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2/05

睡覺時翻來覆去,想明天該跟教務處那些傢伙說得台詞,忽悟出一道理,略記如下:

做事不能只看太淺;算也不能算太緊。說到底,還是應了老人(老媽)那句話。

這本來甚麼事都算好了的,transcript做了3份,剛好夠用。可你把它們都花在了那些明知道沒有結果的東西身上了。你說你那個Youde Scholarship,明明知道沒戲,還瞎攪和甚麼?這不明白著瞎折騰麼?要是不寄去,就不用為了這個多申請幾分transcripts;也就沒有HS的不負責任;也就沒有長途跋涉;也就沒有stuck in Beijing卻不能盡興的假期。好不容易拿到了15天假,花了半個月的工資,換來得卻是一肚子的寂寞和空歡喜。

有時候我這個做人就是太過的瀟灑。甚麼都以為自己拿得起放得下。倒是沒錯,不過這個放下以前可受了不少罪;而且只要稍微小心一點就可以躲過去的罪,又何苦偏偏找上門去受呢?

原來3個月前的一個看似無關痛痒的決定,可以嚴重影響到今天的心情。

而明天,還是未知之數。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