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geocities.com/sg/arthuryxiao/temp

               ( geocities.com/sg/arthuryxiao)                   ( geocities.com/sg)    
http://www.popyard.org/cgi-bin/npost.cgi?cate=9&page=1&num=39461

告诉一个真实的尼采 
 
消息来源:哲学天地 八阕编辑:2005-06-19 浏览人数:9157 

八阕 http://www.popyard.org 【八阕】内容提要:一个人,一旦感悟了生命,一旦领悟了存在的美好与神圣,也就同时强烈地意识到生命的广泛异化。生命,及其意义,是被大大地亵渎了。尼采正是这样一个人。照尼采的话讲,人类还没有走在正确的路上,人类完全被许多虚伪的真理统治着。尼采,是一个真正思索生命的人。 


尼采之为尼采 


一个人,一旦感悟了生命,一旦领悟了存在的美好与神圣,也就同时强烈地意识到生命的广泛异化。生命,及其意义,是被大大地亵渎了。尼采正是这样一个人。照尼采的话讲,人类还没有走在正确的路上,人类完全被许多虚伪的真理统治着。 

尼采说,人的存在,或生命形式,只有作为艺术现象时,才能被认为是合理的,有意义的。当这个世界作为人的艺术世界,人的一切:善恶,命运,现象,行为,事实,都被看作是艺术的创造物;人的一切痛苦与不幸,都被人踩在自己的脚下,人自身也是艺术品。人主宰自己,创造自己。当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创造与想象中,他解脱了饱满和洋溢的苦闷,解脱了他心中郁结的矛盾的痛苦,他欣赏着生命的完美,享受着宁静的喜悦。生命作为艺术品,只能是完美的。而在这种艺术家的思想与情境背后,包含着一种精神,那就是对生命的自觉、肯定和热爱。 

尼采,是一个真正思索生命的人,一个认真对待生活的人,而他的哲学,应该是人的哲学的一个再好不过的例子。他本身是一个自身哲学最诚实的实践者。 

如果尼采从一百年前的时代向我们走来,他的形象应该是一位微笑的让人感到亲切的哲人,他与现在的这个时代毫无隔阂感,千百双眼睛都会领略到他身上厚重的感染力,而无知的人都从他的亲切背后体会到恐惧,他们怀疑自己已被世界遗落在哪个角落。 

尼采走到了人类心灵罕至的地方,走到了心灵的最高处和最深处,走到了心灵最幸福的地方,最痛苦的地方,最孤独的地方。尼采在那里歌泣,在那里欢呼,也在那里沉思。尼采向我们倾诉的,是一个生命作为存在者所能感受到一切存在,也许,还没有谁象他这样将个体的心灵阐释得如此完善,如此淋漓尽致。尼采将人的概念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高度,尼采的“人”的概念是全新的,是可以使每个人都感到鼓舞的,正如他最热烈最丰富的情感给我们的鼓舞。他炽热的情感里,有着对莫泊桑、司汤达的喜好,有着对海涅的颂扬,对乐曲《卡门》的偏爱。他炽热的情感,是对一切美好的可赞美的事物的热爱,是对命运的热爱,是对世界和人类的伟大祝福。 

尼采眼里的生命,是一种积极、健康、纯洁的美好生命,他们充满了对生活的向往和热爱,充满着创造的力量;他们使大地充满了意义和光辉。尼采容不得那些不知创造不知幸福为何物的人,那些不知享受生命不懂生命意义的呆子,那些悲观厌世的人,那些消极而颓废得要死的人,他视这些人都是生命的无能者、病者,神圣和美好的罪恶亵渎者,他们的存在污染着这个美丽的星球。在尼采看来,市场上那些做买卖的老妇们,已堪称是了不起的哲学家了。她们在没有为他挑出她们最甜的葡萄之前,是不肯停手的──如此地热爱着生活,如此的纯朴,能做到这些,一个人就够当一个哲学家了。 

尼采说,没有带来欢笑的一切真理都是虚伪的,一切不以创造者的眼光看世界的哲学都是假哲学;一切压抑自我、鼓吹毁灭、否认创造的道德观念都是人的邪恶。 

尼采用“超人”表述他的生命意象。超人不是什么超人类的人,而是我们眼中的“真正的人”,真正生活着的人,领会了美好创造着生命意义的人,一种健康的生命。尼采所谓“生命意志”,是顽强地肯定生命的美好、肯定生命的意义、顽强地保持生命的健康的意志。凭着生命意志,一个人永远保持着面对生命、面对命运的坦然、纯净与微笑。生命意志,可以说是一个人的健康本能,人之为人的本质力量。 

