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E筆記欣賞區

愛上女主播(All About Eve)小說創作、劇情評論

文章來源

愛劇村

東琳狂想曲(1)∼(10)

東琳狂想曲(一)                2001/11/22                  作者:鈴蘭 
**愛上AAE  http://home.kimo.com/love_aae_linlan/index.htm

午夜12點, 蔡琳家門口……﹒
[東健哥, 這麼晚了, 有什麼事嗎? ]
東健一見到蔡琳, 二話不說, 拉著她的手就往他的BMW走去…﹒ 
[東健哥, 你要帶我去哪裡? ]
[現在別說, 到了再說! ] 

到了銀色的海邊…﹒﹒
[東健哥, 到底什麼事? 到底怎麼了嘛? ]
東健拿著報紙…﹒﹒[我們倆個一定要這樣嗎? 我們一定要當別人誹聞的男女主角嗎? 我對妳的一片心意, 妳真的都不知道嗎? ]
[東健哥? ]
[妳以為我在演AAE時, 為何能演得那麼傳神? 我的每個眼神, 我的每個心痛, 我的每次神傷, 妳以為我真的只是在演戲嗎? 那不是尹翔澤, 那是張東健, 那是真實的張東健, 妳以為那是尹翔澤在愛甄善美嗎? 不! 那是張東健在愛蔡琳! 妳真的都毫無所覺嗎? 妳以為吻妳的那個人是尹翔澤嗎? 那是張東健在吻蔡琳! 妳從我的吻裡感覺不出來嗎? 妳拍過那麼多的戲, 難道還分不出拍戲和真實的感覺嗎? ]
[東健哥……﹒]
[從現在開始, 妳只能跟我拍吻戲, 妳只能給我送夜宵, 妳只能e-mail 給我, 妳只能到我的工作室, 妳只能跟我傳出誹聞, 因為我也要那樣! ]
淚如雨下的蔡琳, 怨嗔的看著東健, 怨他讓她等這麼久, 才等到他的表白…﹒, 看著蔡琳淚眼汪汪的模樣, 東健溫柔的吻去蔡琳真實的眼淚, 沿著淚水的痕跡, 來到她的芳唇, 東健終於延續愛劇, 再度吻住了蔡琳……﹒﹒

沿著海邊的夜色, 他搭著她的肩, 並肩走在銀色沙灘上, 月光下的影子, 也隨著沙灘上的腳印, 漸去漸遠, 漸去漸遠………

後記:陽光女孩蔡琳終於征服害羞男人張東健, 終於讓他鼓起勇氣對她做愛的告白, 而蔡琳也繼愛劇之後再次投入東健的懷抱, 願天下有情人都能終成眷屬!
~~~~ 以上來自韓國越洋採訪報導! 
 

東琳狂想曲(二)        2001/12/16          作者:鈴蘭


[東健哥……﹒﹒, 我該怎麼辦? ]
東健剛從釜山結束電影青龍影展回到家中, 便聽到答錄機裡蔡琳的哭泣聲……﹒, 東健僵住, 蔡琳在哭? 顧不得疲倦, 東健慌得抓起汽車鑰匙就衝出去……﹒
一路踩著油門, 急切的電話問著蔡琳好友金仙兒…﹒﹒[蔡琳現在人在哪裡? ]
[我也不知道, 剛剛我們參加完金鎮浩和金芝禾的婚禮後, 我們本來要去逛街, 不過她一直受到媒體的干擾, 所以我們就沒去逛街, 各自回家了, 走之前好像聽她說要到她家附近的河堤走走, 現在是否回去了? 我就不清楚了! ]
[好! 我知道了……﹒, 謝謝妳 ! ] 看看沒有來車, 便猛踏油門, 往蔡琳家附近的堤防飛車趕去………﹒

暗夜裡, 沿著河堤一路尋找, 終於瞥見河岸邊一個纖瘦細緻的身影, 對著寂靜的河面飲泣, 東健停住腳步, 望著蔡琳顫動的背影, 靜靜的在她身後駐足守候, 豆大的汗珠, 從他額上, 鬢邊, 胸口沁出……, 他急促的喘息聲讓蔡琳側過身影, 當看到是東健哥時, 眼眶突然一熱, 忍住衝進他懷裡的衝動, 只是低下頭說……﹒[對不起…﹒﹒ ], 聲音細如游絲……
東健為她見外的語氣感到心痛, 他深深的看著她, 幾乎是用眼睛吞噬著她的模樣……
蔡琳的眼眶又不爭氣的紅了; 東健哥看起來很疲憊的樣子, 她真不應該打電話給他的, 可是……[ 對不起, 我本來並不想打電話給你的, 不過…﹒﹒] 她哽咽道……[好像是一種習慣, 自然就撥過去了, 我把你想成是跟我一起拍AAE時的東健哥了, 我把你想成是AAE裡的學長了, 但是我也知道, 你現在已經跟拍AAE時的東健哥不一樣了, 今非昔比, 你已成功的躍上大螢幕, 你現在是國際級的藝人, 而且是國內最有票房, 最有人氣的明星了, 你所到之處萬頭鑽動, 有如眾星拱月, 當然與拍AAE時的東健哥不可同日而語了, 你一定不像以前, 不像以前那樣……有空聽我發牢騷了, 只是……﹒﹒] 她抽抽噎噎地哭了……, [只是……﹒] 語句斷斷續續, 再也說不下去了………﹒ 
他沒有空? 東健心中一陣酸澀, 天哪! 難道她現在還不知道嗎? 為什麼他不再拍電視劇? 因為再也沒有任何一齣連續劇可以去取代AAE了, 除了她, 他不知道他跟誰合作可以產生那麼大的迴響,; 除了她, 他不知道他跟誰合作可以創造那麼好的收視,; 除了她, 他不知道他跟誰演對手戲能讓他把劇中人物揣摩得那麼深刻, 演得那麼傳神,; 她在他的心中是唯一的, 她是他的幸運女神, 因為有了跟她的合作, 他如今才能放眼國際, 她不懂嗎? 她在他的心中的地位是沒人可取代的……﹒ 
看到她哭泣的樣子, 為什麼心會這麼疼呢? AAE拍完已一年多了, 劇中他為她心痛的感覺為何還沒消除呢? 
