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E筆記欣賞區

愛上女主播(All About Eve)小說創作、劇情評論

文章來源

愛劇村

飛鷹(一)∼(五)

飛鷹(一)                2004/3/7                  作者:靜心人Suki 

(一﹞飛機上的女醫生

由英國飛向韓國的波音747大型空中巴士,平穩地在高空中飛翔著。乘客看著那象小羊般的白雲與飛機擦身而過,不禁感嘆地叫好美!好漂亮!真的那藍藍天在一朵朵白雲的襯托下,景色十分地壯觀!
窗邊坐著一對父女,女兒依偎在父視的身邊輕聲地說:
「爸!就要見到阿姨了,看你高興的樣子!」
「當然高興那!」老父輕輕地摸了摸女兒的臉說:「小女兒,離開十幾年了,象老爸這樣的年紀,應該是落葉歸根的時候了!」
「爸!你一點也不老!還是這樣的帥!」女兒說完那美麗的臉上露出了陽光般的笑容,特別是嘴角邊小小的弧線更是可愛。
「爸!」女兒似乎心情同老爸不太一樣,有點擔心地說:「如果,爸,我是說如果,我不能簽合約書,你還會選擇留下嗎?」
「這可不像是你的作風耶!」父親抓著女兒的手說:「善美呀,老爸絕對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因為你是我的女兒!」
「爸!您果然同我是一國的!」陽光再一次在善美的臉上流露!那可愛的弧線也﹒﹒﹒﹒﹒﹒
長途的飛行,在吃完飛機餐後,機艙內更加地安靜下來,多數的旅客都在閉目養神的休息。看著老爸睡著了,善美望著機窗外那向後移動的白雲,進入了沉思:大偌二星期前,恩師湯姆博士對她說,他在韓國一間醫院任院長的朋友向他「求救」,要湯姆博士推薦一位心肺科專家到其任職的醫院工作,因為原有的那位心肺科主診醫生即將離職到美國定居。善美畢業於劍橋醫學係,多年的努力使她愿了醫生夢,并成功的考取了博士學位。這幾年一直跟著恩師湯姆博士,在其工作的醫院工作,是湯姆博士的得力左右手,并且是一名非常優秀的心肺科專家,年紀輕輕的她深得湯姆博士的寵愛和無私的栽培,特別是善美她頑強的學習毅力,是老湯姆博士偏愛她的主要原因!善美是韓國人,故博士極力向老友推薦了善美!
善美回家後將此事於老父商量,原來正中老人的心意,老爸早就想歸故里了!只是因為女兒才留在英國的。
「各位旅客請注意!現在有一位旅客發生意外事故,如果那位是醫生的,請即刻到機艙前面!」
廣播聲打斷了善美的回想,她義不容辭地走向前艙。原來是一位三、四個月大的嬰兒,母親在喂母乳時不小心讓孩子窒息了,孩子的臉色已呈紫色,沒有氣息!情況非常嚴重!而孩子的母親已嚇得失魂落魄的痛哭!善美非常鎮定,先將自己的外套鋪在地上,將孩子放在上面,首先除掉孩子身上的衣物,然後用大姆指按住孩子臉上的人中穴位,兩分後,只見她一手抓著孩子的一對小腳,另一只手用力地拍打著孩子的腳板(用腳部穴位刺激心臟功能恢復),一分鐘、二分鐘,時間仿佛停止了一樣,整個機艙安靜得只有拍腳板的聲音,三分鐘!孩子終於哭出了音,孩子得救了!他宏亮的哭聲換來了機艙的歡呼聲,也換來年輕母親那含淚的笑聲!她接過孩子,緊緊地抱進懷里,并不斷地向善美點頭致謝。
善美輕輕地鬆了一口氣,并對那位小母親說:「以後給孩子喂母乳時,自己可不能睡覺喔!一定記住用中指和食指按住乳房,這樣孩子就絕對安全了。」
「醫生,謝謝你!」善美的身旁傳來一個帶有磁性的男士聲音,她轉身正面對著一個身材高大男士,完美的五官在那身飛機師制服襯托下,更讓顯得他無比的英俊蕭灑!肩上的扣花已表示了他一級飛機師的職稱,胸前的職位牌也在自我介召『機長』的頭銜!
善美禮貌地與他握手說:「不用謝!這是醫生的職責!」
「我是這班航機的機長尹翔澤。」尹翔澤握著善美的手自我介紹地說:「我代表整個機組的人員謝謝你!」
「甄善美,英國倫敦依麗莎白醫院的醫生。」善美也自我介紹。「我只是盡一個醫生的責任而巴,不用客氣。也因為這個意外,打亂了你們正常的操作,對此感到抱歉!好在現在一切恢復正常了。大家都可以安心了。」
「抱歉?你千萬不要這麼說!這次意外是發生在飛機上的故事中,其中的一個故事吧!能讓一個生命的延續,就更顯示了醫生的偉大!」輕輕放開善美的手,翔澤輕聲地說:「希望到了漢城,能面謝甄善美小姐!」
「好呀!」善美笑著爽快地答應了:「尹機長,那我們漢城再見囉!」
尹機長與善美握手時,善美給他的第一感覺是:甄醫生好年輕年呀!她笑容象陽光一樣,特別是嘴角邊那可愛的小弧線,好特別的!如果不是親眼目睹善美救人的全部過程,翔澤也不會相信這個像洋娃娃般的「小女生」,原來是一位醫生!
飛機師是讓女孩子們十分仰慕的職業,那爭先恐後在英俊瀟灑的尹機長面前表現的女孩子,又何止一個「集裝箱」!但沒有一個「特別」的,也沒有一個能讓他留下什麼印象。雖說短短的十幾分鐘,甄善美醫生那甜甜的笑容卻給尹翔澤機長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特別是那嘴角邊的小弧線!好特別!真的好可愛!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難道以前見過她嗎?﹒﹒﹒﹒﹒﹒
剛才看到了女兒救人的全部過程,聽到女兒被人贊,老父真的感到很安慰與驕傲!女兒已在不知不覺中長大了!而且是一位正如尹機長所說「能讓一個生命得到延續」的好醫生!
當善美回到老人身邊坐下的時候,老爸高興自豪地說:「這才是我的女兒!」
善美七歲那年母親因心臟病突然逝世,甄老爸身兼母職,獨自撫養著女兒。一天接女兒放學的時候,女兒在爸爸背上哭訴被同學罵是個沒媽的孩子,當時老父心痛欲絕,為了不讓女兒心靈再受到任何的傷害,他毅然帶著女兒離開了韓國,遠道英國定居。始終母親的病逝,對善美影響很大,她從小就立志長大做醫生!希望能救活每個媽媽,讓每個女兒能在媽媽的撫愛中幸福的長大!十幾年努力用功,她終於成為了一名優秀的醫生!

