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s diary
20030524 馬屎洲之遊

24/5/2003 那天請了半天的假,晚上約了中學同學食飯睇戲.睡到中午才起床,看見外面陽光普照,實在有點不願留在房中發霉,之前亦找過一些外遊路線,結果帶住空空的肚子,搽了防曬防蚊的物體,乘火車到大埔墟站,買了飲品和麵包,本想買即用即棄相機,但覺得有點兒昂貴,不過,也在seven 買了燒賣,累我飽得連麵包也吃不下.

乘上去三門仔的小巴,看到大埔很少涉足的地方,原來,大埔都很大,車子離開了大埔的屋村,準備進入工業村,沿著山邊的公路上走,又離開了工業村,進入了郊區的地方,也看見我踏單車的路,原來轉一個彎,便到了船灣避風塘及三門仔村,而這個避風塘卻是我在大學看到的"堤壩",我一直以為這個是屬於船灣淡水湖,直至今天,我才彷然大悟.

下了車,看見一條很靜的漁村,那天我並沒有帶地圖,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走.迷路的途中,看見一班在抖暑的伯伯與婆婆,也看見一班踏單車與玩耍的小孩,亦看見一群上身赤裸展露紋身的金髮青年.這叫我不敢向哪兒的人問路...不竟走來走去,也找不著路,也碰見了被我弄醒的大狗,我便問了士多的老闆娘:"阿姐,請問馬屎洲該怎麼走呀?" 那個大嬸很好人, 也為我指示了該走的路.

經過了一些村屋,走上山路,那天穿著裙子的我,有點怕蛇虫鼠蟻,也怕遇上賊人.結果,這些都沒遇上,卻看見很多諾大的墓碑,也有一些工人在搬運石頭. 那天的天氣也算不錯,有點陽光,有幾滴雨點,也蠻舒服的,一路走,終於走上山頂,看見不少的地方,馬鞍山,馬料水,船灣淡水湖,八仙嶺的山峰.一路走一路唱著詩歌,帶了笛子,卻怕吹得難聽(事實上都是),看不到半個人影, 直到下山時,看到一對夫婦,各自拿著"行山棍", 慢慢的走, 令我想起我的媽媽...終於下到山了,那兒像長洲般,兩個島是由沙石所連接的,可以走過去,然而我還未開始走過去時, 看見一個木牌寫著租船的電話,心裡記下,開始踏上那條路, 看見有些人再撿蟹似的,也看見三代同堂一行六人的慢慢在走,另有一個伯伯坐在涼亭上抖涼.亭上有介紹馬屎洲的牌子,看見了兩個傳意牌,便開始我的旅程-- 馬屎洲特別地區

有一件事我還未想明白:天文台網頁上寫著 "漲潮 15:46", 究竟係開始漲還是漲到頂點呢? 那時是1540...但一場來到,結果不理三七二十一繼續行,路上看到不同的岩石,雖然我不是讀地埋,但都覺得幾有趣,要是對地質有興趣的話,都頗有趣呀!!一路沿著海邊走,那些路不是石路便是貝殼堆積的路,有時得以攀上大石才能繼續走,心裡有點擔心自己前無去路,水淹後路,帶著傻氣的我,一心要環島一周,以本死的心繼續走,吹著涼風,頗舒服,也看到有一兩隻小船在不遠處垂釣.然而怕水漲沒歸路的我急急腳的向前走,一路走,己經看到了船灣水壩,心想應該走到半路了,但看到不遠處那棵樹擋著我的去路,要是我緊持繼續走,我必定要踩到水中,我對波鞋必濕無疑.結果,都要放棄... 既然放棄,便要早些走,又復急急步的回路,一路走, 又再看見那艘船,船上有兩個男人,一個向我大喊:"你是否向蕩失路呀?",我想:"我自己走來,何以會蕩失路呢?不如直接問我要不要船??",我便大喊:"不是" 然後繼續走,看到一舊大石,頗高的,心想我剛才怎樣走過來呢?立即心知不妙--開始水漲,終於都勉強地爬過.

一輪艱辛過後,終於走到那個亭了,看見那個伯伯,他向我喊:"要不要船呀?車你回三門仔碼頭或者大尾篤啦?廿蚊好抵呀!"他的一問教我有點愕然,因為我開頭以為他只是個抖暑的伯伯,原來是個船家,而我亦沒有請船之意,也拒絕了,但我卻走到亭,坐在他對面,開始跟他吹水,原來伯伯是有個魚排的,但他的生意早給飛機來的平價魚搶奪去,他也在假日時在這兒等客,等一些走得累的遊人請船,然而,在過往的日子,三門仔的酒家還未關門時,週末也有兩三架旅遊巴作屋村旅行,也為伯伯帶來生意,但我來的那天,酒樓已關門大吉,伯伯的生意也少了.他的兒女呢?都結婚了,他的內子要為兒女帶孫兒,生活也還可吧?在酒樓做的兒子失業了,媳婦也只有僅僅過生活的工作.聽了這麼的說,有點不是味兒.也談談他的魚...

快五點的時候,伯伯說太陽要下山,他也要走了,原來他數算過有多少人過去,也猜想島上已沒人了.也叫我一個女孩子要走的話便快點起行.心中感謝伯伯的關心,可能是疲倦加上趕路的關係,我也決定乘伯伯的船,說:"阿叔(我唸任何人都喜歡別人把他叫得年輕點!!=p),你走嗎?我坐你的船吧!", 然後便跟著他,上了他的船, 剛上船不久,想了一個念頭,有點不好意思開口,結果,"阿叔呀,可否車一車我到前面看呀?我想走,但走不過去",伯伯也真的載我過去,船開得頗快,獨個兒坐船的感覺,真的很爽,很舒服,看見一些遊船在嬉水,我覺得我比他們開心,滿足.伯伯把船慢下來,好讓音量收細,給我介紹也解答了我的問題,船也回頭了,速度更加快,那種感覺真的是難以形容,船家對我說:"做你的生意真的是賺不到錢"令我有點不好意思,"伯伯,你好人事嘛!",我總有點口才!!! 很快便到了三門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