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夜

 

檯燈依舊emit

 光

  是何種顏色?

時而白亮得

 刺醒我那總是惺忪在黑白迷宮中的眼

時而又昏黃得

 像神秘的香

 溫柔地撫摸

 so tantalizing

   使神經末梢泛出那一襲襲令人陶醉在不安中的漣漪

此時,莫札特在

安慰誰的靈魂?

    只知道簡單的counterpoint

     出現在總能迷惑頭腦牽引眾生之polyphony

    更是將我帶領到

     一個不能自拔的境地

多少個夜晚

像今晚──不是!

 絕對的寂靜

 嗅著黑夜獨特的香

我任由棲於我內的天馬飛翔

軀體癱瘓我不能動

無限延長的韁繩隨著那狂野難馴天之驕子

 舞般地飛揚

  超越了我的領空

它,還在我手裡嗎?

悲哀的是

 有著太多的理想

已經失去了方向                                                  22.6.04

 

 

寫在畢業之前  | 寫給某些人 |寫給尋樂朋友 | 寫給鍵盤隊 | 寫給游泳館

back | 返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