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E筆記欣賞區

愛上女主播(All About Eve)小說創作、劇情評論

文章來源

愛劇村

我心依舊(1) ∼ (11)

我心依舊(1)                  2003/6/23                  作者:sakuki 

“善美,你來啦!”姑姑一看到善美就叫她。
“姑,生意還不錯吧?”
“還好啦!來,這邊坐。”姑姑拉著善美的手把她牽到座位上。
“謝謝!”善美摸索著坐好。
這一年,她已經習慣在黑暗中生活了。
“對了,前幾天享哲來過。”
“是嗎?他``````還好吧!”
“你說他怎麽會好呢?他一直以爲你死了,一個失去愛人的人能怎麽樣?善美啊!你會不會太狠了?”
“讓他看到現在的我,也許會更難過吧。我不能一輩子拖累他,我只是一個瞎子,我可以爲他做什麽呢?”
“陪在他身邊啊!他實在太孤獨了。”
“我相信他會找到更適合的人的,我出事前就夠配不起他了,那時我還可以找個藉口說我可以給他帶來快樂,現在呢?我寧願他認爲我死了。”
“那你又何必回漢城呢?”
“可是我還是要照顧爸爸阿姨啊!”
“你看,因爲你爸想你,你就回去,你怎麽不看看享哲呢?他也很想你,畢竟你們當時也快結婚了,如果不是那件事,可能連孩子也有了。”
“可是人生不能重來,這才可悲啊!如果可以的話,我寧願他沒認識我,那就不會受傷害。”
“好了,你要怎樣就怎樣吧,搭什麽時候的飛機?”
“後天9點,姑你可以送我吧?航空公司說可以送到上機。”
“除了我還有誰可以幫你?你爸你已經約好啦?”
“唔。”
“那我後天8點接你。”
“謝謝姑,還是你最好了!”
“你啊,對誰不是這麽說?”
“唔~~~姑!”

漢城的天空總是那麽的蔚藍,夏天終於到了。春雨洗去了深冬的陰霾,迎來的,便是燦爛的夏。然而,善美的眼中,已經失去了應有的燦爛。
“善美,你終於回來啦!累了嗎?”父親再見到善美,還是難掩興奮之情。
“沒有啦,飛機上的人都很照顧我,你和阿姨都好嗎?”
“我們都很好啊!行李只有這一箱嗎?”
“應該沒錯,我們回家吧,我好餓呢!”
“好,阿姨還在等你呢。”
在車上,善美打開車窗,貪婪地呼吸著這屬於家鄉的空氣,終於回來了,這一片養育她的土地,有她愛的和愛她的人的土地,她最愛的學長還好吧?
“善美!”貞淑一見到善美便高興地擁住她,好像害怕她會消失似的。
“沒錯,我回來了,阿姨我好想你喔!”
“真的嗎?我還以爲你把我給忘了!”
“我怎麽會忘記您呢,你是我最好的阿姨!” 善美情不自禁地又摟住貞淑。
“可憐的孩子,你和佑振一樣,怎麽就沒這點福分呢?連想和最愛的人生活在一起都不行。”
到了這個時候,貞淑不得不怨命運捉弄,佑振和善美相繼地發生車禍,一個失去了生命,一個失去視力而無法再留在愛人身邊,她已經不能相信老天是公平的了。
“難得善美回來,幹嘛說些掃興的事。”看到善美眼中的哀傷,貴成實在不想再說這一些。
“好,不說了,我已經準備好一大桌菜,進來吃吧!”
吃飯的時候,善美總是儘量表現出笑容,她不希望年邁的父親還爲她擔心,過去的一年堙A她學會了堅強。
“善美,回國後有什麽打算?” 貞淑還是忍不住爲她擔心,失去視力的她已經不可能再站上主播台了。
“我其實在回來之前已經和迎美通過電話,她現在在一家基督教電臺工作,她已經跟台長說了,台長願意讓我去那堣u作,雖然薪水不高,可是還是可以養活自己!”
“你幹嘛擔心這個,爸爸養你好了!”
“我不是擔心,我只是想做主播而已,在英國,來開導我的有好多基督教徒,我覺得可以勝任!經過訓練,我可以自己上班的,迎美也會幫我!”
“既然你都決定了,爸爸也不多說,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啊!”
“我會的,您放心。如果沒什麽事,我吃完了,先回房了。”
終于回到自己的房間了,還是沒有變,善美觸摸著房間的每一寸,回想起往日點滴,想起她最愛的享哲,失明後,她忘記許多東西的樣子,惟獨享哲的樣子卻愈顯清晰,她也在不知不覺中,在用眼睛爲他拍照,幷牢牢記在心底,她可能再也不會愛上別人了。在同一天空下的他,在做什麽呢?
 

我心依舊(2)              2003/6/23                 作者:sakuki

 
享哲揉了揉眼睛,已經8點了,也是回家的時候了,自從失去了她,他就連活下去的意義都沒有了,但他答應過她不讓自己生病或受傷,所以只能苟且於世。不過,他已經再也沒有愛人的力氣了,他的愛已經同她一起走了,或許,她是誤落凡間的天使,根本不屬於這堙A能曾經擁有過她,也已經是一種幸運。
一上車,他還是習慣性地打開收音機,收聽《今夜音樂明信片》,儘管已不是他想聽的聲音,他好像總可以聽到善美甜美的聲音“歡迎收聽今天的《今夜音樂明信片》,我是甄善美``````”
“請問徐迎美小姐在嗎?”
“善美!到啦,我們多久沒見了?來見台長吧?跟我來!” 迎美細心地拉著善美的手帶她走。
“台長,甄善美來了!”
“喔甄善美小姐,久仰大名,請坐!”
“那善美我已經帶來了,我可以功成身退了吧?善美,我在外面等你。”
“喔!”
“善美小姐,你的遭遇我已經聽說了,我覺得很榮幸可以請到這麽有名的主播來爲我們做節目,你願意主持講經的節目吧,喔,不用擔心,不是播現場的,而且由牧師講,你的臺詞不會太多,只像閑話家常。”
“當然可以!不過,能不能請您答應我一個要求?”
“你儘管講。”
“我不希望以甄善美的身分出現,我就叫心晴好了。”
“當然沒有問題,那下個星期開始上班,可以嗎?”
“可以!”
“好,那就說定了!”
“享哲,我就說怎麽找不到你,原來在喝悶酒啊?”永希實在很擔心他,失去了善美,他就變了一個人。
“你這麽晚了還不回家,賢達學長要生氣啦!”
“才不呢,他隨後就來了,我跟你講不通。”
“這樣啊``````”
“哎喲,尹理事,我可找到你啦!”
“學長來啦,真不好意思,讓你這麽擔心。”
“永希,你先回去吧,我和享哲聊聊。”
“喔。”
“爲什麽把她支開?有事嗎?”
“享哲啊,你一定要這樣下去嗎?董事長很擔心你,你要怎樣才能恢復呢?”
“善美,她如果能回到我身邊,我想,我可以恢復吧。”
“你又何必呢?你明知到她已經死了,你不能抱著回憶一輩子啊。”
“在我心堙A她從來就沒離開過,她在我心媮椄△菾琚I”
“善美她如果還活著,她決不會想看到你這個樣子,她愛你,她會希望你快樂,你知道她是多麽好的女人。”
“可惜,她看不到了,所以,請你們不要再擔心我了,我又不會跑去死!你讓我活在有她的記憶堣ㄔi以嗎?” 享哲越說越不能掩飾自己的傷痛。
“享哲啊!”賢達知道他是無法勸服享哲的,他們只能在一邊看而已。
發泄也發泄夠了,享哲終於肯回家了。
“享哲,坐計程車!你酒喝多了!”賢達還是很擔心他。
“司機先生,麻煩春潭洞!”
“是”
“歡迎收聽今天的《每日金句》,今天依然有金牧師和我,心晴,爲大家講經!”收音機媔ルX熟悉的聲音,善美,是你嗎?享哲曾經多少次在心埵^想過善美的聲音,他怕自己會忘記。這個主播的聲音未免跟善美太像了。
“先生,這是什麽電臺啊?”
“喔,是基督教電臺,我是基督徒嘛!這位小姐的聲音好溫暖啊,不錯吧?能有這麽溫暖的聲音,一定是個可愛的小姐。”
“這個節目是每天都有嗎?這個時候播嗎?”
“唔!”不知怎麽的,享哲就是很想聽到這個聲音,也許,這種似曾相識的聲音可以陪他度過每個無眠的夜。
從那天起,享哲總是會按時收聽這個節目,而且聽得越多,就越離不開這個聲音,無論多痛苦難過,聽到這個“心晴”的聲音就會獲得無比的力量,是他的錯覺吧,他覺得這就是善美的聲音,可能是太想念她的緣故,但這個主播連主持的風格也和善美很像,也太巧了吧,難道``````唉,別胡思亂想了。
“享哲,還沒走啊?”
“永希是你啊。”
“這麽勤奮?”
“你也沒走啊。”
“我等賢達啊,等人好悶啊,來陪你好了。”
“那你坐吧!”
“咦?不聽《今夜音樂明信片》,在聽善美的錄音啊?”
“你也覺得這是她的聲音?我還以爲是錯覺呢!”
“我做主播也5、6年了,況且我曾經訓練過她發音啊!怎麽,這不是她的聲音嗎?”
“這是一個基督教電臺的節目,主持的叫心晴。”
“雖然不是百分百,可這的確是善美的聲音,如果不是她,那這個人的模仿能力也太強了。”
“有辦法肯定嗎?”
“去分析一下她的聲波好了,也拿善美的錄音去,技術部可以做吧。”
“真的?”
“你等我一下。”
“理事,這兩個聲音應該是同一個人吧,要不然怎麽聲波是一模一樣。”
“可是享哲,善美是死了啊!”
“不對,我根本沒見過她最後一面,她姑姑說是火葬的。”
“可是,如果她沒死,又爲什麽要騙你呢?”
“我不知道,可這的確是她,否則我怎麽會一聽到這聲音就無法自拔呢?這種心情,只有善美可以給。”
“那你總要親眼見到才可一確認啊。”
“我明天就去!”
雖然說享哲深信那是善美,可是卻無法明白她爲什麽騙他。
“請問,甄```喔不,心晴小姐在嗎?”
“喔,她在五樓辦公室!”
“謝謝!”
享哲的心情於此刻是混亂的,如果她不是,那不是空歡喜嗎?如果是她,又何必騙他?  
 

