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失寸心知

得失寸心知

生命是一個選擇的過程。在這過程中,有人“利”字為先,好處搶盡;有人“榮”字當前,虛實兼收;亦有人“德”字為重,鐵肩擔義。

沒有惟一的選擇,沒有絕對的真理。因貪選利,因欲選榮或因心選德,其實是見仁見智。

可是我們的心靈呢?它時刻在傾聽著選擇跋涉的足音。噢,利字,你不要再前行了,欲壑難填,人心無厭,縱使你走過了千山萬水,守著萬貫家財,又何曾給我帶來一絲歡愉呢?葛朗台守著金錢困苦一生,你不曾知曉麼?

榮字,也請你止步吧。虛榮搏盡,最終也不過繁華夢一場,盜世欺名者,難逃可悲下場,夢醒了舉目四看,風光佔盡的鳳姐也只能黃土掩破席,哀哭向金陵。

不是在心靈的指引下作出的選擇,無法給予心靈真正的快樂。心靈是尚德的,仁者方能不憂。當那位幾近凍死的登山者用心靈最後的勇氣救下那凍僵的人時,他是幸福的。他的幸福在於他聽從了心靈的聲音,而不是讓一種本能而簡單的慾望佔據上風。在今後的歲月裡,他必將更深的感悟到:如果他作出的是另一種選擇,縱然他的生命會苟延,也定會在自責中度過殘生,再也無法讓心靈的快樂高漲。

面對選擇,我們還有必要在心靈的牽引下徘徊不前嗎?較之於利,心靈的選擇會有意義得多。人之不朽有三,其一便是立德。金錢不過是過眼煙雲,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而德行卻是傳世不朽的。千百年後,屈子猶存,不正因著那與日月齊光的高尚的德嗎?而較之於榮,心靈的滿足則更真實。西方有諺曰:一心想得諾貝爾獎的人是得不到諾貝爾獎的,而那些得到諾貝爾獎的,往往只是因為真正的熱情與心靈的呼喚。他們投身於自己熱愛的事業中,也因此獲得了心靈的滿足,於他們而言,這才是最大的收穫,而不是諾貝爾獎本身。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在這逆旅之中,你背著多少無用的行囊?心靈不堪負累,不肯背著那沉重的名利,你我能否徹底讓心靈作一次選擇,扔掉這名韁利索?

如果是那樣,我們終究會知道,我們用一次堅定的選擇去答覆了人生所有的選擇。因為,我們把選擇真正地交給心靈,讓它獲得長久的愉悅。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讓我們的選擇給予心靈這般美好,其實不難──讓心靈作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