下集【傳奇的尹氏家族】

待續

為祝東健的生日快樂而寫 


飛鷹(二)          2004/3/17              作者:靜心人Suki

(二)傳奇的尹氏家族


韓戰後的韓國,到處都留下了戰爭留下的痕跡。在漢城的明洞,當時都還是一條小小的街道,兩旁的木門店舖也只有幾問開著。這里有一間買炸醬麵的麵店,因為很馳名而沒受戰爭的影響,仍舊是生意興濃。雖說賣麵不能大富大貴,但文姓老板是個知足常樂的人,倆公婆生活得也算不擔憂三餐,唯一遺憾的是他們沒兒沒女。後來領養了一個在戰爭中失去雙親尹姓名榮的遺孤,并當他視為自出。無巧不成書,領養孩子不久,文夫人也懷有身孕,第二年生了個女兒。兩口子對兒子更加是愛護有加,認為女兒是他帶來的。尹榮天智聰明,學業優異,大學畢業後在金融界工作,很快成為投資圈的名人。幾年後自己成立公司,為紀念文父養母的養育之恩,公司取名文榮有限公司。自己也將尹榮改名尹文榮。同年在取得兩位老人的同意和主持下,與妹妹文賢靜結婚。幾年後育有兒子取名尹翔澤。經過幾十年的努力,當年的文榮有限公司已是韓國赫赫有名的【文榮集團】,旗下文榮重工、文榮醫院,酒店、地產、運輸及電訊業、傳播業(電台、電視台MBS),飲食業,還有幾年前聚資入股的航空業------韓鷹航空。是繼大韓航空後第一個私營航空企業。曾經有人說文榮的成功是靠外家發起的,尹董事長是讀書之人,深明大義,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非常認真地說:「在我的
人生中從沒分里家外家!生母沒有養母大!養育之恩永世不望!他們就是我的父母,過去是、現在是、永遠是我的父母!我的成功也是我父母的成功!」﹒﹒﹒﹒﹒﹒
翔澤開著車向位於漢城市郊的赯痐閬V駛去,他好喜歡和家人在一起的溫馨,母親的鋼琴聲,還有爸爸那寬厚又五音不全的男低音,最讓翔澤安慰的是老爸同老媽永遠像一對戀愛中的情人!巳看到家門了,翔澤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我回來了!」一進門翔澤就禮貌地打召乎。
「是翔澤回來了!」媽媽的聲音很快就會從琴房傳到客廳里來,與高過自己一個頭的兒子緊緊地擁抱。母親就是喜歡看穿著飛機師制服的兒子,那帥帥的模樣永遠是母親的驕傲和安慰!
「媽媽好,您的文榮哥還沒回來呀?」翔澤調皮地戲弄母親。
放開兒子,母親拖著兒子的手一邊走向梳發,一邊回答兒子說:「你爸爸剛從濟洲島回漢城,才打電話回來說,很快就到家了。」
「那我先去洗澡,等爸爸回來就可以吃飯了。」翔澤喜歡穿休閑服,舒服、自在。剛准備起身,電話鈴聲響了,媽媽极忙拎起電話:「喂,找那位?」
「阿姨,我是永希。」電話中傳來了永希甜甜的聲音。
「是永希呀!」媽媽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翔澤那大大眼睛上的眉頭向上皺了一下,露出了不為人察覺的無奈!并不停地搖著手。
「噢!翔澤他﹒﹒﹒﹒﹒﹒還沒回來耶!」賢靜媽媽看到兒子那巳沒有任何表情的神情,唯有說謊了。
翔澤的确不太想見永希!
「是嗎?我打電話問過英國的那班機早到了。該不會出事吧!」永希擔心地說。
「不會出事的!傻丫頭!翔澤回來我叫他給你電話好嗎?」不想讓永希太失望,媽媽只好這樣回答她。
「好呀!謝謝阿姨!阿姨再見!」永希終於收線了。
翔澤象如釋重負的鬆懈下來。他向媽媽點點頭,向自己的臥室走去﹒﹒﹒﹒﹒﹒