我心依舊(3)            2003/6/23              作者:sakuki

 
“請問心晴小``````善美!”再見到她的一刻,他無法表達他是多麽激動。
“你是``````”當善美意識到面前這個人是誰之後,她下意識地向後退,卻不小心被凳子絆到。
“善美!”享哲連忙跑過去扶她。
“我不是,你認錯人了。” 善美一邊說一邊抽出自己的手,而不爭氣的淚卻不停地流,她也好想他啊。她一邊伸手摸著周圍希望找張凳子,享哲不敢相信地用手在她眼前幌,她卻毫無反應。
他忍不住了“善美,你的眼睛``````”
“我看不見了,就是這麽回事,你還是回去吧,這樣的我還能怎麽樣呢?” 享哲難掩激動一把抱住她“善美!你不要這樣,跟我回去吧!我不能沒有你,讓我照顧你!”
“我不要!現在的我,連吃飯都要人照顧,我不想這樣和你在一起,我以前就一直傷害你,我不想你再爲我受傷,你把我忘了吧。” 
享哲不管她怎麽掙扎,還是不願鬆開擁住她的手,能再一次摟住她,他覺得好幸福。他什麽都瞭解了,情人之間還需要解釋嗎?她希望自己去承擔一切,可是這樣子只會讓他更愛她,更不能放開她。
“學長,我們分手吧!這樣騙你,又假裝自己死了,其實是好辛苦的。你跟我是不會幸福的!”
“你記得在金記者去逝前我去找你和好時我說過的話嗎?‘以後絕對不會讓你提到分手,我保證!’記得吧?那是我的真心,現在我們的心都沒有變,只是一場意外,根本不能改變什麽。而且,我能再見到你,真的好高興,即使你看不見,我還是愛你。”
“可是我會成爲你的包袱的,我已經不是以前的善美了。”
“其實你很殘忍,知道嗎?你明知到我有多愛你,更不會在乎你失明,我在乎的,只是你而已,你卻讓我無緣無故地失去你一年。”
“也許你現在不覺得,可是以後``````”
“以後也不會的,你不要躲開,和我在一起吧!”
“我``````我可以答應你不離開,可是我暫時還沒有和你在一起的準備,你給我一點時間,也給自己一點時間,好嗎?”
“善美``````好吧,不過你不能阻止我愛你,也不能不讓我照顧你!” 面對這樣的善美,享哲也只能無奈地妥協。
“學長!”善美實在再也忍不住了,天知道她有多想他,她緊緊地摟住他,感受著他的氣息,享哲則用手輕輕地拍著她的背,此時此刻,他們超越了語言,直接地用心去交流,不必言語,就可以感受對方深深的愛。

“享哲,找到善美了嗎?” 享哲一回公司,永希就關切地問。
“找是找到了,可是``````”
“可是什麽啊?”
“她``````失明了。”
“什麽?她失明了之後騙你說死了?她這是``````”
“她不想成爲我的負擔。”
“這個傻丫頭,那你要怎麽辦?”
“我不能失去她,永希,你知道嗎?今天我再一次見到她,雖然她失明了,可我還是很高興,因爲至少她還活著,我愛她!我再也不會離開她的。”
“可是她是有意避開你的,她會接受你嗎?”
“我不管她現在怎麽想,我只知道我要和她在一起,只有這樣,我才能幸福。”
“唉,真是‘問世間情爲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不過我能夠看到你爲情所困的樣子,真是心滿意足了。”
“永希!你!好吧,你儘管笑我好了,我也不會預料到自己會這樣!”
“你這樣很好啊,才像一個完整的人!”
 

