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致信

〔2004-5-01〕《難以致信》

五月一日
生日花:紅石竹(Red Campion)
花 語:友好(Friendship)
  紅石竹是一種雌雄異株的植物,有只有雄蕊的雄株和只有雌蕊的雌株兩種,如果它要傳宗接代就必須同時具有雄株和雌株才行。另外,紅石竹旁邊常盛開著白石竹,將這二者交配會開出色彩柔和的粉紅色花朵。因此它的花語是-友好。
  受到這種花祝福而誕生的人通常人際關係都相當不錯,而且異性朋友也不少。不過,在眾多好友之中謹慎選擇終生伴侶,才是明智之舉!


《難以致信》

阿蠻萬萬沒有想到,他居然會在非邀請、非委託、非要事的情況下看見灰色怪盜。

而更神奇的事情是──

邀請他來的居然會是銀次?


天,要下紅雨了嗎?


事實證明,天,的確下了雨,不過不是紅色的就是,不過雨滴大的可譬擬冰雹,讓阿蠻心中泛起了一個不安的預感。
但是,他卻被他們支開到一旁。
倒也不怎麼在意,反正他對他們的話題也不怎麼有興趣,反倒是灰色怪盜帶來的書他比較感趣一點。
於是,他便坐到一旁靠窗的桌子閱讀,讓銀次跟灰色怪盜聊天去。

「灰色怪盜小姐...我想問你唷...」銀次怯生生的問。
「好呀,你問吧。」灰色怪盜笑答,「叫我灰色怪盜就好了,不用加小姐了。」
「嗯嗯,請問一下...」銀次表情嚴肅道:

「自由女神跟維納斯差在哪裡呀?」

說這話時,銀次臉上的汗珠差點沒淹沒他自己。
不過不知道是冷汗還是緊張就是。

要是其他人聽見這個問題,十個有八個會噴飯狂笑,其中一個可能會出手毆人[別懷疑,就是他最最親愛的阿蠻],剩下的那一個...
可能就是眼前的灰色怪盜了吧,只見她依舊是揚著淡淡的微笑回答:
「製作的時間不同,意義不同,地點不同,姿勢不同...」
「你想要知道更精確的嗎?」灰色怪盜笑著反問。
真沒想到他居然會問出這個問題...著實讓她愣了愣了會。

銀次不好意思搔搔頭傻笑,「但是我就是會分不清耶...你說的我都知道,阿蠻也跟我說過哪裡不同,說了好久好久呢!說到阿蠻氣到不想理我......但是我還是分不清楚到底哪個是哪個...」說完,銀次從懷中小心翼翼的抽出一張紙出來,鋪平在桌子上。
「我現在都是認這張圖的...」
「這不是蠻君在那次委託當中畫給你的圖嗎?」
「是阿,我可是收藏的非常好呢!」銀次得意的笑著。
「畫的很仔細,很漂亮呢...」灰色怪盜下了初步的評論。
「是阿是阿,阿蠻很厲害呢!」銀次差點就得意起來了,好像那張圖是他畫的一樣。
但是銀次馬上搖搖頭,難得地找回原來的問題:
「雖然這樣,但是我還是記不住呀...」
「是你的思緒沒有整理才會導致你記東西都記的不清不楚吧。」灰色怪盜喝了口咖啡續道,「對於蠻君的事情,你會忘記嗎?」
銀次看了看阿蠻靜坐的安詳,搖了搖頭,「絕對不會忘記的。」
「為什麼呢?」
「因為阿蠻是我最重要的人呀!我絕對絕對不會忘記的。」
「那,你就把那些東西當成是自己最重要的事情就不會忘記了。」灰色怪盜微笑,「對於蠻君,知識也是他很重要的寶物呢,並不是每一個人生下來都是天才的。」
「但是阿蠻總是說他懂就好了...」銀次垂頭喪氣道,「在阿蠻面前我好沒用呀...連阿蠻一半聰明都不到...」
「要比他聰明可是非常困難的...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好了,我想蠻君是想跟這樣的你在一起吧...」