媽媽看著兒子的背影,沉思著。永希和翔澤是兩小無猜,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幾年前老一輩准備為他們訂婚的前夕,翔澤以要接管【韓鷹航空】必需要從基層做起為理由,毅然決然前往澳洲飛行學校學習,從此再沒有提過婚事。對於年青人的情感之事,老人家們也助莫能及,唯有讓他們年青人自己來處理了!翔澤似乎不太喜歡永希,這已是四位(尹氏夫婦與永希的父母)老人心中公開的秘密了!媽媽曾試探性的問過兒子:什麼時候讓我抱孫子呀?
翔澤笑咪咪地說:「如果能遇上像媽媽一樣心地善良、通情達理的女孩子,我會馬上取回來的!」父母能如此恩愛的相處,也是翔澤擇偶的重要『參考基准』!
沐浴後的翔澤明顯地精神了好多。今天飛機上的甄善美醫生一直在他腦海里盤旋,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讓他感到好奇,於是他從書柜中拿出十幾本像簿,希望能在像簿中『找』到她的倩影!英國的醫生!然道是劍橋的同學?他翻來覆去看了幾次都沒有,最後在一張參加英國大學生藍球錦標賽,拿到冠軍後影的一張團體像片中,找到了如同中學生模樣的小善美!翔澤英俊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甜美的笑容,真是那位可愛的小學妹!
善美與藍球賽又有什麼關係呢?原來那場球賽是劍橋與牛津兩校的冠軍賽。湯姆先生是位超級藍球迷,他自遂做藍球隊的隨隊醫生,當然帶著愛徒善美一起參入這場決勝局的賽事,當時翔澤是球隊的靈魂,打組織後位,是位不可少的主力隊員。翔澤在比賽中途被牛津的隊員踢傷了小腿,就是由有「小醫生」之稱的善美醫治的。當時那涼涼的鬆節鎮痛劑里還含有善美的淚水呢,為他抱扎的小手,那一切又一一呈現在眼前。想起來到讓翔澤記憶猶新,他
情不自禁地對著照片中善美輕聲地說:「原來真是你呀!笑容甜甜的小醫生!這麼多年了還沒長大!仍然還是一位『小醫生』!好可愛的!」
「誰好可愛呀?」是翔澤的父親尹文榮董事長。敲門都沒回音,以為兒子開遠航機累了而休息了,於是走進來看一下,正好聽到兒子那句『好可愛的!』。
「爸爸您回來了!」翔澤起身迎著老爸。平時倆父子相處如同老朋友,無話不說。
老爸看到兒子臉上紅光煥而且略帶點羞赧,咦!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耶!老爸想「探」下兒子的心,於是學著兒子的的氣說:「好可愛的!」他看了看翔澤「是誰呀?」
翔澤看著老爸那慈祥的眼神中帶著寵愛,大方地告訴爸爸:「嗯!她是一個長不大的小醫生!」
「哦!那我一定要看一看!一個能讓我兒子臉紅的好可愛!是怎樣的一個小女孩!」老爸有點手舞足蹈地拿過照片,在那群有東方西方的男孩子(運動員)中,看到了那位婷婷玉立的的『小醫生!』
「站在你們這般高大威猛的運動健將面前,她當然是『小』那!不過正如我兒子所說的那樣,真的是好可愛的!」老爸和藹可親地問道:「她叫什麼名字?」
接過照片,翔澤再次看了看那笑吟吟的善美,對老爸說:「甄善美。」於是翔澤把今天飛機上發生的事講給老爸聽,最後翔澤一邊笑,一邊用手摸著後頸不好意思地說:「不過今天才知道她叫甄善美!那次球賽也是在英國劍橋唯一見到她的一次。當時只知道她和湯姆博士是隨隊醫生。因為她笑起來的模樣很甜,而且是一年班的小女生,我們就叫她甜甜小醫生!結束比賽後不久我就回國了。」
「看來你對她蠻有好感的籮!」老爸單刀直入地說!
「爸爸,如果有可能,我真的希望能有發展的空間!」兒子直截了當地回答!
老爸拍了拍兒子的膊頭說:「這算不算是一見鐘情?不過老爸任何時候都與你是同一國的!」稍片刻老爸又說:「還有﹒﹒﹒﹒﹒﹒」這時門外傳來家佣的聲音請他們下去用
餐,老爸笑著對兒子說:「先吃飯吧。你老爸我今晚很忙呢,先聽夫人彈琴,再聽兒子『談情』!」﹒
這一家人真的好有趣﹒﹒﹒﹒﹒﹒


