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駒意外紀錄



家駒意外紀錄:


<==黃家駒之死,大約就如這圖 1993年6月24日 Beyond四子到東京富士電視台拍攝"Ucchan-nanchan no yarunara yaraneba"遊戲節目. "Ucchan-nanchan"是日 本一個非常受歡迎的遊戲節目. 而這個節目的兩位主持 --- Uchimura and Nanbara. (Nanbara又叫做 Nanami南南見,是'黑色餅乾BLACK BISCUITS '的成員之一.)這意外在凌晨一時發生.家駒和Uchimura從2.7 米(8.9尺)的台上失足跌下.黃家駒死前的一刻,出事的舞台,在 日本十分出名. 圍板鬆脫引致家駒今次的不幸根據一位在錄影廠的工作人員透 露,beyond玩得好投入,家駒的頭部首先著地,他亦立刻昏迷. 不 久家駒被送到醫院救治. 當日在日本,只有一份晚報有報導這宗 意外. 1993年6月25日 家駒的家人去到日本.另外商業二台DJ郭啟華亦去到日本.他從日 本一位友人口中得知此事.而香港的傳媒對於此宗意外非常關卡, 但由於颱風和簽證的關係,他們被迫延遲出發到日本. 意外發生後,BEYOND的日本經理人並沒提及這件意外. 這反映出他 們和富士電視台有意把事情隱瞞. 大部分的日本報章均有報導這宗 新聞, 但是篇幅卻相當小. 而有大幅報導這次意外的報紙, 亦只提及Uchimura,並沒有怎樣去報導家駒的情況. 相反在香港,所 有報章均以頭氣和大篇幅去報導是次意外. 日文版的海闊天空在同 一日發售. 6月26日 ) 在那晚, 家駒的情況一度危殆.後來他吃了由一名氣功 師的藥. 在香港,商業二台為家駒舉行了一個祝禱會, 希望家駒能早 日痊癒.在這次祝禱會中,太極的鄧建明以及商台的DJ作了 "愛的力量", 香港的報章只能得到很有限的消息.大部份報章只說家駒情況尚 可.祈求家駒能夠闖過這一個難關. 香港的報章繼續報導家駒的 情況,但由於日本方面的新聞封鎖, 第二日( 6 月27日 ), 香港的報章報導了那一個祝禱晚會和家 駒的治療情況. 而大部份的報章指出家駒的日文名字"Koma"與 英文昏迷"Coma"的發音相似是非常不吉利. 1993年6月28及29日 (6月28日) 富士電視台設立熱線給香港. 同日, 富士電視台舉 行了記者會.在記者會上,家強記他希望意外發生在自己身上,並 抱頭痛哭.(6月29日)香港報章已沒有甚麼有關家駒的消息可報導, 他們主要報導了記者會的情況. 在日本,可能由於家強的一番話 令到他們開始增加對家駒的報導. 1993年6月30日 當日,東京正下著雨.傳媒的報導大概是說"家駒的情況穩定","我 們也無能為力,只有為他祈禱",富士電視台亦指出他們不會停播 "Ucchan-nanchan no yarunara yaraneba", 而 BEYOND 的日本 經理人亦繼續否認有關新聞封鎖的事.就在這一天,香港樂壇天 才--黃家駒於日本 時間下午4時15分在日本東京逝世,享年31歲,同日黃昏,富士電視 台的Murakami Koichi先生舉行了記者會.以下是由記者會中抽出 的;"黃家駒先生,香港搖滾樂隊''BEYOND'成員之一,不幸在 'Ucchan-nanchan no yarunara yaraneba' 節目中由台上跌下, 其後被送到東京 joshi idai醫院救治,但由 於頭部受到重傷,於6月30日下午4時15分與世長辭 " 我們希望黃 家駒先生得到安息. 在此, 我們亦向黃家駒先生的家人表示深切 慰問. 這次意外對於黃家駒的家人以及他的樂迷是非常可惜,我們對於是 次不幸的事件表示遺憾.我們在此保證,同樣的意外將不會再次發 生.*在1998年,又有同樣的意外發生.一名富士電視台的職員在節 目中由大廈跌下, 但該名職員並沒有死亡. "他的家人和BEYOND的成員都在醫院陪 伴他到最後一刻."我們認為是次意外是在我們意料之外, 但無可 否認意外是在我們的錄影廠發生.我們將會展開全面的調查.
一九九三年的六月三十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相信很多人也 會記得-Beyond樂隊成員黃家驅離開了我們…現在有一個特別消息, 請各位有心理準備…黃家駒已經離開了我們…」九三年六月三十 日下午五時多,我從收音機聽到這段我絕不想聽到的特別報導。 「僅接著這句話的,是他的聲音:「天天清早最歡喜,在那火車 中再重逢你,迎著你那似花氣味,難定下夢醒日期…」- <<早班火車>>, 一首由黃家驅主唱的動人情歌。當時派上電台的「派台歌」是 <<海闊天空>>及<<情人>>,猶記得<<情人>>的一段歌詞特傷感 :「盼望我別去後會共你在遠方相聚, 每一天望海,每一天相對;盼望你現已沒有讓我別去的恐懼, 我即使離開,你的天空...」填詞人劉卓輝仿佛真的寫出了 家駒想每當從電台或唱片媗巨鴟a駒所唱的這 對我們樂迷所講的一些說話。所以,無論何時何地,家驅有 什麼特別之處?首歌之時候,也會不自覺地傷感起來。他不是 一位平凡的歌手,而是一位很出色的樂隊主音歌手 、樂隊中的靈魂、一位作曲及填詞的音樂人。其實你只要留心聽 一下他的作品,就不難發現他的作品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色-滄桑 的感覺。其中我最為喜歡的包括:<<海闊天空>>、 <舊日的足跡>>、<<喜歡你>>、<<冷雨夜>>、<<歲月無聲>>、 <<大地>>、<<光輝歲月>>、<<遙望>>、<<無盡空虛>>、 <<情人>>以及他和細榮及阿Paul一起創作的<<早班火車>>。 這些歌當中,大部份都會由他自己親自演繹。他用一把那帶有 磁性滄桑的聲音去演繹那些滄桑的歌曲,那就更加令人陶醉極 了。他離開了之後,我暫時還未看到本地樂壇 上有另一位音樂人能夠寫出這種感覺,就算連現在的三人Beyond ,我總是覺得他們欠缺了一些東西,和「四人Beyond」時的水 準還有一段距離。除了音樂之外, 家駒亦都填了不少發人心醒的歌詞,最好的例子就是講述黑人民 權領袖孟特拉的故事的<<光輝歲月>>及講述非洲兒童的<>,還有 一首不是太多人認識的 <送給一個不懂去保護環境的人(包括我)>>。政治性比較重的 就有<<爸爸媽媽>>。這証明他對社會或身邊所發生的事的觸覺是 多麼強!可惜,最後,我僅希望家強、 這麼多才多藝的一位天才音樂人已經離開了我們...阿Paul及 細榮三人可以繼續發揮 「家駒不死音樂精神」,在這個樂壇上創作更多比較另類及有 意義的歌唱來獻給我們。
BEYOND3位成員送黃家駒最後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