但,也就是這樣的他,讓蠻不願意離開他身邊;當然銀次不肯讓蠻離開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不過他真的很厲害呀,這素描畫的非常好呢...」灰色怪盜再一次的拿起那張銀次珍藏的圖,又更仔細瞧了瞧。
「那當然呀!因為他是阿蠻呀!」
「你還有其他問題嗎?」雖然話是對著銀次說的,但是眼睛仍是盯著那張圖。
「有很多很多呀...但是我不知道要怎麼問...」
他的問題多到可以環繞地球好幾圈了。
「那你有問過蠻君嗎?我想他對你的耐性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不耐煩。」
「嗚嗚嗚...但是我不想再讓他擔心了...」更重要的原因是,不想再被心上人罵白癡了,嗚嗚...他的自尊心呀...
「你真是體貼呢。」
但是,在她眼中,蠻的體貼還是讓她鍾意些。

「灰色怪盜小姐,還是先謝謝你呀...」
「沒什麼,不用放在心上。其實我才想拿書給蠻君,結果你就打電話過來了,正巧可以確認你們是否在不在這。」
望著圖的視線轉到正在看書的阿蠻身上,難以察覺的,灰色怪盜唇畔邊的笑容更溫柔了些。

原本這應該是沒有任何人會發現的,可惜遇上阿蠻的事情就會變的異常敏感的銀次不小心看見了。
「灰色怪盜小姐...你...很中意阿蠻嗎?」
「是阿。」以為銀次問的是阿蠻的才華,灰色怪盜毫不猶豫地回答。
雖然其他因素也佔了其中的一部份...不過他應該不是問這個問題吧。

可惜,聽在銀次耳中就是那個意思。

「你是說...你很喜歡阿蠻?」銀次又問。
「嗯。」
聽見灰色怪盜再度肯定的回答,銀次臉上的黑線像是墨汁一樣佈滿整張臉,但是灰色怪盜卻像是沒有發現他的異樣,依舊是望著看的出神的阿蠻。

完了完了拉...灰色怪盜小姐居然喜歡阿蠻...
嗚嗚嗚嗚嗚嗚.....不可以不可以!!
不要拉~~灰色怪盜小姐不要來跟我搶阿蠻拉...
每次他們聊天就像是要把他排除一樣,萬一在一起的話...冷汗....
嗚嗚嗚嗚嗚嗚...那他不就被拋棄了嗎?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他不要當棄夫拉....嗚嗚嗚嗚嗚嗚.....

銀次在心底不知道淚都流到哪裡去了,但是那個主角依然是看書看的忘我,一點都不懂他的悲哀呀~

在腦中不小心浮現出阿蠻跟灰色怪盜在一起的畫面,雖然他不想承認,但是那樣子好搭配好協調呀~

嗚嗚嗚...不可以再想下去了!

雖然這麼說,但是阿蠻穿著白色西裝躺在灰色怪盜懷裡的樣子一直盤旋在他腦中,害他的淚又流的更遠了一點。

嗚嗚嗚嗚嗚嗚.....阿蠻呀!要是灰色怪盜小姐要約你去當藝術家的話,你可千萬不能答應呀~~

「對了,我想找蠻君說點話行嗎?」看著銀次的眼神並無不同,雖然看見他像是跌到穀底一樣悲哀的面貌,但是對於灰色怪盜的心情一點影響都沒有。
「好...」
雖然很想說不好,但是看見她和善的臉馬上就點頭答應了,答應之後,銀次後悔的心情差點讓他把舌頭給咬掉懺悔一番。

嗚嗚嗚嗚嗚.....他沒事答應她做什麼,要是她要去問阿蠻那個問題怎麼辦...嗚嗚嗚嗚嗚嗚嗚...

灰色怪盜無視於銀次快要崩潰的神情,筆直地走到阿蠻身旁。

「蠻君,這本書還可以嗎?」
瞧他讀的那麼認真,灰色怪盜笑的更開心了點。
她喜歡他認真的模樣。

又看了幾行才回過神來阿蠻才發現灰色怪盜在他旁邊,「嗯,還不錯。」
「看來你看書的時候警戒心會降低呢...」居然這麼久才察覺她走到他身邊,看來他閱讀時是全神灌注呢。
也難怪他的才識是如此豐富呢。
「那只是一時走神拉。」阿蠻像是這時才想起自己有點咖啡,拿起咖啡喝的時候才發現咖啡都冷了,「你跟銀次說完了嗎?」
「應該算是說完了。」灰色怪盜偷笑,像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情一樣。
「嗯...」雖然有點想問她到底銀次問了些什麼,不過看了看那個已經完全黑暗化的銀次,他想,那應該不會是什麼好問題吧。
灰色怪盜彎腰將臉湊近阿蠻的臉頰邊,或者說,是在耳邊。

