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下雪的日子

卻是三月的天

 

奇怪的是,已經

沒有那種感覺了

(去年的這個時候

是不安與尷尬的盡頭)

...

鵝毛般大的雪瓣

比冬天的下得還要猛

灰得令人一片空白的天

我坐在這裏

在乾涸的文字中

懷念著那一切

 

2003.3.1

 

back | 返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