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在橫過黃河,兩岸

從南到北

看不見傳說中浩瀚的漾水

只見闊大的田地

弱小得可憐的細流在

  中間穿插

  婉延,寧靜

  沒有生命

  找不到固定的方向

  到處流鼠串

像我的精神一樣

都是自己的錯,只怪

那情感的氾濫,不受控制

 溢滿堆積的結果

 擋住了視線的前方

剩下一潭死水

 使不能前進

 躊躇的目光

(列車)在橫過黃河

從南到北

我在上面吃著蟹柳杯麵

 

2002.12.8

 

back | 返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