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國(下)

《女兒國》

作者:蘇沛

內容...應該算有點H吧?!

# # # # # #

到了女兒國,傍山傍水的地勢使皇宮看起來更為雄偉壯麗,而沒有女人獨有的那種柔弱的氣質,給人看來,就是一種難以侵犯的感覺。

「歡迎來到女兒國!」兩列長長的歡迎隊伍一致向笑師一群人敬禮。

「哇...」 「好整齊...」 「隊伍真長...」 「有條不紊,看起來這位『皇上』挺能幹的。」 「沒錯!」 眾人贊嘆不已的同時,阿蠻也是跟著和到: 「對呀,一票好漂亮的妹妹唷!」真可惜,此時他如果是男的就好了。

找死!

因為他現在是女人,所以只能用眼神警告他,叫他別亂來。

「你們好,我是為你們帶路的導人。不過,請你們先在這堻}逛吧!皇上在2個小時後會暨見你們,屆時我將會帶你們前去找皇上,請先在附近花園走走。」 「好的,謝謝了。」笑師代大家回答。

「那我們就自己先逛逛嚕!別忘了,王子要保護公主唷!」海溫在落跑前不忘帶著卑彌呼一起走。 「拜拜。」

「那我們只好分開來逛囉!」花月笑著對一臉鐵青的阿蠻道。 「待會見。」十兵衛摟著花月便走人了。

「美堂,銀次我就帶走了。」赤屍不容置喙的帶著銀次走人。 「阿蠻,待會見唷!」銀次才剛道完再見,人就被赤屍拖走了,不,應該是抱走了。

「可惡......」阿蠻看著銀次毫不留情的把他拋棄在這,而且還跟赤屍那傢夥走的那麼近,他就一肚子火。 「喂!耍...阿蠻,我們也該走了。」士度硬生生的改口,一時之間,要改口還真困難,何況是他的死對頭。 「阿蠻?我沒聽錯吧?」他居然叫他阿蠻,他不是最討厭他的嗎? 「廢話少說,走了啦!」耳根子微微泛紅的士度,不由阿蠻反抗的餘地,一手就把阿蠻攔腰抱起,帶離那堙C

看著眾人都走遠的笑師,只能暗自啜泣。

嗚...沒有一個人理他...他好可憐唷......

# # # # # #

走到河邊的花月這邊...

「阿衛,我們來玩水!」花月脫去鞋襪,雙腳浸泡在水堙A舒服的道。 「弄濕的話,你會感冒的。」十兵衛笑笑的說。 「玩水有誰的衣服不濕呀!」說著,邊把和服外衣脫下,而十兵衛很自動的走近替花月把衣服折好。 「要玩可以,不過別太過頭唷!」 「果然還是阿衛最好了!」一轉身,十兵衛被花月潑的一身濕。

「哈哈...阿衛,你怎麼都不躲呀!」 「你唷...」十兵衛也不甘示弱的撥水回應。

「哈哈,潑不到、潑不到!」 「我才不信!」

突然,花月一個腳滑,全身重心不穩的往水堶迉h。 「花月!」十兵衛趕緊沖到花月身前接住他。

結果,換成十兵衛全身濕搭搭的躺在水堙A花月則安然無恙的倒在十兵衛身上。

「阿衛...」花月愧疚的看著十兵衛。 「沒關系,你沒事就好了,有受傷嗎?」十兵衛反過來安慰花月。 「沒有。」

「阿衛...你幹嘛要來接住我呢?」 「因為我一定會保護你呀!你可是我的『公主』呢!有王子不保護公主的嗎?」 「阿衛...」 「別傷心了,還是先來換衣服吧!」 「嗯!」

跟赤屍一起到池邊的銀次這邊...

看這倒映在池堛漲菑v,還有身後笑的無比開心的赤屍先生,銀次只能把眼淚往肚子塈]。

嗚......

他要換回來啦!穿這樣,好丟臉唷!每個人都在看他,他一定很醜啦!

