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眸

【藍眸】8.3(上)加上小小的更改...


第八章—悲憶的回思

紳士之章

巫毒之子,被犧牲和咀咒的一族,擅長用毒,在嬰兒時期就被術士當成祭品用於巫術之上,男的二十八歲,女的十七歲,時候到了之時他們身上的咒術就會發作,成為只會懂得完成任務的人偶,而他們任務就是……


消滅魔女之長—「王后」


然而命運卻安排了魔女和巫毒之子兩個不能共存的後裔,在日本這塊土地上相遇,那是美堂蠻加入『塔』後第四年,亦是離工藤邪馬人的廿八歲生日還有半年的時候。


很痛苦…
為何神要將這樣的命運賜給我…
我又不是自願想成為魔女的後裔…
我寧願死也不想繼續這樣生存下去…

離開瑪利亞剛剛半年的美堂蠻在接觸過外面世界的人類內心污穢和黑暗之後,發覺自己是如此不適活於其中,特別在那些所謂的正義之士由德國到日本的追趕之下,令他更加討厭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根本沒有人可以相信,就算是共同生活了三年的朋友,都不會全心全意相信自己…」
「活得這麼辛苦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了害死身邊的每一個人,還是為了要我痛苦的看著這個污穢世界步向滅亡!」
「想起來我自己也沒試過這只右手的厲害,就等我現在嘗嘗吧…」

就在蠻想用自己的右手了結生命時,一把女孩的聲音由他後面傳來。

「你不用如此悲傷的,你會感到痛苦,是因為你就根本就不屬於這個低賤的下界…」
「妳是誰…」蠻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這個突然出現,抱著兔娃娃的白髮少女。
「上界的人,亦即是塔的居民,來自崇高而黑暗的領域—『巴比倫城』…來吧!你是應該受到尊貴對待,帶著神聖血脈的魔女王後繼承人,不應該停留在這個卑劣之地的…」

「去到那堙A我就不會再痛苦…」

美堂蠻看著少女伸出的手。

「沒錯,反正你原本就是屬於黑暗的存在…」

身後帶著惡魔倒影的少女繼續說著誘惑魔女之子墮落的甜言蜜語。

「妳也說得對,陽光從來就不會照耀在我的身上…」

他將手放到她那代表著放棄光明的手上…

墮落吧!反正我由以前開始就是一無所有的…

即使違背了對外婆的承諾…



拋棄一切的少年看不見少女臉上的微笑,

由他一出世,到兩年前開始實行的計畫終於得到成果,

令人崩潰,失望的悲痛遭遇果然是誘使人墮落的最佳辦法,

惡魔成功得到了她想帶進地獄的黑翼天使…





「不見了他,剛剛還在前面的!」
「快去找!他受了傷應該走不完的!絕對不可以讓他走掉!」

嗄…嗄…

在昏暗的街巷之中不斷隱隱約約傳來一陣微弱的喘氣聲,巷外一群穿著黑衣的人就不停地進行搜索,而他們卻不知道追捕的對象現在正躲於陰暗處窺視著。

「老大,找不到。」
「可惡!你們真沒用,竟然給一個十四歲的小孩走掉,全都是飯桶!」
「算吧!暫時撤退!」

在急速的腳步聲全部消失掉,巷內的人確定已經安全後,他才慢慢由暗處走出,這時遮掩著月亮的黑雲亦漸漸退去,將那個人的臉容清楚顯露于月光之下,他是一個大約十四歲左右的男孩,外表清秀豔麗,加上一對藍色的眼睛,雖然臉頰和身上的衣服帶少許血跡,而且全身充滿傷痕,但仍無損他的傲氣和魅力。

「哼!就憑你們這些小角色就想捉到我美堂蠻,別發夢了!」

可惡!估不到這次的任務這麼容易,竟然他們那堣]會請到高手,奪還專家不動琢磨,懂得「領悟」的人。

下次再見到這個變態,我一定將他那只右手也撕下來!

