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成年》

作者:夢靈

答答~~~~~

在無限城媕Y的深處,一間廣闊宏大的房間一直傳出叩打鍵盤的聲音,內娷\放著數十部正在不停運作的計算機,螢幕上不斷閃爍著常人百思不解的數據,而在其中一部主機的前面,一名用頭巾圍著他那頭稀有奪目的銀發的少年,手指正以飛快的速度在鍵盤上跳躍舞動,用一個個的符號做出能夠控制無限城下層的程式。
這位少年的名稱是馬克貝斯,是續于前任「VOLTS」的首領,有雷帝之稱的天野銀次後,第二位能夠統治下層區域的少年帝王。

他在嬰的時候已被拋棄於無限城的廢墟內,而他的名稱是由寫於裝著他的袋子上的小牌子,唯一的三個字「聞久部」,再加上代表未知的「X」,就成了

「Makubex」

過了不久後,馬克貝斯停下了手部的活動,望向房內唯一不是在進行程式運作的計算機,螢幕上所顯示著的是一個人的資料和他過去的每場戰鬥的紀錄影像。

「呵呵,不知道今晚的派對他會不會來呢,不過有銀次大哥在,他應該會答應吧。」
少年的臉上露出小許佻皮的笑容。
「期待你的光臨呀,美堂蠻。」

*#*#*#*#*#*#*#*#*#*#*#*#*#*#*#*#*#*#*#*#*#*#*#*#*#*#*#*#*#*#*#*#*#*#*

呀!怎會全身發寒的!

照著平時的習慣坐在HONKY TONK堻傿衕聾s咖啡的阿蠻,不知道為啥今日突別感到不自在,不但早上起床的時候全身寒毛直起,來HONKY TONK時又是黑貓,又是烏鴉,現在則是不停眼眉跳。
「今日一定不會有好事發生,上次這樣的時候,就被瑪利亞捉去做新藥的試驗品,這次誰找我也不去!」
「小蠻呀,你怎臉色發青的,是不是吃錯東西了?」
隨著說話的完結,是一記漂亮的拳擊,簡直是清脆俐落。
「呀!小蠻幹什打我。」
被打的銀次立刻變成趴趴銀向著阿蠻喊冤。

呯!

又是一記重拳。
「白癡,跟你解釋也是浪費口水,走吧!我們去找工作!」
還是快點溜,在這坐多一會,碰到麻煩事就慘了。

鈴~~~鈴~~

蠻的說話剛說完不久,店的門鈴就響起來,進來的正是和阿蠻一向不對眼計程車度。
「切!怎會遇到你這討厭鬼的,耍猴的你來幹什!」
「哼!你估我很想來看你這蛇男呀,也不想想自己是什德性的。」
「你說什呀,耍猴的!」
「說什不好!」

兩人之間又開始產生了激烈的火花,而波和夏實亦識相的,早就躲到休息室內避難去。

「呀…你…你們不要吵架嘛!」
說到尾時,銀次的聲音已經在阿蠻和士度的厲眼之下變得越來越小。
「對啦!士度,你來這找我們,是不是有特別事呀?」
銀次的小腦袋難得地懂得轉開話題來轉移氣氛。
「呀,對啦,我是來給請帖你們的,馬克貝斯今晚要在無限城內舉行派對。」
「啊~~估不到你這健忘,不會是你的猴腦太小,記不了太多東西吧!」
看到士度這樣,蠻當然不會錯過諷刺他的機會。
「不是你這耍蛇的在我進來時吵著我,我那會忘記的。」
「算吧,小蠻,還有士度那謝啦,我們今晚一定會去的。」
「喂!等一會,我什時候答應的。」
「好的,銀次,那今晚見了。」

接著士度的離開,銀次又受到蠻的痛愛。
「蠻,你怎又打我,很痛呀!」
「白癡!你怎答應他!」
「那不好嗎,我們這久沒吃過飯了,今晚可以藉此大吃耶,又不用錢的。」
「這…」蠻一聽到有關錢的事,就開始動搖。
「去吧,蠻」銀次用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他。
「唉,我可以說不嗎。」蠻感到很無奈。

