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E筆記欣賞區

愛上女主播(All About Eve)小說創作、劇情評論

文章來源

愛劇村

幸福的開端

幸福的開端                            作者:陳水JUDY 
 
上次寫了一篇續篇˙愛的真諦,只是為給自己補充能量,但因死黨看完後批評我交待不清,因為她認為:沒道理翔澤和繼母的感情會忽然變好,但因為我一直相信只要有真愛,則基於人性本善的原則,任何事物一定都會有好的結果,所以總想讓思想偏頗的人,有機會回歸正途,而這個機會也只有在戲劇堣~可能出現吧!最後,看這篇文章的大家辛苦了,自己都覺得寫的太長了,請多多包涵囉! /Judy 

夏娃的一切˙幸福的開端 

翔澤側躺著一直盯著善美看,手輕輕握著善美的手;是他們的新婚之夜,從今天開始善美每天都會陪在他身邊,只要想到這點就覺得幸福,捨不得把這個夜晚用來睡覺,善美知道我有多愛她嗎?唉!她一定不知道,這個小迷糊呢...正想著,善美卻動了動,像在睡夢中尋找著他的體溫一般挪著身子往他這邊移動,翔澤心堣@陣悸動,摟著善美讓她枕著自已的臂膀,輕輕地啄一下她的臉,善美將手臂安放在翔澤身上,露出一個甜甜地笑容,善美夢到了什麼呢?笑的這麼開心,翔澤很想知道;聞著善美身上淡淡的香味,好舒服,翔澤就這樣想著想著沈入了夢鄉中。 

嗯!失火了嗎?一股濃厚地煙味撲鼻而來,睡夢中翔澤從床上跳了起來,轉身沒看到善美,出了什麼事嗎?急著衝到餐廳,看到善美穿著圍裙正直盯盯地對著一團焦掉的蛋糕,是”蛋糕”吧?翔澤想著,善美的模樣好可愛哦!翔澤走到善美身邊,善美發現翔澤,心虛地抬起頭看向他。 

『怎麼了?』翔澤急切地問,唉!眼眶都紅了呢,真心疼啊!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使用的時間和方法都和在家堣@樣,可是...可是為什麼你家和我家做出來的結果會差這麼多?』 
『我家?』翔澤覺得好笑,露出一種質疑的眼神瞅著善美問。 
『哦,我說錯了!』善美愣了一下,想到這堣v經是她的家了,吐吐舌頭,不好意思地笑了,『人家還沒習慣嘛!這麼愛計較。』善美耍賴的說著。 
看到翔澤還是一付不高興的樣子,接著說:『人家已經夠難過了,你不安慰我,還這樣...』善美把嘴嘟的老高瞪著他,『誰叫你買品質這麼差的電器回來欺負我。』翔澤看著善美一付得理不饒人的模樣,笑了起來:『老婆,你以前用的電器比較老舊了,我們家的機器是剛買的,所以狀況當然會不一樣。』接著伸手摸摸善美的臉說:『一大早,魂都快被你嚇飛了...』 
『原來如此,還是老公英明。』善美賣乖地說著,一邊走向翔澤拉著他的手撒嬌的說:『可是,我也是想姶你一個驚喜嘛!』 
翔澤寵溺的取笑她說:『好吧!就當驚喜和驚嚇差... 
不多,反正效果還不錯,至少我現在是完全清醒了。』什麼語氣啊!善美想到自已一大早就起來,辛苦了半天還被取笑,委屈地說:『哦...原來你急著要我嫁給你,是趕著要這樣欺負我啊!』看到善美可憐的模樣,翔澤求饒地說:『是,我改進,下次你把房子燒了,我也不會多說一句話,你就原諒我吧!』 
噫,這是在求人家嗎?怎麼聽起來還是像在取笑我?善美想著,唉!不管了,看學長討饒的模樣很好玩呢?『好吧,看你是初犯,這次我就原諒你吧!可是我們的早餐怎麼辦?』 
翔澤看她一付大赦天下的姿態,就裝作鬆了一口氣的樣子,然後回答:『嗯,別弄了,我們到機場再吃。』他們今天要搭飛機去英國渡蜜月。 

