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榮的話

世榮的話


『我,打鼓的。很自然呀!很小的時候,我對節奏便很敏感。
小學上堂,我不聽書,聽隔鄰打椿機的聲音。「碰」!「碰」!
「碰」!數第一下和第二下的打椿聲,究竟和第三下相差多少時
間。然後,我會拿紙箱、枕頭,可以拿得起的東西都敲,每天不
停的敲。我兩個妹妹都和音樂無緣,教極都不曉。

我十多歲時也學過Violin(小提琴),但不能忍受自己拉得這麼肉酸。

現在,大部分的實務都由我處理,像和唱片公司傾合約。或者,我
這個人比較企理點,家強愛玩,阿Paul很幽默,家駒比較多口。

哎!家駒......

我和他很小的時候便在一起,他彈結他我打鼓,一齊轉了四五隊Band,
那時樂隊沒有名字,Beyond是後來才出現的。很懷念那段日子呀!
我們作很多歌,自己搞演唱會、錄錄音帶。周圍貼海報、派飛、宣傳,
既然沒有人理會我們便只有自己照顧自己了。很困難呀,第一次演
唱會,五百個坐位坐了三百人。都好,有三百人。

三個人之中,我比較沉默,或者打鼓的人都比較沉默,通常打鼓的,
都被安置在舞台較後的位置,遠遠的看著觀眾,感覺很好,很高興。
除了打鼓以外,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麼,我不懂妙股票買外匯
炒樓。了解我的朋友,都是這行的,和其他人相處,他們都覺得我怪,
我也覺得他們怪,我根本沒興趣聽他們說話。可能,可能在他們眼中,
我比較喜歡看明珠台的教育電視,對他們來說,這可能真的有點怪。

我沒有後悔和他們一起到日本,起碼在外國生活一段時間,再回頭看
看香港這個地方便清楚點。從前在香港生活,有很多事情都看不到,
到有一天發覺,呀!原來香港是這樣的。常常覺得,人到了某個階
段,便會開始轉變。從前,我不會聽別人意見,易激動、總是未聽
完便發爛渣走人,現在還是肯接受點。我想,我一路都在進步,一
刻也沒停過,像火車頭的向前,沒有終站。

有一段時間,我們為錢妥協了。現在,你支持便支持,我不用再遷就
你們,我不想再變了。對,心態可能變了,少了一個人,感覺總有
不同,像(Queen)沒了Freddie Mecury,三個人當然還可以唱歌,但
沒有那種感覺。

讀書時,我一直長頭髮,後來遷就市場,我把頭髮剪短了,現在,
我不想一再變。我希望自是David Bilmouir(Deep Purple主音歌手)
是Pink Floyd(英國樂隊),到五十歲...........』








『作為大哥,從小跟兩位妹妹不算特別親厚,始終是一家中唯一的
男孩子,難免有摒之於門外感覺,但在我的能力條 件下,一直都給
予妹妹們保護及照顧,係成年人的實際所需。

為我們安排好穩定居所,好等經濟上能從容一點,最近其中一位妹妹
跌傷手腳,立即找來一位當上物理治療師的舊同學醫護她,你知啦,
好在街隨意找一個醫生,呃錢就事小,照顧不善才是私最擔憂,舊同
學與自己交情非淺,絕對信得過。

娛樂圈似懂非懂,往往提出似記者訪問的問題︰同TVB點啊?出了碟,
簽好名拿來給親戚,某某開演唱會有冇票啊?我是窮出身,爸爸可說
是"捱出頭"那種,現在我未算好風光,但有能力照顧家人照顧自己,
已教父母安慰。

愛情是一種能量,廿來歲時的愛情總是吵吵鬧鬧,稍不如意就分手收
場,其實找到一個愛錫自己,肯和自己分享一切的人就要去珍惜,在
我這個年紀,已經學懂忍耐和寬恕,要明日基本性格是不會改變,惟
有忍讓才是長久的秘訣,我信天長地久。

結婚一定是為了生孩子,暫時我還沒有這個時間去面對,你知道產後
抑鬱 症怎樣來嗎?太太未能面對生孩子突然而來的連串改變,丈夫
要謀生欠缺足夠準備去支持太太,於是抑鬱症了,以我目前的工作進
度,忍讓為上。』







「我不能穿眉環,因為亞爸亞媽說會破相。」

「我收過一張自己的照片,上面用鮮紅色的唇筆把我的樣子 塗得很恐佈,真把我嚇死,
我還以為有人想綁架我。」






Coming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