*#*#*#*#*#*#*#*#*#*#*#*#*#*#*#*#*#*#*#*#*#*#*#*#*#*#*#*#*#*#*#*#*#*#*#*#*

晚上的無限城內熱鬧非常,人人都陶醉於派對之中,除了某人以外。

「真是的,最討厭這些人多的地方。」

忍受不了堶悸犒邟n聲音,而逃了出來的蠻,站在屋頂上望著月亮發呆。

派對這種東西根本就不適合我這些受遺棄的人,由我出身那一日,上天就已經將我棄於不幸之中,幸褔距離我太遠了,是我…

永遠都得不到,

永遠都觸不到的幻影……

「你怎在這發呆呀,美堂。」
原本無人的後面突然發出聲音來,而來者正是這次派對的舉辦人馬克貝斯。
「哈!你那只眼看到我在發呆,計算機小鬼。」
蠻一臉不屑的回問他,但馬克貝斯只是嘆了一口氣,以無奈的表情希望向阿蠻。
「我也早估到你會待不往的,那到我的房間坐坐好嗎?」
蠻看了看他。
「也好。」
「那走吧。」

他們兩人一前一後,走在只有微弱燈光的走廊上,向著馬克貝斯的房間前去,氣氛非常沉靜,最後是蠻先出聲問到。

「喂,小鬼,你是不是有什要跟我說呀。」
「嘿,我就知道你會看出來的。」
在說話的時候,他們已經到達馬克貝斯的房門前,跟著馬克貝斯扭開門。
「進來再說吧。」

「這堥S有椅子,你就委屈一下,坐在那些軟墊上吧。」
馬克貝斯自己則坐到地上。
蠻觀看著這在不久之前的「IL」事件時,才進過一次的房間,雖然只有一次,但他仍記得很清楚內堛漣G置。
「小鬼,我記得你睡覺也在那些計算機上的,怎放這多軟墊。」
「你不喜歡?」
「也不是,只是好奇問問罷了。」
蠻口說著不在意,但已經整個人埋進軟墊堆中,並舒服得半眯著眼睛。
「是嗎。」
馬克貝斯笑著地看著阿蠻的舉動。

嘿,這人嘴上說著不在意,但看來他很喜歡呢,真像只小貓。

「對啦,你究竟有什事要跟我說。」
「你可以跟我說說,你和銀次大哥在外面遇到的事嗎。」
「怎了,小鬼,你不是知道我們的一舉一動嗎,上面應該有讓你看吧。」
「你怎會知道上面的事!」馬克貝斯感到很錯諤。

這個人果然不簡單。

「哼!本大爺可是美堂蠻呀,有什事是我不知道的。」
蠻仍不改本性,又在吹噓自己。
「我知道啦,那,可以說銀次大哥過得怎樣嗎。」
「好吧,我告訴你好了。」
「你那個白癡大哥在外面過得很好,雖然有時吃不飽,但死不去。」
「而且他亦變得比較成熟,算是成長為一個可以放心依靠的拍擋吧。」

「是嗎…」
他跟著沈默了。
「喂!小鬼怎了,不出聲?」

「我……可以…嗎?」
「你說什,我聽不清楚。」
「如果不是銀次大哥的話,我可以成為你依靠的對象嗎?」
「什嘛,小鬼,你說什傻話呀。」
「難道我不可以嗎?」馬克貝斯問道。
「你還小,等你長大了才說。」
「美堂…」他很想知道答案。
「好了,好了,我想睡一會,不要吵我。」
「等、等一等,告訴我答案。」
回答他的是細微的呼嚕聲。

「唉~~答完我才睡也不需要很久吧。」

跟著他走向熟睡中的阿蠻,替他蓋上被子。

「我等多四年吧,四年後你一定要給我答案呀,蠻。」

馬克貝斯改變了他對他的稱呼,然後在他的額頭上引下一吻,跟著在蠻的身邊睡下。

「哼!老成的小鬼。」
原本睡著的人,突然開口說話。

我就讓你等等吧,等你長大點才告訴你答案。



「你一定要告訴我答案呀…蠻…」
醉于美夢中的少年,說著他對成年時的冀望。

end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