一鬆懈下來,善美才發現學長可能是以為失火了,急著衝出來,衣服都沒穿好,想到了昨晚,偷偷瞄了一下翔澤,臉就紅了起來,覺得好害羞哦!趕快回到流理台,假裝忙著收拾殘局,邊對翔澤說:『一個早上都被你用來睡覺了,你動作還不快點,搭不上飛機我可不原諒你哦。』翔澤走近善美,從身後環抱著她,頭輕輕地靠著善美的頭卻靜靜地不說一句話,良久善美才問:『怎麼了?』 
『謝謝你,讓我知道愛一個人是一件多快樂的事;現在又讓我了解到兩個人相愛又是多麼地幸福;而我希望自已能為所愛的人帶來幸福,嗯...你幸福嗎?』翔澤柔柔地回答。 
『嗯...』善美陶醉地回答,低著頭將手和翔澤的手握在一起『有你在我身邊,我很滿足。』但善美隨即轉身摟著翔澤的脖子撒嬌地說:『可是我常常讓你操心,你要是沒耐性了,怎麼辦?』 
『我喜歡為你操心啊!只要想到有你讓我擔心,我就覺得很快樂。』翔澤笑著說,並緊緊地抱著善美。 

在機場的餐廳.... 
翔澤從櫃檯端著咖啡由後走向善美,發現善美拿著漢堡沒有吃反而在發呆,走近她輕聲地問:『想什麼嗎?』 
『哦,對不起!』善美回過神來抬頭看著翔澤說:『我只 是想到,上次去英國時是佑振哥和迎美送我來機場的,而今人事全非...』善美輕聲地嘆息。 
『別難過了,如果佑振知道我們這麼幸福,他一定很欣慰。』翔澤坐下來拍拍善美的手背,給她安慰;由於婚禮的緣故,善美又把頭髮燙捲就像他們初識一般,時光似乎就這樣倒流,但...翔澤其實也有無限的感慨;幸好他堅持到底,所以才沒有失去老天爺送給他的天使,這種失而復得的心情,實在令人膽戰心驚。 
『嗯!』善美對著翔澤露出一個甜滋滋的微笑,她想到佑振死亡那天早晨對她說的話,她一定要幸福,那是佑振的遺言也是他對她的期望。看著善美甜蜜的笑容,翔澤心媟Q,或許他從沒有失去過,不...他很肯定他從沒有失去過善美的愛,因為他和善美都珍惜彼此,所以才能得到佑振和迎美無法擁有的幸福,翔澤笑了,伸手摸著善美的頭髮,心底溢出滿滿的溫柔。 
『鈴....』大哥大的鈴聲,把沈浸在愛河中的二人驚醒,翔澤趕快接起電話,是翔澤父親打來的。 
『有什麼事嗎?』翔澤問。 
『你弟弟在倫敦被抓了!』翔澤父親著急的說。『是怎麼了...』翔澤疑惑地問;恩澤被學校選為交換學生,到倫敦讀書還不到半年怎麼就出事了呢。 
『詳細情形還不是很確定,你到了倫敦先去了解一下狀況,你在那兒的朋友多,看看可否解決,有任何問題要隨時和我連絡。』父親連珠炮式地說著,知道翔澤對他繼母的觀感,他其實很怕翔澤拒絕。 
『可是...』可是這是我的蜜月旅行呢?翔澤沒有說出口,在以前他一定不會理這件事的,可是和善美認識後他改變了很多;『您放心,到了倫敦我會先處理這件事。』 
『翔澤,嗯...幫我向善美道歉。』父親的語氣中有著愧疚。 
『您別擔心,善美不會在意這個;恩澤也不會有事的。』翔澤安慰父親,當父親掛斷電話時,翔澤還愣在那兒,翔澤從沒想過有一天他會安慰父親,而且還是為了他繼母的兒子。 
『出了什麼事了?』善美看著發呆的翔澤著急的問。 
『恩澤在倫敦被拘留了!』翔澤回答善美『要登機了,先別擔心,到了倫敦再說。』 