此刻為何還這麼清楚的呈現呢? 東健無言的走到她身邊, 不由分說的將她擁入他懷裡, 一心只想止住她的淚水…… 
蔡琳哭倒在東健懷中, [ 東健哥……我真的好難過, ] 她放聲大哭…﹒[我到底該怎麼辦……﹒我以為東健哥……﹒不會來了…… ] 她真的以為他不會來了 ﹒
他歎口氣, [好啦, 沒事了! ] 東健緊擁住她, 輕柔的撫著她的頭髮, 心疼的在她耳畔呢喃, [沒事了, 都已經沒事了……﹒ ] 東健輕拍她的背, 像哄小孩般安慰著她……﹒﹒[都已經沒事了……]
只要有東健哥在………蔡琳釋然的在他懷中大哭……﹒
只要有東健哥在就好了………只要東健哥知道她就好了……﹒﹒
不管別人怎麼向媒體放話………不管媒體怎麼撰寫……﹒﹒只要東健哥知道她就可以了…… 
 

東琳狂想曲(三)           2001/12/18             作者:鈴蘭


[喂! 張東健! ]
[喂! 是東健哥嗎? 我是蔡琳! ]
[蔡琳 ? 妳好! 怎麼會打電話給我呢? ] 東健一陣驚喜…﹒﹒
[是這樣的, 前幾天我有一個影迷會……﹒]
[嗯! 我看到了, 看到電視和雜誌的報導了, 真的太好了, 恭喜妳! ]
[謝謝! 因為有許多熱情的影迷從台灣千里迢迢過來, 還帶來許多禮物, 其中也有要給你的, 因為她們真的很熱誠, 我不忍心拒絕, 所以就答應她們會轉交給你, 沒有事先徵求你的同意就自作主張, 不知道你會不會生氣? ]
[不會, 怎麼會? 我感謝妳都來不及了, 怎麼會生你的氣, 那我們約個時間見面吧? ] 
[好! ] 蔡琳如釋重負的掛上了電話, 心想這下總算對台灣的影迷有所交代了……﹒﹒

蔡琳才剛到家便收到東健的訊息了, 約她在她家附近的學校門口見面
因為是晚上, 學校門口沒有人出入, 他們偷偷的避開了路人, 進入校園, 因為他們倆人最近有太多媒體要找他們了……﹒
[好像情報電影喔! ] 蔡琳不改她開朗的本性, 開心的說……﹒
[這麼有趣啊? ] 東健見她笑得那麼開心, 不禁也被她感染, 跟著輕快起來……﹒
兩人並肩走在寂靜的校園, 空氣中氛圍的蔡琳的爽朗讓東健放下羞澀……[希望今天我們還是尹翔澤和甄善美, 那我就會很快樂幸福了…﹒﹒], 東健深情的看著蔡琳………﹒ [我好懷念我們在英國拍AAE時的那段日子, 走在路上自由自在, 邊逛街邊吃冰淇淋, 真的好愜意喔! ] 東健想起在英國時, 跟她一起看街頭表演, 一起看夜景, 一起遊船河時的快樂, 他調皮的逗弄她, 而她可愛的模樣, 他至今難忘, 那好像才是昨天的事而已, 不是嗎? [其實, 我也很懷念那段日子, 聽你唱歌, 看你彈琴, 還可以在劍橋綠草如茵的草坪上享受陽光, 享受那份恬靜! ] 蔡琳也忍不住的回想到了在英國時的種種………﹒﹒ 
[怎麼樣? 那我們再一起去倫敦玩一趟? ] 東健試探性的問蔡琳, 希望她會答應………﹒
[不行, 我還有事要做, 我的新戲Love就要開拍了, 我要跟東健哥學習, 我希望我能跟你一樣有機會躍上大螢幕, 當個國際級的演員, 但我現在還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演員而已; 所以我更要加倍努力才行,; 而且你不是都已經決定到美國進修, 準備進軍好來塢了嗎? ]
[其實, 妳真的是一個認真又敬業的好女孩! 我在妳身上學到不少, 在跟妳合作後, 再重登大螢幕, 才讓我覺得我的所學真的不夠 !]
[不會吧! 是東健哥你想要偷懶吧! 你老實說, 你是不是因為不想工作, 所以才說要去美國讀書, 其實是想去玩吧! ] 蔡琳糗著他…﹒﹒
東健笑了, 只要跟她在一起, 心情就會好起來, 他癡癡的看著她……
她臉上有什麼嗎? [為什麼? ] 蔡琳摸著臉頰, [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 
[可愛啊! ] 真的好可愛啊! 他微笑著……﹒
蔡琳露齒笑了, [我看你這句話要去對我爸媽說, 他們啊! 一直說我的個性太像男孩子了, 如果聽到有人稱讚我可愛, 他們一定會特別高興, 尤其是你這個全國最帥的大帥哥說的, 可能啊……] 她比著耳朵後方, [嘴巴都會裂到這邊來了﹒ ] 她幸福的笑了……﹒
爸媽嗎? 什麼時候…﹒﹒蔡琳會帶他去見她爸媽呢? 東健心裡很是期待
[對了, 跟你聊得太開心, 都差點忘了要給你的禮物, 可是, 怎麼辦呢? 是一個鑰匙圈和一本合成圖ㄝ, 你要選哪一個? ] 
東健看一看…﹒﹒[我看這樣好了, 因為都各只有一個而已, 我們一人拿一樣, 我拿鑰匙圈, 妳拿合成圖, 當我想看圖時, 便打電話給妳, 請妳帶出來, 這樣可以嗎? ] 
[可以啊! 或者我把兩樣都給你好了, 這樣你就不用那麼麻煩了! ]
[不會, 怎麼會麻煩? 放在我家才麻煩呢! 更何況這是影迷們的心意…﹒﹒] 東健害羞的個性一直讓他苦於找不到藉口打電話給蔡琳, 如今台灣的影迷給他送來了這麼一個大好機會, 他怎麼能錯過? 台灣的影迷們, 我真是愛慘妳們了, 我真是太感謝妳們了……﹒(如果我能成功, 我一定請妳們來喝喜酒!)
[好吧! ] 蔡琳不疑有他, [那就這樣了, 時間晚了, 我該回去了! ]
[好! 我送妳回去, 妳爸媽一定在擔心妳了, 走吧! 我會打電話給妳的! 一定會的! ]
[好! ] 蔡琳再送給他一個甜美幸福的笑容………
望著蔡琳燦爛的笑容, 東健又陷入翔澤善美的情懷之中, 無法自拔了…﹒﹒
 

東琳狂想曲(四)            2001/12/21          作者:鈴蘭 


[喂! 我是蔡琳! ]
[是蔡琳嗎? 妳好! 我是張東健 !]
[喔! 是東健哥, 找我有事嗎? ]
[嗯! 是, 我現在有空, 想看看那本合成圖, 妳不知道方不方便, 可以帶出來嗎? ]
[對不起! 我現在已經跟人有約了! ]
[這樣啊! 那明天呢? ]
[明天? 明天可以, 我有時間! 還是我請快遞送去給你? ]
[不用交給快遞了, 明天早上十點我在妳家門口等妳, 妳出來就對了!]

第二天早上, 東健戴上太陽眼鏡並穿著一身輕便服裝在蔡琳家門口等蔡琳, 蔡琳一出家門口便看到東健靠在車旁對她揮手……﹒
[都說要請快遞送給你了, 你還親自過來! ] 但是看到他, 蔡琳還是很高興
[就是妳說妳有時間, 我才來的, ] 他的雙手插在褲袋裡, [ 那是妳的影迷送的禮物, 我想請妳和我一起分享! 而且台灣影迷對妳的熱情, 透過電視, 大家都知道了, 那天我看到妳在影迷會上, 不知掉了多少次眼淚……﹒]
蔡琳想起那天的情形, 覺得很感動, 不知不覺的又熱淚盈眶……
他拉低太陽眼鏡, [讓我看看, ] 東健將臉湊上來, [妳還是跟以前一樣, 那麼容易就掉眼淚啊! ]
她垂下頭, [你怎麼會有時間看電視? 你不是很忙嗎? 何況我那天真的是太感動了! ]
[妳看妳, 眼眶又紅了! ]
她有點無奈地瞪了他一眼, 都是他逗弄她的, 還說風涼話…﹒
看到她臉帶梨花, 東健的心一緊, 拉著她上車, [跟我來, 我帶妳去一個地方!]