我心依舊(4)              2003/6/23               作者:sakuki


“爸,我回來了!”善美懷著複雜的心情回家,一方面她因爲見到學長而高興,另一方面,她又怕自己會成爲他的負擔而難過。
“善美,回來啦,很累了吧?咦?你哭過了,眼睛腫腫的。發生什麽事?”
“爸,今天``````我見到學長了。”
“啊?那很好啊,我本來就不贊成你瞞著他。”
“可是,我會拖累他的。”
“善美,”貴成邊說邊把善美拉到沙發上,抓著她的手說“你以前曾經看過你母親的日記吧。”
“唔。”
“你母親曾經寫過一句這樣的話‘一份經的起考驗的愛情,需要兩人緊抓住不放,說因爲愛而選擇放棄的人,是不懂得愛的人,愛,是不需要講虧欠的。’我也這樣認爲,享哲他有權利爲自己的愛情作決定,我知道他是不會放棄你的,你也要在這時候一起用力,這樣才可以獲得愛情,屬於你們倆的愛!你的意外,也許是上天給你們的考驗,孩子,你是一個好女孩,不要擔心,你只要抓住你愛的人的手 ,他就一定會把你帶向光明!”
“爸!”善美強做出的堅強就在那時候崩潰,她是多麽想念學長的臂膀啊,也許,她終於找到留在他身邊的藉口,但即使是藉口,她也要留在他的身邊。
“善美,今晚爸要去工地現場,明天你自己能去上班嗎?”
“放心啦,我可以自己去坐公車,在英國的時候我也這樣。”
“可這堿O韓國啊,比英國車更多,人更多,你怎麽去?我要不是工地有急事``````”
“哎喲爸!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你不用擔心我。”
善美嘴上雖然是這麽說,其實心堣]很害怕,因爲自從看不見之後,她還從來沒有自己去坐車,父親爲了她推掉了很多工作,儘量每天在家,每天還接送她上下班。可是善美覺得不能老是依賴著別人,她希望自己可以獨立,爲此,第二天她起了個大早,準備提前兩個小時上班。雖然善美八點就出門,可是街上的人還真不少,因爲大家都趕著上班,所以也很難遇到個‘好心人’她只能用拐杖摸索著。終于摸到熟悉的路標了,記得沒錯應該是向右轉在直走就可以了。善美直到現在才感到有點心安,在黑暗中找路,真的是好可怕的。可是她沒有發現,因爲正在修路而有一個路障在路上,一不小心就被絆到摔了下來。
“善美!”不知爲什麽,享哲總是在她最無助的時候出現,他輕輕地扶起她“沒事吧?”
“還好。”善美說完正想繼續走,卻覺得腳上一陣刺痛,她只有反射性地彎下來。
“讓我看一下。”
“破皮了,我扶你。”
“學長,你怎麽會在這?”
“我擔心你不知怎麽上班,特地來接你的,來,上車再說。”
“你的腳真的沒事嗎?”
“只是一點小傷,自從意外發生以後,爲了要找路,這種小傷算不了什麽。”
“以後我來接你吧,你爸又不順路,反正我可以載你一程。”
“那樣子你會很累的!”
“看到你受傷,我會心痛的,每天擔心你出意外,我不是更累嗎?”
“學長!”善美嬌嗔地責備著,但心堳o很甜蜜,能有一個男友關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那跟爸爸阿姨的那種關心是不一樣的。
“今天你幾點下班?”
“晚上8點吧。你該不會是想接我下班吧?”
“那不好嗎?”“好是好,可是``````”
“不用可是了,就這樣說定了。” 靠在享哲身邊,善美覺得一點也不害怕了,剛才找路時的恐懼一掃而空。也許爸爸說得對,即使是累贅,也要在他身邊,只有這樣,她才可以幸福,就讓她偶爾自私一次吧!也許是前一天沒睡好的關係,善美上車沒多久就睡著了``````終於到了。享哲實在捨不得叫醒她,他再一次端詳她的睡臉,真的好可愛,就像她出事之前。其實她醒時的樣子也沒多大變化,只是眼中多了一絲恐懼無助而已。
“到了嗎?”善美驚覺車子已經停下來了。
“對。我扶你上去吧!”
“不必了,這塈瓻僂禲A沒事的。”
“可是你的腳受傷了,怎麽走?”
“那``````”
“來!”享哲已經下了車,還幫善美開了車門。
善美實在是拗不過,只有順從地下車。
“善美,我幫你包紮一下吧。”
“哎呀,不用了,我自己來!”
“還是我來吧。” 善美拗不過享哲,只好伸出受傷的腿讓他包紮。享哲細心地幫她清洗傷口,再貼上膠布。
“這樣好多了吧?”
“唔。你快去上班吧,我的同事應該也快回來了。”
“我就這麽不見得人啊?” 享哲不禁委屈地說。
“不是啦,可是很不好意思。”
“好了,這次就饒你,我先走咯。”
“快去啦!” 享哲走出電臺,忽然有一種很幸福的感覺,原來能重新擁有她是一件這麽快樂的事。
“今天真是奇怪,怎麽尹理事的心情好像很好的樣子。”晨水對今天滿臉笑容的享哲感到十分好奇因爲自從善美‘死’後他就從沒笑過。
“那你說誰有這個魔力能讓他笑呢?”賢達早聽永希講過善美沒死的事,看到今天的享哲,也猜到幾分。
“你說誰有這個魔力啊,我覺得除了善美應該沒有吧,可是這不可能啊。”
“有什麽不可能。”
“前輩,你是說他夢見善美啦?善美一定是勸他要善待我們。唉,下次我應該請善美讓他升我職才是!”
“你啊,就是胡思亂想,善美就不能是今天見過他嗎?”
“你是說她還活著?”
“賢達,你又在說什麽?”永希連忙阻止到,因爲她還不知道享哲是否願意公開這件事。
“唔``````”賢達也驚覺自己說錯話不敢亂說。
“前輩,到底是不是真的啊?”晨水的興致一旦被挑起,就不是那麽容易甘休。
“好啦,不要多說,快工作,否則以你的水平是升遷不了的。”賢達只好蒙混過關,可是,對於這件事享哲要怎麽處理?當時可是所有人都以爲善美死了,他要怎麽說清楚呢?
 

我心依舊(5)             2003/6/23              作者:sakuki 


“善美,你下班了嗎?我現在過去接你。”
“學長``````” 善美還沒來得及拒絕,享哲就已經掛了電話,享哲就是這樣,在善美面前,他就像個任性的孩子。
“善美,還不走嗎?要不要我送你?”迎美關切地問。
“啊?哦,不用了,有人來接我。”
“大叔他回來了嗎?”
“不,還沒``````”要說起這事,善美真是很不好意思,也不知從何說起。
“難不成``````你和尹理事又見面啦?”
“是真的嗎?恭喜你,這樣不是很好嗎?”看到善美難爲情地說不出話迎美就已經猜到了。
“可是我還在考慮``````”
“不要猶豫了,幸福從來就不是必然的,我和佑振哥的悲劇,就是我太不珍惜幸福了。你不要像我們這樣。”
“迎美,你恢復記憶了?”
“倒也不是,只是我有這種感覺,我有說錯嗎?”
“迎美!”
“沒關係,我已經可以用平常心接受了,所以善美要加油啊,你一定要幸福!”
“唔!”
“善美!”
“是學長嗎?”
“連我的聲音你也聽不出來?”
“才不是呢,我確定一下而已。”
“你好。”享哲看見迎美也在,便禮貌地和她打招呼。
“你好。”迎美也友善地回他。
“可以走了嗎?你吃晚飯了嗎?”
“``````”
“我就知道你會連飯也忘記吃。以後不能這樣!”說著便扶起善美走。
“那我先走啦,迎美再見!”
“再見!”看著善美和享哲一起走出去的身影,迎美忽然覺得很孤單,佑振哥也是車禍死的吧,如果他還活著,即使殘廢了,也可以像他們一樣幸福吧!上天爲什麽這麽殘忍呢?
“你要吃什麽?”
“我要吃牛排``````哦,還是吃壽司吧!”因爲看不見,吃牛排會很麻煩,善美實在不想學長看到她狼狽的樣子。
“壽司啊``````很好,我們就吃壽司吧!” 享哲也可以理解善美的想法,可是他真的不想看到她自卑的樣子,因爲在他眼中,她是完美的,他希望她能把自己的脆弱交給他。或許,這種事是急也急不來的,暫時就先這樣吧。
“來,筷子在這堙A這堿O明太子壽司,這堿O三文魚壽司,還有鰻魚的在這,這埵麻瑼o和芥辣!” 享哲細心的手把著手告訴善美。
“唔。”善美勉強能記住菜的位置,可是有時候筷子還是會不聽話的落到碟子外邊,這時享哲總是會溫柔地把著她的手指向正確位置。善美真是難爲情到想哭,享哲也可以感覺到她的傷心“我在倫敦的時候不是跟你說過,沒有人能獨自生活,所以難免要接受別人的幫助嗎?你就這樣想好啦。”
“學長!”善美的淚終於忍不住了,一滴滴地落下。
“別哭了,我不是跟你說過,你哭了對我來說是最令我痛心的事嗎?” 善美緩緩地伸出手撫摩著享哲的臉,一切就盡在不言中了``````
“到了,這短路怎麽這麽短?”享哲還是捨不得這麽快放善美走,自從那次意外她消失一年,讓他至今依然心有悸,總是怕她又消失。
“真的好短啊,怎麽我平常覺得這麽長呢?”
“因爲有我在你身邊啊!” 享哲笑道,他多希望善美能像從前一樣說“因爲你是學長!”可是對於現在的善美,這樣可能是奢求吧。
“對,真的是這樣。”
“善美。”享哲真是做夢也沒想到她會這麽說。
“我想過了,也許我沒有什麽可以爲你做的了,可是我還是要在你身邊,因爲我不能離開學長,就讓我自私一次可以嗎?”
“不,對我而言你留在我身邊就是好的禮物了,我真的很需要你,以後不要再說你什麽也不能做這種話了,你的愛比什麽都珍貴,讓我一直這樣照顧你!” 享哲能聽到善美這麽說,還有什麽好遺憾呢?他激動地抱住善美,善美也反射性地抱住他。
上天給這對戀人的磨難,可以到此爲止了嗎?否則,真的是宇宙萬物都會爲他們流淚。
自從那天起,享哲每天都會接善美上下班,一起吃晚飯,一起回家,如果不是因爲善美的意外,我可以說他們是世上最甜蜜而完美完美的情人。雖然享哲一直回避這個問題,可是也無法 掩飾存在的問題,善美還是會因爲不能和享哲做一般情侶可以做的的事而難過。 

