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網頁1

《Crystal》8

作者:藍影

冷瑟的風帶著嗚咽的狂嘯撫過銀次緊繃的身軀,也撥開了阿蕾克額前耀眼的長發。當阿蕾克絕麗的臉龐完全暴露在銀次的視線內時,他卻發現,眼前的少女就像個完全沒有表情的娃娃,沒有喜怒哀樂,絕對是机械化的表現──仿佛神祗般的麻木,也許這才是真正的她吧,銀次潛意識內竟有這樣的想法。

“阿蕾克小姐,剛才……你說什么?”不愿相信這樣的事實,不僅是因為那個人成為敵人后的可怕,更因為沒有人會在虛無中把溫柔的笑演示得如此真實。

“真是可惜啊……天野銀次,恐怕你無法再見到阿斯克勒庇俄斯……啊,不,應該是美堂蠻才對。”

“那么……你果然是阿蠻所說的……那個戰爭女神?”

一瞬間的錯覺嗎?銀次竟仿佛看到她臉上掠過一絲厭惡的表情,快得連映射到視网膜上的時間都几乎不夠,掩飾般的,她對著銀次“笑”了,只是神經牽引嘴角上揚的一個動作:
“你們既然已經知道了,還是來送死,我該稱贊你們的勇气呢?還是……說你們愚蠢?”

“我們……我們只是不想逃避……況且,阿蠻曾經說過,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敵人,有的只是不同的立場,所以……”銀次下意識地揮舞著雙手,好像這樣就可以甩開那些殘酷的事實。他向來就不是能言善辯的人,這時,更是在她的迫人气勢下几欲無言,不期然間,蠻的語言成為他思維的中心。

“所以,你們天真到,以為我會是你們的朋友?呵呵……”仍然是那种到達不了眼角的笑意,阿蕾克用冰冷怜憫的目光掃視著銀次,仿佛眼前的是一個可怜的祭品,“可惜,我是來完結你和你最愛的搭擋的生命的!”

“為什么……阿蕾克小姐……你就那么討厭我們?討厭到……要殺了我們?”銀次難過得低下了頭,被任何人所厭惡,都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

“不,你錯了,我并不討厭你們。當然,亦不喜歡你們。”比黑洞還要虛無,比霧气還要飄渺,比冰山還要冷艷,從阿蕾克优美的唇形中飄出的是与她一樣不帶絲毫感情空洞無机質的話語,“你們對我來說,就像陌生人一樣,無論是死是活都与我無關。”

“呵~~~~你一定很奇怪,那我為何要殺你們吧?那是因為,這是那個人決定的事情,与我的個人感情無關,我只是……執行那個人的意愿而已。”

“那個人?”

“那個自認為是神的人……”仿佛陷入了回憶,阿蕾克微微地垂下眼帘,長長的睫毛輕輕地扇動著,沉靜异常。只是那一定是一個并不甜美的記憶,否則那雙海藍色的眸子又怎么會驀地黯淡下來呢?

銀次突然了然地笑了起來,那純真的笑容竟帶來了些如沐春風的溫暖:“阿蕾克小姐,你一定很痛苦吧。我可以看得出,在你的心中一直下著冰冷的雨。”

猛然睜大美麗妖异的雙眼,阿蕾克的表情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有趣的笑話:“哈哈哈……銀次君,你真是個可愛的人呢!痛苦?那种感情是我很久之前就已感覺不到的。”飛揚的笑漸漸低隱,微微的苦澀從心中滲透至嘴角,“因為……這都是命運啊。”

“吶!銀次君,你~~~~相信命運嗎?”

“命……運?”

感應到鸚鵡學舌的某人全然的困惑,她用一种旁觀者般超然的聲音娓娓輕訴著如神諭般莫測的言語:“所謂的命運,就是在你出生的那一剎那,不,應該說在你出生之前,你所有的一切都已經由神為你決定好了。遇見什么人,喜歡什么人,得到什么,失去什么,你生命中的每一個瞬間,都只不過是那位神某個靈感的具現罷了。即使是那不停紡織命運紗線的三姐妹,也只不過是根据神交給她們的劇本來為你安排一切,就連她們也是無法更改和逃避命運的。這樣,你還認為你的人生有价值嗎?”

“怎么……可能?”銀次琥珀色的瞳孔不停地顫動著,緊緊絞起垂于身側的雙拳,用屬于本能的力量去抗拒這令他無法理解的事實。

似乎對方越是狼狽的神態越能讓她打從心底地感到愉悅,阿蕾克那就像一潭死水般平靜無瀾的聲音中竟然滲雜了些微的溫柔──偽善而做作的溫柔:“美堂蠻是背負叛逆之罪的被詛咒之子,他那無比黑暗的命運早就決定了會讓身邊的人都悲慘地死去,和這樣的他在一起,你也遲早會被他所殺,死在你最信任的搭擋手中。因為~~~~你和他的命運都是注定而無法改變的。”