下集:原來如此『情』字典
 

飛鷹(三)          2004/03/30             作者:靜心人Suki

三  原來如此『情』字典
                                                        
躺在床上的翔澤,并沒有因為飛長途機而感到累,反而因聽『彈琴』和『談情』而失眼了!父母親能通過眼神都能心領神會!琴中有情!在工作與事業已在成功中穩步向上的情況下,他有想到該有個『談情』的女孩子了!雖然有很多很『熱情』的女孩子主動地送『秋波』,但他始終覺得這些女孩子不是磼韟菑v心意的人!『小醫生』善美的出現,給翔澤的第一感覺------就是她!翔澤第一次為女孩子失眠了!多年沒見她,也有會很多事情發生,善美她有沒有對象或是小家庭?英國倫敦依麗莎白醫院的醫生,翔澤甚至想到;要發展異地情緣可能會很幸苦,但是對自己喜歡(愛)的人來說,思念也是一種幸福!想到這里翔澤摸摸頭不好意思地笑了......!
尹翔澤機長與甄善美醫生終於在漢城一間著名的西餐廳里見面了!
望著這間豪華地道英式裝潢的西餐廳,善美不好意思地對翔澤說:「尹機長,其實隨便吃個漢堡就行了!不用這樣破費哪!」說完善美臉上紅霞飛舞,那羞赧的樣子十分可愛!
翔澤的眼睛一刻都沒離開過善美那可愛的臉,為了讓善美能輕鬆點,翔澤開玩笑的說:「那下次我到英國時你請我吃餐好吃的!」
「好呀!」翔澤這招果然善美自然了很多!她臉上挂著甜甜的笑容說:「不過到英國吃,可能要等幾年!」
「為甚麼要等幾年?」翔澤感到奇怪地問道。
「因為我已與漢城第一人民醫院簽下了三年的合約。」善美薇笑地回答說:「任心肺科主診醫生。」
「真的?」這對翔澤來說是天大的喜訊!
善美笑著向翔澤點點頭:「真的!」她真的好高興能再次見到尹機長!因為他是她的偶像呢!她有好多不明白的事要問:當年藍球隊的靈魂組織後位,以三分球定勝局的尹翔澤!還有在校刊雜誌上獲知:曾榮獲雙博士學位(經濟學博士、工商管理博士)的尹翔澤,與現在這個飛機師尹翔澤又有什麼關係?那天在飛機上一眼就認出了他,只是當時的情景不能失禮及尊重尹翔澤機長,她很努力地控制了崇拜者見到偶像的激動心情!
「尹機長!」善美乃用職稱來稱呼翔澤。
翔澤薇笑地打斷善美的話說:「不要老是叫我的職稱了!叫我翔澤就行了!」
善美看著翔澤想了想說:「這樣吧!我們都是劍橋的學生,認資排輩的話,我應該稱您為學長!」
「原來你早就認出我哪!」翔澤心里一陣激動!
「劍橋赫赫有名的東方王子尹翔澤,有誰不認識!」善美調皮地笑著答道。
善美調皮地回答,使氣分活躍了很多。
「當年的小醫生!這麼多年了,還是老樣子!」翔澤也笑了起來:「還會流淚嗎?」他沒能忘記涼涼的鬆節鎮痛劑上那溫溫地淚水!
善美那面帶羞赧嬌柔指著頭說:「這里很乖!」她又拍了拍心口說:「這里就不太聽話了......」她眼睛里又有一層水霧「看著那些因為種種原因不能醫治好的病人,乃然要受病魔疼苦的折磨,而我又幫不到他們時,真的會很難過!」
翔澤拿出手巾給善美,并開導地說:「能問心無愧地對待病人,作為醫生你巳盡責了!不要把責任全部欖在自己身上,這樣你會很辛苦的!」善美的善良讓他心疼!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善美的秀髮說:「人生的長河中,生、老、病、死是正常現象!你呀!還是當年的那個可愛的小醫生!」
學長能理解她,善美好感動!她嬌嗲地說:「謝謝學長!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這個小醫生真的很『乖』!禮貌又『聽話』!
「來!為我們的主診醫生干杯!」翔澤好高興善美能留在漢城!
「干杯!」善美好開心!能與自己崇拜多年的偶像同檯共餐!好有滿足感和幸福感!
「善美!」這樣的稱呼她,翔澤有份自然的親切感!他試探性地問道:「看到你如此的開朗、善良,你的家人一定很幸福!」
善美看著翔澤,點點頭面帶薇笑地說:「因為我有一個好老爸,所以很幸福!」
「老爸?」翔澤有點奇怪,只有老爸,為什麼沒提到母親或其他人?
「對啊!」善美再次強調地說:「我老爸是世界上最好的老爸!他不僅帶給我幸福!更帶給我成功!」她眼中流露出對老爸是敬愛之情。
善美還是沒提到母親,翔澤不便再問,但對甄老爸能讓女兒感到驕傲與幸福而敬佩!他認真地對善美說:「如果有機會介召我認識你老爸好嗎?」他成功又向前邁近一步了!
「好呀!」善美爽快的答應道:「我老爸又多一個聊天的朋友了!」這個小醫生真的是純真得可愛!......
晚上,躺在床上的翔澤一直在回憶白天與善美見面的情景:善美能留在漢城工作是開心的事!從則面他了解到他的『小可愛』除了老爸外,似乎沒有『第三者』!這讓他更高興!情竇初開的他好希望能早日墮入相愛的戀河中!
手機的鈴聲打斷了翔澤的聯想。

