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

瑪洛是一名美國女醫生,因為推廣預防醫學教育計劃,獲得到澳洲推展訓練醫療保健的工作機會,由於義務幫忙留在城市裡備受歧視的原住民青年成立創業協會,幫助他們經濟獨立,得到原住民部落的邀約,接受頒獎,因此機緣,意外的伴隨著自稱為「真人部落」的澳洲原住民,徒步、漫遊在險惡、遼闊、處處充滿荊棘的澳洲內陸沙漠長達四月,所寫作而成的心靈之旅。

澳洲原住民,在澳洲人的眼光中,是野人,是原始人,是沒有生活目標,沒有企圖心,沒有成就慾望,毫無救藥的一群可憐文盲,始終不放棄傳統習俗和信仰,寧可選擇留在沙漠裡過艱苦生活,在人類進化層級上是位屬最低階的野蠻民族。

但是,透過跟隨著原住民徒步、漫遊、生活了近四個月的著者,所傳遞出的有力見證,他們卻是一群善良、熱忱、充滿著智慧、充滿著愛、充滿著哲學思考能力,真真正正能以著自然賦予人類的本能,去開發人類潛能,創造崇高精神內涵的「真人部落」。

因為--

他們融進自然、利用自然,卻讓大自然不受干擾,遵守大自然規則,只取所需,留下強者繁衍生命,並且發揮奇妙的求生技能,在險惡的環境中,真情自在的享受生命。

他們認為上蒼沒有形貌,沒有體積,沒有重量,是宇宙的精髓,卻無邊無際的存在,充滿著活力,充滿著愛,以著擴充「能」的方式來創造世界。而人類靈魂是依上蒼形象創造的,能感受「愛」和「和平」,擁有豐富的創造力、想像力,但卻必須不斷學習,不斷進化,在一連串的試煉中,考驗再考驗,才能不斷成長。

他們不期待肉身的完美,認為肉身內在保有的至真、至善,才是生命的至美。

他們積極探索人類的潛在本能,培養精細的觀察習慣,讓聽覺、視覺、嗅覺、知覺達到超凡的境界,甚至不必運用言語,只用真誠、開放、包容、接納的心靈感應,即能和彼此溝通。

他們探索事物的精神含意,認為萬物皆為一體,每一生命,不管動物、植物,皆有其存在的目的,在生命與生命的接觸當中,皆能給予對方學習、啟迪、影響,就像一片撕碎的葉子,彼此雖然獨立,但卻不是對立,需要相互協同,才能成為一體。

他們不慶祝年歲的增長,認為年齡沒有意義,值得慶賀的是心智上的成熟,和此人才藝、能力對群體的貢獻與成就。

他們重視分享,認為美好、快樂的感覺,留存在記憶中,才是真正的擁有,而不是物慾的佔有。

他們肯定自己的方式,就是給自己一個新的名字,所以隨著智慧、責任心、創造力的發展和成熟,每人一生中名字會更改好幾次,以顯現其人生意義。

他們惜福、感恩,每天一定進行晨禱,為新的一天、為自己、為朋友、為全世界,向宇宙、向上蒼、向大自然說聲謝謝。

這本書除了描述一個洗泡沫澡的城市婦女,如何擺脫文明的羈絆,回歸自然,反璞歸真,在沙漠裡,在原住民部落裡,探索文明社會人類漸失的潛在本能,感受人在大自然界裡,生命與生命接觸,生命與自然統整的美和善外,更對於原住民們沿襲自然、融進自然、利用自然,卻不干擾自然的古老原始生活方式,和他們對生命價值觀、生活觀,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刻劃外,對於處在極端文明的二十世紀,講究的是物慾的佔有,創新的是傳統的顛覆,汲汲營營的是權位名利謀求的現代人來說,是極大的震撼外,更帶給我們相當大的省思空間。

我們是不是真的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和生命的空間,在做無謂的、虛浮的、短暫的、淺薄的、人工的外相裝飾,而忽略了探索心靈內在,和生命本質的真正意義?

文明的高度發展,充塞著人性的,是不是就真的只是浮、華、虛、靡,而讓生活擺盪在「貪婪與慾望」、「擁有與失去」的憂慮當中,恐懼擁有,也恐懼失去,失去了用真、用愛去和生命做統合的能力?

遠離自然,人類是不是真的就喪失了部分的潛在本能,失去了反璞歸真的能力,而讓生命日益的窄化、短淺,以致漠視自然與物種間進化與滅亡的啟示,摧殘生靈、浪費資源、污染水源,讓生態逐日的喪失平衡,讓人類回歸自然後,成為毀滅自己最主要的劊子手?

澳洲原住民,稱呼我們文明人為「變種人」,所謂「變種人」,並不是指膚色或種族,它指的是一種心態,代表的是一種人生的態度,也就是指一群喪失、丟棄古老記憶和永恆真理的人,對照著他們所自稱的「真人部落」,「原始與文明」這五個字,是不是更讓我們有咀嚼、思考、反省的空間?

這是一本令人驚異的好書,不管這本書是經由真實故事寫成,或是著者為闡揚人生理念杜撰而成的小說,對一個有心探索生命內涵、追尋人生本質的人來說,思索、咀嚼書中傳達的真義,是豐富內在最好的饗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