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定

《約定》

作者:千夜

honky tonk平常的一天,GB兩人沒有出去派發傳單,銀次趴在吧臺上打哈欠,蠻猛盯著手機,仿佛那樣就會有生意上門似的,可惜的是,手機短信一欄堛讀臟p也。
這樣的狀況……波兒翻過一頁報紙,“你們的錢又用完了?”而且是用的一分都不剩吧?所以才沒錢印刷傳單而跑到這媔~坐。
“嗯。”回答的人是銀次,他伸了一個懶腰,又趴回原位。
“離上次工作才不過兩個星期吧?50萬你們是怎麼用的?蠻又亂停車了?”
“羅嗦!”蠻眉毛半挑起,正待反駁,合弦鈴聲響起,蠻像眼前出現了一大堆錢一樣頓時眉開眼笑,滿臉笑容地按下查看短信的按鈕。
銀次和波兒不約而同地嘆口氣,蠻的財迷行為越演越烈,想說已經見怪不怪了都很難。
“銀次,要不要吃蛋糕?”
夏實的聲音猶如天籟,銀次連忙點頭,波兒立即阻止。
“不行,不能再給他們記賬了。”
“怎麼可以這樣……”
“嘻嘻,那就用我的工資墊著吧,銀次看上去很餓了。”
“夏實,你真是大好人。”
香噴噴的栗子蛋糕端了上來,銀次拿起一塊往嘴堸e,還不忘招呼蠻。
“小蠻,有蛋糕吃耶。”
蠻盯著手機螢幕,坐著動也不動,似乎沒有聽見銀次的招呼。銀次稍稍提高了一點聲音。
“小蠻?小蠻!你再不吃我就全部吃光了!”
“啊?”蠻這才回過神來,趴趴銀放大的臉就在眼前,下意識地把手機收起來,推了推根本沒有下滑的太陽眼鏡,站起身,“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小蠻……怪怪的樣子……不過,”銀次跳起扇子舞,“這下子就沒人和我搶蛋糕吃了∼∼”

門在背後緩緩關上,把光隔絕在門外,從光亮處突然進入黑暗的不適感讓蠻藏在太陽鏡後的眼睛閉起,不過那也是一瞬的事。一秒後,蠻睜開眼睛,向房間中心走去。
昏暗的寬廣的房間,盤根錯節的電纜看似無次序地纏繞在房間各處,中間擺放著百來台計算機,螢幕上蒙著綠瑩瑩的微光,堶掬膆傿菢p算的畫面。一個瘦小的身影坐在主控機器前,手指快速地在鍵盤上移動。蠻如貓般毫無聲息地走到那人身後十米處,停住,注視著對方敲擊鍵盤的樣子,神情莫測。
沒有人說話,只有清脆的鍵盤敲擊聲在房間埵^蕩。雖然是一片寂靜,卻是很和諧的氛圍。大約十分鐘後,瘦小身影的動作停下,螢幕出現的演算結果似乎讓他很滿意,小小的呼了一口氣,站起轉身,微笑地道歉。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蠻的視網膜上印出銀發少年的影像,十四、五歲的樣子,綠光投在他身上,反射出的卻是一片銀光。銀光沒有金光耀眼,看上去卻莫名讓人心安。年紀輕輕就已經擁有了能安定人心的力量,這也是人們追隨他的原因之一吧。
無限城下層區的少年王──Makubex……嗎?
蠻無聲地笑了笑,怎麼看,眼前這個還未脫離青澀的少年,都不像是統禦這個惡魔城的王者。但是,因此而小看少年的人,都曾吃到不小的苦頭了吧。笑意一閃而逝,蠻面容一整,開口道。
“你找我來,究竟什麼事?”先前那個短信來自於Makubex。Makubex不找銀次而找他,這件事本身就透著奇怪。
“那我就開門見山說了。根據最近掌握的情報,我有理由相信,銀次大哥目前很危險。”
“喔?然後呢?”
“我希望能和你約定一件事。”
“約定?”
“希望你,能保護銀次大哥。”