東健一路開著車來到郊外的一片樹林裡, 這裡是他很久以前拍過片的外景地, 因為有點偏遠, 又加上不是假日, 所以這裡靜得連樹葉掉落的聲音, 都聽得一清二楚, 而此處林木茂密, 雖說是冬天, 黃色的銀杏葉掉了滿地, 但是楓葉可還盛開著呢! 層層漸進的紅, 開在一株株的楓樹上, 好是美麗, 蔡琳見到這美景, 不住的讚歎……﹒﹒[好美啊! ] , 手裡撫過一片片的楓葉, 懷裡抱著一株株的楓樹, 腳底踩踏著悉悉娑娑的落葉, 她的心簡直快飛起來了…﹒﹒ 
東健故意嘆了口氣, [蔡琳啊, 我好無聊喔………別抱樹木了, 抱抱我吧! ]
她知道他是開玩笑的, 所以又繼續地像隻快樂的小鳥兒, 停憩在一棵棵的樹上, [真的好美喔。 ] 她偷瞄一下東健哥, 見他一個人獨自落在後頭, 蔡琳不自覺的回頭去挽著他的手臂……﹒﹒[真的好美, 對不對? ] 她邊抬頭看樹上的紅葉, [世上我最喜歡的…﹒爸爸, 媽媽, 弟弟, 夏天的海岸, 秋天的楓葉, 滿天的星星, 徐徐的微風, 啤酒, 小菜, 還有……﹒] 她轉頭看他, 覺得好幸福喔, 好像她又回到了甄善美了, [還有…東健哥你! ]
看著她如花笑臉, 心中的暖流一陣陣的昇起…, 現在已經是春天了嗎? 真希望春天永遠都不要走………﹒
[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免費的, 對不對……]
他笑了, 自己被歸類為免費的, 不知該高興還是該失望…﹒
[我們蔡琳啊, 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了o] 他滿足的歎口氣, [誰要能娶到妳, 那真是福氣, ; 不用花一毛錢就能讓妳得到最大的幸福。]
[真的嗎? ] [將來能娶到我的人很幸運, 對不對? ] 她抓著他追問…﹒﹒
當然是真的, 東健溫柔的看著她……能這樣看著她就已經很幸福了, 他無法想像能天天跟她在一起的他, 會幸福成什麼樣子?
[那我現在乾脆嫁人算了……]
真的嗎? 東健一陣驚喜……﹒
[哦? 妳想嫁人了? 找到對象了嗎? 我看, 不如就嫁給我好了! 反正妳的影迷們也都希望如此, 不是嗎? 而且如果我們兩個結婚的話, 也不用費事再去拍結婚照了, 已經全都有人替我們作好了, 有西洋式的, 還有中國古裝和復古式的, 甚至外景都拉到全世界各個角落了, 既省時省事又省錢, 不過, 好像還缺少韓國本國的, 那個如果沒人作的話, 我們就自己來拍好了! ]
[你在說什麼啦! 這種話你可不能亂說, 小心被你女朋友聽到, 那可不得了! ]
[女朋友? 是誰說我有女朋友的? ]
沒有嗎? 蔡琳愣住了……
[說真的, ] 他嘴角微微揚起, [我很懷疑, 自己能不能找到女朋友, 到現在…﹒我對女孩子, 都沒有主動打電話給她們或約她們過o] 
蔡琳想了想, [那我呢? ] 她毫無心機的繼續說, 
[可是你打電話給我了, 也約我出來了啊! ]
東健轉過頭來看她, 心頭一陣激動, 她知道了嗎? 她察覺了嗎? 她懂得了嗎? 她已經收到他的電波了嗎? 她知道他是因為她才打電話嗎? 她知道他是因為她才約她嗎? 她知道都是因為她嗎? 她知道只是因為她而已嗎? 真希望她知道! 
[好冷喔! 我們去買杯熱咖啡來喝吧! ] 蔡琳搓著冰冷的雙手……
[好啊! ] 東健看她在搓弄雙手, 便把她的小手拉過來, 放進他外衣的口袋裡…﹒﹒[很冷嗎? 放在這裡會暖和點! ]
[謝謝! ] 蔡琳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便任由他拉著走向車裡……

買了咖啡, 東健把車開到林子盡頭的一塊空地, 這裡不但能俯瞰底下的整個市鎮, 最重要的還可以看到太陽下山的景色, 他們兩人坐在車裡, 手握著溫暖的咖啡, 邊著看夕陽邊再欣賞合成圖……﹒看到一張張的婚紗合成圖, 性感合成圖, 甚至還有沐浴合成圖, 蔡琳的臉頓時又紅了起來……﹒東健看到她滿臉桃紅, 不禁又用眼睛再拍下這一幕……﹒﹒窗外夕陽彩霞滿天, 車內美人紅豔似火, 再加上滿林子的紅葉飄飄, 這許多的紅, 竟無一相似, 竟無一重疊, 東健看呆了, 多美麗的紅啊! 多美麗的顏色啊! 光是一個紅便能揮灑出這麼美麗的一幅畫作! 光是一個紅便能把整個天空渲染得如此亮麗繽紛! 光是一個紅便能把個純真面容妝點得朱顏欲滴! 就只是一個紅便能將滿園楓紅調和的紅豔似火! 這是我今年聖誕節收到最美的禮物了﹐ 是老天爺送我的, 是大自然送我的, 是天使送我的! 希望這一刻永遠停住, 希望這一刻成為永恆, 希望這世界永遠停在這一刻, 真的好希望啊………﹒!!! 

後記:
在二十世紀的第一個聖誕節及新的一年即將到來之時, 鈴蘭有三願 :
一願 : 東健蔡琳美夢成真及天下有情人都能成眷屬
二願 : 尖端別告我, 我拿它的原著小說來亂編篡改, 我很怕會比Kate早去龜山島, 龜山島有電腦嗎? 希望有, 那我就還能上愛劇村, 日子就會好過一點了……﹒﹒
三願 : 所有給我信件, 鼓勵, 能量及祝福的姐妹…﹒aaeleaf, aki, Alice, Anne, betty, bom, cam, 
cany, cathy, cici, Chen, Chiewy, chiu, danny, Eva, hikiroro, hitomi, joice, jolin, Jocelyn, julie, Kate, 
kk, layeggs, Lethex, lma, liddy, lilianyu, LI, Lisa, lulu, lynn, mandy, maggie530, midoe, MIEN, 
mika, monika, muh, Na Na, nini, offline-Kite, pe, pegi, quiz, remie, rim, Sally, sky, Sophia, sufei, 
susie, tatasun, tcss﹒tcss, tis, Vita, Vivian_h, yam, yen, yoyo2, Zoe, 海對岸的人, 透氣一族, 潛水
一族, 澄藍, 灰姑娘, 林采, 小由, 小雨, 小鳳仙, 小燕, 小肉圓, 阿美, 阿琳, 妹子, 甄, 夢幻, 
素素, 愛慕者, 金燕, 朱仔, 葉子, 默默, 美真, 小記者, 小古, 阿文, 瓜瓜, 陳水JUDY, 筱婷, 
詠潔, 瀟湘妃子, 錦祥, 悅慈, 馥菁, 黎文, 淑惠姐, 倪姐, 陳姐, 偶爾浮出水面的人…………………
***** ﹒聖誕佳節快樂 & 新年快樂 *****


東琳狂想曲(五)             2001/12/23             作者:鈴蘭


天邊的夕陽漸漸沉沒, 車上美人的紅暈也趨淡紅, 滿林子的紅葉在天色漸暗的攏罩下也不復繽紛, 而車內的氛圍在四周夜色的覆蓋下也緊繃了起來……. 

東健轉了鈕, 開了音響, 讓成串的音符傾洩而出, 打破了生硬的空氣......[要回去了嗎? ] 
[…….] 她不自然的點了一下頭, 小手互相撥弄著, 眼睛低垂著…… 
[謝謝妳陪我度過了這麼快樂的一天! ] 他子夜般的雙眼炯炯地盯著她…… 
[…….] 雖是一片黑, 但憑著他說話聲音的來源及口中呼出的溫氣, 她知道他的臉是對著她的, 被他溫熱的氣息吹拂, 她的臉頰酥酥癢癢的, 那癢.....似乎也癢到她的心坎裡去了…… 
[好捨不得! 好捨不得就這樣讓妳回去……] 他聲音中的失望, 透過他沉沉的嗓音, 散了開來…… 
而那酥癢...., 那酥癢, 似乎又夾帶著一點尖銳, 在她心裡, 身體, 鑽刻著…. 
而那溫熱……, 那溫熱, 似乎更熱了…….. 
而那氣息……, 那氣息, 似乎也更靠近了……… 
她轉過頭, 想要告訴他…….., 卻在這當口, 正準的對上他兩片逐漸靠近的豐唇, 她怵了一驚, 想要退出, 卻被他一把扶住她的頭, 更緊的靠在一起了……, 她的柔軟, 他的堅毅, 就在這靜寂的黑裡緊密地靠在一起了….., 淺嚐的一吻, 輕觸唇沿的一吻, 卻把剛才口中餘留的咖啡味, 嚇得躲在一旁, 不敢出來了...... 