文章主題(1) 幸福的開端 (續)
文章作者 陳水JUDY

來源

xxx.xxx.xxx.xxx

發表日期

01/10/23 11:47

回應此留言

幸福的開端 (續)                   作者:陳水JUDY 
 
在倫敦的機場.... 
『姑姑...』善美對著來接機的姑姑揮著手。 
翔澤發現公司駐倫敦的工作人員也來了,於是對善美的姑姑說:『姑姑,善美先和您回家,我還有一點事要辦,辦完了我再過去您那兒,對不起,麻煩您了!』 
『我和你一起去吧...』善美擔憂地看著翔澤說。 
『不用了,我只是先了解狀況而已,你先和姑姑回家,先把行李整理好,嗯!』翔澤捏捏善美的臉頰說。 

在善美的姑姑家.... 
善美看著渾身是傷的恩澤,簡直快心疼死了,『疼不疼...』善美邊幫他擦藥邊問。『怎麼會和人打架呢?』 
翔澤託了關係,又花了錢和解,才把恩澤從牢塈迉X來,正一肚子氣的瞪著恩澤看,恩澤從小就怕這個哥哥,現在更是嚇的一句話都不敢回答善美。 
『英雄救美啊!』翔澤對著恩澤大聲地指責說:『你到底有沒有腦袋,深夜帶女孩子出門已經很不應該了,你還選在星期五的晚上帶她去酒吧,你不知道那時候最亂嗎?』 
『他已經傷成這樣了,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兇呢?』善美瞪著翔澤說。 
『我是氣他自已不懂事也就罷了,還連累他的同學,你知道那個女同學現在要接受心理醫生的輔導嗎?』 
『我...我原來並不是要去酒吧的,只是看完歌劇,經過想喝點飲料...』恩澤結結巴巴的說著:『我...我不知道堶惘釣獄穧h混混...』 
『混混,如果那些人真的是流氓,你現在還可以站在這媔隉H』因為當時的狀況實在太混亂了,所以恩澤慌了,拿起東西就砸,看到有人靠近就打,翔澤想著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懼,『你知道在那種情況,有人掏槍出來也不奇怪嗎?』翔澤其實很擔心,還好只是一些喝醉酒發酒瘋的人,否則那後果...他真的不敢往下想。 
『如果有人欺負他同學,恩澤保護她也是應該的啊!你應 該要誇獎他才對,幹嘛那麼兇。』善美安慰著恩澤。 
『大嫂,我一個人打四個人呢!』恩澤聽著善美的鼓勵,膽子也大了起來。 
『真的,你好勇敢,那個場面一定很精彩,好可惜我沒看到。』聽著善美回答恩澤的話,本來一肚子火一直瞪著恩澤的翔澤不由自主的笑出聲來,如果她在場的話,依善美的個性場面一定更慘烈吧,唉!這個善美真拿她沒辦法。看到哥哥笑了,恩澤鬆了一口氣,想到大嫂對自己的好,對著善美說:『謝謝,大嫂。』恩澤覺得自已似乎看到了哥哥眼底媥廒~的神色,長這麼大他第一次感覺到哥哥對自已的關心,原來哥哥是很在乎我的,恩澤想著,雖然被罵心堳o甜滋滋地,不由得傻笑起來。 
『還笑,趕快打電話給爸爸,你媽媽一定很擔心吧!』翔澤沒好氣的說。 

