是個利益的追逐者,但最底層的原因是當初他答應善美接這個工作,就只把它視為過渡期,公司人員可能認為他是保護善美所以不讓她接工作,其實是他希望善美能保持彈性,隨時可以抽身去做善美感興趣的、期望的,並且從中得到快樂的事;但目前的狀況再持續下去,善美會一直處於收視率的壓力狀態下無法從這個節目抽手;這是翔澤最不願意發生的事,加上善美最近精神一直很不好,他實在非常擔心。 

一連串的會議,翔澤回到家時已經很晚了;只見善美躺在沙發上睡著了,兒子也趴在善美的身上睡的很甜,幸福的兒子,好嫉妒啊!翔澤蹲下身用嘴捕捉著善美的紅唇,善美迷迷濛濛的睜開眼睛,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問:『你回來了。』然後準備坐起來。 
翔澤抱起兒子,一邊拉善美一把,一邊埋怨的說:『為什麼不回房間睡,這樣會生病耶。』真是讓人不放心。 
『對不起,我最近得了嗜睡症,連站著都可以睡著,更別說坐著。』善美不好意思的說。善美伸了伸腰,兒子長大了又壯,壓在她身上,真的滿辛苦的。 
『別說對不起了,是我沒把你照顧好。』翔澤撫摸著善美的臉頰心疼的說,好捨不得啊! 
『那有,就是你照顧的太好,害我越來越像豬了。』善美笑的像陽光一般,並問:『餓嗎?我煮個麵給你吃吧!』一邊說一邊站起來往廚房走。 
『別弄了,你早點休息吧。』翔澤拉住她。 
『你呢?』善美露出盼望的眼神問。 
『我還有一些工作要做。』翔澤無奈地看著善美。 
『噢,我盼了一天,結果老公回來了也不陪我,寧願工作。』善美把嘴巴翹的高高地說。 
『那你想做什麼。』翔澤寵溺地笑著說。 
『嗯,跟親愛的老公把酒談心,這個主意如何?』善美邊說邊接過兒子走進房間,安頓好兒子再走出來,翔澤已經脫掉外套解開領帶,正在廚房準備下酒菜。 
『聽說,你要變更“夏娃的育兒時間”這個節目的型態。』善美從酒櫃拿出紅酒,並坐到吧檯等待翔澤。 
『老婆,這是談心嗎?怎麼好像在談工作。』翔澤邊糗她邊端著小菜走近她。 
『沒辦法,誰叫我有個工作狂老公,我要配合他啊!』善美嬌嗔地說。 
『是,我老婆最貼心了,所以捨不得讓她工作,最好把她放在口袋媕H時拿出來逗自已開心。』翔澤幫善美倒酒,並伸手握住善美放在桌上的手。 
『謝謝!』善美心堬3╪a,學長真的隨時都站在她的立場為她設想,頓了一下善美靦腆地接著說:『不過你要把我放在口袋堙A可能...要給口袋再多預留一點空間。』 
『這樣啊,我老婆如果真成了豬,我是會休掉她哦!』翔澤取笑她說。 
『唉呦!人家要跟你說正經的,你還這樣,不跟你說了...』善美滿臉紅暈欲言又止。 
『不跟我說什麼?』翔澤疑惑的問:『有什麼事嗎?』看著臉紅通通的善美,真的好美。 
『嗯...』好害臊哦,瞄了一下翔澤繼續說:『學長...我懷孕了。』 
『真的!』翔澤欣喜若狂的走近善美一把抱住她,『真的嗎?』看到善美一直點頭,就拼命傻笑。 
『對,我還以為你是半仙呢?』學長好傻氣哦,『嘖!原來是瞎貓碰到死耗子。』善美糗他。 
『當神仙有什麼好,當甄善美的老公才是福氣呢。』翔澤將額頭靠著善美,滿眼柔情地看著善美說。 

在主播休息室.... 
善美一邊喝著阿姨幫她準備的海帶湯,邊打著瞌睡,一旁的招弟推了她一下說:『死丫頭,這樣你都能睡!』善美不好意思的笑了:『招弟,為什麼我懷老大時是拼命吃,現在是很會睡呢?』招弟白了她一眼說:『對,老天對你最好,連懷孕都可以像豬一樣吃的好睡的好。』真讓人羡慕,想到自己懷孕時害喜的慘狀,招弟忿忿地說。 
『別嫉妒,我才羡慕你咧,你懷孕時害喜的嚴重,所以晨水都不敢要你再生。』善美唉聲嘆氣地接著說:『我呢,比要我說英語還輕鬆,所以長輩們都巴不得我多生幾個。』 
『那你就把自已當成豬,一次生好幾個,讓他們的需求一次滿足不就好了。』招弟提出建議。 
『對,你是紅牌配音員,我就當豬,你...真的是我的好朋友嗎?』善美向招弟抗議著。 
『我兒子看卡通時,只要聽到你的聲音,就會高興的直笑。』提到招弟配音的卡通,善美不由得想到自己可愛的兒子,開心的笑了起來。 
『你還笑,我是負責逗人發笑的嗎?』瞪了善美一眼,接著取笑善美說:『你擔心自己吧,如果你在節目中睡著了,那綜藝節目馬上就變成了卡通節目;然後呢,王子就來把你吻醒,像這樣...』說完就作勢要親善美。 
『做什麼啊。』善美慌得趕快舉起手拍了招弟一下肩膀,這時電話響了,善美邊接起電話邊瞪了招弟一眼,招弟回給她一個鬼臉;電話是翔澤父親打來的,要她到董事長辦公室見他。 