飛鷹(三)  續上篇        2004/03/30             作者:靜心人Suki

接上:
「我是尹翔澤。」看到來電顯示知道是永希。
「我是永希!出來見見面吧?我在俱樂部的巴台等你!」說完就收線了!這就是劉永希!
翔澤看看鐘巳是零晨時分了,永希一個女孩子深夜留在俱樂部的酒巴里?翔澤不敢多想,及忙穿衣落樓,飛車向俱樂部的方向駛去......
劉永希是文榮集團旗下MBS電視台首席女主播!聰明過人,高貴美麗。家族的關係(父親是文榮集團大股東之一)使她從小就充滿傲氣,現在事業上的成功,更使她不但傲氣、強捍,甚至有點目中無人!她所寫的《論女主播》更讓她紅极一時,是現時大學生的偶像!
這里是一所超級豪華的俱樂部,來這里的非富則貴!巴台上坐著永希和剛趕來的翔澤。
看著杯中的啤酒,永希感到自己就像啤酒一樣,看上去是滿滿的,其實上面的一半是泡沫!她對翔澤說:「從你回漢城的那天起,我一直等你的電話,但一直等不到!阿姨沒告訴你嗎?」
翔澤非常禮貌地說:「媽媽轉告我了。抱歉!飛長途機回來與爸爸媽媽聊天聊晚了一點,怕影響到你休息,所以沒打給你!」翔澤第一次說謊了!
永希真情流露但深感無奈地說:「從你到英國去開始,無論是難過、是快樂,想喝一杯或想得到你的祝福,總之......每當需要你的時候,你都不在我的身邊!」
翔澤看著永希這個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他笑了笑說:「真是的!你又讓我過意不去了!」
永希喝了一口酒說:「好懷念以前那快樂的日子!放學後逛街、買衣服都有你陪在我的身邊!」
「是呀!」翔澤接過話來說:「很懷念!但是永希,隨著時間的過去,你我都成年了!每個人都似乎有現在非得做的事與工作!」
永希似乎沒聽到翔澤說的話,不停地搖動著手中的酒杯,低聲地說:「其實我知道,當年你放下尹理事的高職,放下改革成功的MBS,其目的是為了『逃婚』!我想知道......」她抬起頭,那飽含淚水的雙眼看著翔澤說:「這麼多年來,你有沒有曾經愛過我?」
翔澤沒估到永希會這樣直接的間他,一時間他不知怎樣回答她!雖然說從沒愛過永希,但是也從沒想過要傷害她!沒錯!從英國留學歸來的第一個工作,是從爸爸手中接過MBS,當時電台的經營與收視都強差人意,他用了很多的心血進行改革,應付那复雜的人事關係,迎合現實的社會動向。艱辛萬苦地把MBS成功引上了正軌,成為有高收視保証的電台。當時為了逃避『訂婚』,更為了不傷害永希,他放棄日益方中的事業!毅然到澳洲飛行學校學習,提前為迎接新的工作做准備。要面對的總歸要面對!翔澤看了看永希,輕輕地拍了拍她的手說:「永希,這麼多年來,無論我在不在你身邊,都會為你的成功高興,同時也會為你祝福,希望你能早日找到真正屬於你的幸福!對於你,我只能說抱歉!」也只能說抱歉!因為翔澤從沒說過(應承過)和做過要對永希情感負責的話與事,所以不可從用『對不起』,這是原則性的問題!
「明白了!」此時的永希反而沒有流淚,她面對翔澤堅強(她這種強捍也是失去翔澤的原因之一)地說:「翔澤,其實我們從沒開始過,所以你不必說抱歉!只是我單戀而已!」她甚至面帶薇笑地說:「但是,你永遠是我的感情之中的一個『例外』,永遠是我的朋友!」
「我會珍惜這份感情!」翔澤再次拍了拍永希的手說:「因為這份情中包含了深厚的友情和如同手足的兄妹情!」
這時的永希現在反而覺得很輕鬆,結束多年來單戀如同『猜謎』一樣的生活!終於得到了翔澤明确的答複(謎底),其實多年來,由於任性自己給翔澤造成很大的壓力和困繞,甚至出逛街都要求翔澤所穿的服飾也要配合自己!也許這也是她失去翔澤的很多個原因中,其中的一個原因吧!最主要的是大家太了解對方,是很難擦出「火花」的!
永希笑了笑對翔澤說:「尹翔澤,我這輩子只要能看到你墜入情網,為情所困的那種痛苦的樣子,我就了無遺憾了!」
翔澤看了看永希,也笑著問道:「有這麼嚴重嗎?」
永希認真地說:「你應該給個機會自己!去賞試下愛情的知味!不會是每個女孩子都像我這樣的『野蠻』的!」
「永希!」原來永希也有可愛的一面!翔澤好感動,他有感而發地說:「你也是呀!要珍惜身邊愛你的人!不要老是讓人失望呀!」
「原來你早就知道!」永希臉上的紅雲即刻轉白:「其實他真的不錯!明明知道我心中只有你,而我還用尖酸刻薄的語言傷他!但他仍然默默地等待!」
「這才叫著真愛!」翔澤繼續說:「賢達學長他可是第一位韓籍飛機師,是很多女孩子仰慕的對象!但他對你卻是情有獨鍾!而且是一往情深!你應該好好珍惜!要知道『蘇洲過後冇艇搭』!這是中國人的名言!」
「喲!」永希的臉又由白轉向紅:「尹翔澤你在說媒呀!」永希不好意思地說:「原來你全知道呀!」
「當然籮!」翔澤調皮地說:「因為我是尹翔澤呀!」
的确:人與人相處也講緣份!深厚的交情可轉為感情;深厚的感情可轉為友情;但深厚的友情能不能轉為愛情?這要看有沒有緣了......