「『公主』銀次...你在想些什麼呢?」赤屍從後面抱住銀次,一點都不給銀次逃脫的機會。 「哪...哪有......」不要靠那麼近啦! 感受到赤屍吹出來的氣息,銀次只想別過臉去,不想跟赤屍有太過親密的接觸,雖然他並不討厭。 「是嗎...」這次,赤屍是貼在銀次的臉頰上說話。 「嗯...」銀次感覺到,赤屍正在摸他的臉頰,而且還十分享受,該不會是想吃了他吧!他不要~~~他不要被赤屍先生剁來吃啦! 「銀次...我的公主...」赤屍在銀次耳邊吹氣,惹的銀次一臉困窘的想逃避,可惜赤屍硬是不讓他如願。 「就讓我好好享受樂趣吧!銀次...」看著可愛的銀次,赤屍不懷好意的挑逗著。

「銀...次...」

耳垂...唇...脖子.......一一的,銀次就被赤屍給......

到了橋邊涼亭的阿蠻和士度...

「喂!你在幹麼呀?很熱耶。」阿蠻使勁想把士度推開,但為了保持淑女形象,力道並不大,對于高他一顆頭的士度而言,現在阿蠻的力氣只能用微不足道來形容。 「沒什麼...」士度雖然松開了抓住阿蠻的手,但是並未讓阿蠻離開他的控制範圍。 「你怪怪的...」阿蠻探頭看著一臉難解的士度,一隻手則搖呀搖,搧搧風,點點汗水在陽光的照耀之下,使阿蠻看起來更為誘人。 「別再挑逗我了...」士度粗嘎的道。

他不知道嗎,這樣的他看起真正的女人還嫵媚動人。

「挑逗?」阿蠻不解,他有做什麼事嗎?

看著阿蠻眨著會勾魂的雙眸,士度再也忍耐不住,做他從一開始就一直想做的事:

「是你自己惹的禍...」

阿蠻突然被士度擁在懷堙A在阿蠻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時,兩人的呼吸突然一致,結果...

# # # # # #

兩個小時後,全部人都乖乖的集合,只是看起來有些怪怪的。

「他們怎麼了?」花月跟十兵衛衣服互換;銀次躲的離赤屍遠遠的;阿蠻則是一臉戒心的看著士度,他們怎麼了?

「不知道耶!」

一會,導人便前來他們眼前:

「請進吧!皇上正等著你們呢!」一名宮女對著銀次一行人道。 「喔!」

一進大廳,女兒國皇上的真面目盡呈在目前。

「笑師,那就是你帶來的朋友嗎?」 「是的,皇上!」 「哎呀!不要那麼嚴肅嘛!來來來,大家一起坐呀!」『皇上』一點也不因為是一國君王而有所拘束,看起來跟一般平民一樣好相處。 「謝謝!」銀次第一個找位子坐下。

走了好久,腳好唷~~

「很累了吧!朕先叫人差來熱毛巾及餐點,待會就可以用餐了。」皇上看到了可愛的銀次,忘情的摸了摸銀次嫩嫩的臉蛋。

「笑師,你說有人扮女裝?真的嗎?」除了笑師本人很明顯之外,其餘的,她完全看不出來。 「除了我之外,還有銀次、花月及美堂。」 「喔...」

皇上走近銀次身邊,再一次摸摸銀次粉嫩的皮膚。 「好可愛唷...」真像洋娃娃。 「可以請你放手嗎?」赤屍笑咪咪的對皇上『威脅』道。 「你是他的王子嗎?」名花有主了,可惜。 「呵...」赤屍笑而不答,但眼中閃爍著危險的目光已經很明顯的告訴她了。

「對了,皇上!我來為妳介紹吧。妳剛剛摸的人是天野銀次,我們無限城的雷帝,他是男的唷!而這位穿黑衣的是豺狼醫生─赤屍藏人。」 「你好!」銀次依然可愛的回答,一點也不因為他的性別而影響他的可愛。 「你好!」好可愛唷!