『董事長找我有事嗎?』善美走進辦公室,發現金恩啟和翔澤都在。 
『來,坐,別站著,都是自己人不用那麼拘謹。』翔澤父親慈愛的看著善美,接著取笑她說:『聽翔澤說你現在連站著都能打瞌睡。』 
『嗯...可能最近比較熱吧!』善美忙著找藉口,她不想讓大家擔心,只是...理由找的好像不太對...都是學長,用眼角狠狠的瞪了學長一眼,連這個都跟父親說。翔澤看著她心情好極了,只是一個勁的對著她笑。 
『你太累了,我正要求你舅舅停掉你手邊的節目,他有一些意見,翔澤認為應該聽聽你的看法。』翔澤已經估計到父親會有的反應,現在就等善美同意,他愉快地想。金恩啟也露出殷切的眼光看著善美,除了善美的節目讓他面子十足外,他負責的其它幾個節目收視率都不好,如果善美不做,那他真的會被調回文榮重工業做金俊浩的幕僚,所以善美的決定對他很重要。 
『我想做,除非爸爸堅持或者舅舅認為我目前的狀況對他造成困擾。』善美神色堅定的對父親說。此時只見翔澤的臉色轉為凝重,方才的輕鬆已消失無蹤。 
『當然,節目型態要做一下調整,可是因為有上一次的經驗,舅舅一定會幫我設想的很周到,我信任他。』說完望著金恩啟,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如果這是你希望的,就依你了,只是要注意身體,我可不允許我的孫子有任何意外發生。』尹董事長微笑的點點頭,這個媳婦真是太懂事了。 
『噢!爸,我還以為你是關心我,原來在乎的是孫子,我要生氣了。』善美嘟著嘴,不依的撒著嬌。看著這一幕尹董事長和金恩啟相視而笑,只有翔澤冷漠的看著他們,不發一語。 


包含的幸福(下) 續上篇                  作者:陳水JUDY

 
回到翔澤辦公室,只見他低頭默默地辦著公事,善美想:學長現在一定氣得在冒煙吧! 
善美盯著翔澤,然後清清喉嚨撒嬌地說:『學長啊!我好無聊哦...不要工作了,看看我吧。』 
翔澤抬頭看著她,然後嘆口氣說:『你啊!真是個不聽話的小姐,我真是拿妳沒辦法。』 
『啊!好幸福哦。』善美快樂的說著,翔澤奇怪的看著善美,心媟Q她不知道自己在挨罵嗎?只見善美接著說:『學長,你知道,我最喜歡聽你對我說哪句話嗎?』。 
翔澤寵溺地望著善美,他也很想知道;善美瞅了他一眼說:『我最喜歡聽你說...我拿妳沒辦法,每次我都好感動;這句話讓我感覺到,學長對我的疼愛和包容,縱容我的任性、耍賴,以及許多不合理的要求、當然還有無數次的犯錯,就像現在。』 
翔澤笑了,深情的凝視她久久說不出話來,他也好感動,最後才無奈的說:『對於金協理,你的心情我能夠理解,但有些事情並不像你想的那麼單純。』他就是沒辦法對她生氣。 
『你認為我是因為想和每個人都擁有美好的人際關係,所以才那樣對待金協理的嗎?』翔澤一愣,難道不是嗎?善美對他露出一個哀戚的笑容說:『我常常會想起迎美,會想如果當初我和阿姨對她能再多點包容,多點疼愛,就像佑振哥或我爸對待她一般,也許事情不會是今天這種局面。』說著說著眼眶紅了:『當斐仁修找她麻煩時,如果我們大家能一起幫她,也許...也許佑振哥還活著。』翔澤走到她的身旁,將傷心的她摟往懷堙A輕拍著她的背,給予她安慰。 
『學長,你知道嗎?我不想再有遺憾了。。。。』善美抽抽噎噎的哭著說,翔澤覺得心好疼啊。 
『好啦,我知道,我都知道。』翔澤在她耳畔輕聲地說,心想這就是他的善美,總是為別人著想;罷了,只要他一直在她身邊守護著她就好了。 