好眼倦呀…

我不可以昏倒的…

不…可以…


雖然蠻很努力地用意志力阻止自己昏倒,但當走到某一處地方的時候,終於不支倒地。

「啊,怎麼會有個小孩睡在我家門前的。」

剛剛完成奪還工作的工藤邪馬人在走下愛車,看到有人睡在自家門前而感到奇怪,當他上前細心看清楚後,發現原來是一個全身沾滿污泥和傷痕的小孩。

「是誰這麼恨心將一個小孩子傷成這樣的,不理他又好像沒啥良心…唉,算吧!先帶進屋堣~想好了!」

跟著他就將蠻抱進家堙A然後放在沙發上,用濕毛巾弄乾淨他的臉孔,還原他原本白哲的肌膚。

「呀,怎麼是個女孩子來的,小卑!」

看到蠻清秀的臉容,邪馬人自動將人歸納於為雌性,不疑有他的決定將「她」交給一樣是女孩的妹妹,卑彌呼照顧。

「什麼事呀,哥哥?」
聽到兄長的叫喚的卑彌呼立刻從二樓走下來看。
「我剛才救了個女孩子,我不方便照顧她,你帶她到浴室洗淨身體吧。」
「真麻煩!我就叫你不要多管閒事的!」
「她躺在我們家門前,難道不理她嗎。」
「哼!好吧。」
「小卑妳果然是我的好妹妹。」
「那當然啦!」


接著卑彌呼就拖著蠻的身子慢慢走到浴室去,當她替他脫下衣服時才開始感到奇怪。
「這個人的皮膚都挺白的,又嬌嫩,樣子又漂亮,真令人羡慕!不過奇怪了,這個女孩看來和我年紀差不多,怎麼前面這麼平的,而且…」
當她將蠻的褲子也脫下時,她才知道原因,跟著過了一會浴室就傳來一陣吼叫聲。

「天呀~~!原來她是男孩子!」

「小卑妳怎麼叫得這樣大聲的,鄰居會投訴的。」
「哥哥呀,你帶回來的『她』是男的!」
邪馬人聽到卑彌呼大叫的原因後也嚇了一驚,事關細心的自己竟然也有走掉眼的一日。


啥!不會吧…
不過看到這個證據想說不是也難吧!
除非他是雙性人…


就在工藤兩兄妹在為眼前的事實而發呆的時候,原本還在昏迷中的人突然細咽了一聲,跟著慢慢動了起來。

「嗚…這堿O什麼地方…」

蠻用手將自己的身體慢慢撐起來,仔細觀察自己的所在之處。

「這堿O我家,你終於醒了。」

聽到有人回答自己的問題,蠻立刻恢復一向警戒心,用眼瞪著說話的男人。

「你是誰!」

好美麗的藍眸!那種如大海般深澈,如天空般晴和的藍,簡直是世上是美麗,是純淨的顏色!可惜的是這雙眼卻充滿冰冷和不相信人的感覺。

邪馬人在接觸到那抹藍影時開始迷惑了,他發現自己的目光無法從眼前這少年的眼睛移開,精神和意志全被鎖定于誘惑的藍波中。
突然發覺自己的不受控制,他強迫自己閉上眼簾,自少年的雙眼移開,等他認為可以冷靜下來後,才再次接觸少年的臉容。

「我叫工藤邪馬人,是搶奪專家。」

「切!什麼我這晚和你們這些專家這樣有緣的,剛打走一個奪還專家,現在又來一個搶奪專家!」

「喂!你有些禮貌好吧,不是我哥哥看見你倒在我家門前,將你救掉,你現在可能已經橫屍街頭了!」

「是你救我的!」
蠻對於自己竟然會讓人接觸,而對方亦沒受傷而感到錯愣,畢竟從四年前開始他就很抗拒和人之間的身體上接觸,就算睡著但只要有人走近就會醒來,絕不讓人去近自己十步以內。
即是是拍擋了幾年的那個人也做不到…

「你先洗淨身體再說吧,不過不要碰到傷口,衣服我放在外面,你洗好後拿來穿吧,小卑,我們出去不要阻著人了,而且妳也不要再盯著別人的身體看,你是女孩子來的!」
「是的!哥哥!」

哼!看多一會也不很,人家看他身子不錯才看的,帥哥誰不想看呀!