尼采强调健康对一个人的重要性。一个健康的躯身和一个快乐的灵魂说出的真理。才是真正的真理。健康,不仅是身体的,也是心灵的。保持一颗健康跳动的心,使她不受任何丑恶的沾污,保持她永远跳动着的生命的热情、希望和力量,这是一个人首要的任务。而心灵一旦遭受疾痛,就要凭着顽强的生命意志恢复她的健康。故而,生命意志,是对于孤独,不幸及所有悲惨境遇的不断战斗,生命意志的高扬就是戴奥尼索斯情态。戴奥尼索斯情态显示的是无论环境如何变化而坚不可摧、充满欢笑的生命,是一种从地底升起的,如金子般光耀夺目的,那充足的,青翠的,丰富的生命力,是永不粘竭的渴望、意志和悲痛、信心。戴奥尼索斯情态给予我们的,是对美好、对人生更伟大的意义,对一切奇妙的东西的不尽追求和坚定信念,是对于生命永远的礼赞和向往。...... 

尼采说,他是人生的辩护者、受苦的辩护者、存在之永恒的辩护者。 

尼采视他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这本著作,为世界上最伟大最傲慢的一本书,一本无可匹敌的书,一个献给人类的巨大礼物。他渴盼着,或许有一天,人们会捐一个讲座,在大学的课堂里,专门讲授他的查拉图斯特拉,去体验他书中的真正悟性的狂喜...... 

尼采不是别人,尼采只是尼采。 

(一)尼采哲学的完成 

生命真的是幸福快乐,充满希望的吗?不是。生命中充满了矛盾、痛苦,生命如此短暂而捉摸不定。生命就一定值得热爱吗?热爱的意义在哪里?生命究竟有何意义?即使生命有很大的意义,这个意义的意义又是什么?──我们终究会陷入空虚。“无论怎样努力,我们无法改变事物的本质。”所谓生存的悲剧性在于是。 

然而,我们即可以因了生命的空虚而否定生命吗?否定生命的美好、价值、意义,否定自我?不能。痛苦与空虚是不能成为我们不热爱生命,亵渎生命的理由的。 

对一个人而言,痛苦、空虚,只能是他人生的丰富。他必须战胜空虚,战胜痛苦;他只能肯定生命,而不能否定生命;他只能成长为一个人,而不能退归为一个禽兽;他只能让一切美好、幸福获得意义,甚至让痛苦获得意义,也就是人生获得意义,而不能让生命失去意义。── 一个人的存在必须是有意义的。一个发现了生命意义的人,一个知道了为什么而活、什么才是真正的真理的人,当他面临世界的空虚,以及残酷而不自由的现实,他再一次顽强地肯定了生命。只有经过这样的肯定,一个严格意义上的人才真正诞生了。 

人的生命,不是一个简单的热爱者,一个庸俗的幸福的陶醉者,一个虚伪的理想主义者,一个视痛苦而不见的虚假自欺者。一个完整的生命,应该是一个领略了人生莫大的空虚和痛苦,继而又战胜了这种空虚和痛苦的人。生命,要勇敢地承担起人生的痛苦与不幸,从而使生命得到空前而莫大的肯定,获得最大的意义。 

一个严格意义上的人,正是这样一种领略了生存的悲壮性的人:他高傲地挺立,蔑视一切痛苦,自由地呼吸来自高原的空气;他坚毅的目光投向远方,自豪、神圣,领略人间一切风光......没有经历这种悲壮性,人的生命是庸俗的、渺小的、灰暗的、不完整的。一个人必得经历这种悲壮性过程------尼采所谓生存的悲剧性在于是。 

这样,一个人的成长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对生命的肯定──否定──再肯定的过程。当一个人体验生存的悲剧性,继而肯定生存的悲剧性的,人生壮观而辉煌。这种状态,完全区别于悲观主义,或者庸俗的理想主义,我们可称之为悲剧主义。请看尼采对于成长的描述。 

当我们沉醉于对生命发现的无限喜悦中,当我们沉醉在对生命美好的梦想中,当我们跃跃欲试,兴高采烈,我们顿然会体会到一种巨大的惊骇,我们的惊喜化为乌有。 

生命的存在,只有作为艺术现象时,才是合理的。可生命本身远远不是艺术现象,人生的现实充满了残酷与不合理;梦想只是梦想,无法变成现实,生命无法如梦幻般完美,可是痛苦、寂寞、苦恼,却无法避免,无法抗拒。一切的存在,不管怎样的存在,其意义究竟在哪里?生命可以是美好的,美好的意义又在哪里?发现了世界又怎么样?发现了自己又怎么样?美好总是虚幻,人生不过是无法改变的现实,不过是宇宙的过眼云烟。一切有什么意义...... 

