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車到站了, 停在

寬闊的德輔道中間

兩旁是一片狼籍

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

四方八面的人潮

以馬路為中點

像失去方向的黑色磁粉 重新找到了

路線的重心

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

穿來插去是陌生的面孔

身旁的人沒有認識

平均而急速的跳聲

催趕著靈魂

已經變成螞蟻的

人們

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

靠著天生的盲目

浸淫他們膚體的水

是如何味道

  像是沒有嗅覺

 漫天灰渾混俗的空氣

震動耳鼓馬達哮叫

完全沒有察覺

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滴噠

只知道對面是他們的岸

原來分散的螞蟻

更加緊縮成一團

有是開幕典禮中的隊形表演

各人守著自己的位置

 觀賞的人高高在上

 用神的冷漠眼光

 從容地笑一笑,看著──

只知道對面是他們的岸

滴 噠 滴 噠 滴 噠 滴 噠 滴 噠 滴 噠 滴 噠 滴 噠

逐漸稀疏下來

滴  噠  滴  噠  滴  噠  滴  噠  滴  噠

背著沉重的包袱

著附魔的靈魂

走到了對岸

頭也不回

繼續它們為了背負而走的旅程

滴   噠   滴   噠   滴   噠

騰出了一片空地

在再次寬闊的德輔道中

電車,繼續

前進

 

2002.12.5

 

back | 返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