就在兩兄妹走後,蠻走進浴缸媔}始沖洗身體,然後浸著閉眼沉思。

這兩兄妹真奇怪,
不過…
很久了!還以為…
這輩子沒可能再感受到這種「家」的感覺…
真令人懷念…


想著想著,蠻漸漸在溫熱的水中睡著,四年來第一次安心的睡眠。


【藍眸】8.3(中)


第八章—悲憶的回思

紳士之章

「嗯…這堿O…」
從睡眠中睜開眼睛的蠻看著視野堜珙搢ㄙ滬砲糽迠﹛A牆壁是潔亮的白色,房內擺設著一個大書架,放上各式各類的書籍,一個普通大小的衣櫃和書桌,還有自己躺臥著的雙人床,整體給人一種舒適和穩重的感覺。

「你醒了。」
就在蠻還在觀察著房間的時候,邪馬人已經棒著一碗熱湯,推開房門走進來。

「我怎麼會…」
「你剛才在浴室媞庰菕A是我抱你出來的,這堿O我的房間。」
蠻還沒說完他的問題,邪馬人已經搶先說出他疑問的答案,跟著他將熱湯拿到蠻的面前。
「你的傷剛剛才處理,不要動,今晚你就留在這兒吧,現在先把熱湯喝掉暖和一下身子。」
他看見蠻想拉開被子走下床,就立刻用沒拿著湯的手將他的身軀壓回床上,並邀請他在家中留宿一晚。
「我要走就走,你有何資格叫本小爺不准動!」蠻憤怒地瞪著邪馬人。
「就憑我救了你的命!所以你就乖乖給我躺下休息!」邪馬人大聲向蠻喝罵。
蠻默然地看著這個四年來第一個向自己喝罵的人,身體不其然地跟著他的說話做,躺回床上。
「真是的!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呀,收留一個不明來歷的人…」
其實連邪馬人自己也不明白他自己在做什麼,對方是一個身份不明的人,突然滿身是血的出現在自家門前,一般人在這種時候,大多數都會視而不見,最多都是替他處理一下傷口,但他現在不但如此,還留他在家媢L一晚,這對平時不管閒事的他實在太不可思議,由蠻還沒醒過來之前他不停問自己為什麼,經過這一段時間,他唯一的想得出的原因就是因為他那雙藍眸,他想繼續欣賞這對舉世無雙的眼睛。

就在他仍沉寂於他個人的思潮時,蠻亦看著他細想著,為何今日的自己他會如此反常,平時絕不讓人接近的身軀,竟然對眼前這個男人免疫,連這次在內,他已經讓這個男人接觸自己兩次了,在加上他剛才這樣大聲斥喝,平常的話他早就將那個人打到半死了,但他這次卻沒有,還不其然地乖乖跟著他的說話做,真的令到他自己也想不通。

「這晚你就和我擠一擠床吧,我家沒有多餘的房間,就勉強你委屈一下。」
邪馬人坐在床邊溫柔地看著蠻說道,而蠻亦沒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地接過他手中的湯慢慢喝著,一邊用眼微微觀察著他。

好溫暖…

已經好久沒感受過了…

本應在四年握著那雙手時,就已經放棄去渴求的,

不再去尋找這樣認為只是夢想的感覺…

為什麼…

會在這個不認識的人身上得到…

為什麼

帶著不解和疑惑的心情,這晚蠻就在邪馬人的家埵矰U來,而且還睡很平穩,不像平時般因為害怕噩夢而一夜無眠,但當到半夜時份左右,邪馬人的家外竟然聚集了一群人,是之前追趕著蠻的那班黑衣人,其中還有一個身材肥胖,像個暴發戶的人和一個沒了左手,滿身邪氣,眼堨R斥著嗜血的欲望的金髮男人。

