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寶晉行記

 


都大四了,打從上了大學以後就沒怎麼去過旅行。某天跟隔壁宿舍的同學聊起出遊計畫,三人一拍即合,選定了日子便準備出發。

由於課表甚緊,行程只能容得三天時間:星期四晚上出發,星期一大早便回到北京。只能看一些著名的景點而已。行程匆匆,走馬看花,寫的,也只有雜感了。

出發 北京-太原
為了節省時間,我們選擇了夜班火車。十點五十從北京西站開車,第二天早上大概七點半到達距離北京520公里的山西省省會太原。據說從北京駕車到太原也不過六小時,無奈我們一行人中駕齡最高的,也只不過十四小時而已,故此打算只好作罷。

小寶喜歡睡上舖,賠了七塊錢換給人家一個下舖,各人興高采烈的睡覺去,乘務員卻百思不得其解。坐夜班火車,最怕遇上打鼾的大爺,幸好大爺外面抽煙去,留給各人一片安靜的空間。晚上車廂溫度明顯上升,害得小寶汗醒了好幾遍,最後還是以減衣告終。

第二天一早被車廂裏的燈照醒,在新聞廣播的陪伴下啃了麵包蘋果糊口,深知道在太原等著我們的,是一頓豐盛早餐。走出車站,第一次呼吸山西的空氣,見識那裏的市井。車站的秩序似乎比其他城市要好,至少比起北京是這樣。接車的牌子循例是有的,也有XX國營賓館旅行社之類的遊動廣告;當然還有不少司機試圖拉上一兩個長途旅客的生意。我們仨穿梭在引項遙望的人群中,尋找那位將會在此後三天盛情招待我們的「叔叔」。最後在一張獎狀紙上找到了我同學的名字,手持那紙的,是一位個子不高的山西電視台記者。

上了車,直奔下榻的招待所。沿途只能窺看太原市面。或許是時間尚早,並不是很熱鬧。我倒覺得很符合山西人的樸實作風。寬闊的迎澤大道躺在市中心迎送來往火車站的人們,當地人把這條路看作是太原的長安街。兩旁盡是八十年代的大樓建築,給人堅實可靠的感覺,但與北京的相比,卻少了一分氣勢。在北京,炫眼的建築物掩蓋過機關本身,名字裏所代表的莊嚴消減了幾分;但在太原,建築物與牌匾互相映襯著,簡單無華的線條結構,單調的灰黑白配搭,更顯出那名字所代表的莊嚴氣氛。在清晨薄霧中的太原,給人一種沉悶但可靠的感覺。

早餐是我見過最豐富的,一張十二人的大桌子轉盤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主食小菜,還有配菜甚麼的,看得我都傻了眼。轉盤被服務生順手一轉,一盤雞蛋停在了我面前,上面好有十來隻,耍雜技地摞著。是煮雞蛋啊,好久沒這個口福了!他們說山西的雞蛋比北京的好吃,我急不及待,伸出爪子就是一個。剝開殼,亮晶晶的,嫩白嫩白,超級可愛。一口咬下去,頓時那種幸福的感覺湧上心頭。那糖心的纏綿;那雞蛋的香氣...啊!最簡單的食品,卻是我在山西最幸福的一刻。

接著便要馬不停蹄各處參觀,匆忙洗了個涼水澡,就收拾好行裝往平瑤進發。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