皇上欣喜不已,可惜旁邊的王子太恐怖,她不能再摸摸看他細嫩的皮膚,可惜。

「而這位是花月和十兵衛,也是我們之前volts的同夥!」 「你好,我是花月。」 「我是十兵衛。」 「你們好。」一看就知道關系匪淺。

雖然花月很美、這位武士般的男人也很帥,但是卻沒辦法勾起她對他的慾望,好可惜唷...

「而這兩位是海溫、卑彌呼。」 「你好。」 「嗯!」怎麼都沒有更『妖冶』的呢?

雖然她是女人,但是她更愛長的很漂亮妖艷或是很可愛的人,無論是男或是女人,只要很美就行了,所以她才會叫笑師帶他那群朋友來,不過至今她只看到一個,但那個人旁邊有一個佔有慾及強的王子,她連摸都摸不到呀!

嗚...身為女兒國的皇上,居然比不上外面的一個人,她還真可憐呀!

「最後,這是士度及美堂。」 「咦?只有看到一個呀?」

「美堂不見了!?」笑師轉頭發現,阿蠻真的不見了。 「阿蠻在那!」銀次眼尖的看見阿蠻正躲在柱子後面,打開打火機正要點火而已。 「啊...被發現了!」一直沒辦法哈一根的阿蠻,好不容易找到空檔想來一根,沒想到還是被抓包了。

由於天氣嚴熱的關系,阿蠻將無袖上衣的拉鏈給打開了,就連頭發也因汗水而為濕,看起來就想剛出浴的美人,誘人極了。

「就是你了!」皇上突然大叫。 「咦?」眾人不解。

「就是你、就是你!」皇上忘情的抓住阿蠻,眼睛閃爍著勢在必得的眼光。 「啥?」阿蠻突然有股不詳的預感。

「我決定將賞賜賜給你!」 「賞賜?」聽到這個,阿蠻顯得比較有興趣的一些。

他做那麼多犧牲,就是為了這個呀。

「沒錯!朕決定要將女兒國最大的獎賞給你!」這個賞賜,可以說是最最龐大的,希望講出來之後可別嚇壞了他。

「是什麼?」阿蠻眨著一雙期待的雙眼,眼睛媮晹陬菄鬙閃閃的光芒。

可惜,皇上並沒有滿足阿蠻的好奇心,只是神秘兮兮的道: 「天機不可漏...」

「說啦、說啦!」阿蠻走近皇上身邊,苦苦的哀求,看起來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惹的皇上心騷難癢,但...

「現在還不能說,想知道的話,就多陪我幾天吧!」

一番決策之下,阿蠻只好答應了: 「好吧!」

# # # # # #

是夜...

陪皇上玩了一整天的阿蠻,好不容易喘口氣,躲到後花園來,沒想到,皇上居然還抓他去試穿各種服飾,而且都是女裝,當他被裝扮了一天之後,總算得以喘一口氣,換成較正常的中性服飾,可惜一頭烏溜的長發依然披垂在身前,為他獨特的美更添風采。

「呼...」阿蠻靠在涼亭的柱子上輕喘,因為過度勞累而微微呻吟。

他沒想到,陪人遊玩是這麼累的一件事。

在點點微光之下,一頭長發因月光的照射,反射出微微的紫光,看起來有些詭譎,有些妖魅;領口的打開而微微露出雪白的雙肩,有些透明的襯衫,遮不住阿蠻過於纖細的腰,就連平常炯炯有神的碧藍色雙瞳,此時都染上了一點迷濛。

「呼...真的...好累..」為什麼只有他要一直穿著女裝?銀次都可以變回男人,難道他就不行嗎?

阿蠻才剛抱怨完,突然就被人攔腰抱起,抱個滿懷。

該不會又是士度那傢夥吧?

一想到白天發生的那件事,阿蠻的耳跟子微微的紅了,半是生氣,半是羞赧。

他怎麼可以對他做那種事?他是男的耶!