“善美,下午我7點來接你可以嗎?” 享哲總是要把她送到辦公室才放心。
“可以了,你快回去吧。”聽到同事的私語,善美覺得很不好意思,自從她看不見以後,聽力就變得很好。
“好,那我走了,你自己小心。”
“哎喲善美,好羡慕你啊,男朋友這麽細心,我怎麽就覺得他很眼熟呢?”
“唉,你不是這都不知道吧?那是文榮集團的繼承人MBS電視臺的尹享哲理事,前幾天雜誌還有介紹呢,忘啦?”
“善美真的嗎?好幸福啊!”
“也沒有啦。” 善美很不好意思地說,是啊,學長的條件真的很好,自己是不是配不起他?
“迎美,你能陪我去醫院復診嗎?” 善美不希望享哲爲她擔心,所以想讓迎美陪自己去。
“可以啊。”迎美能夠理解善美的心情,所以也從不多問。
“甄小姐,你也知道你是因爲車禍撞傷頭部而引致血塊擠壓視神經而失明的,其實呢,是可以通過動手術恢復的。”
“我知道,可是當時醫生說太危險了,所以沒有做。”
“是這樣的,我們醫院有一位剛從美國回來的醫生,他的醫術很好,他剛帶回一種新技術,如果你手術成功了,就可以恢復視力。”
“那有多大的機會呢?”
“百分之三十。”
“如果失敗呢?”
“可能會死。”
“什麽?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機會還想叫善美去冒險嗎?”迎美實在是忍不住了。
“那甄小姐的意思是?”
“``````”
“善美,你該不會是想動那個手術吧?” 迎美擔心地問。
“我``````”
“不用‘我’了,如果不是你爲什麽不斷然拒絕呢?”
“可是,我真的很想再看到,看到爸爸、阿姨、你,還有學長。”
“說穿了還是因爲尹理事吧?”
“我不想成爲他的負擔,他現在不願放開我,我如果能恢復,那我們的一切都不會再有障礙;如果我不幸,那也就只能認命了。”
“善美,你怎麽能說這種話?怎麽能把生命看得這麽不值錢?你知道你活著,對于大叔、伯母、我還有尹理事的意義嗎?如果你死了,我們會痛不欲生的,你想過嗎?”
“迎美,你又何必那麽緊張呢?我只是說說而已,又沒有說真的這樣。” 善美安慰著迎美。
可是,這也許是個機會也說不定!
 

我心依舊(6)            2003/6/23             作者:sakuki 


回到家中,獨坐在床前的善美用手撫摩著自己的腳環,她永遠也不會忘記它的樣子,那是學長的真心,想和她生生世世在一起的真心。
學長,如果我沒去英國采訪的話那有多好啊!那麽我就不用面對這麽可怕的事。那是在享哲向她求婚沒多久後的事,因爲快到享哲的生日了,她本想買禮物送給他,可是卻在途中發生車禍,當她知道自己失明的時候她真的難以接受,她和學長是因爲一場車禍開始,難道也要由一場車禍結束嗎?唉,也許這就是人生吧,她開始可以理解失憶之前的迎美的舉動了,如果生活中遇到過多的不幸,人也會比較殘忍。
她打開抽屜,拿出一個袋子,堶惇O一年前她準備送給享哲的禮物——以康河爲主題的油畫,嘆息橋下的小舟,河畔是搖曳的金柳,那是他們最快樂的日子,儘管還沒愛上對方,可是卻能夠欣賞對方的特質,在對方身上找到安慰,他們是那樣開始的``````今年的盛夏快到了,享哲的生日也會隨之而來,現在的她,還是要把這幅畫送給他,而且``````還想送一年前的她給他,送他一個健全的自己。她想動手術,幷不是她不怕死,更不是她不夠珍惜自己的生命,只是她更珍惜學長,她想再看到他的樣子,他的笑容,他的深情,還有``````,她想看到她爲他生的孩子的樣子,她想做他健全的妻子。油畫的旁邊,有一個精緻的藍盒子,那是他求婚的戒指,如果自己可以再看見,她希望戴上它。
“醫生,我願意接受這個手術!”
“甄小姐,你也知道這個手術很危險,你認真考慮過了嗎?”
“是的!”
“你的家人知道嗎?他們也願意嗎?”
“我會說服他們。”
“那是沒有問題的,你要什麽時候動手術呢?”
“我可以等到秋天嗎?”
“可是,還是儘快比較好做吧!”
“可是我希望做完一件很重要的事才動手術。”
“我可以理解,那我們隨時爲您做好準備。”
“謝謝!”
“學長,這個星期五你有空嗎?”
“當然,你有什麽事嗎?”
“唔,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不可以到上次我生日去過的露天咖啡館和我吃一頓飯?”
“可以啊,是什麽日子嗎?”
“沒錯!到時候告訴你。”

當享哲到達約定地點時,善美已經等在那堣F,她一早就拜託迎美送她來了。
“今天這麽早啊?” 享哲逗趣地說。
“想你嘛!” 善美真的好想他,另一方面,她也害怕這種幸福會消失不見。
“你一定有什麽事,快說!” 享哲假裝逼她。
“今天是你29年前來到世界上的一天!”
“我的生日?我差點就忘記了。”
自從母親去世後,他已經沒有慶祝過生日了,沒想到善美會記得。
“既然是我的生日,你應該有準備禮物吧?” 享哲想想他自己好像還沒收過善美送的禮物,不免有點期待。
“當然,不過,這份禮物本來是我去年想送給你的東西,現在卻拖了一年。” 善美的語氣充滿了遺憾。
“沒關係,我還是好期待,是什麽?” 善美緩緩地拿出重新包裝過的油畫。
“那我要打開咯——啊!是康橋的景色,好懷念喔!”
“你喜歡嗎?我一直想挑一份適合你又適合我的禮物,你會把它掛起來嗎?”
“那是當然的。”
“學長,秋天快到了,早晚的溫差大,你出門要帶外套喔!還有,你母親的忌日也在秋天,你一定要去拜祭喔,無論何時,都不可以讓自己墮落,那才對得起你的母親,不過我相信你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享哲聽著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你一定有事,否則幹嘛說這種話,你又要離開我啊?”
“才不是呢,我又怎麽捨得離開你,我要一輩子賴在你身邊。”
如果可以的話,她也希望這樣。她一點也記不起之後享哲還說了一些什麽,因爲她只顧著強忍自己的淚水,不能讓享哲看到一點異樣。  
 