在回程的飛機上.... 
『善美,對不起!』翔澤滿是抱歉的對善美說:『因為恩澤,讓你沒辦法好好享受蜜月的樂趣。』在倫敦的期間,因為恩澤的同學嚴重受到驚嚇,所以善美一直陪伴著她,給她安慰和鼓勵,總算讓她重展歡顏,也讓恩澤的罪惡感減輕了不少。 
『不會啊!我沒有弟弟,好高興有個弟弟可以疼愛呢,真羡慕你。』善美快樂的說著。 
『是嗎?』翔澤心堣郃雜陳,為什麼原來他最討厭的事,只要經過了善美就會變成好事,即使是負擔,都會變的甜蜜,我到底擁有什麼樣的寶貝呢?翔澤看著善美癡癡的想著。 
『哈!對不起,我又忘了,他現在也是我弟弟。』善美看著翔澤的表情,想到可能是自已又說錯話了,趕快自已自首。 
『對哦!這陣子你陪他們的時間都比陪我多...』翔澤看著善美俏皮的表情,故意逗著她說。 
『真小心眼,你看恩澤整天繞著我們轉的模樣,不覺得可愛嗎?』善美嘟嚷著。 
我這樣看著你,才覺得可愛呢,只要能讓我的善美快樂地事物,我都應該要心存感激,因為善美的快樂就是我的喜悅,翔澤心媟Q著。 
『你想嘛,我們結婚時,你阿姨好冷淡哦,可是你看這期間,她對我好好,常打電話來和我聊天呢!』看翔澤都不說話,善美接著說:『你不覺得這種感覺很好嗎?』。 
『是,是』翔澤捏捏善美的臉頰說:『我看你別做主播了,來做我的公關室組長好了。』邊說邊想著善美成為公司發言人,接受媒體採訪的樣子,不覺得笑了出來。 
善美聽了也覺得好玩,可是她很高興自已對學長有貢獻,因為她老是捅簍子,總算有事情是她可以幫學長的,她覺得很有成就感,『是,理事,我一定會努力的。』善美坐正身子,向翔澤敬禮認真的說著。 
翔澤看著她巧笑倩兮的模樣,太可愛了,『甄善美小姐,你要努力的事多著呢?』翔澤逗著她說,『首先呢,讓我可以安全...的吃到一頓你親手煮的晚餐。』接著曖眛地看著善美說:『再來呢...生個英俊的兒子,好實現你的預言。』翔澤將臉湊近善美賊賊地看著善美說。 
『唉呦!不理你了。』善美覺得臉好熱,一顆心跳的好快,趕快把毯子蓋到頭上,不敢看翔澤。 
『我們已經是夫妻了,生兒育女是天經地義的事,有什麼好害羞的。』翔澤拉開善美蓋在頭上的毯子笑著對善美說,並乘機親了善美鼻子一下。 
『唉!在飛機上只能這樣了,不然明天我們又要上頭版了。』看著翔澤一付很可惜的樣子,善美覺得好好笑,她將頭靠向翔澤,滿足地依偎在翔澤的懷中;忽然善美想到曾經在母親的日記本上看到過這麼一段話: 

※ 什麼是愛情, 
當你不自覺得關心那個人... 
當你看著他的笑顏,心媟P到無比的滿足! 
孩子,我可以告訴你,你正在品嘗愛情... 

當你看到他,因為你的關愛,而過的幸福,你肯定了你自己。 
當你看到他,因為你的鼓舞,而展露歡顏,你讚嘆著你自己。 
即使是一個人的愛情,你也可以深深地感動自己... 

當你在這樣的成就感中滋長時,孩子請你回頭,那個你關愛的人,正望著你,是的... 
你的自信可以讓你擁有夢寐以求的愛情;不要停止對你所愛的人付出關懷, 
你問我要付出多少,孩子那天平在你自己的心堙D..

善美覺得自己現在充滿勇氣,她知道學長對她的愛是多麼真誠,而她也有無比的信心可為學長帶來幸福,她知道自己一定做得到;善美想著想著不由得綻放出一個幸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