下集:原來如此是『等待』


飛鷹(四﹞          2004/04/14             作者:靜心人Suki


原來如此是『等待』

在咖啡廳里,坐著翔澤和他的老友金賢達。兩人神情輕鬆地喝著咖啡。
翔澤對賢達說:「謝謝你代我訓練這批新的學員,辛苦你了。」
「翔澤,你真的很客氣!」賢達說:「不用客氣!這也是我的工作。這班新學員都非常優秀,也很用功。如果講謝我應該謝謝你才真。我們全家人都要感謝你,對我老爸的救命之恩!」
翔澤即刻笑著回答道:「我可沒做什?,救伯父的是善美!」
「善美?」賢達發現新大陸似的問道:「就是那位女醫生!」
翔澤笑笑的點點頭。
賢達說:「什麼時候介紹我認識她,我要當面謝謝她!」翔澤微笑中帶著一份小小的無奈說:「一篇【文榮集團繼承人再次浮出台面】的專題報導,把我的家族、我的職稱(飛韓航空董事兼總經理),大勢顯耀,這下可嚇壞了善美,她覺得她認識的翔澤與報導中的尹翔澤完全不同!那個才是真的!她需要時間來辨別!我巳好幾個星期沒見到她了!每次給她通電話都是以『我正在手術中』而轉到留言信箱中。」
賢達認真的說:「翔澤,對你而言,我始終認為無論是事業或是愛情,你都能成功!亞洲金融風爆,你與飛韓航空一起度過了艱難的時期,勞資雙方能和藹相處,都是溝通
得好,這也是飛韓能快速走出谷底的真正原因!感情的事,也需要溝通呀!」
「這我知道!」翔澤口氣溫和地說:「學長,善美剛從英國回來,她面對新的工作環境、新的人事關係已是夠辛苦的了!我不想給她曾加任何精神壓力。我會等!等待她能輕鬆、自然地與我見面!坦白說:我真的好想念她!」
一場亞洲金融風爆讓正個亞太地區的經濟都進入低潮,文榮集團也受到影響,旗下的【飛韓航空】正面臨著嚴峻的的考驗!客運量、貨運量急聚下降!老董事長急召在澳洲
訓練新飛行員的翔澤回漢城,商討補救的策略!翔澤臨危受命接管【飛韓航空】,任執行董事兼總經理。上任的首個工作就是任命,首位韓籍飛機師金賢達來接任新學員的
訓練導師。坦白說:要暫時告別飛行員的工作,翔澤非常不舍!坐在機艙里,望著那無邊無際天空,無阻無擋向前飛行的感覺,讓人感到好舒服!好開心!
經過夜以繼日的商討,終於有了決定!首先ㄓ眽霂Z的班次和精簡機構,來維持公司的基本運作。多培訓本國籍的飛機師,商場如戰場!一切都講現實!現實是殘硞。翔澤僅記老父曾教導他說,中國有句名言:上慈下孝!經商也是如此,身為老板能體量基層工人的一切,將心比心,工人也會為公司盡心盡力的工作。至於那班開會就睡覺的『老臣子』們,他們曾跟隨老爸創業幾十年,如何讓他們心悅誠服地『告老還鄉』,是翔澤最棘手難事的問題。翔澤敬佩老父在商界幾十年,每次難關大家都是一起度過,從沒發生勞資糾紛的問題。
講到人際關係,他想起了他的『小醫生』:每次飛回漢城,都會約見善美,兩人無話不談,善美自小就到英國去了,所以在漢城的朋友并不多,除著隔壁那位在電臺任攝影主任的哥哥和阿姨,再就是這位任飛機師的帥學長!這次相見明顯地覺得善美瘦了一個碼。
翔澤非常關心地問道:「工作很辛苦嗎?你臉色不太好。」
善美搖搖頭說:「工作再辛苦也不覺得累!是這里累!」她指了指心口說:「复雜的人事關係搞到人心力交瘁的。」
翔澤安慰她說:「要想同每個人都搞好人事關係是絕對不可能的!其實做人問心無愧就行了。」
善美非常感激翔澤的安慰,但自己确實面對的是很難說得清的人事關係,她還是心有餘悸地說:「是嗎?踏入社會就是這樣的嗎?也許現在我才算是真正的踏入社會吧!」
看著翔澤似乎不太明白的表情,善美非常認真地說:「在英國工作多年,大小手術也做過無數次!一切都能風平浪靜的度過,那是因為始終都有湯姆博士在身邊守護我!現在的一切都要我自己來面對,才會感到吃力!可能我還是不夠優秀吧!」
原來要適應新的環境,使他可愛的『小醫生』如此地辛苦!翔澤非常心痛,
他試探地問:「善美,你有沒有因此而考慮回英國去工作?」
善美睜著美麗的大眼睛看著學長,堅定地說:「回英國?那我一生就只能活在失敗感里!學長,可能你還不太了解我!我不會逃避!否則我永遠也不會進步!」
善美長大了!比他想像中還要堅強!翔澤暗地裡鬆了一口氣!他為善美的堅強感到高興和驕傲!他情不自禁地握著善美小手說:「學長永遠與你是同一國的!」善美也開懷地笑了起來﹒﹒﹒﹒﹒﹒
接管【飛韓】後,翔澤與善美見過一次面,當時的氣分有小小的變化,翔翔感到善美有點拘縮的感覺。於是他輕聲地問道:「善美,是否發生什麼事嗎?」
善美只是輕輕地搖搖頭,沒有出聲。只是看著那杯檸檬茶中的檸檬出神!
對翔澤、善美來說,寂靜無聲的相處還是第一次!翔澤習慣了聽善美講那此沒頭沒尾的故事,那聲音、那表情、那笑容已是翔澤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糧了!他的眼睛也從沒離開過善美臉,此時的她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時間和空氣仿佛凝固了一樣,好難受!
還是翔澤忍不住打破了難忍的寂靜,他輕鬆地說:「我真希望我是杯中的那片檸檬,起碼能一有位美麗的醫生小姐專注它呀!好幸運的!」
善美聽到此話,嘴角露出了微微地笑容,她看了看同樣在薇笑的翔澤說:「我看到那【文榮集團繼承人再次浮出台面】的報導了,原來您就是那位繼承人尹翔澤先生!」
『您』字好剌耳!讓翔澤內心一震,他開始擔心善美會離他而去!但他表面不動聲色地繼續聽善美講。
善美說:「只是上面寫的和我認識的完全不同,那個才是真正的你呢?」她那表情好重。
翔澤表面詳裝平靜地說:「善美,我永遠是你原本認識的尹翔澤!不會有任何改變!請你相信你自己!也請相信我!」
善美有點激動地說:「尹翔澤先生我絕對相信你!只是﹒﹒﹒﹒﹒﹒只是我是一個普通的醫生,不想給您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的确,善美真的被赫赫有名的【文榮集團】繼承人幾個字嚇壞了!
翔澤原本想在適當的時候向她表白,這突如其來發生的事差點亂了部湊!他努力控制著那心痛、失望的心情,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氣,平靜地說:「善美,在飛機上見到你的時候,我就開始喜歡你了!你是我的初戀!對你我永遠不會有任可改變!」
翔澤的一番話讓善美感動得淚水奪眶而出!這可讓翔澤最心痛的事,他默默地送上手巾給善美擦淚水。
等心情平復後善美對翔澤說:「謝謝你學長!給我時間,讓我再想想好嗎?真的沒想到給我最大壓力的人原來是你!」
翔澤默默地點點頭,但表情認真地說:「我會等!一直等﹒﹒﹒﹒﹒﹒!」他真的不愿意讓善美感到有壓力!﹒﹒﹒﹒﹒﹒
一聲電話短訊的呼叫聲,喚醒了翔澤的回想。翔澤打開手機,查看短訊的留言,只見上面寫著:老地方見!