“不!阿蠻不會殺我的!”銀次不斷地搖著頭,以此來抵消她的言語給他帶來的沖激,雖然她所說的,他并不完全明白,但只有對于這個,他的信心堅定無比,他愿意毫無條件的相信那個人。

詫异于銀次的鎮定,阿蕾克挑高秀眉凝視不語,片刻的對峙之后,她的面上顯現出冷漠与嘲弄:“呵~~~~銀次君,你還真是天真呢!你以為,你對他了解很深嗎?你以為你們之間毫無間隙嗎?你以為他又會毫無保留地告訴你他那黑暗的過去嗎?不!你錯了。毒蛇是狡猾而冷血的動物,你完全被他虛假的外表迷惑了,你已經陷入他精心布置的陷井,只能任他褻玩擺弄,直到……他厭倦了這場游戲。到時,他會毫不猶豫地咬斷你的咽喉……就像他的前搭擋──工藤邪馬人一樣。”

“不──!阿蠻不會這樣的──”焦急尖利的語气撕裂空气,聲音擅抖得連心都在痛,為什么只是無法容忍那個人的背叛?光是想到,都几乎要發狂崩潰至死。

完全看穿他痛苦的根源,殘酷的話語卻更推波助瀾,
人類的信任真的是很脆弱的東西,如紙般輕輕一撕就碎裂成片片。
冷淡的惡魔反复耳語著,空洞虛無的聲音讓銀次的心更沉入谷底,金發的少年啊,請你更加恐懼吧,因為這是你違背神的意志,袒護被詛咒之子的罪業!

“……你以為他那強大的力量是奪取了多少人的生命才換取來的,而他那妖艷的雙眼又是經過多少鮮血的洗禮才會呈現出如此魅惑無比的瑰麗。他那被黑暗重重淹沒的內心正如他的過去般地血跡斑斑,那里是絕對沒有一絲光芒的罪惡的修羅界啊!”

仿佛電影中的慢鏡頭一樣,銀次极其緩慢地抬起頭來,當他的視線与阿蕾克相交的時候,那些迷惑動搖的負面感情已經被完全的自信取代,晶亮澄黃的眸子此時也异常地清澈──如一輪圓月深深映入碧藍深泉:“即使如此,我還是相信阿蠻,相信那個微笑著說Get Backers不是一個人的阿蠻。”一字一頓地發出至誠的宣言,銀次的笑容出奇地祥和,朴實的言語沖破了惡魔華麗誘惑的低喃,透明到能映照陽光金黃的眼折射出柔和的光暈。

藍色冰晶的雙眸彌漫出前所未有的寒气,眼前一臉堅定不移的少年使她沒來由地一陣反胃,富有朝气的臉孔上自信的笑容此刻竟讓她有一种如直視正午陽光般出奇刺眼的感覺,真是礙眼啊……

嘴角蕩起一抹笑容如奶油般膩得化不開的甜蜜,宣告出的話語卻成反比地宛如葬禮上的喪鐘般殘酷地令人發指:
“你知道嗎?銀次君,本來,只要你愿意离開美堂蠻的話,我可以考慮放過你的哦。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因為啊……你實在是太善良了,偽善到令我惡心!”

虛空中毫無預警地裂開一條猙獰的黑縫,如惡魔的嘴般丑惡地張開,電光火石之間代替了銀次站立的位置,吞沒之后如煙霧般剎那間消散,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激蕩的空气分子慢慢地沉寂下來,靜謐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小巷中只有阿蕾克那纖細的身影如石像般矗立,冷風中單薄的身形顯現出一如以往的孤寂,凍透到麻木的藍眼感覺不到一絲生气──仿佛一個美麗的娃娃……

如被黑洞吸入般失重暈眩,銀次反應過來時已經跌入了黑暗,最后一絲光亮如夕陽下沉般地瞬間消失,只留下殘影縈繞在眼前証明光曾經的存在。在听覺也墮入完全無聲的境地之前,仿佛听到了阿蕾克低到几不可聞的輕嘆:

“再見了,銀次君,神的愿望是無法違逆的,不管是你,還是我……”

已經無法思考言語中的含義,也許是陷入這絕對虛無的世界的關系,意識也在朦朧中漸漸遠去。

“這次我應該會死吧。”嘲諷的語气撒向自己,心中的某處卻為這一認知而痛了起來──那個還沒實現的愛戀与那個總是形影不离的人,那個一臉囂張罵他白痴的人,那個露出狡猾笑容搶走他壽司的人,那個自己愛著的人……

也許是瀕死的幻覺,銀次仿佛真的看到那個人張揚的海膽頭与飄揚的白襯衫的身影鮮明地浮現在他眼前。毫不猶豫地伸出手极力地想要碰触他,然而就像秋天夜晚頭頂上的明月般只差一點而望塵莫及。雙手像是灌滿了鉛般沉重地無法再次舉起,全身气力像被抽离般地消失貽盡,琥珀色清明的眼在滴下晶瑩的淚水之后仿佛流失了精華般地黯淡下來,一切都遠去了,只剩下刻骨銘心的思念,腦海中最后的意識只匯聚成簡單的兩個字節:

“阿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