他放開她的頭, 卻把他的兩手……溫柔的安放在她兩邊細嫩的臉頰上….. 
[東健哥….] 才一張口, 剛才那兩片熟悉的溫柔便又靠了過來, 這次力道加重了些……., 而剛才她體內尖刺的細癢, 此時則像螞蟻似的鑽進她全身, 到她血管裡, 到她神經裡, 到她細胞裡去了……, 她軟酥酥的趴倒在他懷裡, 雙手卻還留下一絲理智的攀附著他的肩, 想要抵抗...... 

他再度放開她, 夜色中, 他藉著知覺用拇指找到她腫漲的雙唇……, 他細撫著它….., 沿著它的邊緣輕描著它……, 藉著夜黑, 他壯了膽子, 他阻斷了羞澀, 想把他心中的愛意, 全盤洩漏出來, 全數吐露出來...... 

藉著吻…., 藉著這個吻……[我愛妳, 蔡琳! 蔡琳, 我愛妳! ] 趁著她的驚愕微啟之際….., 他再度強佔她的甜蜜, 深深的吸吮起來, 她的蜜汁……, 在他體內流竄開來, 猶如楓樹上淬煉出來的楓漿, 濃稠的化解不開,; 稍不留神, 好像它就會從缺口奔竄出去,; 稍不注意, 它就會隨著空氣飄浮起來……. 

他不敢分心, 他不敢懈怠, 他虔誠的汲取, 他崇敬的吸納,; 這一刻, 他是幸福的, 這一刻, 他是滿足的……… 
他的愛, 是聖潔的,; 而他懷裡的她, 是純真無瑕的! 

天際, 依然掛著一抹黑, 但車內兩對亮澄澄的眼眸, 熾熱了滿車子的冷絕, 兩片過度擠壓的腫漲, 讓出口的話語走了調兒…….[我真的好愛好愛妳! 我愛的人是妳, 不是別人, 妳一定要相信我! ] 

彷彿要為他的宣言作證蓋章似的, 靜謐的天空突然畫出一道道的花語, 有紅的, 有綠的, 有亮金的, 有豔彩的……, 山腳下歡度聖誕佳節的煙火, 適時的為這一段創世紀的愛情添加了美麗的花邊, 讓這畫框裡的戀曲更加悅耳動聽,; 似乎也在為這世上絕配的一對祝福似的, 此時的天空, 百花齊放, 炮聲隆隆, 花開了一幕又一幕, 炮聲響了一陣又一陣,; 而她…….隨著一幕一幕的花開花落, 隨著一陣一陣的此起彼落, 心裡的愛情花也一朵一朵的張了開來, 全都張開了, 全都隨著天空昇起的一朵一朵的煙花盛開了………….. 


夜已落幕……. 
五彩煙火已退席….. 
如雷掌聲已停擊…… 
但, 東健蔡琳之創世紀戀曲……..才剛響起……….才正要開啟………… 


東琳狂想曲(六)            2001/12/25              作者:鈴蘭


循著月亮的腳步, 車子在蜿蜒的山路上級級而下, 一邊是山谷, 一邊是崖壁, 煙花散盡, 山谷裡的燈光陸續打了出來, 一點一點的, 恍若是天上的星星映照在水面上的倒影似的, 只不過….下邊的湖面, 少了月亮的影兒……, 音箱裡 you can’t say 的音樂傳了出來……, 當歌聲來到……But you can’t say you love me First just say you don’t love me any more 時, 車子也適時的在路邊停了下來… 

[怎麼了? 怎麼停在這裡? ] 她看看四周, 才到山腳下而已, 這還是條僻靜的馬路……. 
[等一下上去就是高速公路了, 一直到市區, 可能都不能停下來休息, 妳要不要先喝點熱的? ] 他體貼的問道, 其實還藏著一點私心…..希望再延長一點跟她相處的時間……. 
[好啊, 你想喝什麼? 我去買吧! ] 便在皮包裡找著錢包…… 
[外面很冷, 我去買就好了, 妳在車裡等一下! ] 

[來, 給妳, 小心燙……] 他把還在冒著煙的杯咖啡遞給她……. 
[謝謝! ] 含蓄的笑容接過他手上熱燙的咖啡, 心裡也跟著火燙起來……, 能一直這麼溫暖嗎? 會一直這麼溫暖嗎? 真希望會……她心裡這麼期望著, 心思偏了邊兒……讓她嘴上就口的咖啡也走了位…..瞬時濺灑了出來……[哎呦! ] 她叫了一聲, 正忙著找紙擦拭…… 
[哪! 這個給妳….] 他適時的從口袋裡掏出一條藍灰格子的手帕…… 
[謝謝! ] 看了他一眼, 放好咖啡, 接過手帕, 怕洩了心事, 低頭擦著嘴角, 下巴, 衣擺, 上身…….. 
透過車內的頂燈, 她的一個動作, 一個細節, 都入他眼簾…….. 
[真希望我是那條手帕……] 他嘆了口氣……. 
[……] 她抬起頭看他, 不懂他話裡的意思….. 
[那我就可以觸妳絲柔, 舔妳清香, 披妳溫暖了…….] 他帶點頑皮的接著說…… 
她瞪了他一眼……, 他喝醉了嗎? 可他明明喝的是咖啡啊? 難不成, 咖啡也會醉人? 
[沒聽過嗎? 這是莎士比亞說的, 他說: 真希望我是那手套…., 而我只不過是借用他的句子而已嘛! ] 拉扯不平的弧線, 讓他臉上掛出狡辯的笑容……. 
[東健哥, 我發現你變了ㄝ, 變得頑皮又愛開玩笑, 你是不是有什麼好事? ] 
[妳不知道嗎? 我是跟妳在一起才會這樣的! ] 
[真的嗎? 你又在開玩笑了? ] 
[妳聽我說, 我沒有在開玩笑! 我說的是真的! ] 鬆弛的臉龐轉瞬間化為肅穆, 炯明雙眼也跟著迷濛起來, 抓過她的手輕貼在他堅毅的臉頰上, 她掌心的溫暖瞬時傳遍他體內, 他全身……, 那溫暖….灼熱了他身體末梢的神經, 觸動了心裡的另一根絲線……他用另外一手輕輕撩撥她耳後的頭髮……., 多事的指頭把個躲穩在耳後的細絲挑出又塞進的逗弄著……終於….指頭停止了頑劣, 再抓起她的右手…., 熨貼在他左邊的臉頰上……., 她……不得不正對著他……. 
[謝謝妳帶給我希望和快樂, 我希望能帶給妳幸福! ] 像是要為他的承諾加戳封印似的, 他呼著口中的溫氣, 在她的右掌心裡, 獻上濕熱的一吻……, 時光機剎時停在那一秒…., 但…..掌上的神經是脈通全身的嗎? 她手上承接了那濕熱的一吻, 卻怎麼全身滾燙了起來….., 是濕與熱的交乳, 便會產生電光火石嗎? 否則心中怎會如乾柴烈火般的灼燒起來? 心中的火, 傳到她的眼, 蛻變成兩道攀升不降的赤燄, 在她眼裡繼續燒灼著……, 她收了手, 避開他的吞噬, 眨動一下她的雙眼, 怕它們真的會變成熔岩…….. 

他終於再發動恍若已停置世紀之久的引擎, 車上高速公路, 直逼市區前進……..來到她家門口…….. 
[妳進去吧! 我在這裡看妳上去, 到家時打電話給我? ] 溫柔的嗓音夾雜些許不捨….. 
[好! ] 她輕啟飽受幸福的唇瓣……[那再見了….., 路上小心…..] 再回望他一眼…., 再回望幸福一眼...., 再回望快樂一眼…., 她….漸行漸遠…….. 

