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

作者:jip

 

“每個人都是為了另一個人而存在著,”溫柔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來

“那也有人是為了小蠻而存在的嗎?”輕盈的童音格外的熟悉,帶著絲冷淡問道,心中卻早已為自己否定了。

“是的,像我就是為了小蠻而存在的。在遙遠的未來也會出現另一個重要的人為小蠻而出現。”溫柔的撫摸著柔順的發絲,聲音漸沉。“但是,小蠻要記的……”

 

“姐姐……”黑暗中,一道纖細的身影坐在窗口遙望著夜空,任由冰涼的夜風吹撫著原就底溫的身体,直到……

 一件衣裳輕披在他身上,溫柔的笑意浮現在那人的眼中。仿偌中,另一道身影出現在眼中,与眼前的人影重疊。“蠻,又做夢了嗎?”

激動,歡喜,還有更多的心淚。蠻伸手抱住眼前的人,被抱住的人身体一僵。接著心喜的回擁住蠻。身上傳來的味道讓蠻一頓,不是他。心又是一沉。

輕推開他,蠻開口說到,“我出去走走。”說罷也不理會他就這么走了出去。

夜,已經很深了。路燈盡職的照亮著人行道,卻無法穿過葉密高大的樹。風挑撥著樹葉發出的聲在安靜的夜半更是格外的嚇人。

 离開了公寓,蠻獨自走在宁靜的街道上。滿腦子全是那個离開自己卻又帶走自己心的人。突然,蠻不悅的停住,對著眼前的空气說道。“你還要跟多久?”

憑空的,從燈光中走出個美的不可方言的男子。他有著超越性別的美,走動間帶著十足的嫵媚。眼間卻洋溢著憂柔卻鋼性的英气。“……”我擔心你的話語無法開口,這是對蠻的侮辱。

見自己尋不到句話,只得沉默看著他。

 看到他這樣子,蠻气憤的哼了下,繼續漫無邊際的游走。過了半小時,他還跟在蠻身后。

抬頭仰望,見天色一起白肚。不由的心軟,卻不愿低頭。干脆停下來等他跟上自己。

 “蠻,回家把。”一路跟在蠻身后,他的心思早被看的一清二楚。所以在他停住腳步后馬上跟上。

嘟著嘴,蠻無語的任他半擁著自己回去。為無緣故的鬧劇化下句點。其實,蠻气的不是誰,而是自己,气自己為何無法忘記他,老是開始認錯人。這對他不公平。

 回到房間,他細心的幫蠻整理并蓋好床單。“好好休息。”

閉上眼,卻感覺到他的眼熱烈的洒在自己臉上。暗嘆口气,睜開眼不耐煩的問到。“你到底要怎樣?”

 他眼中閃過一絲疼痛,在暗淡的房間里無法被蠻發現。“……你剛才把我當做誰了?”

“……”蠻臉側向一邊,無語。

“又是他,對嗎?”

“……”

“我是花月呀,蠻,為什么陪伴著你這么久,從沒見你喊過我的名?”微微高音,他的身影輕微顫抖著。

“曾經,所有的人都拋棄了我,唯一一個接納我的人,卻為我而死。如何叫我忘記他?”滿是苦澀,每當那身影出現心底,便無法控制自己。

“……所以你把我當做他的替身??一直以來……全都是……”

“是的……”

“原來……一直以來,都是我一人在自作多情。”控制得當的聲音,卻讓蠻心格外一跳。

花月轉過身,一如往常般說了聲晚安后輕代上門离去。

 

室內再度回到安靜,安靜到讓人以為房間里的人已經睡了。

許久。傳來一聲嘆息。

“又回到從前了吧。”星亮的眼緩緩閉上。似以習慣般。

 

迷糊中,空气中傳來陣陣香气。把蠻從夢境中挖出。"會是誰?"腦中閃過花月,卻馬上被否決。慢步渡到廚房,看到的正是花月那忙碌的身影。

“你……沒有离開?”蠻一臉意外的看著他。

“早安。”花月之是送了個早安吻做回答。

 

“花月。”蠻拉住正要回廚房忙惑的花月。“你應該离開我。我的心早以容不下其他人了。”

“蠻。”花月帶著微悲傷卻有堅定的表情對著蠻的雙眼。“昨晚想了一夜,理智告訴我應該离開,留在你身邊只能越陷越深。但我的心卻無法讓我离開這,离開你。”

 

說完伸手捧著蠻的臉,深情的說。“你的眼神很冷,很寂寞,卻很溫柔,雖然常常給人种任性。卻無不体貼。總是不自覺的對著同樣寂寞的人付出溫柔,雖然用輕佻掩飾。補好別人的寂寞,卻讓自己心中的寂寞擴散的更大更深。就好象火一樣,慢慢的散發溫暖給別人。卻會燒盡自己。”

 “……”第一次被人解剖自己。這么的了解自己。惊訝,感動塞滿心口。

 “這樣的你,我不想失去,也無法离開。就算……就算……只能做你的替身,我也希望你可以快樂。”舔去從蠻眼中低落的淚水。花月不舍的抱住他。

這才發現自己落淚的蠻忙把自己埋入他的怀中,用不在乎的聲調道。“想留就留嘛,說這么多,又沒人赶你。”

 

嘴硬的蠻,花月輕笑著放開他繼續張羅著早餐去了。

看著花月,蠻回想著和他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我從沒把你當做他的替身過,你就是你。”用只有自己听到的聲音小聲道。也不理花月是否听到,快步走向飯廳。

回頭看到的,是花月燦爛的笑容。

 “但是小蠻,沒有人願意被當成另一個人而存在著。那是對彼此最大的傷害。除非那個人在乎你超過一切。小蠻答應我,一定要找到那個人哦∼∼”

 “姐姐,我已經找到他了。為你,為了邪馬人,也為了他。我會好好活著。”對著晴空,蠻笑容燦爛。

“蠻,你對誰說話呢?”緊貼著蠻。花月開始用自己的方法抓住蠻。

“我再和姐姐說話呢。”蠻楸了下他。

“姐姐,請放心把蠻交給我。我會守護他的。”花月對著天空自白。

“笨蛋,不理你了。”蠻掙開花月的手,快步跑開。

“不要走那么快,蠻∼∼。”

 END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