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stal

《Crystal》6

作者:藍影

午后的陽光溫暖地照耀著新宿,金色的光線如母親的雙手般溫柔地呵護著互相追逐、嬉鬧的孩童,也如情人的目光般深情地注視著出來散步的人們,這個景象就像一幅畫,如果有天堂的話,也不過如此吧。可是這些幸福的人們卻無法想像,在里新宿的最深處,由廢棄大樓和違章建筑所組成的巨大的水泥迷宮,被人畏懼地稱為“無限城”的地方,卻仍然陰冷地仿佛連陽光也無法照射進來一樣。高聳的智能大廈,突兀而森然地矗立在正中央,似乎在向神抗議其被拋棄的命運。被神所不喜愛的孩子啊,難道連想要一點點溫暖的愿望也是奢侈的嗎……
數不清是第几次熄掉香煙,蠻看著煙蒂在他的腳底被碾成粉碎,心中暗嘆無限城道路的錯綜复雜以及……銀次這個大路痴!竟然害他們在無限城中兜轉了一整個上午!更重要的是,他們現在連自己所在的方位也已經搞不清了,更別說目標人物的住所了。
想狠揍銀次一頓的沖動在抬頭看到了泫然欲泣的趴趴銀以及仍保持一臉無所謂笑容的阿蕾克后也化為虛無。無力地嘆一口气,蠻開始怀疑今天是否交了什么霉運的時候,阿蕾克突然輕笑出聲,成功地吸引了蠻和銀次的注意力。
“我有一個可以辨別方向的好方法哦。”
“……”蠻狹長的眼微微眯起,射向阿蕾克的目光中充滿了探索的意味,顯然他心中正盤算著可不可以相信眼前這個神秘的委托人。
對蠻的猶豫視若無睹,阿蕾克徑自把白皙的手指放在薄薄的朱唇間,一聲尖銳的口哨聲刺破天空。須臾,一只碩大的貓頭鷹從高空疾扑而至,停在阿蕾克平舉的手臂上。巨大的翅膀收起,帶起一陣勁風,金色的發絲与白色的裙擺在風中飄揚著,絕美的容貌以及嘴角微微的笑容,仿佛從天而降的女神,庄嚴而神圣。
蠻立刻明白了她所謂的方法,在現今的狀況下,似乎也只有這個辦法可行了。
只見阿蕾克左手輕輕撫摸著貓頭鷹的頭部,突然手臂一震,貓頭鷹展翅而起,在天空中盤旋几圈后,往東南方向緩慢地飛去,又在快离開三人視線范圍之時拍動羽翼停留在半空中。
阿蕾克挑舋地看向蠻。蠻的眼神一如往常地清澈,并不帶半點的動搖,仍是那种了然的微笑,他步伐堅定地向著貓頭鷹的方位走去,而一旁的銀次也毫不猶豫地赶上兩步与蠻并肩。
“呵呵……我果然沒有看錯人……”阿蕾克看著兩人的背影,收起了虛偽的笑容,一瞬間,她的臉上似乎出現了近似嫌惡的表情,喃喃地低語著,“這樣……我不使出真實的本領,畢竟是不行的呢……阿斯克勒庇俄斯……”
靜謐的無限城在此刻顯得更加的沉默,沉重的气氛在三人之間流動,但沒有人開口,連銀次也難得地沒有發出愚蠢的論調,只有鳥類揮動翅膀的聲音從前方傳來,仿佛暴風雨前的宁靜……