「蠻...」銀次的聲音在阿蠻的耳邊響起,雙手環住阿蠻的腰,頭埋在阿蠻的頸間,吸取阿蠻身上發出那誘人的氣味。

「銀...銀次..!」阿蠻低聲回應。

是銀次嗎?他怎麼來了?他不是都跟赤屍那傢夥在一起嗎?

「蠻...你好漂亮...」喝了點酒的銀次帶著一點酒味,交雜著阿蠻身上的氣味,迷醉的讓銀次不知道自己是否置身在天堂。

「你是怎麼了?」他從來不會這麼說的,該不會是喝醉了吧! 「沒有...蠻..你剛剛好像都沒有吃到東西,我有帶一些東西給你唷!」說著,便騰出一隻手從口袋堮野X一瓶小小的酒及一些......櫻桃!

「你要不要吃呀?很好吃唷!」也不給阿蠻回答的機會,銀次含著一口酒,搭著櫻桃便往阿蠻的嘴送去。

「嗚...」

看著此時的銀次,阿蠻情不自盡的為銀次打開了雙唇,誘惑著銀次吻的更加深入,不給阿蠻一點喘息的空間,滴下來的酒因兩人的慾火而顯得更為滾燙。

為了讓阿蠻不因重心不穩而滑落,銀次將阿蠻抵在柱子上,而阿蠻的雙手則攀在銀次的頸後,兩人因為這個姿勢而吻的更深入。

「銀..次......」阿蠻低聲的呻吟,身軀不由自主的擺動,而銀次雙唇則一點一點的往下攻掠。

「嗯...」

銀次大掌在阿蠻的身上遊移,胸前的釦子一顆顆的脫落,阿蠻雪白的肌膚馬上就暴露在銀次眼前,銀次銀而露出極為贊賞的笑臉:

「蠻...你好美..真的......」你是我的,就讓我成為你的王子吧!

「銀........次...」阿蠻不滿足的想要索取更多,原本淡淡的紅唇在銀次的啃咬之下,變的更為艷紅耀人,因為不滿足而發生斷斷續續的呻吟:

「銀...次..........呀..別....」銀次在阿蠻的頸上留下吻痕,宣示他是他的所有物,一輩子都不許人來碰取。

「你是我的,阿蠻!永遠都是!」霸道卻不失溫柔的侵略,很快的又令阿蠻沉醉在銀次的旋律中......

直到夜色將兩個人都吞噬,一場旖旎風光才悄悄的落幕了................

# # # # # #

五天之後...

皇上心情大好,決定將要給阿蠻的賞賜公佈出來,就在今天的下午。

「皇上要說了耶!阿蠻,你高不高興?」卑彌呼笑笑的問。 「嗯...」阿蠻只是淡淡的應了聲,並沒有多大的情緒起伏。 「咦?阿蠻,你不是很期待嗎?」 「喔...」還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你還好吧?」看他一副疲倦的樣子,也難怪了,每天陪皇上出去,會累是難免的。

可惜,卑彌呼並不知道阿蠻真正沒精神的原因。

阿蠻才走到無人的一角落想休息時,銀次便來了。

「阿蠻~~~」銀次蹦蹦跳跳的到阿蠻眼前。 「來了呀!」看到銀次之後,阿蠻才稍微恢復一點。 「對呀~~~」依照往常,銀次又是趴在阿蠻身上,不過,看到阿蠻眼底那淺淺的黑眼圈,銀次順手將阿蠻擁入懷堙A低聲在阿蠻耳邊問道:

「很累嗎?」趁無人注意時,銀次偷了個香吻。

反正沒人看見!

「酒精的效力加上你,會不累嗎?」這幾天來,銀次天天在夜婸P他纏綿,而且每次都喂酒醉倒他,他能不累嗎?

「下次我會注意的!」銀次又是偷了一記香吻,而阿蠻只是像小鳥依人的偎在銀次懷堙C 「知道就好!」阿蠻風情萬種的笑焉,趁機在銀次臉上吻了一記。

「咦?今天天氣不是很熱嗎?你怎麼還穿高領?」銀次這時才發現,阿蠻還是穿著高領無袖的衣服,在這樣的天氣之下,一定很熱吧!