在金恩啟的辦公室... 
金恩啟和善美剛開完節目製作會議,所以雖然已經是下班時間,卻還留在辦公室確認舞台的設計圖,畢竟以善美目前的狀況,他也很擔心她在節目中出任何意外,後果他可是擔待不起;這時秘書通知尹理事來訪。金恩啟想大概是來接善美下班的,所以請秘書讓他進來,翔澤看到善美以質疑的眼神看他,對她露出一個愉快的笑容後,向金恩啟很有禮貌的欠身。 
『翔澤,來這邊坐...』他指著沙發。 
『嗯,這是舞台的變更圖嗎?』翔澤坐到善美身邊,並看著設計圖問:『我可以看嗎?』 
『可以,可以,你看。』金恩啟一肚子問號,翔澤今天的態度不太一樣,好像特別友善。 
『善美...舅舅幫妳設想的很周到。』這一聲舅舅,讓善美和金恩啟都錯愕的看向他,但翔澤只是邊看邊點頭繼續說:『嗯,真的很不錯。』 
『這樣我就可以放心讓善美繼續主持這個節目,謝謝您!』翔澤笑著說。 
『不客氣,這是應該的嘛。』露出一個狐疑的眼神看著翔澤。 
『我有一個提議,不知您的意思如何。』翔澤保持笑容繼續說:『因為”夏娃的育兒時間”要做最後一集的特別節目,所以如果”文化藝術舞台”能配合做一下宣傳,相信對它往後的收視率會有些幫助。』 
『嗯,好....好。』金恩啟訝異地看著翔澤,心想何止是有些幫助,看來”文化藝術舞台”又要刷新紀錄了。只是翔澤為什麼要這麼做? 
『您能同意真的太好了,細節部份我會請節目製作人來向您報告。』接著轉頭看向善美笑著說:『可以回家了嗎?』 
『可以。』善美看到金恩啟向她點頭,然後笑容滿面的對翔澤說。隨後二人並肩離開金恩啟的辦公室。 
金恩啟默默地看著他們離開,心媮鷁M很疑惑,卻有一種溫馨的感覺,只是不知為何這個翔澤今天會這麼不一樣,真的...從進門到走出大門,他的笑容沒有離開過他的臉上。 

走出辦公室後,善美伸手攬著翔澤的手臂,挨著他撒嬌地說:『學長,謝謝。』她心情好的像要飛起來了,否則她不太可能允許自已在公司和翔澤有這麼親暱的舉動。 
『就謝謝二個字啊,不是應該有三個字的嗎?』翔澤斜睨著她說。 
善美聽後看了翔澤一眼,隨即笑開了,心想這個學長好會撒嬌哦,『親愛的老公,辛苦了。』善美哄著他說。 
『不是辛苦了,是另外三個字吧。』舉起手做著否定的手勢。 
『沒錯,是辛苦啊,剛剛你從進門到離開,嘴巴都一直保持這個姿勢。』善美模仿翔澤並說:『好累哦,哇,皺紋要增加了。』善美將臉靠向翔澤仔細查看:『學長,我看看你的皺紋有沒有增加。』 
翔澤避開她說:『我才沒有皺紋咧。』這時他們己經到達電梯門口。 
『不行,要通過我的檢查才行。』善美伸手要將翔澤的臉轉向自已,這時剛好電梯門打開,電梯堛甄冪看到他們,很尷尬的快速走過他們身邊,連頭都不敢抬起來看善美和翔澤一眼。 
翔澤進了電梯後,瞪了善美一眼說:『總經理夫人,請你保持一點形象好嗎?』 
『咦,你叫我什麼?』善美站在翔澤旁邊,驚訝地看著他。 
『嗯,爸爸在上次的董事會議中提出讓我接任總經理,已經得到全體董事的同意。』翔澤邊按著電梯的樓層邊說。 
『你怎麼現在才說。』善美嘟著嘴說。 
『我看你那個樣子,怎麼都不像總經理夫人啊。』眼睛盯著善美從頭到腳看一遍說:『看來我只好降低標準囉。』翔澤逗著善美。 
『總經理,那我們去吃好吃的慶祝吧。』到了車子旁邊,善美開心的說。 
『慶祝一定要吃嗎?』翔澤邊開車門,邊糗她。 
善美聽了拍拍自己的肚子說:『兒子,你爸爸在罵你是豬哦!』 
『我有這樣說嗎?』翔澤好笑的接著說:『而且為什麼是兒子,我要女兒。』 
『噢,是誰嫌我生的兒子不夠帥,一定要我賠一個帥兒子給他的。』善美取笑翔澤。 
『這麼會記恨,兒子都己經幾歲了,你還記著。』翔澤笑著看善美。 
『對,我記在筆記本堙A每天拿出來複誦一千遍。』善美嘟著嘴說。 
翔澤搖搖頭笑了,這個善美真是拿她沒辦法,隨即想到善美上次對他說的話,心媢y時覺得甜滋滋的。 
『好吧,帶你去吃好吃的。』翔澤發動車子說。『可是你要把我講過的那句話用橡皮擦擦掉才行。』翔澤提出條件。 
『嗯,那我要連吃一個月...』善美盯著翔澤頓了一下說:『到那時...我再考慮看看。』 
說完二人互看一眼,笑開了。由善美身上翔澤理解到寬恕別人,等於救贖自已,他覺得丟掉仇恨包袱的自已好輕鬆,而現在他要以這種輕鬆的心情帶著善美,奔向他們快樂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