任由貓頭鷹帶領,三人逐步向南云京之介的住處走去。在拐進一條小巷的時候,三人一下子因為气氛不對而停下腳步。小巷的盡頭矗立著一幢外觀破舊的樓房,發黃的磚塊和長滿爬山虎的牆壁,做為隱蔽的住處是不錯,如果不是門口有這么多“守衛”的話。
小巷內聚集了一群一眼看上去就似流氓打手的人,烏煙瘴气得好像此處并不是一個商人的住處而是某幫會的聚集點。
此刻,這些流氓正以一种凶狠的眼神瞪視著他們這些不速之客。
“這里是南云京之介的私人地盤,不想死的人就快滾!”
“我們是來找南云先生……”銀次話還沒有說完,站在他附近的一個壯漢已經用空的酒瓶向他的頭部猛敲過來。
無數次交戰的經驗,使銀次反射性的扭頭躲開,同時本能地放電把壯漢震飛,可是卻有更多的人向他扑來。
同樣的,亦有很多嘍羅攻向蠻。即使在人群的包圍中,蠻仍然用极其优美的姿勢把攻擊他的人一一打飛,輕巧地好像在跳舞一樣。這些人都只覺眼前一花,就被一股大力撞擊內臟,倒在地上無力再爬起。雖然蠻和銀次具有壓倒性的优勢,但無奈對方人數太多,他們仍是陷入了持久戰。
正在這樣的混戰中,有一個沙啞的聲音突然響起,音量足夠令所有酣斗中的人都停止了動作。
“不要動!如果你們不想讓這女人死的話!”
聲音的主人正用一把匕首指住了阿蕾克的脖子,閃著寒光的刀尖頂住她雪白的頸項。只要稍一用力,殷紅的血就會离開血管噴洒出來。
蠻緩慢地垂下雙手,銀次的眼中已冒出了憤怒的火花,畢竟他最看不慣別人挾持女人做人質。
突然,有槍拉開保險栓的聲音從背后響起,無須回頭,蠻就知道至少有數十把槍已經指住了他們的頭部。

“哈哈!就憑你們几個也想見南云先生!這兩個男的全部殺掉!至于這個女的嘛……”男人邪笑著,挾持著阿蕾克退到一堵牆邊。下一秒,兩人的身影消失在一道暗門后。
有了槍支在手,那些流氓一下子又囂張起來,他們哄笑著,想要欣賞蠻和銀次死前痛苦的表情。
蠻突然摘下了紫色的墨鏡,海藍色的眸子呈現出比往常更深沉的靛色,妖异异常,令所有人的視線不自覺地被吸引過去,明知是危險的漩渦,可是卻身不由己地往下跳去。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殺了他們!”所有的人都扣動扳机,但,沒有槍響發出。槍在他們手中傾刻間化成一條條五彩斑斕的毒蛇,張開毒牙咬中了他們的咽喉……
慘叫聲此起彼伏,人人像被燙到手一樣地把槍拋開,而后又精神失常似地掐著自己完好的頸部。讓蠻和銀次輕松地一擊搞定……
“你們,做了惡夢了嗎?”蠻悠悠地說出躺在地上的人們的經歷,可惜對方已經全部因為陷入昏迷而無法听見了。


“阿蠻!我們快去救阿蕾克小姐吧!”
“去,真是麻煩的大小姐。”蠻抱怨著,卻仍和銀次一起查看著哪里有打開暗門的机關。他并不認為阿蕾克會遇到危險,他更加擔心的也許是那些挾持她的人也不一定。
暗門毫無預警地在蠻和銀次眼前打開。銀次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阿蕾克毫發無傷地走出暗室,仿佛什么事也沒發生過的悠閑。
“銀次君,蠻君,你們這里也搞定啦,那我們走吧。”阿蕾克一把拖住銀次的手臂,拉著他就往前走。“哎?可是,阿蠻……”
蠻并沒有回答銀次,他的視線被暗室內的情影絆住……
本來,這間房間里容納十几個男人并不能算擁擠,然而令人感到擁擠的原因是這些人并不是站著的,而是用躺這個占地面積比較大的方式,只是在一分鐘之內……
“原來這個世界上也是有看似天使的惡魔的!”蠻不禁在心中這樣的想著……


