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運動家的風度 羅家倫十四 運動家的風度 羅家倫
內容討論

「提倡運動的人,以為運動可以增加個人和民族體力的健康」,你認為一個民族如不重視運動,會有甚麼後果?「古代希臘人以為『健全的心靈,寓於健全的身體』」,何以見得呢?
(1) 如果一個民族不重視運動,國民的體質便不夠強健,人人羸弱不振,民族便沒有生氣和活力。
(2) 一個人如果沒有健康的體格,經常生病,便會鬱鬱寡歡,影響到思想和心理的健康。
2 試舉例說明運動競賽怎樣增進個人對團體的感情並培養共同意識。如果將這項運動理論擴大,都市間和國際間的運動競賽又有甚麼意義?
(1) 
以學界的校際球賽為例,代表學校出賽的球員固然努力練習,希望為學校爭光,而其他的同學則全力支持,為他們打氣;由於全校同學有共同的目標,希望校隊能得勝,所以便促進了他們對學校的感情,培養出共同的意識。
(2) 都市間和國際間的運動競賽,能使市民或國民對自己所屬的城市或國家產生歸屬感,又可和其他城市或國家聯絡友誼,增促彼此的認識和聯繫。
3 作者認為養成「運動家的風度」,要認識「君子之爭」。怎樣才算「君子之爭」?文中以甚麼為例來說明?
(1) 「君子之爭」是在運動場上比賽時要遵守規則,保持清白的動作,以光明正大的態度求取勝利,排斥一切暗箭傷人的舉動和背地埵小便宜的心理。
(2) 文中以普林斯頓球隊的禱告詞為例,他們祈求勝利,但更祈求能夠保持清白的動作,可見他們進行的運動競賽是「君子之爭」。
4 作者認為「運動家的風度」是要有「服輸的精神」。怎樣才算有「服輸的精神」?文中以甚麼為例來說明?
(1) 在比賽中輸了,能自認技不如人,回去充實改進,下次再作較量;人家勝了,能承認他本事好,佩服他,欣賞他,這才算有「服輸的精神」。
(2) 文中以威爾基競選美國總統失敗後電賀羅斯福勝利為例,說明這是有服輸精神的表現。
5 作者認為「運動家的風度」是要有「超越勝敗的心胸」。怎樣才算有「超越勝敗的心胸」?文中以甚麼為例來說明?
(1) 勝利了不會驕傲,失敗了不存芥蒂,只重視參加比賽和盡力去比賽,這才算有「超越勝敗的心胸」。
(2) 文中指出世界著名田徑運動員歐文斯奔跑的速度不及火車、飛機,可見人力是有限度的,以此說明參與競賽,所重的並不在於勝敗,而在於運動的精神。
6 作者認為「運動家的風度」是要有「貫徹始終的精神」。怎樣才算有「貫徹始終的精神」?文中以甚麼為例來說明?
(1) 運動員參加了比賽,就要全力以赴,不可臨陣退縮或半途而廢,這才算有「貫徹始終的精神」。
(2) 文中以在賽跑中落後,已經無希望得獎,還要努力跑到終點,說明有風度的運動家是要有「貫徹始終的精神」。
7 作者認為「運動家的風度」和「民族的政治道德」有甚麼關係?文中通過中外哪兩個事例來說明這個問題?
(1) 
作者認為中國人缺乏「運動家的風度」,計較勝敗得失,不肯服輸,而中國社會媟t中傾軋、憤恨、妒嫉的現象正是缺乏「運動家的風度」的反映;因此,他期望中國人從運動場上培養民族的政治道德。
(2) 作者以下列兩個事例來說明應把「運動家的風度」從體育的運動場上帶進政治的運動場上:
¬ 民國初年,上海有兩間大學因比球成仇,而政治社會中亦缺乏運動家的風度。
­ 威爾基競選美國總統失敗後電賀羅斯福勝利。
作法討論

寫作說明文,可以運用舉例說明的手法。例子一般可分為史例(以歷史事件為例)、事例(以生活中發生的真實事件為例)、設例(虛擬一些事件為例)、語例(引用別人的話為例)。本文用了哪幾類例子?試各舉一例並簡略說明。
本文用了下列例子:
(1) 史例:以威爾基競選美國總統失敗後電賀羅斯福,說明有風度的運動家有服輸的精神。
(2) 事例:以民國初年上海有兩間大學因比球而成仇,說明中國社會缺乏運動精神。
(3) 設例:以健美的男女在觀眾面前表現充實的形體和美妙的姿勢,說明運動可以使人的形體健美。
(4) 語例:以普林斯頓球隊的禱告詞:「我們祈求勝利,但是我們更祈求能夠保持清白的動作」,說明有風度的運動家遵守比賽規則,光明正大。
9 本文說明「運動家的風度」,運用了正反對照的手法,試舉例說明。
本文說明「運動家的風度」各點,運用了正反對照的手法,以下舉例說明:
(1) 說明運動家應有光明正大的態度
¬ 從正面說:運動家要遵守比賽規則,在公平競爭中求勝,對犯規的行動引以為恥。
­ 從反面說:不光明的態度,暗箭傷人的舉動,背地埵小便宜,都不是運動家的所為。
(2) 說明運動家應有服輸的精神
¬ 從正面說:運動家在比賽中輸了,會承認技不如人,佩服人家本事,並力求改進。
­ 從反面說:比賽輸了便怨天尤人,這便算不上是運動家。
(3) 說明運動家應有超越勝敗的胸襟
¬ 從正面說:運動家不計較得失,勝固欣然,敗亦可喜。
­ 從反面說:落敗了便「悻悻然」的,就是小人了。
(4) 說明運動家應有貫徹始終的精神
¬ 從正面說:運動家就算在賽跑中落後,無希望得獎,仍會努力跑到終點。
­ 從反面說:臨陣脫逃,半途而廢,不是運動家所應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