見她沒入眼前, 失了蹤影, 心裡卻一步一步的細數著……她該上樓了吧? 開門了嗎? 換了鞋, 報了平安, 進了房裡了嗎? 是先放了皮包, 褪了外衣? 或是跟啥事也不做的就坐在這裡想妳的我一樣的在想我? 好希望是後者, 那我現在就可以告訴妳….., 告訴妳, 我並未走遠, 我的人還在這裡, 我的心也還在這裡, 沒有等到妳的答聲, 我的人跟心是無法安然的回到它們原來的地方的 ……… 
許是收到他的心語了, 電話 [滴….滴….] 的響起…. 
[我到家了, 你呢? 你在哪裡? ] 
[喔! 我還在, 我還在這! ] 
[回去吧! 晚了, 嗯? ] 
[好! 這就回去了! ] 
[路上小心? ] 
[我知道, 我會的, 再給妳電話? ] 
[好! ] 
閤上了電話, 轉動了鑰匙……, 也轉動了他翻騰的思緒……他跨越不出的迷思…….迷思在她溫柔的聲音裡..…..迷思在她口中的餘香裡……迷思在她頰上的細嫩裡……迷思在她懷裡的絲軟裡……., 載著這許多的甜蜜……., 車在擁擠的街上奔馳著…….. 


他知道…….這將會是一個無眠的夜了……… 


東琳狂想曲(七)(香港行幕後花絮)          2002/1/15         作者:鈴蘭 


[我看我還是不要去香港了!]
[為什麼? 不是都已經發怖消息了嗎? ]
[反正我也曾經爽約過, 再多一次記錄也沒關係! ]
[東健哥, 你怎麼可以這樣, 一次失約你就已經傷了很多影迷的心了, 你怎麼忍心一再傷她們的心? 你沒看到我的影迷因為久等我不到台灣, 她們竟放下一切的來韓國看我, 你應該多為她們想想才是…﹒﹒] 蔡琳沙啞的聲音中帶點激動, 忍不住的又咳起來………﹒﹒
東健緊張的拍拍她, 順撫她的背……[好! 好! 妳不要激動, 我…﹒﹒我告訴妳實話好了, 妳現在病得這麼嚴重, 臉色這麼難看, 我不放心離開妳去香港, 而且這一去要4天, 我真的很不放心! ]
[我知道你擔心我, 可是我不能讓你為了我擔誤你海外的行程, 何況你上次已經失約了, 這次再失約, 那對你以後的海外發展會有不利的影響, 何況再不久, 我也要到香港拍戲, 我們不能讓別人對我們韓國藝人有不好的印象! ]
[可是妳病得這麼厲害……﹒﹒]
[我已經好多了啦! 你再這麼頑固, 我就真的生氣不理你了………﹒]
[好嘛! 好嘛! 那妳要答應我一件事, 我才答應妳去香港! ]
[什麼事? 你說說看! ]
[就是, 妳要聽我的話, 好好休息, 每天按時吃飯, 吃藥, 睡覺, 病況不能惡化, 否則我會馬上從香港趕回來! ]
[知道啦! 我會聽你的話, 那你也要答應我! ]
[答應妳什麼? ]
[你到香港時, 要對人和顏悅色一點! ]
[ㄟ, 我什麼時候沒有和顏悅色了? 我對人一向都謙恭有禮的, 妳難道不知道嗎? 妳這樣說, 我才真的要生氣……﹒]
見他轉頭不理, 似乎真的生氣了, 她兩手拉扯著他的臂膀, 撒嬌的說……[真生氣了? 別生氣嘛, 人家是忍不住的想再叮嚀你一次而已, 因為此去香港不比在國內, 在國內你已是頂尖, 但香港是國際影城, 國際級的藝人太多了, 你唯有在初次給人留下異常好的印象, 人家才會記得你, 否則馬上就被別的藝人給蓋過去了! ]
東健收起了假裝板起的臉, 拍拍她粉嫩的小臉頰……
[好! 這些我都知道, 真是…﹒自己生病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還這麼愛嘮叨, 我看妳以後真是名符其實的管家婆! ]
[嫌我嘮叨? 好, 從現在開始我都不說了, 人家是為你好才要說, 你…﹒你還…﹒﹒] 見自己的關心沒被稱讚, 還……﹒她氣得別過頭去………﹒
[換妳生氣了? 來, 讓我看看…﹒] 他雙手捧起她兩邊鼓起的腮幫子…﹒﹒[雖然臉色不好, 但是妳生氣嘟嘴的模樣還是一樣可愛, 怎麼辦? 我更不想離開妳去香港了, 我會因為太想妳而生病死掉! ]
[喂! 討厭啦, 你到底在說什麼? 你再胡說八道……﹒﹒] 
一雙秀拳輕捶他的胸口…﹒
抓過她的手, 把她緊緊抱在懷裡……[好! 我不亂開玩笑了, 可是, 我真的會很想妳, 怎麼辦? ]
靠在他溫暖的懷裡, 臉頰邊磨蹭他細軟的毛衣, 手邊順著他毛衣上的圖案輕描著……[你只去4天而已嘛, 很快就回來了, 要不然, 你帶一件我們一起買的東西去好了, 對了, 不能戴那個對戒去, 你上次拍 ”朋友” 時忘了拿下來, 網路上已經有人在流傳起疑了, 這次她們一定會特別注意看, 我看, 你就穿我們上次一起買的皮衣去好了, 那件我在影迷會上也穿過, 你也穿那件去見影迷, 我想她們一定不會聯想到衣服的; 何況香港比韓國暖和, 應該蠻適合的! ]
[是! 管家婆, 連這個妳都幫我想好了? 我看我根本不必找經記公司, 也不必請秘書, 我有妳就夠了……﹒] 聽著她的體貼, 他忍不住的再擁緊她……﹒﹒
[是嗎? 我的費用可是很高喔! ] 俏皮的眼神把她黑白分明的大眼襯得更加晶亮動人……﹒﹒
[好吧! 那我的費用低點就行了……﹒] 含笑的眼眸在他們之間流轉, 過不久終於忍俊不住的相視而笑………﹒﹒


就像一般戀愛中的男女, 他們相擁在昏黃薄暮中, 相互依偎, 共同勾劃著未來遠景, 沒發現夜已悄悄登場, 月已緩緩升起, 星星們已各自站好在自己的位置上了……﹒ 而他們……﹒繼續徜徉在他們的二人世界裡…………﹒


後記: 唉! 我看我是瘋了, 竟然抱病在為大家寫這篇幕後花絮, 傍晚時, 看到今天報紙的照片, 忍不住的就寫了! 
還有, 久未連絡的姐妹們, 我的信箱已經好了, 原來不是電腦壞掉, 是被我家3歲的小天才把我的系統日期改成2013年, 居然這樣就讓我幾天幾夜進不了家門, 此外, 如果妳是8日以後寄的信, 我一概沒看到, 若不嫌煩, 就再寄一次吧!


東琳狂想曲(8) (香港行後續篇)        2002/01/30          作者:鈴蘭 


天才剛泛白, 她便被枕邊的陣陣鈴聲給吵醒了, 記得睡前只設定讓自己心跳的來電號碼啊………… 

[怎麼這麼早? ] 坐在晨光伴奏的車裡, 睡眠猛打著哈欠…….[我昨天拍夜戲, 現在才剛唱晚安曲ㄝ……..] 
[對不起, ] 他手掌方向, 眼觀她雲遊, 神態一如純真幼兒, 一如含苞花蕊, 愛戀之心頓起, 心中歉意便減了大半…….[我也是等晨鐘甦醒才拿起電話的, 昨天回來後, 心中便如飛越羚羊, 可是妳還沒下戲, 我只好等到現在, ] 見她仍睡眼惺忪繾綣在大外套底下, 他不禁想偎近她的溫暖, 當她的被窩…….[妳再睡一下, 待會喚醒妳……….] 