待續 下集老地方見

飛鷹(五)          2004/05/09             作者:靜心人Suki

老地方見 

碼頭餐廳,位於漢江邊,能觀看兩岸五光十色的燈火,是情人約會的聖地! 
善美站在餐廳的攔扞邊,薇風輕輕地撥動著她的秀髮,抬頭望著繁星似景的天空,此時的她有點緊張了,學長收到(看到)massage嗎?如果正在忙的他會來嗎?他會否知道她其實一直在等待嗎?學長真的還在等她嗎? 
今天善美難得准時下班,回家陪老爸吃飯。梳洗完後回到房間,她習慣地走到寫字檯前坐下,寫字檯上的報章雜誌里面,幾呼全部都有刊登有關【飛韓航空】及翔澤的報道。 
善美的小手一直在雜誌上翔澤的臉上輕輕地撫摸著!穿上西裝打著領帶的學長,真的是英俊無比!幾個星期沒見到翔澤了,她好想念他!在英國的時候,她視學長為偶像,一直希望能有相見的那一天,空中奇遇不但讓她見到了翔澤,而且更能繼續相見。原本以為見一次就夠了,卻原來見了之後總希望能再次見到他!只到翔澤的身世曝光後,善美被嚇倒了!嘴上雖說要『離開』他,其實她真的害怕翔澤會真的離她而去。除父親外,學長巳是她生活中重要的一部份。這幾個星期雖說沒相見,但她的心從沒離開過她的學長! 
她的眼睛忽然間發現了什麼似的:漢城日報的頭版以【再次飛翔中的飛韓航空】,詳細紹介了快速應變而改革初見成效的飛韓航空,如何在總經理尹翔澤的帶領下,逐步走出困境,邁向新的里程!善美為翔澤的成功感到高興,一時間,她什麼都沒想地就拿起手機,飛快地在短訊上寫到:老地方見!跟著在衣柜里隨手拿出衣服穿上,下樓向爸爸說有急事,就出門。坐上『的士』,就向碼頭餐廳飛駛而去...... 
翔澤看著手機上那即沒有抬頭,又沒有署名的短訊:老地方見!他有點不敢相信,再次确認massage來自的手機號碼,他頓時高興萬分!於事他极忙地對賢達說:「學長,現在我有緊急壯況發生,得先走了!下次我一定請你吃餐昂貴又好吃的!再見」不等賢達回答,他巳三步拼著兩步向停車場跑去...... 
泊好車一路跑步而來的翔澤,一眼就看到了身穿黃黑間條無袖衫,工人牛仔褲,青春、自然的小可愛------善美!內心一陣激動,快步地走到她身邊,柔柔地叫道:「善美!」 
聽到翔澤的聲音,善美轉身見到她日思夜想的人------翔澤!對著翔澤她輕聲地叫了一聲:「學長!」兩行熱淚奪眶而出!終於又見到學長了! 
善美的這一聲「學長」,巳是代表了翔澤所要的一切!翔澤忍不住心內的激動,走向前將善美緊緊地擁進懷里,他輕撫她的秀髮,柔情似水地叫著她的名字:「善美,善美......」一時間不知說什麼好! 
善美抬起頭,兩眼乃含著淚,嬌聲細語地說:「我以為學長不會來了呢!」 
「你是個傻瓜!」翔澤寵愛地說:「收到你的massage,我就開車趕來了。」他不敢告訴善美,剛才為趕來差點出車禍呢!「為了等待再見到你的這一刻,我隨時都准備著赴會!」 
「真的嗎?」善美的臉上紅霞飛舞,她羞赧問道。 
翔澤看著善非常認真地回答說:「對甄善美,我講的一定是真話!」他好想對善美說:對心愛的人,講的一定是真話!但他怕再次赫「走」了膽小的善美! 
善美幸福的笑了!她害羞地低下頭,依偎在翔澤的懷里,嬌嗲說:「知道了學長,我相信你!」第一次被翔澤擁在懷胞的,那感覺好溫心! 
仿佛有心電的感應,翔澤緊了緊雙臂,更緊地擁著她!...... 