「美堂蠻…我一定要殺了你,挖出你那雙美麗的藍眸作收藏品!美堂!」

這個人就是在不久之前被蠻撕下左手的男人,被稱為「領悟的不動」的不動琢磨,在初次的見面時,他實在估不到自己會輸在一個十四歲,身材廋弱的小孩身上,加上他的實力竟然比有著無數戰鬥經驗的自己便熟練,強勁而沒絲毫多餘的動作,每一下都是經過精密的計算,為了用最快的速度將敵人解決而使出的,但最令不動感到不滿和憤恨的,是蠻的眼中完全沒有他的存在,所以當蠻將他的左手撕下並漠然離去後,他發誓無論如何他都要令到他的眼中只有自己的身影,因此他很興奮這麼快就可以再見到他。
「金井先生,就是這堙A有人見過那個小子在這堜倒的。」某名手下向看來是權力最大的人報告,然後這人就露出醜陋的惡笑。

「是嗎…這次不要再讓他走掉,我要的人沒誰可以逃出我的五指山的!將堶悸漱H除了那個小子以外全給我殺掉,記著不要弄傷他的身體,要活捉!他可是難得的極品呀!」
「是的!」
「金井先生,你要記得你承諾的事…」不動對這胖男子說道。
「好,好,等我享受完一定將他交給你的。」

嘻嘻…今次終於可以嘗嘗那極美的身軀了!白哲而嫩滑,未發育完全,屬於少年所獨有的青澀身體,這全都是我最喜愛的!特別是這一個,全身都散發出誘人的魅力,雖然是高傲了點,爪子有點兒利,不過馴服的過程一定很有趣,將他馴服至踩在腳下也不反抗,那種快感……嗯!真想快點嘗到!

金井一邊想著,一邊用他那肥短而帶滿各種名貴戒指的手撫著肚上被蠻打傷的位置,臉上露出污穢淫猥的眼神和笑容,而在旁的不動則不作一語看著他。

哼!這個不知教訓的戀童癖老頭子!剛才是他手下留情而已,否則就憑你們這些小角色也想捉著他,真是發白日夢!他可是我所看上的獵物呀…一會兒你們就知道對他作出輕視的下場了,我會在旁慢慢看著你們的失敗,然後再用我的手來解決他!美麗而值得我去狩獵的人,美堂蠻!

不動在心堣蛪Q著一會兒要怎樣將到手的獵物慢慢折磨,右手不期然地撫上肩膀另一邊沒了半隻手臂的左手,雖然已經止血但仍隱隱作痛的傷口在不斷提醒著他蠻撕下他左手時的那強勁而華麗的英姿。

並肩站著的兩人各自帶著不同的心思和野心,唯一相同的,就是想得到的目標—

一個美麗而冷傲的少年

美堂蠻

在這群人剛到達屋子外時,屋內的人早就汽車的引擎聲所弄醒。
「這班人這麼就找到來了,還有那個色老頭和不動…」
蠻以不弄醒枕邊人的力度坐起身子,移到窗邊隔著簾子觀察外面的情形,決定下一步要怎樣做。
「他們是誰…」
突然蠻的耳邊傳來某人的聲音,但並沒將蠻嚇到,因為他知道這人是誰。
「你也醒了?」
「當然,外面這麼吵,想不醒也難。」
「看來你也不差…」

蠻對邪馬人的看法,開始由普通的搶奪專家變為特別的搶奪專家。
「這班人來找你的?」
「對。」
「為什麼事。」
「為了我,因為我今日大概黃昏那時,我將金龍組的組長金井戶藏打傷,還有他請來的奪還專家不動琢磨的左手也撕了下來,我想是為了報仇…」