晨雲甦醒, 大地還在沉睡, 整條馬路除了車塵揚過飛起的落葉外, 便是躲藏在路樹間似白又黃的黎明了, 兩排行道樹, 在路的兩旁整齊劃開, 尚未攀升的朝陽, 持平的照在一棵一棵高過車頂的樹木間, 隨著車子的前進, 亮光就像是跳格子似的一格一格的從樹木間跳了出來, 跳到眼前, 跳到車裡, 他轉頭看他身旁的睡美人在忽明忽暗的影片中展映, 看她嘴角泛起的微笑, 想必她已在夢中遇著了她的王子, 他不自覺的也圈出跟她弧度相同的微笑, 不知怎麼的, 他就是知道自己是此刻在她夢裡與她相守的王子……. 

車子慢慢減速, 終於在無垠的沙灘停了下來………. 

他打開車頂, 頭手伸出車外, 舒展一下筋骨, 下機至今, 他可都還沒休息夠呢! 呼喚了一下新鮮的早晨, 冰涼的空氣回應他一句清爽, 彎下身子偷看身旁的睡美人…….該是吻醒她, 看她展顏歡笑時了吧! 又覺不捨, 輕柔的扶靠, 讓她倚在他肩頭, 枕在他心頭, 他就這麼擁著她, 他就這麼護著她, 尋著她的呼吸, 順著她的清香, 他已覺幸福, 他已覺滿足, 寸寸冬陽輝映下, 倍是溫暖, 他不知不覺也潛進她的夢中………. 


一道冷空氣過境, 竄入車內, 刷醒她長長的睫毛, 她眨眨眼…….., 不知何時她已枕在他溫暖的懷裡了, 她挪動了一下, 想要坐正, 沒想到圈在背上的雙手護得更緊了, 她抬眼看他, 可他還閉著眼哪! 她再試一次, 還是徒勞無功, 背上箍緊的鐵臂毫無遲軟, 她只得無奈的探聽他的心曲, 直到一隻解人的鷗鳥飛過, 停駐在車前蓋上, 四目相對, 與她一見如故, 便陪她聽濤細數……… 

[妳醒了? 在做什麼? ] 不知何時他也醒了, 聲音從頭頂灌注, 如天神降至……. 
[在跟小鳥玩啊! ] 她繼續與鷗鳥嬉戲……. 
[是嗎? 可加我一份? ] 看她與鷗鳥逗弄饒是可愛, 便也生了趣味…… 
[可是很無趣, 你一定會怪罪無聊! ] 
[妳說說看嘛! ] 他很好奇, 人跟鳥有何遊戲好玩? 
[我們是在算計一陣海風吹過會招惹多少沙塵……] 她據實以告….. 
[這哪數得清? ] 哪有這種遊戲? 他不得不佩服她的想像力….. 
[是數不清啊, 所以才告訴你無趣啊! ] 早告訴你無趣了, 還不信? 
[啊? 原來是在抱怨啊! ] 他恍然大悟…… 
[哪有抱怨? ] 她斜眼睨他…… 
[還說沒有, 妳這櫻桃小嘴, 不就已經翹得半天高了? ] 他一臉盈然, 輕點一下她的尖嘴秀口, [別生氣了, 我特地從香港帶了禮物給妳! ] 他從車前置物櫃裡拿出一個圓罐子遞給她….. 
[是嗎? 是什麼? ] 她仔細瞧著瓶上那幾個中文字…… 
[是枇杷膏! ] 他解了答….. 
[枇杷膏? ] 她左看右看, 還是不解…… 
[是啊, 是中藥特製的枇杷膏, 吃了對喉嚨很好, 妳聲音還沒復原, 我特別帶回來的! 妳吃吃看, ] 他接過手幫她打開蓋子, 舀了一大匙, 送進她口中…….[怎麼樣? 很清涼吧! ] 他蓋好蓋子, 放進她袋子裡……. 

大口滾滑的枇杷膏氾濫出來, 濡濕了她嘴角, 她本能的輕舔那份黏膩, 見她幾次探取仍有遺漏, 他不禁頑皮的上前湊熱鬧…….[我來幫妳! ] 細碎的小吻, 瞬時落在她的黏膩上, 小小嬌顏頓時擠進百來客, 而她只能退居客旁, 看他肆虐侵襲, 蠻橫之中又夾帶一股輕柔, 那絲輕柔在她黏膩周圍帶來陣陣細癢, 抵不過那陣細癢, 痙攣四起, 她紅唇一張, 猶如花朵瞬間吐蕊開放, 頑皮適時竄入, 找到許久未見的膩友, 纏綿旖旎一番, 溫柔漸漸化為深情, 頑皮逃影無蹤, 撥雲見日的是縷縷柔情, 片片思念之情,; 他細心的, 不厭其煩的一句一句傳述, 把這幾日來的相思一一訴盡, 吐絲之後便是纏繭, 像那漁人收網似的, 一寸一寸盡納懷中, 只不過他吸的是她口中幽蘭, 收的是她吐蕊芬芳, 直到最後一縷嬝嬝柔情也被吸光殆盡, 她無力的攀延住他, 輕輕垂落他胸前, 他抱著那份滿足, 那份填平, 把深情貼在她頂上秀髮…….. 


許久許久……., 直到心中悸動漸歇, 她才抬眼望他……..[你好壞…..], 心思一旦被他撩撥便如滔滔江河一發不可收拾, 兩地相隔, 彷彿天上人間, 望眼欲穿的酸楚讓她盈盈水間, 他不捨的怔眼看她……[對, 我好壞! ] 見他沒有反駁, 她再添嬌蠻哽咽…….[你真的好壞……], 知道她的渠道, 他順水而下…..[對, 我真的好壞! ], 幽怨的氛圍迅速張揚開來, 她柔聲泣訴, 盡灑他懷裡…...[我不理你了……], 輕揉懷中的魂縈夢繫, 他悠悠長嘆……[好, 我這麼壞, 妳別理我! ] 

久待懷中的脈脈無語, 他才發出嚶嚶細語…….[妳知道嗎? 我真的很想妳…..] 


旭日東昇, 道道光芒穿破雲山霧海, 灑落一片金光, 海面上波光粼粼, 掠過漁船點點, 漁船上船煙渺渺, 越演越烈, 想必正滿載而歸欲報佳音……… 


正如那歸航漁船, 他們心中也鼓起一道風帆, 豎好方向, 愛情的風飄洋過海, 揚起一陣沸沸湯湯, 惹起粒粒塵埃, 如今塵埃落定, 風帆也已漲滿, 他們正攜手航向人生的新旅程……而愛情的風……仍在推波助瀾……帶領他們雙雙迎向遠處似錦朝陽……. 


後記:Alice, Cany, Chen, hikiroro, jh, jolin, Jocelyn, kate, lma, Livan, leng, Na Na, pe, quiz, Vivian-h, Wendy, 小記者, 林采, 瓜瓜, 欣茹, 澄藍, ………..許許多多訴也不盡, 道也不盡的姐姐妹妹, 不是故意遺漏了妳們, 是因為知道妳們口味不同, 特寫此篇以答謝妳們的相知相惜, 早早起筆卻晚晚落幕, 因為稿子一修再修, 一改再改, 因此才延誤表達的時機, 絕非有意偏坦, 因為太貪心, 總想讓它更盡善盡美, 總想讓它在夜瀾人靜, 漫漫長夜時陪伴妳們, 因為太在意, 所以才特別謹慎, 雖然仍是一篇尚未成熟的拙作, 不過, 我的這份心意, 妳們懂吧? 
文章, 看過就算了,; 心意, 懂了就好了,; 雖然有時也很好奇, 自己的文章到底給人什麼感覺, 但是現在卻覺得自己無法承載太多的謝意與感動, 或許是年紀大了, 體力差了, (畢竟又多了一歲了) 現在只想回到初上愛劇村時的”輕盈”, 真的! 
