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春風得意,日今書劍飄零。別把真誠賤賣給奸

 佞和騙子,須知世事險惡,人心叵測,真誠的種子有時也

 會化成偽善的惡果。自問平生交游重情、重信、重義,

 而此日竟如何? 往日滿桌熱烈、仗義、信賴,一下子何

 故無影無蹤? 再不見綠茵芳草、天半朱霞或山間明月,

 窗外祇是域外閒雲。心存良知、保持沉默,但覺重鎮變

 得飄忽、賢者變得猥瑣,投望的溫馨,回報來冰霜,昔日

 手足情深,而今視若路人。真實的、永恆的情在今日之

 世日見稀少,季札的劍、伯牙的琴、杜甫的詩、江淹的

 賦在哪裡? ─── 黯然銷魂者,惟別而已矣! 我親嘗

 人去樓空、睹物思情的苦澀才明白向秀會、聽鳴笛之

 慷慨,遂援翰而寫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