來到小巷盡頭的樓前,推開沉重的大門,意外地,与外面的“熱鬧”截然不同的是,屋內冷冷清清地一個人也看不到。簡單的陳設使屋中更是看上去空空蕩蕩的,好像一個倉庫。
普通人是無法在偌大的房間中感應到人類的气息的,然而,GETBACKERS和雅典娜都不屬于“普通的人類”這一范疇。几乎是立即的,他們同時向躲藏在陰暗處的人影扑去。可是,在快要接触到人影的一剎那,仿佛世界龜裂似地,眼前的景物碎化成一片片地向四周散去,折射出一點點耀眼的閃光。
“鏡子!”
不錯,正是這种最能反射和隱藏事物真正形態的東西。
“鏡!”
用膝蓋也想得到這是誰的慣用技倆。
回頭!
果然,出現在眼前的是一身纖塵不染的雪白的觀察者以及他一臉神秘莫測的笑容。
鏡身后,走出一位有些發福的中年男子。微禿的頭頂、眯起的三角眼,看上去就是一副狡猾商人的樣子。
“這位就是南云京之介吧。”蠻一下子猜到中年男子的身份,晶亮的藍眸瞄到他手上緊抱的手提箱后,蠻立刻判斷出委托物的所在。
如爆炸的气浪般瞬間推近,一股強烈到令人窒息的殺气席卷而至,讓所有人不由自主地望向那片殺气的來源處。如同暗夜的死神,從同樣色調的陰影處走出的是如墨般黑色的身影,長長的風衣下擺在空中挽起优美的弧度,圓形禮帽下的是帶著冰冷笑容的蒼白的臉,純白手套下的雙手不知沾染了多少人的鮮血。
“豺狼醫生!不要故意強調你的存在!”蠻秀气的眉微雛,冷冷凝視持刀死神的同時,腦中已在迅速分析對戰的得胜几率。
“美堂君、銀次老弟,能在工作中遇到你們,真是莫大的樂趣呢。”微微拉低帽檐,赤尸把自己的笑容隱藏其后。
被他冰冷的目光射中,銀次猛地倒吸一口涼气,下意識地退到蠻的身后。蠻心中也是微微一沉:看來今天的狀況非常地危險,這兩位“塔”中的高手竟然會同時出現,如果貿然對他們使用邪眼的話,万一時机沒有對准,自己就會在瞬間被他們分尸……
在這樣沉默的對峙中,南云京之介突然開口道:“那這里就交給你,我們先走了!”
握緊手中的皮箱,他匆忙地從后門奔出。
“真是可惜啊,只能下次再觀察你們的對戰了!奪還專家們!”丟下這句話,鏡隨后也跟了出去。
“現在是三對一呢,美堂君你們不動手嗎?”即使面臨數量上的絕對劣勢,赤尸還是毫不在意的笑著。
“毫無懸念的戰斗我可是沒有興趣的呢。”阿蕾克轉頭向蠻嫵媚一笑,“我就不湊這個熱鬧了。我先去追赶那位南云先生吧。”她說完輕輕向三人頷首致意,消失在門后。
銀次有點擔心地看著蠻,蠻理解他的意思,他微笑地對銀次點了點頭:“這里交給我,你負責去奪還水晶項鏈。記住,不許失敗!”
“可是,阿蠻……”眼前這個男人的冷酷和強大,他是非常清楚的,雖然蠻也很厲害沒錯,但他總覺得放心不下,何況今天的赤尸渾身散發出比平日更凌厲的气勢,這也是他遲遲下不了決心丟下蠻一個人的原因。
“笨蛋,還是先擔心你自己吧,那女人可能比赤尸還可怕呢。”蠻用手背輕敲銀次的頭部,“銀次,不要丟了我們奪還小組的招牌啊!”
望進蠻清澈的眼底,銀次從中接收到了蠻由衷的信任和溫柔的關怀,這不由得讓他心中一熱。“阿蠻,你也小心!”銀次用力握了一下蠻的手,再度看蠻了一下,這才轉身离去。


“呵呵,美堂君,你們的感情還真是好!看來沒有我插入的余地了呢!”
赤尸一直微笑地旁觀著,沒有阻攔任何人离開,不知他是跟本不在乎誰是他的對手呢,還是說現在這樣正是他預期的結果。
“你這個死變態不要亂說!”蠻轉身面對赤尸時,神情一下子冷了下來。
“我并沒有亂說啊,我是真的對你很中意呢!阿~蠻!”故意用親昵的語气這樣的呼喚著,赤尸玩味地看著蠻的美麗的藍眼愈見冰冷。
“豺狼!今天正好把以前的帳一起清了!”暮然,蠻的身后浮現出蛇的虛影,語音未完右手的蛇咬已如狂風般咆哮而至,帶著仿佛能割破人肌膚的逼人勁气,向赤尸藏人攻去。
間不容發地避過,赤尸看著他原先站立的位置出現的深陷的大坑,嘴角的笑意反而更深了。“呵呵!這樣才對嘛,這樣的你才能讓我熱血沸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