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眸】3

第三章—不詳的預感

接受委託後一星期……

在木屋的附近不停地傳來打鬥的聲音,戰鬥的激烈可以從驚慌逃離的鳥群,不斷倒下的樹木中知道。

「百獸擬態!」
「流星!」
「電擊!」
「腐蝕香!」

看著最後一個敵人倒下,眾人都松了一口氣。
「終於打完了,真是麻煩,又會這麼多人來的。」士度歎說著。
「是的,不過可惜的是和上次一樣,始終問不出他們背後的主謀。」花月對於這次的打鬥也毫無收穫感到有些不滿。
「不過這些人也容易對付,絕對不能分心,比起之前那幾班人,他們更強。」
「而且他們好像沒痛覺,剛才無論怎樣攻擊,他們也毫不在乎,就像傀儡被下了命令般。」
「卑彌呼小姐說的也對,到底是什麼人派來……」花月亦認同她的說法。
「花月你不用擔心,我們已經找了馬克貝斯幫手調查,很快有結果。」
「你說得也對,呀,對了,銀次在哪?」
跟著兩人四處回望,想看看銀次所在的位置。
「你們在找銀次吧,他在你們後面,不過我想你們還是不要走近比較好。」
卑彌呼好心的告訴兩人。
初時花月和士度也不明白她的意思,但當他們看到銀次時就知道原因。
他們所看到的銀次已經半雷帝化,閃著青光的電流,非常清晰地環繞著他的走動,他帶著憤怒的目光瞪著眼前不遠,糾纏著的兩人。

「夏彥!你剛才為啥要阻止我攻擊呀!」
「瑪利亞小姐不是說過,因為已經接近解封的時間,所以叫你不要使用右手的力量,否則會有生命危險嗎。」
「那又怎樣?」蠻仍感到很不滿。
「我既然接受了委託,就有責任保護你的安全,這是我的原則。」
「你的原則是你的事,那你這只手是什麼意思!」
這亦是銀次發怒的原因,從站於遠處的他所看到的,一開始是夏彥在阿蠻發動攻擊前,將敵人打倒,而蠻因為不滿的原故,就轉為攻擊夏彥,但他卻順手將蠻帶進自己的懷中,形成曖昧不清的情境......

「我看你好像有些想睡了,所以想抱你回去而已。」
「啊,是嗎!這是你說的,你要負責帶我回去呀!」
說完後他立刻將手環到夏彥的脖子後,整個人賴上他的身軀。

原本也不覺得累,他一提起我就想睡,算吧,既然他說要抱我回去,無理由拒絕。唔…好像回到以前幼小的時候,那段……曾經充滿幸福…

卻無法挽回的時光……

「真是的,過了這麼久也沒有變,仍是愛撒嬌,每次都要我拾後。」
夏彥口媮鷃△菑ㄩ◎N的說話,但他的語氣卻充滿寵溺和無奈,而且揚起了溫柔的微笑,慢慢地帶著懷中已經熟睡的人兒回去。

站在遠處望著這情景的三人已被嚇唬得目瞪口呆,無法說話。
「剛才那個真的是耍蛇的,我是不是眼睛有問題。」士度瞪大眼睛看著那兩人。

不要說笑啦,那個耍蛇的剛才那媢陶D,說是貓還有人信,一樣任性,高傲。

「不要問我,我也回答不到你。」花月亦感到難以致信,嘴邊的笑容變得很牽強。
「嗚……,阿蠻竟然向夏彥撒嬌、阿蠻竟然向夏彥撒嬌……」原本半雷化的銀次看到阿蠻的響應大受打擊,跟著就立刻變成趴趴銀大哭。

「銀次………」看著他的舉動,士度三人都有著相同的感覺。

唉!他真的是他們/我們以前「VOLTS」的首領—殘酷的暴君「雷帝」嗎?


到了黑夜,潔白的滿月代替白晝的陽日升到夜空之上,伴著夜鳥的低啼,在這美好的晚上,眾人應沉醉於美夢之中,但卻有人不被吸引,而坐於屋外的階級上觀看迷人的月色。
蠻穿著黑色的睡袍,坐在階梯上,看著夜空的藍眸堙A充滿著不安和無奈。
「要來的始終要來,難道真的避不了?我已經不想看到任何的悲劇……」
正當他一個人在感歎著躲不了的命運時,突然有人從後將他抱著。
「啊!是你!」

另一邊廂……
瑪利亞在微黃的燈光下,看著桌上所抽出的兩張牌,輕聲地呢喃。
「原本只是因為一時不安才占卜看看,故不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她在這幾日都有著不安的感覺,所以就拿出神之記述出來占卜,看會有什麼事發生,但卻抽出兩張出乎意料的牌。
「希望能夠平安度過……」

而在桌上的兩張牌是……

死神和水的使者。

back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