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之波

那天心血來潮對朋友說,我要寫一篇關於青海湖的文章給你看。可是我卻沒有想到,我會因了這句話而失眠。

年輕時,總覺得想像的感情和世界與現實有著太大的差距,自認為自己是一個“心囚”,因而心裡就有了許許多的“愁”和“怨”,有了許許多多的心結無法打開。

時間在一天一天地流淌,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心底那一縷憂傷卻越來越重,我不知道我在等待些什麼,也不知道我想要些什麼?

去青海湖時恰恰是自己封閉最久最嚴重的時候,當時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去了再也不回來了。以為只要永遠的離開,所有的煩惱就可以解脫,所有的不快樂都可以消失,存著這樣一份暗想悄悄的上路了。

在高原上組成風景的要素總是固定的,藍天、白雲、金色的陽光,雪山、草地、清澈的河水,但每一種要素並不是一成不變的,當地勢、氣溫、甚至白天與黑夜發生轉換時,都會產生無窮無盡的新的組合與變化。然而風景是要人來看的,看風景的人心情不一樣,風景也會是不一樣的。心情好的時候眼前的一切美不勝收,讓人慨嘆大自然的無窮造化,心情不好的時候又覺得是那般的粗礪,濃的化不開的色塊胡亂地堆砌在一起,懶得多看一眼。

大清早出發,下午才到。無心去看,也無心去想,一路上都在迷迷糊糊的狀態下,等到下車時才發現,仿佛是一道巨大的玻璃幕牆突然橫垣在眼前,青海湖竟然以這種方式出現在我的面前,帶給我的震驚無法言傳。

有人說高山上的湖水,是淌在地球表面的一顆眼淚。青海湖無疑是最大最美的一顆。

青海湖古代稱為“西海”,又稱“鮮水”或“鮮海”。藏語叫做“錯溫波”,意思是“青色的湖”;蒙語稱它為“庫庫諾爾”,即“藍色的海洋”。

青海湖環湖周長有360多公里,比太湖要大一倍多,湖面東西長,南北窄,略呈橢圓形,像姑娘的眼睛。湖面海拔3260米,比兩個泰山還高。

八月,純藍而靜謐的天空下是那種介乎於藍和綠之間青色的湖泊,煙波浩淼,波瀾壯闊。一泓碧水,高高的聳立在眼前。是,聳立在眼前。天光雲影倒映在湖中,水天一色,碧波萬頃。湖水的四周是巍峨宏大的高山,猶如雄偉的天然屏障將湖水緊緊環抱其中,湖水由高處向下湧著波浪,拍打著岸邊廣袤無垠、蒼茫無際的千里草原,給人以一種強有力的壓迫感。清冷冷的空氣,沿著十指,慢慢爬上手臂,然後滲進肌膚,讓身體逐漸變得冰冷,冷風盪滌著心中所有的不快與憂煩,將心底的雜質過濾。

湖畔除了寂靜還是寂靜,偶爾傳來一兩聲鳥鳴,愈發顯得山幽水靜。獨自坐在湖畔,看夕陽。心底裡的那一抹憂傷,漸漸跟隨著縹緲的鳥鳴,化為輕雲,裊裊遊蕩在晚霞中。漫天的雲霞不停的變幻著顏色,湖水也跟著變幻色彩。天上的雲在走,水中的雲也在走,只有高山不走。流光溢彩的湖水翻卷著波濤,擊起朵朵浪花。弱水三千,我只飲一捧,這湖水卻是又苦又澀又咸,難以下咽。

一彎眉月悄悄地懸在深藍色的天邊,漫天的霞光漸漸暗去,一會兒,月亮也躲藏到了山後,只有滿天的繁星掛在天空,遠的、近的,紅光、白光、藍光,一直垂到天邊。湖面星光螢螢,水波向四周流動,波光瀲灩,好似要湧出一般。心中空蕩蕩的,幾乎忘了自己身在何處,更不知坐了多久。

夜深了,空氣迅速變得寒冷起來,我不得不逃回借宿的兵站營房。

夜是如此的寂靜與漫長,可以聽到遠處湖水拍打岸邊時發出有節奏的聲響,在陌生的地方我無法安睡。

也許只有在這種無邊無際的空間和無窮無盡的寂靜中,人才能更仔細的審視自己,發現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並非只有我們慣常看見的嘈雜的人群、灰暗的天空,還有許多的美麗能夠震憾、沉澱我們的心靈,讓我們了解生命的底蘊,感悟到自己做為一個生命的個體是多麼的渺小,我們的喜怒哀樂又是多麼的微不足道。