   

東琳狂想曲(9)----- (賞花記(上))          2003/04/02          作者:鈴蘭


一部銀灰色的BMW正在市區邊緣的環山車道上平穩的行駛著……..

[停車! ] 車上的女孩, 突然的出聲, 阻止了車子的前進…

[怎麼了?] 緊急的煞車聲比不上心裡的驚嚇聲, 他趕緊探頭詢問

瞧他緊張的神色, 她還真是有點怕, 低了頭,  [我不敢說!]

[到底什麼事? 哪裡不舒服嗎? ] 他的頭壓得比她更低

稍稍看了他一眼,  [你不可以罵我, 我才說! ] 為了這種事要他停車, 鐵定會挨罵, 她低著頭, 仔細盤算著……..

[說吧, 不罵!] 知道她沒事, 他暫時鬆了心

[你還要依我, 我才說! ] 她挑眉抿嘴, 一副吃定他

還得寸進尺?  [能不依嗎? 說吧, 什麼事? ] 最好是很重要的事!

[有人在叫我! ] 頭繼續低下

他雙眼一溜, 頭晃了一圈, 前後左右車窗全瞧了, [沒人啊! ] 連風影兒都沒半個!

[不是人! ] 她聲音輕得似蜂鳴……

[不是人? ] 打啞謎嗎? 怎麼不一次說清楚?

[是花仙子!] 她終於打了結語!

[花仙子? ] 這要打哪說起? 世上哪來的花仙子?  [在哪? ]

她終於抬起了頭, 巴著車窗, 兩眼直向窗外, [在那呀! ] 纖纖玉手, 指上了山坡頂
  
他順了她手指遼望過去, 整面向陽坡, 就只有一小簇清黃比較醒目, 難道是它?

正轉了她的身子, [來, 妳最好說清楚! 妳叫我停車就是為它? 那一簇黃花? ] 他在心底暗叫, 最好是更好的理由!
  
[說好不罵我的! ] 她直起身子, 理直氣壯, 哼, 你早頒給我免死金牌了!
  
果真是, 他當真洩了氣,  [那…….妳說要依妳又是怎麼回事? ]

[我想去看看! ] 斬釘截鐵的答案! 她眼底亮著金光, 絲毫不比山坡上那一簇陽光下閃爍的黃金遜色, [好不好? 可不可以? 你答應過要依我的! ] 她耍起賴來了…

見他不答聲, 她再望向窗外, [ 都什麼時節了, 居然還有這麼清亮的黃花? 天玄而地黃, 你瞧, 黃色正是大地的顏色, 難得的又是正宗清黃, 怎可不去瞧瞧? 而且我們現在的位置只看到半身, 繞到山後, 整樹黃花隨風款擺的身影, 左右搖曳是何種丰姿? 風動, 抖落滿裙子的黃金雨……, 如縷縷細絲, 垂柳拂面, 如蔌蔌飛絮, 沐浴裹身…..道似詩, 卻是畫! 況且今天的日子剛好, 不熱也不冷, 再說….. ] 她滔滔說著, 似乎有千百個理由支持著, 一定要去瞧瞧!

[停! ] 他低著頭, 對著方向盤沉思了許久, 終於深汲了一口氣, 像是下了多大的決心,  [ 妳說了那麼多理由就是要去看看? ] 決心終於正眼對正了決心

[嗯! ] 她猛點頭

[那不去吃飯了嗎? ]

[先去看了再吃! ]

[不是喊餓嗎? ]

[現在不餓! ]

[妳確定? ]

[確定! ]

[不後悔? ]

[不後悔! ]

[好, 下車!]

[喔, 萬歲! ] 她甜滋滋的下了車, 關門前沒忘了再補上一句, [謝謝, 你真好! ]

他答她一陣苦笑, 碰上她, 他還能怎麼辦?

找著了上山的路口, 一前一後的搭著走, 她像是隻雀躍的麻雀, 蹦蹦的跳著, 他則雙手插在長褲口袋, 幽幽的跟著o

終於察覺自己超前了許多, 她倒退著回去, 勾著他的手, [怎麼走得這麼慢? 你會累啊? ]

斜倪她一眼, 看著他臂上的手, [是妳走快了吧! 還記得有我? ]

[當然啊, 怎會忘了你? 賞花一定要有你陪著才行! ]

[為什麼? 不是賞花嗎? 難道還賞我? ]

[要有人分享嘛! 而我只想與你分享! 只想讓你也一起感受到我受到的感動! ]

[嗯, ] 他點著頭, 頓了頓,  [真是感人, 但是…..只有賞花才要我陪嗎? ]

[當然不只! ]

[是嗎? 還有什麼?]

[日出日落, 賞朝暾晚霞時, 春夏秋冬, 四季添換新裝時, 雨過天青, 雲開月明時…….還有….還有…. ] 說了一串之後, 卻只剩了點點鼻音

[還有…還有什麼時候? 快說呀, 我想知道! ] 見她哼哈以對, 他逼得更緊了

被逼急了, 她低了頭, 腳底踢蹬著,  [還有…還有更深夜靜, 獨坐燈下…….想你的時候! ] 話一撂下, 放了他的臂膀便要急走

[等等, 別急著走! ] 怎能這樣就放行? 我還有話哪! 熨貼在他臂上的小暖爐陡然一落, 他隨即迎上了他的掌, 大手伏貼上她的小手, 大暖爐貼上小暖爐, 旺燒得, 熾紅了他的心, 火紅了她的臉, 道是方才決心敗得好, 才擄來了這麼一句窩心話

[想我的時候? 我猜猜….多是不多? ]  他決心掏出更多, [多半不多吧!]

火紅的雙頰, 轉為絳紫,  [多半不多? ] 她雙腳定住, 揚聲一句, [自是不多! ]

細細看, 慢慢瞧, 瞧得夠了, [我看不必賞黃花了, 眼前這裡有朵紫色矮牽牛呢! ]

[紫色矮牽牛? 在損我? ] 她搓揉著雙頰, 只恨少了面鏡子

[不是! 牽牛花又名喇叭花, 早上生氣蓬勃, 張得像喇叭, 活脫就妳現在的模樣,; 下午氣消了, 縮捲了在一起, 像妳嬌羞的模樣o]

[拿我當喇叭, 這還不是損我? ]

[怎麼會損妳? 只是譬喻, 我說多半不多, 原是要探妳, 妳漲得像喇叭, 那自然是反話了, 妳惱了, 我樂了! ] 他是真樂, 眼也開, 眉也開

[還敢說? 我真氣了喔! ] 女兒家心思, 既被抽了絲又被剝了繭, 裡外全給瞧光了……….只剩了個”躲”!

[來, 看著我! ] 上前掀了她蝸蓋殼, 圈出她的手, 直身對著他, [真氣假氣? 妳真該洩氣, 臉上的顏色全漏氣了], 附上她耳畔, 細聲細氣, [嫩紅得像顆紅蘋果呢, ] 眼饞的雙眼已先咬了一口,  [可否吃一口? ]

[想? ] 她逮到機會, 眼波流轉, 撩撥鬢髮, 可是媚到極點

[是想啊! ] 他笑臉盈盈,  是真想呀!

[想都別想! ] 瞬時, 她色斂髮落, 不假辭色, 閘門一關, 不容他上訴

[ㄛ………. ] 眨眼之間, 風雲變色, 他徒呼奈何………..


無視眼前呻吟哀嚎, 她像彩蝶, 翩翩飛去……….[走吧, 賞花去! ]


東琳狂想曲(10)----- (賞花記(下))          2003/04/03          作者:鈴蘭 


終究不是蝴蝶, 況且原本也無意上山, 自然沒有爬山的準備, 走至山腰, 她越走越慢….

