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安處逆境

孔子安處逆境

孔子被圍困在陳國和蔡國的交界處﹐由於沒有糧食﹐一連七天沒有吃到飯﹐只能煮野菜湯充飢。弟子宰予又累又餓﹐都快要支撐不住了﹐而孔子卻還在屋內邊彈邊唱﹐好不快活。

此時顏回正在外邊擇野菜﹐弟子子貢和子路在一邊悄悄的說﹕"咱們老師兩次被魯國哄出國門﹐又被齊國宣布為不受歡迎的人﹐在宋國差點兒被宋國司馬殺掉﹐現在又弄得被圍在陳、蔡的邊界七天寸步難行。要殺老師的人沒有人治他們罪﹐凌辱老師的也無人問津﹐但咱們的老師卻又唱又跳﹐從未停止過﹐難道是咱們老師恬不知恥嗎﹖"顏回聽後﹐也一時語塞﹐不知如何是好﹐就進去把這件事告訴了孔子。

   孔子聽後長嘆一聲說道﹕"子路和子貢﹐真是不懂道理﹐讓他們過來﹐我有話要說。"子路和子貢進來﹐子貢說道﹕"現在確實是夠困窘的了。"孔子拍案而起說﹕"道德高尚的人所謂的得志﹐指的是自己的主張能施行於天下﹐不得志指的是自己的主張不能施行於天下。現在我孔丘胸懷仁義﹐卻遇上天下大亂﹐所以我的處境才會是這樣﹐這怎麼能說是不得志呢﹖所以說要在反身自問時不因違背自己的理想而內疚﹐在遇到困難時要能不失自己的品行。寒冬到了﹐在大雪紛飛時﹐才會知道松柏生長的茂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