我心依舊(7)             2003/6/23             作者:sakuki 


這一天,善美把爸爸、阿姨以及迎美叫到家堙A要把決定告訴他們。
“爸爸,阿姨,迎美。我想跟大家說一件事,那就是——我要動手術!”
“善美!”父親正想說,卻被善美阻止“我知道你們是怎麽想的,也知道你們要說什麽,可是我想說,這是一個決定,而不是一個由大家來討論的議題,所以,不管你們是怎麽想的,我也不會改變。爸爸,真的很抱歉,我不是一個孝順的女兒,因爲我可能會無法繼續留在您的身邊,可是,我幷不是不珍惜自己,而是,我根本不認爲我的手術會失敗。迎美不是曾經說過,我是幸運女神嗎?有甄善美就是一定成功的意思。不過迎美可能不記得自己曾這樣說過了,但是,我也是這樣認爲,能夠有這樣的爸爸,從小又得到阿姨的照顧,長大還能有迎美這樣的好朋友、好對手,失戀也可以遇到學長這樣珍惜我、愛我的完美男人,不都是幸運嗎?我不能否認我很大程度上是爲了學長才這樣做,但我也是有考慮過你們的,我繼續這樣,不但是對學長,也是對你們的一個包袱,我所希望的,是一個所有人都滿意的結果,你們能明白嗎?爸爸還有阿姨,真的非常感謝你們對我的寵愛,我無論處于何地,也一樣地愛你們。你們年紀也大了,如果可以,請你們結婚吧!那我會很安心的,這樣佑振哥也會好高興的。而迎美,你也是時候找一個歸宿了,不要有包袱,不要老是想記起佑振哥,那樣子不是他想見到的,如果可以的話,也可以回MBS工作,前輩們會很高興的。爸爸阿姨就拜託你照顧了!” 
善美強忍住自己的淚繼續說“還有,我希望你們不要告訴學長,我是怕萬一```````那他可能一輩子也不能原諒自己的,我希望他幸福,同時也希望獲得你們的支持和祝福!”
看到善美心意已決,大家也無法再說什麽,只有支持她,同時也祈求上天能給這麽善良的女孩一個機會。
“還有,迎美這個包裹請你在我動手術那天請速遞那給他,拜託!”
“善美!”迎美只能摟住善美給她力量。

9月7日,這是善美動手術的日子,之前的一周享哲正好出差,所以善美能夠專心地準備。
她輕輕地從抽屜堥出一年前的訂婚戒指,上面的鑽石依舊閃爍。
學長,我一定會加油的,你要支持我喔!這只戒指,我是不會再脫下來的,無論何時何地,我都是你的妻子!
“善美,你已經準備好了嗎?手術快開始了。”
“迎美,那一個包裹你已經送出了嗎?”
“唔,應該過一個小時就會送到,你要加油喔,我和大叔阿姨會一直在外面支持你的。”
“我知道!”
接著,護士小姐幫善美換了手術袍,善美在爸爸、阿姨以及迎美的目送下進入手術室,善美手中的戒指閃閃發光,就如同她的淚。學長,我堅信我們會再見的,所以沒有親自跟你說再見,你要原諒我喔!
享哲剛從美國回來就立即開始工作,這次的節目購買協議定地很成功,在向父親報告以後,他就想立刻打電話給善美,一個星期不見,他很想她。可是打電話給電臺才發現她已經請假一個星期了,善美是很少會請假的,就連以前病了還堅持上班,難道出什麽事了,還是她又想消失不見?
享哲禁不住胡思亂想,就在他納悶的時候,秘書忽然告訴他有包裹,他接過速遞公司的箱子,是善美寄過來的?好輕啊,是什麽呢?他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打開箱子,一個包得鼓鼓的信封映入眼簾“給我最愛的學長”信封上只有這樣幾個字。打開信封,是一餅錄音帶。享哲連忙把它放進錄音機。
“學長,”善美柔美的聲音從錄音機媔ルX“‘我好喜歡,我好喜歡學長。’我記得我第一次告訴你我愛你的心情的時候是這麽說的沒錯吧?我,真的好迷糊,連自己是那麽愛你也沒發覺,不知什麽時候開始,我已經習慣和你在一起了。因爲,那真的好快樂。所以,離開你的日子真的好難受,是我太武斷了,沒有給你選擇的機會,很對不起!同時,我也感謝你還是這麽的愛我,你爲我付出的,已經太多了。從前我就一直很自卑,怕自己配不上你,那時侯,我實在太不懂得愛了。如果可以說出愛的理由,分階級,講能力,那又算什麽愛呢?你無條件的愛,才是真正的愛,如果說我在以前一直不懂得愛的真諦,那麽,車禍以後的我,就對它瞭解透徹了,就算犧牲自己,我還是希望你快樂,請你相信,這是我的真心,也請你好好珍藏我的這份心意。和你重遇的日子,是快樂的,卻是不完美的,是我的愛還不夠完美。不是我不甘心做你的包袱,而是一直地拖累你,對不起我自己的愛,我愛你的心。記得我和你重逢時,我不願意和你結婚,也是這個原因。其實,你送我的訂婚戒指,我一直珍藏著,只要有一天,我覺得對得起我對你的心了,我就會再把它戴上。車禍後,其實有一個手術可以有機會恢復我的視力,可是因爲太危險了,不可否認,當時的我認爲能活著就已經很幸運了,大概是對生命的眷戀吧,我選擇苟且活著。可是當我再遇到你,我無法再這樣說服自己,所以,我要接受這個手術,那樣,我才可以對得起自己的心。當你收到這個包裹時,我已經戴著你送我的戒指走進手術房了,我一點也不害怕,因爲我有一顆愛你的心。我會好的,我這樣相信,也請你相信我。你願意娶我嗎?既然你可以向我求婚,爲什麽我不可以呢?我要杜絕那一大卡車向前看齊的女孩,就只有這個辦法了,你願意答應吧?``````不過,如果我有什麽不測,請你不要難過,我絕對不是因爲你而作的決定,只是因爲我自己的心。我不希望它讓你覺得難過。如果往後我不在你的身邊,你還是要好好照顧自己,好好孝順伯父,管理公司,還要把我忘了,就像迎美對佑振哥一樣,佑振哥在天上一定很高興,如果換作是我,我也一樣。唉,好希望在這時向你撒嬌喔!可惜我還有沒完成的事,你願意和我一起完成嗎?無論是這一輩子還是下一輩子,我都期待以及感謝和你相逢,你一定要幸福喔!” 
享哲聽完錄音帶,激動地不能自已,他一口氣沖到醫院,善美的爸爸、佑振的媽媽以及迎美都在手術室前等著,在這個時候,能做的也只有這個了,不過,大家都相信善美,他們相信她會平安的。
手術進行十小時後——醫生終於出現在手術室門前......  
 