聽後的邪馬人沒有說話,只是以有點驚訝和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他。


金龍組的組長金井戶藏,我知道這個人,在黑道上無人不知這個男人有戀童癖,最喜歡把玩十二至十五歲美少年,這樣我可以明白他對這男孩這般執著的原因,

畢竟在我親眼見識過這少年後,我想也沒誰能漠視他那如洋娃娃般精緻的臉龐,那如藍天一般清華而帶點魔性的雙眼,這兩者之間所散發的魅力…

不過…

最令人驚訝的是他竟能將那個是我們這一圈內出名變態好戰,擁有著所有人類黑暗面的邪惡綜合體,有著「領悟」能力實力位於高等級的不動的左手撕下來…

這男孩可不簡單…

「看來你也知道我不是普通人了吧…」
蠻看見邪馬人這樣看著自己,也大概估計到對方在想什麼。
「嘻,這件越來越有趣!你到底是從那堥茠滿C」

「我也休息夠了,這次麻煩你真不好意思。」蠻走下床鋪,站到窗邊去。
「你要走了…」
「對,有機會再見吧,搶奪專家工藤邪馬人。」
「好,隨時歡迎你來和我拍擋。」
「哈哈…有機會再見才說…」

話也沒說完,蠻已經從窗戶離開,跟著就聽到那班人的追趕聲,過了一會再看出窗外,已看不見任何人影了。


「走得真快…唔,說起來,我好像還沒知道他的名字…」

唉…算吧!反正我有預感很快就會再見到他,到時候再問也不遲…



這次初遇離邪馬人的廿八歲生日還有九個月…


在蠻將那群人收拾掉和再次打敗不動回到塔後,轉眼間就過了三個月了,這段時間,蠻發覺自己的心情已和過往的四年完全不同,沒辦法再用漠視的態度去面對這個世界,他感覺到自已想離開這個地方,到陽光照耀到的外面,到那個男人…

到那個讓自己感受到溫暖和安心的男人身邊…

所以到最後…

「阿斯克勒庇俄斯!你要到那堨h!」
一向冷漠沒表情的冰川淩看著蠻向房間的出口走去,對於他在三個月前完成任務回來後的改變的不滿,終於在這一刻爆發,他原本像面具般的臉上充滿激憤的神情。

「我要走…」
「去那?」
「離開這堥鴠~面…」
「什麼!你…你怎可以這樣做的!不准!我不准你走!」
「走開。」
「不!」
「我叫你走開!」
「不!呀…」
當他想再次說不的時候,他已經被一道勁力打至房間的另一邊去。
「冰川,你無權阻止我,何況你有本事阻止我嗎…」
「不要來找我,我不會再回來的…」
毫無留戀地蠻走出了房間,向無限城外離去。

「可惡!都是那個男人…」冰川以憤怒的語氣大吼著。
「算了吧,淩…」
不知何時來到冰川身旁,抱著兔娃娃的博士向他說道。
「博士!那怎可以的!」
「不要緊,他走不掉的,就由他在外面享受一下這短暫的自由吧,很快他就會明白,他只有這一個容身之所的,他一定會回來…一定….」

少女的臉上露出一如當初引誘魔女之子牽上她雙手的笑容,奸狡而邪惡,充滿黑暗的氣息。

而外邊…

邪馬人一如過往的生活,早上時到屋外拿報紙和信件,但這一日除此以外,他還見到他想了三個月的身影。

「嗨!我們又再見面了。」
「啊,早晨呀。」
「你上次不是說隨時歡迎我來和你拍擋的,不知這句話還算不算呢。」
蠻展露著開朗的笑容看著邪馬人。
邪馬人見著,亦回應了對方的笑容。
「當然算了,歡迎你加入搶奪專家邪馬人的隊伍。」
「多謝了,新夥伴。」
「對了,差點忘了問你,你究竟叫怎麼名字,我一直到現在也不知道。」
聽到後,蠻呆住了一下,但跟著他又再次笑了。

「蠻…我叫做美堂蠻。」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