早起,天空雲量很多,沒有看到日出,於是坐船去海心山。

遠遠望去,海心山像一個巨大的乳白色的螺殼,漂浮在海面。古詩雲:“一片綠波浮白雪,無人知是海心山”。

海心山古時稱仙山,或稱龍駒島。傳說很久以前,青海湖周圍是一片平坦的大草原,居住著上萬戶的牧民,草原中間有一泉井,井上有一石蓋,泉水常流不溢。有一年,兩個道士去西天的途中路過此地,找不到水喝,師父讓徒弟到井中取水,臨行前,特別囑咐取水後蓋好井蓋。可是徒弟心急口又渴,取完水卻忘了蓋井,結果沒等他走回師父身邊,身後已是波濤洶湧,巨浪滔滔,師父一看不好,趕緊抓起附近的一座小山扔進水中,才將泉眼壓住。可是草原已成一片汪洋,周圍的人家也被大水淹沒。後來人們把青海湖稱為“赤秀潔莫”,意為“萬戶消失的地方”,而把海心山稱為“錯寧瑪哈岱哇”,意思是“海心大天神”。

海心山地勢比較平坦,是由花崗岩和片麻岩組成。島上怪石嶙峋,沙洲點點,水草豐美,野花紛紛。站在高處,只覺煙籠霧罩,仿佛置身於遠離塵世的仙境;湖面波光嵐影,海心山宛若大海中的一葉扁舟。過去,在冬季湖面冰封的時候,牧民把良牝馬放歸此山,等到來年春天,牝馬會自然受孕,所產的馬駒,必多駿異,人稱青海驄,又稱龍駒,海心山也就稱之為龍駒島,而修行的喇嘛則在冬天備足一年的糧食,上山隱居修行,一年都不復出。所以現在山上還有一些廟宇、僧捨、嘛呢堆等。

如此近距離的看到嘛尼堆在我也是第一次。許許多多的片石上刻著六字真言或是佛像、經文,還有龍、魚、日、月畫像,陽光下,每一件雕刻都是活靈活現,栩栩如生的;各種鳥頭、獸頭人身像,躍然欲動,形象逼真,神形兼備,好似天人之作。

嘛尼堆像一堵巨大而又厚重的石牆,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宗教氣息,在它的周圍是飄揚的五色風幡。五色分為紅、黃、藍、綠、白五種顏色。每一種都是那種純粹的、原始的顏色。藍色代表天空,白色代表白雲,紅色代表火燄,綠色代表江河,黃色代表大地。五色風幡又稱風馬旗,據說是起源於原始的祭祀文化中對動物魂靈的崇拜,以後逐漸帶有祝福和祈禱的含義。五色風馬上還印有圖案,大多數中間是寶馬背馱佛、法、僧三寶,周圍是大鵬金翅鳥、龍、獅、虎等動物環繞,它們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寓意著生命的輪迴。

沿著順時針方向轉嘛尼石,向它頂禮膜拜。將所有的眼淚掛在空中風乾,用一顆虔誠的心將白色的風幡栓在繩子上,拜託它在風中、雪中、陽光中不斷地向天神轉達我的心願,請求天神賜給我幸福和快樂。

快到中午時分,雲層加厚,天空也開始晦暗,匆匆坐船離島。

還沒有離開碼頭,風已起來。撲天蓋地翻滾的烏雲,從水天相接處奔騰而來,只見剛剛還波平浪靜、纖蘿不動的湖水,此時卻似脫韁的野馬,捲起滔天巨浪。直達天地的雨幕在迅速地游走,轉眼間海心山便消失在波濤中。

躲避在碼頭簡陋的屋沿下,聽驚濤拍岸,看風雲際會,置身度外依然驚恐不安,卻見一隻蒼鷹以靜止的姿態盤旋在風雨中,依依欲下,突然又衝天而去。細細揣測它的心緒它的行蹤,不由得有些渴望有些了悟。

世間的萬事萬物都是依因緣而自然發展的,先是產生,然後維持狀況,最終總會改變消失。無論你接受與否,它們還是一樣會變幻消失,這只是自然的規律,並非好的或壞的一件事。

同樣的,生命之中的苦與樂也不過只是一系列的風雲變幻,維持也並不會太久,只是自己困在其中,才感到是天大的事情而已。

自己與其對不能得到的欲求耿耿於懷,倒不如對已經擁有的滿足感恩。過一種簡簡單單的生活,做一個實實在在的人,我想快樂的秘密不過如此而已。

我們見到的世界也無非是自己內心世界的反應。快樂人,見到的是一個值得歡欣的世界;憂傷的人,見到的是一個充滿悲哀的世界。如果心中沒有快樂,即使走遍天涯海角,也永遠不會找到樂土,有什麼理由不做一個快樂的人呢?

很多年過去了,可我還清清楚楚的記得青海湖畔的點點滴滴。因為最美的事物永遠是在心中,不是在眼裡。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