我心依舊(8)             2003/6/23                作者:sakuki 


享哲和貴成迫不及待地沖上前去詢問。
“請放心,手術非常成功,她會沒事的,而且她的視力也會恢復。”醫生的一番話簡直勝似天籟之音。
“真的嗎?”享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從來,他就不相信有上帝,因為像他母親這樣虔誠的教徒卻一生坎坷,所以,自從懂事開始他就沒再去教堂,可是善美真的好起來了!即使機會很小,可是她還是活過來了,因為上帝決不會讓如此善良可愛的人遭受這麼多不幸,上帝,還是存在的。

麻醉過後,善美終於逐漸恢復意識了,她緩緩地張開雙眼:是光!她又可以感覺到光了!她努力地使眼睛聚焦,學長!她朝思慕想的人,她又可以看到他了。享哲正以將要吞噬她的眼神看著她,他真的好怕這是一場夢,怕夢醒的時候失去她。
“學長,我真的看到了!我又是以前的善美了,我又可以看到你,我真的好高興喔!”
“我也好高興,因為你還在這個世上,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你知道在知道你平安之前我有多痛苦嗎?”
“你生氣啦,” 善美試探著說“對不起,可是現在的結果不是很好嗎?我知道我會成功才做的,你要信任我。”
“我不是不信任你,可是以你做賭注的事,我實在做不出來,對你,我真的輸不起!”
聽到享哲這樣的表白,善美真的很感動,她一直都知道享哲很愛她,可是她真的無法想像會有一個比她自己還愛惜自己的人出現在她生命中,她真的好幸運!
也許是心境開朗的關係,善美的身體很快就恢復了,只是三個星期,她就可以出院回家,並且回到電臺上班。
“心晴,”同事們還是習慣這樣叫她“台長讓你去他辦公室一趟!”
“喔!”
“台長,你找我有事嗎?”
“善美來啦,請坐。我說話不喜歡拐彎抹角,你還是回電視臺工作吧!”
“``````我有做錯什麼嗎?”
“喔不,其實我是為你的前途著想,你是一個名主播,回電視臺的話你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工作,你努力這麼多年,總不會是想在電臺當DJ吧,你是一個幕前的人才,不應該埋沒在小電臺堙C而且,電臺也不需要你做8小時啊!”
“台長,真的感謝你這麼為我著想,其實您說的,我都考慮過,但我的看法有點不同。車禍以後,我就信了基督教,我現在是個教徒,因為是教徒,所以希望為大家做一些事,就像在我低落的時候幫助我的人一樣,我進電臺的時候,我不能回到主播台是考量之一,但我也有考慮到自己很想在這堣u作,決不是把這堿搷@避風港。我要當主播,這是我從小的夢想,我也不想就此放棄,其實我是希望回電視臺工作,但我仍會為這媬音,正如您所說,這堣˙搨n我8小時工作,可以在假日為這媬音,平常我就回電視臺,因為我恢復了視力,效率會比以前高,應該沒什麼問題!”
“善美,既然你這麼堅持,我也很歡迎你在這媊~續工作,只是,你什麼時候重返主播台呢?我們一家可是你的忠實觀眾喔!”
“應該``````很快吧!” 善美心媟穔M也有自己的算盤。
“唉,送你回家的路怎麼這麼短啊!”
聽到享哲這樣的抱怨,善美真是忍俊不住“學長,你不如換部牛車吧,那可以慢很多啊!”
“咦,這個提議不錯啊,可以考慮。可是,我駕著牛車,你敢當眾上車嗎,我們豈不是要把見面地點改在荒山野嶺?”
“那不是更好嗎?路更長了,而且,如果在馬路上被警察抓到,拉去坐牢,恐怕一天都回不了家呢!”
“我才不要,我要娶你回家,那才真的方便。”
“誰說我要嫁給你。” 善美撒嬌到。
“你兩年前就答應啦,想耍賴啊?”
“才不是,只是,我想先回MBS工作,然後再結婚,我不想人家說我是因為你的關係``````”
“你要回來公司?真的嗎?我去幫你聯繫!”
“你看,你又來了,我就是不想這樣,我自己去聯繫,你說,我去跟節目編導聯繫,他會不會嚇死啊?” 善美又恢復了從前的調皮,這也是享哲喜於見到的。因為當時大家都以為善美死了,而享哲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來解釋。
“你可不要把我的節目編導嚇壞咯!”
“放心,看到我這麼可愛的樣子,他高興都來不及呢!”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信?” 享哲忍不住笑她。
“你竟敢取笑我?看我怎麼修理你!”說著又和享哲打鬧起來,能和善美這麼快樂地在一起,享哲真的覺得好幸福。
善美沒死的事一下子就傳便了整個電視臺大家都以一種好奇的眼光看善美。不過,善美歸隊對大家來說確實是一個鼓舞,因為她的確是一個優秀的又有人氣的主播,加上有這麼驚人的故事,收視率又怎麼會低呢?
“大家好,我是新來的主播甄善美,請多多指教!” 善美第一天歸隊還是不改調皮的作風。
“善美!”永希立刻走上前來摟住她,她本來就把善美看作妹妹,將近兩年不見,她也想念她。
“曉蓉、金燦、瑜娜,你們過來見見這位‘新來’的前輩吧!”永希指著善美介紹。
“前輩好!”新人們久仰善美大名,也十分高興和她見面。
“各位,我作為前輩又是時候提醒你們了,你們千萬不要得罪這位前輩喔!你們都知道永希前輩的靠山是股東爸爸,可是,甄善美前輩的靠山更有來頭喔!你們知道她的未婚夫是誰嗎?企劃室尹享哲理事!”
“喂,崔晨水!你可別亂說話。大家聽好咯,電視臺塈畯怓O一家人,都是平等的,要想成功就要有實力。甄主播也是靠自己的實力才成功的,其中的辛苦各位和她一起成長的主播們都可以看到,各位要成功就要靠實力,決不要想攀關係!知道了嗎?”
“知道了。”大家異口同聲地說。
 