長久的靜默,隨後蠻笑出聲,同樣是微笑,在花月可能是溫和的笑容,換在蠻身上就奇妙地摻進了嘲諷和不屑,長長眼睫毛在白皙的臉上投下陰影,紅唇勾起一個微小的弧度,囂張異常,同時也蠱惑異常。
“什麼呀,我還以為你會說『是你帶走了銀次,保護他是你應盡的責任』……”笑容更深,充滿了譏諷。
“你的答復呢?”
“哼,你想說的就這些?我走了。”蠻向門口走去,背後Makubex的聲音不急不緩地傳來。
“我的話還沒說完呢,你都是這麼心急的嗎?”
“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
“如果你保護銀次大哥的話,那麼我來保護你。”
搭在門把上的手停住了,蠻一愣,轉回頭,少年已不知不覺站在他不遠處,鎮定自若地笑著。
“……你剛剛說什麼?”
“你保護銀次大哥,我保護你。”
清晰無比的吐詞,落地有聲的詞句地自Makubex的口中說出。
蠻小聲地嘆氣,笑容變成了微微的苦笑,言辭卻依然囂張不羈。
“說大話前先估算一下自己的力量。你保護我?開什麼玩笑!”
“難道你認為什麼都不知道的銀次大哥比我更有能力保護你嗎?”
蠻眯起了眼睛,“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這幾天查資料的時候看到一些很有趣的事情。例如,某個應該確實存在的人物,居然什麼都查不到,就連他的戶籍記錄,駕照違章記錄都找不到,就好像被什麼人刻意消抹了一樣。”
“……你又做危險的事情了,不怕朔羅會擔心嗎?”蠻避開Makubex的視線,沉聲說道。
“我一直把朔羅當做姐姐來看待,她會理解的。”
“所以才不能讓她哭啊,如果你真把朔羅當做親人的話。”蠻的聲音意外地溫柔,“你還是小孩子,有些事不必……”
“還是小孩子的話,就不能保護自己想保護的東西了。”Makubex打斷蠻的話,兩眼炯炯有神,閃著銀光。
一時無語。看著Makubex堅定的眼神,蠻失笑。
“有覺悟是好事。但是,我什麼時候也成了你想保護的對象之一了?”
“那種事情我不知道,但是……”Makubex看著蠻,臉上笑容真摯,“相信我,我一定不會讓你一個人的。”
蠻……你,並不是孤單一人的……
不知道想起來了什麼,蠻別開臉,語氣變得險惡起來,“這種話對女孩子說吧!”
“嘻嘻,你的答復呢?”
蠻沈默片刻,有點誇張地大嘆氣,“隨便你吧,難纏的小子。”
“那麼,契約成立。”蠻的右手不知何時被Makubex握住,他單膝跪下,在蠻手上印上一吻,“請不要忘記我們今天的約定,我的魔女。”
被Makubex的舉動嚇到的蠻半晌沒有反應,直到Makubex重新站起時候才恍如夢醒般抽走自己的手,“你在幹什麼?!”
Makubex看著蠻奪門而出的背影,笑容綻放。
“哎呀呀,逃了呢……”


honky tonk的門被一把推開,蠻滿臉怒容地出現在門口,銀次剛想撲上去,被蠻淩厲的眼神嚇得不敢動彈。
“小蠻……?”
“你!”蠻沖到銀次面前,拎起趴趴銀就是當頭一拳,咬牙切齒地怒罵,“你做雷帝的時候是怎麼教育手下的?!”
“哎?哎?好痛……”莫名其妙的銀次無辜看著蠻,“小蠻你怎麼了?”
“我……!”該說他被人調戲了嗎?唇的熱度還殘留在他手上呢……“總而言之,都是你不對!”
於是銀次怎麼也免不了被遷怒的蠻暴打一頓了。
“今天還真是和平的一天哪。”波兒悠哉地如此斷言道。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