相對而坐,翔澤的雙眼一刻都沒離開善美的臉,幾個星期沒見,善美瘦了,那美麗的眼睛顯得更大,但精神還不錯!咦!這個小可愛的髮型改變了,直直的披肩長髮給人一種成熟穩重的感覺,小可愛長“大”了! 
「干嗎這樣看著我?」善美被翔澤看得不好意思,害羞地問道。 
「可愛呀!」翔澤不加思索地答到。 
善美高興地說:「要是我爸聽到你這樣的贊我,一定會高興地笑個不停!」從小到大當女兒被人贊的時候,老爸總是開懷大笑!并驕傲說:因為是我的女兒呀! 
看到善美陽光般的笑容,翔澤感到好幸福。幾個星期度日如年,那在寂寞等待的日子終於結束!他會珍惜這一切。 
對善美來說,在沒與翔澤見面的這幾個星期,她用工作來讓自己“忘記”學長!原本在醫院里善美的壓力就很大,也因為善美天生的【娃娃臉】,有的前輩認為她太年輕,根本看不起這位主任醫生。直至善美成功地做了幾個大手術,才使得她被人心服口服地接受。每當她感到壓力的時候,她會打開手機中的留言信箱,里面有學長幾十通的留言:是我!你好嗎?做完手術要注意休息喔。仿佛學長就在身邊一樣,守護著她!給她能量!去刻服一個又一個困景!度過一個又一個的難關!其實并不是她不回復翔澤的留言,而是她真的在手術室里工作。當她能回電話時候巳是夜深人靜的時候了!白天給學長的電話,多數也是轉到留言箱中。所以只能在留言中說:謝謝學長的關心!她知道學長再不是尹機長了,他已是要管理整個航空公司的總經理,有很多事忙,很多事要做!她深信學長一定能成功!也默默地為學長祝福! 
翔澤抻手將善美被風吹散的頭髮順到耳後說:「好久沒見了,你還好嗎?工作還順嗎?」 
「用醫學用語:【度過了危險期】!」善美調皮地說:「工作能力被大家認同,對醫生來說是很重要!學長,看到【飛韓航空】能再次起飛的消息,我為學長高興,相比之下,學長比我更累!工作更辛苦!」 
「工作對我而言并不是最累的!」翔澤那雙電眼直視著善美說:「對你的思念才是最辛苦的!還有那沒有期限的等待......!」 
翔澤的這番話,讓善美眼中的「水霧」又起,她哽塞地說:「我只是......只是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里,一個普通的醫生,并沒有你想像中那樣的優秀,值得學長你這樣的珍惜嗎?」在善美眼中,翔澤是十全十美的男人,他所愛的人應該與他是「門當戶對」、事業卓越的女孩子才對! 
善美的眼淚讓翔澤心痛,善美的這番話更讓翔澤傷心!原本以為善美在英國長大,思想會開放些,原來善美也會被這種傳統的世俗觀念所困!事到如今,此時此刻善美她還不明白他的心!要愛一個人又會如此的辛苦!如此的難!他抻手握著善美的手,肯切地說:「善美,所謂愛一個人,包括她的家庭、她的工作!如果不是全部,那就等於零!」他激動得使善美也感到翔澤的手在簌抖! 
翔澤感人肺腑的一番話,使善美淚聲俱下,她非常的愛學長!只是學長如此的優秀,她又能給學長什麼呢? 
似乎看透了善美的心,翔澤柔柔地對善美說:「善美只要你直直的向我走來就行了!」 
「學長!」善美已被感動得說不出任何話! 
翔澤起身走到善美的身邊,將她再次擁進懷里,撫摸著她的秀髮,安撫她,希望能給她勇氣!使她恢復自信,回到他的身邊! 
翔澤抬頭望著天空,祈禱著:希望這個『老地方』能象從前那樣,讓他能享受善美帶給他的悅耳動聽的笑聲!還有那沒頭沒腦的故事...... 

待續 

下集:這感覺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