我心依舊(9)              2003/6/23              作者:sakuki 


 “善美,你過來一下,我有事和你討論。”
“是。”
“善美,你要以哪一種形式重返主播台呢?考慮過了嗎?”
“如果是開記者招待會的話,好像有點生硬;如果是一點都不交代的話又會引起大家好奇;還是做節目嘉賓吧,可以交代清楚一點,另外對提高收視率也很有幫助。”
“善美,享哲是怎樣訓練你的啊?你現在做主播就太浪費了,乾脆等享哲做董事長後接任企劃理事好了。”賢達對善美的成長也感到驚訝。
“你在說什麼啊?” 善美被他說得有點害臊了。
“好,不說這個,你和尹理事的婚事打算怎樣?”
“我們``````”
“我們已經在籌備啦!” 享哲走過來答話,他本想探視一下第一天上班的善美,看她習不習慣,就聽說她來這和賢達討論問題,於是就跟了過來(當然,他的到訪也證實了晨水的話。)
“那麼,就恭喜二位咯!”
“學長,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籌備婚禮我也不知道?”午餐時間善美終於忍不住問了出口。
“你不是已經答應我的求婚了嗎?你自己也向我求婚了,我現在答應了;而且,你也開始工作啦,還有問題嗎?”
“可是人家還是想再聽一遍嘛!”
“是這樣,好吧,善美我愛你,你嫁給我好不好?”
“``````”
“你怎麼不回答?”
“我不是已經答了嗎?” 善美邊說邊揚起自己的左手,那只戒指在她的手上閃閃發光。
“你啊``````” 享哲剛才還真被默不做聲的善美嚇到呢,她現在怎麼這麼頑皮?“那我今天去拜訪伯父咯!”
“幹嘛這麼急嘛,真是的” 善美嬌嗔地嘟起嘴“我爸今天在家。”她那個嘴硬又故做矜持的樣子真的太可愛了,享哲忽然有一種戀愛的感覺,他終於可以感受到愛的甜蜜;愛,再也不是苦澀和等待了。他很慶倖自己能擁有善美,她就像一個寶藏,永遠會給他新的驚喜。善美有時也會在想,也許她對佑振的感情根本不是愛情。只是當時的她過於年少,只是年少的錯覺,佑振對她而言就像爸爸阿姨一樣,是她的親人,不過是另類一點的親人,就像許多少女的戀父情結。對迎美的醋勁也只不過是佔有欲作怪。因為,只有像她和學長那種能經歷風雨的愛,才可以算得上真愛,說不定,享哲才是她真正意義上的初戀呢!
“伯父您好!”貴成早就料到享哲會來“喔,享哲進來吧!”
“伯父,我再一次請求您,把善美嫁給我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這畢竟是一個嚴肅的場面,享哲還是希望處理得嚴肅一點。
“享哲啊,我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從小我就把她捧在手心堙A她比我的生命更重要”
“爸!”善美被說得有點不好意思。
“善美你不要打斷我啊,我一直認為,如果有哪個大膽的小子來問我要她,我一定會把他掃地出門。因為我不認為有誰會比我更愛她。可是你不一樣,我真的放心把她交給你,你們經歷的一切,我都看在眼堙A你們的愛,是以生命交托的愛,我相信善美跟你在一起會幸福的!所以,即使你不來找我要她,我也會去叫你儘快把我這個嘮叨的女兒帶走!”貴成的語氣一轉,讓整個氣氛寬鬆了起來,享哲終於明白善美的幽默感來自哪里了。
“好了,享哲,來和我喝一杯吧!”
“爸,他待會兒還要開車呢!”
“善美,還沒結婚就這麼嘮叨,小心把享哲給嚇走咯!”
“哎喲爸!”
本來嚴肅的求婚就在一片笑聲中結束了```````
“學長,你剛剛喝了酒,可不要開車喔!”
“知道啦!”享哲的眼中還是充滿了笑意。
“你笑什麼啊?” 善美看到他傻笑的樣子就好笑。
“我在想,我要趕快把你的爸爸搶過來才行,你真的很幸運,能有這麼好的爸爸。”
“董事長也很疼你啊,只不過是表達方式不一樣。其實,每個人的遭遇都不一樣,所以他們的表達方式都會不一樣,但沒有錯的父母,你也不要恨你爸爸,就算是為了你的母親,她一定是不希望你恨他,才會把你送去英國。” 享哲以一種研究的眼神看著善美,這個善美啊,到底還要給他多少的驚喜?她有時活潑得像他女兒,有時成熟得像他母親,他真的離不開她了。
“你幹嘛以這種眼神看我?”
“你今天是我的學妹嗎?我怎麼覺得你是我的學姐?”
“你是說我看起來那麼老啊?看我怎麼教訓你!”
“好啦,你永遠是我的學妹,可以了吧?”
“對了學長,我是不是也該去看看伯父呢?”
“這個``````等我有時間安排一下吧。”
“善美,我們商量過之後,決定讓你做《夏娃晚安》的嘉賓,你有什麼問題嗎?”賢達來詢問善美意見。
“真的可以嗎?我當然沒問題!”
《夏娃晚安》其實是《夏娃的早晨》的延續,在善美車禍以後,由於各種原因把它改成晚間的清談節目,每天訪問不同遭遇的婦女,收視也非常的好。而且,那埵陬蓮很多的回憶:迎美、佑振哥,還有學長``````所以,她當然樂於從那堶奐s開始。
“還有一個好消息,我們將會重新策劃《夏娃的早晨》,讓你在那堶囿虩極幕。”
“那太好了!”
“是啊,我們電視不再是與觀眾很遠的事物,它和我們一起成長,有悲歡離合。這是我們新一季的宣傳概念,所以,有傷心的別離,當然有感人的重逢啦!”
“這個構思真的好棒,是誰想出來的?” 善美也不禁好奇。
“就是那個和你經歷相同苦難的尹理事啦!”
“組長你又笑我,不怕我告訴永希前輩?”
“你告訴永希我倒不是很怕,大不了說我一下,我是怕你告訴尹理事,那我可就飯碗都不保咯!”
“你還說!”
 

我心依舊(10)            2003/6/23               作者:sakuki 


“今天我們請到的特別嘉賓是將會主持《夏娃的早晨》的主持人,大家應該對她很熟悉,有請我們的甄善美主播!” 
善美在主持人的介紹聲中出場“大家好,我是甄善美!”
“喔,天啊,大家有想過還可以見到她嗎?好,我們不耽誤時間,立刻進行對她的訪問。甄主播,很高興再見到你,你能告訴我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唔,首先我希望大家千萬不要被我嚇到,我可是一個真真實實的人喔!其實呢,兩年前我因為去英國訪問而遭受到車禍,因為頭部受傷而失明,之後我一直留在英國。前年的冬天我回到韓國就在一家基督教電臺工作,後來因為某些事讓我充滿了勇氣去動那個一年前因為怕死一直沒動的手術,恢復了視力,也決定今年春天回到電視臺工作!”
“這就是您這兩年的經歷,真的讓人同情。可是大家真正好奇的是,為什麼當時的報道稱你已經死了呢?而你自己也似乎沒有意願出來澄清。”
“其實當時說我已經去世了是我本人的意思,我也覺得很抱歉這樣的欺瞞大家,可我主要是因為有一些私人的考量,希望見諒!”
“你好象一直都沒有告訴大家到底是一些什麼事讓你這麼做,也沒說一下你為什麼後來決定動手術呢?在車禍前你和MBS的尹享哲理事已經快要結婚了,這些和你那樣做有關嗎?”
“唔``````” 善美正考慮著是不是該說的時候,享哲的身影出現在她面前,他是因為擔心她而來的,他眼中的鼓勵讓她充滿勇氣。
“是這樣的,請大家體諒當時的我,說到原因,其實我當時只是想欺騙他而已,因為我不想變成他的負擔,但後來的重遇讓我重新考慮這個問題,我之後是希望不負我心,所以決定動手術。對於在這一段時間為我傷心的人我深感抱歉,也請各位原諒我的任性!”
“您剛才說到的不負我心,到底是怎樣的心呢?”
“愛他的心!”看著大家吃驚的表情,善美不得不解釋下去“呃,其實我覺得從前我自己給人的印象應該是比較害羞的,之所以說出這樣的一番話,可能是這段時間經歷太多我從沒想過的事,讓我覺得幸福不是必然的。我希望能夠告訴大家,應該要把自己的心意表達出來,那樣才不會有遺憾,也希望大家祝福我的愛情!”
“甄主播這番表白真的讓人感動,而且,攝影機外還有更讓人感動的事!”攝影機鏡頭一轉,享哲和善美的對望一覽無遺,接著是一陣陣的掌聲,還有什麼比深情不悔的愛更有說服力呢?
“甄主播,那你們什麼時候完成那個三年前沒完成的婚禮呢?” 善美被突然這樣問,一時不知所措地低下了頭。
主持得不到善美的回答,便轉向享哲詢問:“我們的尹理事,您能告訴我們答案嗎?” 享哲雖然對此有點反映不過來,但還是很快恢復了平日的冷靜“我們還在準備,如果婚禮的具體日期定了,一定會公佈的。”
“哎呀,我忽然發現,尹理事還是個大帥哥呢,甄主播,請問你做這麼優秀男人的女朋友會不會很有壓力呢?”
“我覺得這個方面還是蠻有自信的。”
“我還想知道的是,你婚後還會繼續工作嗎?”
“我想只要是條件允許,我還是會繼續工作的,而且我也希望能在播報界取得更大的成績!”
“想不到甄主播還是個女強人呢!我們十分感謝甄主播在百忙之中抽空接受我們的訪問,也預祝她重返主播台後有更好的發展!”之後是一片久久不停息的掌聲``````

