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她善意的微笑

買她善意的微笑

五年前,我在小城的師範求學。學校對面是座百年古剎,四月剛過便有農婦在學校附近叫賣草莓。常在宿舍大門前叫賣的是一位濃眉大眼的女人,約莫40歲左右,穿一件洗得有些泛白的黑色布衣,腳上是雙咧開嘴的布鞋。女人的草莓很新鮮,水靈靈、鮮紅欲滴,女人的草莓價錢也便宜,買的人自然就多。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知草莓的味道,真的!揣著兜里有限的錢,我咬緊嘴唇,知道自己不該這樣奢侈。父母供自己上學已經捉襟見肘,雖然每月的生活費,父親總是準時送到,但那一把的毛票總讓我心里作痛。我一再降低自己的生活標準,早上是兩個饅頭就白開水,中午四兩米飯加豆腐湯,偶爾開一次葷,也是跟人合伙的,晚上又是兩個饅頭。我將省下來的錢存著,留作下學期的費用,雖然只是杯水車薪。   

開始從宿舍大門經過時,女人總要沖我熱情地喊︰來點草莓!我每次都是微笑著搖搖頭。問的次數多了,我的笑容就有些生硬。再後來我便很怕從大門經過,怕見到那個女人善意的目光,微笑的面龐。放學時,我總是乘人多,擠在大家中間。要不就等到開飯時,估計她已不在了才回去。偶爾踫到她還在,便低著頭,貼著牆一閃而過。   

校報上發表了我刻的兩枚印章,給了10元錢的稿費。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靠自己的勞動賺得的錢,那種心情很難用言語來準確地描述。我設想了很多種使用的方法,但心中似乎每次都有點缺憾。當我再看到賣草莓的女人時,我明白了,我是要花兩元錢買她那善意的微笑!   

我遞上兩個一元硬幣,于是女人很熟練地拿起秤盤,草莓有種誘人的色澤,女人將草莓倒進紅色塑料袋中,袋頭在手中一繞,再從下面穿上來,打成一個活結。接過來的剎那,沉甸甸的,憑直覺我知道手中的草莓遠不止兩元的價錢。

轉身離開之時,女人微笑著說,走好....... !  

回到宿舍,拿出臉盆,洗淨,準備將草莓倒在盆內。解開袋口時,愣住了,有兩枚硬幣正躺在草莓上面,陡然間,一種異樣的感覺涌上心頭,有種東西慢慢潤濕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