「如果你能把我身上你造成的『豐功偉業』給消除的話,我會考慮穿低胸的。」也不想想是誰在他身上留下吻痕的,居然還敢問他這種問題!

「我不是故意的...」才怪!要不是看到士度對阿蠻的態度怪怪的,他才不會那麼做。 「嗯哼?」阿蠻壓根不信他說的。

此時,赤屍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

「銀次老弟...」看著銀次摟著阿蠻,赤屍的眼中發出了一點點......嫉妒!

「什麼事?」銀次趕快選擇性的裝傻,否則赤屍他一定又會生氣的! 他應該有發現他每天晚上不在的事吧!?

「呵...」二話不說,赤屍馬上把趴態銀次帶走,一眼也不瞧阿蠻一眼,此時阿蠻又剩下一個人。

「唉...」算了,那樣就夠了。

阿蠻可能不知道,此時的他,就像被拋棄的女人,露出哀淒的面容,看起來既可憐卻又極為美麗,一旁計程車度看到阿蠻露出的表情之後,悄悄的走到阿蠻身後抱住了他。

「你在嘆氣什麼呢?」士度問。 「你...」阿蠻為自己沒察覺到士度的接近而後悔著。

他不是一直提防著他嗎?怎麼還是被他抱個滿懷?

「是為了銀次嗎?」不用想,一定是如此沒錯。 士度靠著先天上體型的優勢,把比他整整矮一顆頭的阿蠻栓在懷堙A不讓他逃脫。 「那又怎樣?幹你啥事呀?」可恨呀~~~為何他會比別人矮? 「那我要這麼做,應該也不幹他的事吧?」 「他?」還來不及明白他指他是誰,士度霸道的吻住了阿蠻,一手嵌制阿蠻的雙手,牢牢的將阿蠻固定在牆上,瘋狂的想要索取的更多。

「唔......」無論阿蠻怎麼反抗,士度總是比他早一步先制住他,而且還趁機將手往阿蠻的衣服堭插C

「唔....」

士度粗魯的阿蠻的衣服撕開,就在阿蠻快要赤裸著上半身時,士度發現,阿蠻突然不見了,耳邊只是彌繞著一句話:

「你...作夢了嗎?」

原來,這一切都是邪眼。

「你...」士度沒想到他會來這一招。 「我總不可能傻到會重蹈覆轍吧!」阿蠻站的離士度遠遠的,一臉戒備的看著他。

他可不想讓那個夢變真的。

「算了。」看著阿蠻那一副守貞婦女的樣子,士度知道自己沒望了。

看著士度乾脆的走去,阿蠻才松了一口氣。

嚇死他了,他以為他會在撲上來耶!他再也不要穿女裝了。

阿蠻出去喘口氣,洗洗臉,才回來時,皇上已經在他眼前,而且所有人都到齊了。

「現在...朕要宣佈賜給美堂 蠻的賀禮,請美堂前來接旨!」皇上笑的無比開心的道。

嘻嘻,她不會讓他走的。

「快去接旨呀!」笑師小聲的說。

「喔...」他突然有股不詳的預感。

「現在,朕封你為女兒國的皇后!」皇上中氣十足的宣佈。

「什麼────!!!?」阿蠻十二萬分的驚訝,連聲音也不由自主的提高八個音階。

「朕禦賜你為『蠻姬』,即日起,你將成為朕的愛妻──後宮第一夫人,擇日完婚!」

「什麼~~~~~~~~~~???」

不只是阿蠻,其他人也是驚訝不已,不過看好戲的成分多過於救人到是真的。

「親愛的蠻姬,今天起,你將是朕的了,就讓我們為今天兒歡呼吧!」

「我不要~~~~~~~~~~~~」阿蠻大吼著,可惜沒人理他,就連銀次都被赤屍給牽著走,他自己也自身難保呀!

結果,究竟是如何,就讓大家自己去想吧!

back