訪問之後,享哲準備送善美回家。
“學長,剛才你這樣宣佈婚訊,有告訴過董事長嗎?”
“``````”
“我覺得這種事還是要先告訴他好一點,畢竟他是你的爸爸,就像你去拜訪我爸一樣,我也是時候去看一下董事長了吧?”
“我也不是要先斬後奏,只是剛才那個樣子,我只能先說啦!” 享哲雖然原諒了父親,但和父親還不是太親近。
“那我們就應該儘快告訴他,揀日不如撞日,不如我和你一起去吧!”
“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 享哲的語氣中還是有點無奈。
“你就這個表情去啊?笑一下嘛!對了,我還是先去買點禮物好了。” 善美在商店買了一件毛衣給尹董事長,又買了一瓶香水給享哲的繼母,最後還買了一雙溜冰鞋給他的弟弟。
“由我買吧!” 享哲不想善美太破費。
“這怎麼行,既然是我要去的,當然是我來買啦,難道你去我家買的東西由我來付錢嗎?” 享哲拗不過善美,只好順從她。
“喔,是享哲和善美啊!快進來吧!”尹董事長已經好久沒見過享哲了,看兒子回來他真的好高興,享哲一直是他最放不下的,他一直希望兒子可以像別人的孩子一樣,能多關心父親一點,多回家一點,他甚至還在家堹d了享哲的房間。只不過享哲一直不肯回來,認識善美後的享哲有了很大的改變,他不再恨他,可是也說不上怎麼愛父親,尹董事長把希望都寄託在善美身上,他相信善美會讓享哲改變的。
“伯父你好,真是不好意思,這麼晚還來打擾你。這些是我的一點心意!” 善美的笑容能把人融化似的,董事長也大概能瞭解兒子為何如此愛她。他一直很感謝善美,他以前還擔心享哲會因為自己而拒絕愛情呢。
“沒關係,先喝杯茶吧!你們這麼晚來找我,有事嗎?” 善美用手臂撞了享哲一下,示意他說。
“爸爸,我和善美準備結婚了,我們是來請求你的同意的。”
“``````喔,那是件好事啊,我當然會同意啦,本來你們在3年前就說好的啊。”
“謝謝伯父(爸)”
“善美,你還叫我伯父嗎?”
“唔``````爸!”
“你們的婚禮需要我幫忙嗎?”
“我已經在準備了,謝謝爸爸為我們操心!”
“那就好。”關於這一點,尹董事長倒是沒什麼擔心的,他知道享哲是個能幹的孩子。

“善美,恭喜你咯!”隔天早晨善美一回到辦公室晨水就跑過來祝賀。
“``````謝啦!” 善美剛開始有點反映不過來,但隨即接受了大家的祝賀。
“善美,請柬一定要第一個給我喔!”晨水還是不改貪吃的個性,只要有免費的飯,自然少不了他。
“我一定會給你的,放心吧!” 
善美這天講的最多的,恐怕就是‘謝謝’了,因為只要遇到認識的人,就一定會祝賀她,就連觀眾也發來祝賀詞;前一天的《夏娃晚安》則是取得最好的成績,甚至收視比偶像劇還高;大家對善美的遭遇都很同情,對她之前的虛報噩耗也很能諒解;她的人氣也能跟明星媲美``````這一切的一切,讓她感到真的好幸福,她也慶倖自己有勇氣動手術,她失去的一切都得到了補償,更重要的是,她可以和最愛她而她也最愛的學長在一起!
 

我心依舊(11)            2003/6/23             作者:sakuki 


享哲和善美的婚禮決定在2月14日舉行,在這個屬於全天下情人的日子堙A他們希望在眾人的祝福下結合。
這天雖然天氣清涼,可是大家的熱情似乎要把整個會場都燃燒起來。雙方的親人、朋友以及一大堆的記者都來見證這對以生命交托的戀人的結合。
“善美,你已經準備好了嗎?”貞淑在一星期前和貴成登記結婚,正式的成為了善美的母親,善美也希望這樣能減輕她對佑振哥的思念。
“已經差不多了,可是我好緊張喔,比報新聞還恐怖!外面是不是有好多人啊?我的裙子可以嗎?” 
善美的婚紗是由享哲挑選的:細細的肩帶,腰後有一個大方的蝴蝶結,簡單的設計襯托出善美美麗的曲線。脖子上的緣定三生鑽石項鏈是由法國珠寶設計大師設計的限量作品。善美那頭披散的長髮被服帖地盤了起來,讓善美看上去既成熟又不失可愛。在享哲的呵護下,善美渾身散發出迷人的氣息。
“好得不得了,我怕享哲看到你會急得連婚禮都不進行就抱你回家!”
“媽,你又笑我!”
“是真的,我想,佑振也會為你高興的!”
“媽!”善美知道她又想起兒子了。
“沒事,我今天能看到你這麼幸福,我很高興!”
“我以後一定會孝順你的!”
“善美,可以了嗎?該出去了!”永希和賢達夫婦是今天的司儀,時間已經到了。
善美走到父親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爸,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我真的很幸福,同時我也知道你的辛苦,我保證我結婚以後會幸福的,我會讓自己快樂的,你也要快樂喔!” 善美說得想哭。
“傻孩子,新娘子怎能哭呢?我知道享哲會好好照顧你的,我很感謝上天讓我能有你這個女兒,爸爸一直為你感到自豪!”
莊嚴的婚禮進行曲響起,善美牽著父親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向享哲,走向屬於她永遠的幸福。
婚禮結束後,享哲和善美馬上坐車去他們的蜜月地點——江原道。本來他們是希望去英國,那個對他們有重要意義的地方,可是因為兩人都是大忙人,所以只能選在國內蜜月。他們之所以選擇江原道而不是濟州島,是因為這塈髂耵韘蛣M,善美特別喜歡這堛熄m村,一直想到這堮行,這次的蜜月,正好了了她的心願。
他們剛把東西放下,就迫不及待的開車到附近的鄉村,這是一個靠海的村子,經過嚴冬,這堣S迎來了春天,雪已經融化了,樹木又再次長出嫩芽。
“《藍色生死戀》好像就是在這堥景喔!” 善美突然想起這部轟動一時的電視劇。
“你喜歡這部片子嗎?”
“我不太喜歡,” 善美邊搖頭邊回答“太慘了,把人生所有的悲劇都集中在一起,看得讓人窒息,我還是喜歡快樂大結局,而且我也不認為上天會這麼殘忍。”
“那你幹嘛突然說起這個?”
“我只是喜歡劇中的一句臺詞,那句跟《菊花香》很像的臺詞。”
“‘如果有下一輩子,我要做一棵落地生根的樹,那就永遠不用跟親人分開了!’這句嗎?”
“唔,我認為我是一個幸運的人,但我還是難免會和身邊的人分開:我媽,佑振哥。所以,如果我有下輩子,我也要做一棵樹,就算是枯死,也不要和愛人分開,這是人類最悲壯的堅貞!”
“我曾和你相約了來世,那我豈不是也要當一棵樹?”
“那很好啊,我們可以分享一切的感受,一起成長,一起老去,不是很浪漫嗎?”
“你的腦子堙A到底是裝了什麼啊?”
“我是說真的,只要跟學長在一起,做一棵樹也會幸福的。”
“善美,我永遠也不會離開你,我保證!”
“我知道!”享哲用手撫摩著善美的臉,深深地吻住了她``````

[PS:這篇小說我寫完咯,我想一首詩送給我最愛的享哲和善美,那就是舒婷的《致橡樹》希望大家喜歡。(因為我本人很喜歡這首詩)^o^我想,如果他們能如詩中所說,就一定會幸福!另外,這是我在《假如再一次遇見你》之前的練習作,很多地方都很稚嫩,因此一直沒有貼上來,不過最近再看感覺還好,希望大家也能喜歡。] 

致橡樹——
我如果愛你—— 
絕不像攀緣的淩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愛你——
絕不學癡情的鳥兒,
為綠蔭重複單調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來清涼的慰藉;
也不止像險峰,增加你的高度,襯托你的威儀。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這些都還不夠!
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以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緊握在地下,
葉,相觸在雲堙C
每一陣風過,
我們都相互致意,
但沒有人
聽懂我們的言語。
你有你的銅枝鐵幹,
像刀,像劍,
也像戢,
我有我紅碩的花朵,
像沉重的歎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
我們共享流嵐、虹霓,
仿佛永遠分離,
卻又終身相依,
這才是偉大的愛情,
堅貞就在這堙G
不僅愛你偉岸的身軀,
也愛你堅持的位置,腳下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