「他很擔心一些事情呢...但是那件事情似乎只有你才能幫他的忙呢....」

她說的模糊,阿蠻也聽的懵懂。
「書就先放你那吧,看完在跟我說,我就先走了。」灰色怪盜微笑道,對於這一次銀次的邀約,她只覺得有趣。
他似乎認錯了某些事情呢...
雖然不是全然誤認,不過那一點誤會也夠他煩惱了吧。

想著想著,灰色怪盜已經離開了他們倆的視線。
而就在下一秒,銀次用光速的飛逝衝到阿蠻眼前。

「阿、阿蠻...灰色怪盜小姐沒對你做什麼吧?」

他...他剛剛居然看見灰色怪盜吻了他親愛的阿蠻!!

「嗯...?」有點反應不過來的阿蠻愣了愣。

沒反應是代表有嗎..............銀次灰心的想。

嗚嗚嗚嗚嗚...他親愛的阿蠻被親了還不知道...
嗚嗚嗚嗚嗚嗚嗚...為什麼阿蠻對女生的來往都是那麼開放呢...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那為什麼他偷襲都會失敗呀?

銀次第n度在心底流下慘痛的淚水。

「阿蠻阿蠻,我問你唷...」
「如果是廢話的話就別浪費我的時間了。」想繼續看書的阿蠻沒好氣的回應。
「不是拉,是很重要的問題呀!」
「看你說的嚴重,說來聽聽吧。」居然可以讓樂天到想揍人的銀次露出這種臉,看來事情應該不簡單吧。


銀次抵著桌子大口呼了呼氣,貼到阿蠻的鼻前問:

「阿蠻,你喜歡灰色怪盜小姐嗎?」
沒有感覺銀次話中有話,認為他應該是問他欣不欣賞她的才華的阿蠻,毫不猶豫地回答:
「是阿。」

阿蠻一句話畢了,對銀次就像是一道轟雷下,或者說,像是一顆核彈炸下。

阿、阿蠻喜歡灰色怪盜?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不要呀~~~~阿蠻是他的!!是他的呀~~

比聽到灰色怪盜的答案更受打擊,銀次根本已經陷入無底洞裡,任阿蠻怎麼叫他銀次仍是一副恍惚的樣子。

「銀次、銀次?」阿蠻搖了搖已經石化的銀次。
「你醒醒呀?你怎麼了?」

再戳一下,銀次居然風化掉了!

「銀次銀次?是不是Gray她跟你說了些什麼呀?喂!你回答我呀!」

居然已經進展到叫Gray了....
嗚嗚嗚嗚嗚嗚嗚.....

銀次的心宛若掉的十八層地獄般的淒慘。
或許更甚之也說不定。

無論怎麼問怎麼戳怎麼踹怎麼踢怎麼打...銀次完全都沒有任何反應。

久了以後,阿蠻開始火大了,他本來就不是什麼有耐性的人,至少對於這種事情是這樣。

只見阿蠻把灰色怪盜借給他的書重重往銀次頭上一敲,而且還使出了蛇咬的威力,才把銀次打回過神來。
但是銀次還來不及喊痛阿蠻只冷冷回了他一句:

「三天內,要是你不給我說出這本書的大綱,你就準備過著一個人睡的日子。」

晴天霹靂的消息,銀次才想要哭著要阿蠻不要不理,阿蠻已經失去耐性把他打飛出去,等到銀次環繞地球不知道幾周回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阿蠻超級冷淡的臉色,嚇的銀次不敢二話馬上衝去k書,旁邊還有一大堆的字典外加翻譯人員幫他看著。

「白癡,居然敢懷疑本大爺,你就準備好好懺悔吧。」

利用邪眼得知發生的事情的阿蠻一點都不留情的給銀次『適當』的懲罰,至於銀次最後有沒有通過阿蠻的標準....

「看我高興。」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