我们沉默了,投入到莫大的惊疑与恐惧中,我们步入虚无。一切是空虚的、短暂的、现实的,我们无法排斥生存的寂寞、孤独。绝望的叔本华干脆说,人生彻底是痛苦的,不可救药的;基督教则设置一个上帝;一些道德哲学则抛置理想、天堂等观念,麻醉人们的神经。 

可生命之路,并不由于痛苦而走向了颓废,走向自我毁灭,生命的智慧站起来了,并得出了关于存在的答案: 

因为空虚、短暂、痛苦,生命才这样悲壮、神圣。生命存在原是处于伟大的悲剧之中,不体验这种悲剧性,又怎么体会真正的生命?没有领会生存的痛苦与悲壮,生命是怎样的贫乏而平庸。 

可痛苦不是生命的本质。生命的本质,是在对痛苦的不断超越中。生命通过不断的创造,不断地超越痛苦,从而获得人生的充实、意义,与辉煌。对一个人而言,他只有接受命运,接受任何命运,任何挑战。除了对于生命的热爱与赞美,他别无选择。──“痛苦是不能当作与生命敌对的”。在一个人眼里,生命即是“对命运的无限热爱”,即是对生存价值的无限肯定,正是对人生意义的不断高扬。因为如此,人才超越了一般动物,成为高尚的人。凭着对生命的无限热爱,对美好的无限创造与追求,我们的灵魂得到慰籍和充实。一个人的生命,要获得充实与意义,也正在于对生命意义的无限创造。因着追求生命的意义,人生神圣而辉煌。 

尼采用骆驼、狮子、孩童来表现人生的三种形态,对生命的肯定过程有这样三个阶段:骆驼,由骆驼到狮子,由狮子到孩童。 

骆驼:人生处在残酷的现实之中,背负着沉重而复杂的精神枷锁,不知希望何在,出路何在,茫茫然忧郁困顿,苦闷彷徨,步履艰难地探索生命的绿洲。 

狮子:人生处于生命悲剧性的体验之中,获得了生命意义的最大肯定,从而仰天狮吼。他变得雄伟、明智,充满了搏击命运的力量,他直而任何挑战,具有不可一世的气概。他向一切迷茫与痛苦,摆开了决斗的架式,背上的精神重负早不知甩到了哪里,显示出巨大的威摄力── 一切痛苦与不幸,在对生命的肯定中,算得了什么?! 

孩童:在体验了生存的悲剧性后,我们欣然接受了命运,我们的心渐渐平静,开始坦然宁静地注视一切,我们复又显现出对于世界的欢喜:这毕竟是我们的世界,我毕竟是我自己。一切在我们眼里,变得那样纯净而丰富,我们不露任何厌恶。孩童永远是乐天而幸福的,孩童永不知厌恶生命,他的笑开朗而纯真,他的生命新奇而祥和、喜悦而美好;他总喜欢变化,他总是饱含着对一切的好奇与希冀,一切都是他的朋友。 

由骆驼到狮子,再由狮子到孩童,这便是一个人的哲学过程;或者说,自我回归的过程。 

(二)尼采的诉说(或查拉图斯特拉这样说) 

以前,我也象一个遁世者,把幻想抛到人类以外去。那时,我觉得世界象一个受苦受难的上帝的作品。 

受苦的人能不看见自己的痛楚而忘却了自己,这于他是一种陶醉的快乐。从前,世界对于我也曾是陶醉的快乐与自我的遗忘。 

这世界,这永不完美的、一个永恒的矛盾略似的形象──它的不完全的创造者的一种陶醉的快乐;──从前,我也曾觉得世界是这样。 

所以,我也曾如遁世者一样,把我的幻想抛掷到人类以外去。但是真正抛掷到人类以外了吗? 

上帝也是人,而且只是一个“人”与一个“我”的可怜的一部分罢了。 

我克服了痛苦的我,幻想离我远遁了。 

痛苦与无能──它们制造了别的世界与这短期的幸福之狂,只有痛苦最深的人,才能体验到。 

疲倦想以一跃,致命的一跃,达到最后的终结。可怜的无知的它,也不愿再有意志:于是它创造了神们与别的世界。 

这是肉体对肉体的失望,肉体对于大地的失望。 

真的,证明存在,或使它发言,是很难的。 

这个“我”,这个有创造性、有意志而给一切以衡量与价值的“我”,它矛盾与混乱,便最忠诚地肯定了他自己的存在。 

这个“我”时时学着忠诚说话;它愈学,愈能找到赞颂肉体与大地的字句。哦,我教你一种新的高傲:不要把头埋在沙里,自由地,戴着这地上的头,这创造大地之意义的头吧! 