[累了? 還可以嗎 ? ] 看她氣喘吁吁, 上氣不接下氣

[當然! ] 她神色飛揚, 倔強的回答

他觀看了一下山勢, [應該再轉個彎就到了, ] [歇一下再走 ?  ]

[好, ] 她從皮包裡掏出手帕, [看你滿頭汗, 這給你擦! ]

他接過手帕, 不往自己頭上揩拭, 卻扶過她的頭, 一手拂髮, 另手輕柔的在她鬢邊按壓, [別管我了, 妳才該看看妳自己! ] [真是, 連個遮陽的準備都沒有就上山, 下次可不準妳這樣! 聽到了嗎? ] 揪住她下巴, 他非得要到她的答應不可

[聽到了啦! ] 這時她倒像個小孩, 柔順的讓他撥弄, [好了嗎? 走了吧! ] 果真是個小孩,  才一會兒功夫, 她又耐不住了, 急著想上山

[別動, 還沒好! ] 他又輕點了她鼻下汗珠, 這才道,  [好了, 可以了o ]

才聽他剛出個好字, 她腿已開拔, 跳著跑開了………..

他揮了揮手上的繡帕, 追了幾步, [喂 , 妳的手絹! ]

她回頭一望, 讓如風送了回話,  [留著給你擦吧! ]

終於來到山頂, 遠遠的便瞧見那一樹清黃, 樹頂上一巒一巒的黃花, 禁不住秋風的勁道, 一朵朵的吹離了本枝, 輕柔的在樹葉間擺盪, 因為花兒太小太輕, 因此總會左左右右的飄蕩個幾層之後, 才會從樹的底層抖落下來, 此起彼落的小黃花, 像是一束束煙花散盡的小光束, 懸空下落……

看到這風景, 她一股作氣的跑到樹下, 旋身在那一樹花黃底下, 渾然天成佳作o渾似從下川達天空的一團金光, 樹下的琉璃金黃, 直通樹上的清黃, 樹在畫作的一個角落,  藍天白雲佔據了大半的背景o合該是湊巧, 她今天正巧穿的是一身琉璃黃金色的雪紡洋裝, 雪紡的輕柔, 在她轉著圈時展露無遺, 群擺隨風波動的優雅弧線, 讓他循著那線, 目不轉睛

[你看, 我說的沒錯吧, 是不是好美? ] 她兀自沉醉在眼前的花海, 不知自己也入了畫中….

[嗯, 真的好美! ] 他也沉浸在眼前的天然畫作裡, 只不過他說的與她指的, 所言非是

看他還楞在原地, [你不來嗎? ] 迎接花片的手, 騰出了一隻, 邀請他一併入畫…..

他正要信步走過, 忽然傳來一陣人聲, 山的另一頭走來一群同好, 那群人似乎有備而來, 只見他們也在這樹旁坐定位子, 各自解開背包, 掏出食糧,; 有人高談闊論, 有人杯酒高歌, 甚是吵雜, 不單壞了山林寧靜, 連花草樹木也不得安寧, 讓人跟著心情大落, 頓失仿閒雲野鶴謳吟坰野之興

上前拉了她, [走了? ] 他知道她會不捨, 但寡不敵眾, 看這情形那一大群人應該會持續一陣子, 大地失了寧靜, 賞玩之心也會去了興

她慢轉過身子, 確是不捨, 眼力與他拉拔著……….

[走吧! 回去吧! ] 他斷然殘忍的拉著她便要回走……..

[哦! ] 她任由他拉著手, 轉頭再作最後巡禮……..

忽然, 她眼睛一亮, 停頓腳步, 反手用力回拉, [那裡有小路! ]

他轉身一看, 可不是, 有好幾條小路呢!

[走哪一條呢? ] 峰迴路轉, 她可不能錯過, 興奮得無法決定, 也許真有世外桃源呢!

[妳不怕迷路? ] 他不想撥她冷水, 但也不得不提醒她山上的安全

也對, 安全是要顧慮一下, [那我們先走一小段, 不對頭就回到原處? ] 急中生智, 她無論如何就是要探, 都已經上到這山頂來了, [可以嗎? ]

就這樣, 他們走了這條,  又走了那條………

最後發現, 原來這些山上的小路都是相通的, 只是坡上串聯的步道而已o知此結果, 她更是放心的探索……..

才轉個彎, 她忽然定住,  [怎麼了? 怎麼不走了? ] 他在後頭也跟著停住

[你看, ] 她手往前指, [怎麼可能? ] 她驚訝的叫了出來,  [這怎麼可能? ] [真的太美了! ] 這山林裡果真別有洞天

他跟著一看, 果真是美得離奇, 開著白花的咸豐草和紫色酢漿草互相爭寵的草皮上, 露出了一條小徑, 小徑兩旁栽植的欒樹蜿蜒了數十公尺, 欒樹上開滿了小黃花, 欒樹下灑滿了小黃花, 數量之多, 把個路面裝點得絢麗非凡o從路面沒被破壞的跡象看來, 這條小徑僻靜得很, 應該少有人跡, 要不就是黃花才剛落下, 鮮嫩得很o 她蹲下身子拾起一把小花, 攤在手上細看, 果真完好如初, 果真沒有被踐踏的痕跡o她樂不可抑, 所幸脫下鞋拎在手上……..

見她如此舉動, 他攔道,  [ 當心有蟲! ]

[不怕, 不怕, 就一會兒, 走過這花徑就好o ] 她小心翼翼的走在花徑上, [你也把鞋脫了吧, 別因堅硬的鞋底讓花兒再死一次o ]  

他聽了她的話, 也把鞋脫了, 也拎在手上, 走到她身邊, 伴著她走…..

雙雙赤足走在這天然的絲絨花毯上, 身上, 髮上, 臉上還不時有頂上落下的黃花洗禮, 繁花似雪, 一陣密麻的小碎花迎面而來, 那感覺…….像極了冬日的白雪

牽起了她的手, [覺不覺得像是走在結婚地毯上? ] 他瞇笑得露出了他最深沉的酒窩, [只差個神父而已! ] 

[光天化日的, 你別想多了, 只不過賞花而已! ] 她不僅沒有附議, 還贈送了冷酷二字

[就讓我作一下夢嘛, 妳好殘忍! ]  他故作傷心!

走沒幾步, 她的小手, 穿在他的大手裡, 不安份的磨蹭著……[那你要我怎麼說嘛! ]

禁不住她的撥弄, 緊握住那隻小手, [好啦, 逗妳的, 別放在心上o ]

她嬌氣的想抽手捶他, 他卻緊握住, 放到嘴邊, [噓, 妳聽! ]

被他使勁握住, 她也不得不安份的降服, 靜躺在大手裡, 安靜地聆聽起來…….. 

是什麼聲音? 花開怎會有聲音? 花落怎會有聲音? 此時無風也無雨, 怎會花落如雨下

[是蜂哪! ] 成群的蜜蜂在樹上盤旋, 她嚇得想逃

[別動! ] 他抱緊了她, 不讓她走, [暫時別動, 當心蜂兒尾隨而至o ]

他說得有理, 她只好不動, 可是樹頂上密麻的細腰蜂, 真叫人頭皮發麻, 不覺的又偎緊了他

察覺她的不安, 他雙手穿梭在她背上撫慰她, [ 別怕, 咱們不驚動牠們應該就沒事o ]     

她在他懷裡點了頭, 這才發現, 她的衣服濕黏在他的濕衣服上

又一陣花落, 想必又是蜂兒傑作, 深怕有失足掉落的蜂, 她抬頭一望, 鼻尖正好碰上了他下探的鼻尖

就在此時, 不知是誰的肚子傳出了咕嚕聲  

    ……….

嗯, 是該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