健康,完善而方正的肉体说话,当然更忠诚些,更纯洁些;而它谈着大地的意义。 

朋友啊,让我们忠实于大地吧!让我们用我们的爱与知识为着大地的意义服务吧!真的,把迷路的道德带回大地,带给生命:让生命是大地的意义,是人类的意义吧! 

直到现在,我们已经错失过多少次了。直到现在,荒谬与无意义还统治着人类。真的,让我们把生命的意义还给大地吧! 

把生命的意义还给大地,直到聪明的人们会再因为自己的疯狂而喜欢,穷困的人们会再因为自己的财富而欢喜,直到小孩子们说:美丽而动人才是好的。 

我们以知识净化自己,知识使我们的生命高举。如果不能做知识的圣哲,至少做知识的战士吧。创造者必是战士啊。 

医生,请先帮助你们自己吧。你是否是个健康的人?如果这样,你们也帮助了病人。让你的诊断是亲眼看见病人的自愈吧。 

千百条小路和千百种健康与秘藏着的生命之岛,还不曾被人践踏过。人类与人类的大地还不曾被发现、被充分地利用过。 

真的,世界有一天会变成一个百病皆愈的地方!一种新的香气正围着它,一种救命的香气──与一个新鲜的希望。 

我在高处,我象一棵树。他越想向光明的高处升长,他的根就越深深地伸入土里,黑暗的深处──伸入恶里去。 

在高处,倍觉孤独,无人向我说话,孤独之霜使我战栗。我到底想在高处做什么呢? 

我的轻蔑与我的热情同程度地增加。我越升高,我越轻蔑那想升高的人。他到底在高处做什么呢? 

哦!这在山上逐渐高大的树啊!如果它想说话,任何人不能了解它,它长得太高了。 

于是,它等候着──或许是雷火之第一出击吧? 

可是,你还是不自由的,你仍找寻着自由。你的找寻使你如梦游者似的清醒。 

且让我们更纯洁些吧,特别是,不要抛弃了我们的爱与希望吧! 

许多曾高贵的人,失去了他们最高的希望。于是他们毁谤一切高贵的希望。 

莫抛弃了你的执着吧!神圣化你最高的希望,让自己自由! 

我的兄弟,你愿意离群独处吗?你愿意找寻那走向自己的路吗? 

表现你的意志、你的权力、你的力量吧! 

你已自由了吗?我愿听到你心中的思想,而不愿听到你说你逃出了枷锁。 

但有一天,你的孤独终使你疲倦,你的高傲令驼曲起来,你的勇敢会咬得牙齿作响;有一天,你将喊道:"我是孤独的!" 

有一天,你不再看见你的高贵,而只觉得你的卑贼靠近着你;你的光荣会象幻影一样使你害怕。有一天,你将喊道:“一切是假的!”...... 

当心你的爱的阵袭吧。你的危险总是你自己。 

我的兄弟,带着你的眼泪,往孤独里去吧。 

而创造,──这是痛苦的大拯救与生命的安慰。 

我们所谓世界,是为我们创造的:我们的理智、想象,我们的意志和爱,应当变成我们的世界。 

真的,我曾遵循着我的路径,穿过一百个灵魂,一百个摇篮,一百种分娩的痛苦。我曾告别过许多次;我了解断肠的最后几小时。 

我的一切情感在我身上受苦,而被禁在牢狱里:但是我的意志是我的解放得与安慰者。 

意志解放一切,这是意志与自由的真正学说。──而创造,这是痛苦的大拯救,这是生命的安慰啊! 

自有人类以来,人类享乐得太少了,这是我们有生俱来的罪恶! 

因为受苦的羞辱,我看见了也害羞起来,当我去帮助他,我残酷地损害了他的高傲。热爱者没有超过怜悯的高度,是不幸的。 

让我们把希望的种子种在大地上吧!让我们引起那舞蹈着的春风── 

人类,他们多么需要欢笑,多么需要学会欢笑! 

哦,我的灵魂哟! 

我的灵魂,我已教你说“今天”、“有一次”、“先前”,也教你在一切“这”和“那”和“彼”之上跳舞着你自己的节奏。 

我的灵魂哟!我在一切僻静的角落里救你出来,我刷去了你身上的尘土,和蜘蛛,和黄昏的暗影。 

我洗却了你的琐屑的耻辱和鄙陋的道德,我劝你赤裸昂立于太阳之前。 

我以名为“心”的暴风雨猛吹在你汹涌的海上;我吹散了大海上的一切云雾;我甚至于绞杀了名为罪恶的绞杀者。 

我的灵魂,我给你这权力如同暴风雨一样地说着“否”,如同澄清的苍天一样的说着“是”,现在你如同阳光一样的宁静,站立,并迎着否定的暴风雨走去。 

哦,我的灵魂哟!...... 

我的灵魂,再没有比你更可爱,更丰满和更博大的灵魂! 

我的灵魂啊!谁能看见你的微笑而不流泪?在你的过盛的慈爱的微笑中,天使们也会流泪。 

你的慈爱,你的过盛的慈爱,不会悲哀,也不啜泣:哦,我的灵魂哟,可你的微笑,渴望着眼泪,你的微笑的嘴唇渴望着呜咽。 

你宁肯微笑而不倾泻了你的悲哀── 

不在热涌的眼泪中倾泻了所有关于你的丰满的悲哀,所有关于葡萄的收获者和收获的渴望! 

我的灵魂哟!你不啜泣,也不在眼泪之中倾泻了你的紫色的悲哀,甚至于你不能不歌唱!看哪!我自己笑了,我对你说着这预言。 

你不能不高声地唱歌,直到一切大海都平静而倾听着你的渴望,── 

直到在平静而渴望的海上,小舟飘动了,这金色的奇迹,在金光的周围一切善恶和奇异的东西跳舞着:── 

一切大动物和小动物和一切有着轻捷的奇异的是可以在蓝绒色海上跳舞的。 

你已经在炽热而梦想,你已经焦渴地饮着一切幽深的、回响的、安慰之泉水,你的忧郁已经憩息在未来之歌的祝福里! 

哦,我的灵魂哟,现在我给你一切,甚至于我的最后的。看哪,我吩咐你唱歌──为我唱歌!── 

我怎能不热望着爱情,热望着神圣的爱情?! 

可我爱的人在哪里呀──除非她是我爱的人!永恒啊,因为我爱你!因为我爱你啊! 

好象我爱大海,欢爱一切大海之同类,更欢爱它,当它汹涌反抗我的时候! 

好象在我心中,怀着扬帆发现新地的快乐;好象在我的快乐中,有着航海者的快乐...... 

唷,我怎能不热望着爱情,热望着那神圣的爱情?! 

我还没有找到我在找的人,除非她正是我爱的人!永恒啊,因为我爱你,因为我爱你啊! 

好象我张开了宁静的天在我的头上,并以我自己的羽翼飞向我的天空; 

好象我嬉毁地游漾在光明之处,好象我的飞鸟之智慧临到了我的自由。 

(可是飞鸟之智慧说:“唱吧,别说话。不是一切的言语都成为沉重了么?唱吧,别说话。”) 

唷,我怎能不热望着爱情,那神圣的爱情啊! 

可我爱的人在哪──除非她是我爱的人啊!哦,永恒,因为我爱你呀! 

永恒哟,因为我爱你呀! 

附:尼采小传 


1844年10月15日,尼采诞生在德国莱比锡附近的小村镇上,父亲是一位文弱而仁慈的新教牧师,曾担任过宫廷里的家庭教师。在尼采5岁时,他引以为无尚光荣的父亲去世了。他说:"父亲给予我最好的东西,莫过于下述事实,那就是我根本无须特别打算,只要有耐心,就可以自然而然地进入一个拥有高尚和更优美事物的世界。"24岁时,尼采进入波昂大学研究神学和古典文献学,受业于李奇耳教授。随后,他接触到叔本华的《意志世界及其表象》,并结识了当时的音乐家瓦格纳,开始了他思想及命运的转折。在他25岁时,他成为巴塞尔大学古典语言学的教授。10年后,即1879年,他因病辞去巴塞尔大学教职,开始了他的流浪生活。疾病折磨着他,他一度几近失明,生命陷入死亡的边缘。疾病也磨练着他,他极力维护心灵的健康,使心灵不至于因为身体的衰弱而变得颓废。他籍着漫长的与疾病的战斗显示他顽强的生命意志,对生命肯定和喜悦的生命意志。他不停地思想,并在身心稍好转的时候,开始写作,倾注他的整个身心去写作。1885年,他完成了他所钟爱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1888年,他完成了他的自传《瞧,这个人》。在他四十四岁的盛年,他回顾起他的一生,他说他没有白白浪费掉他的一生;相反,他从来没有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美好的事物,他怎能不感谢他的一生呢?!尼采似乎早就预见了他的命运,在他向世人表白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后,在他作出了世人不要误解他的期望后,他的精神终于陷入崩溃。1900年,他病逝魏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